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百零六章 意料外的海军人

第一百零六章 意料外的海军人

    第一百零六章意料外的海军人

    @@@@

    11月8日,晨。

    随着冯华甫分兵两线,孝感战局终于出现了重大变化,紧张的气氛迅速发酵。

    阳逻下游黄冈外的江面上,六十多艘帆船缓缓升起白帆,数以百计的年轻人开始登船,每个人都手持标语,浑身激动地发烫。

    秉文站在最前面,从和汤芗铭联系上后他就被秘密派来这里组织船只,招募年轻人以防万一。

    杨秋想要水师,但拿到却不容易,历史上汤芗铭以参谋长之尊也不过才带回三艘参加阳夏大战,而且水师内部福建人抱团,想要从内部攻破希望很小,平行世界里萨镇冰走后水师立刻出现分裂,也全都是因为遇内部派系不和,他现在不过是个崭露头角的新秀,想要说服水师实在太难太难,所以必须借助一些外力,于是就派秉文带一百多位士兵悄悄来到黄冈,然后征集渔船,招募热血青年,时刻准备来一次另类围剿战。

    当然,以帆船拦水师舰炮和找死没什么两样,他本来也想过投放水雷bī迫萨镇冰投降,可最终还是放弃了,一来长江里牵扯太多,这个时候贸然投放水雷恐怕还会激怒英法等国,现在武昌外江面上有十几艘列强军舰,真打起来三镇恐怕会化为灰烬。

    同一时刻,谌家矶的海容舰上,萨镇冰还不知道下游六十多艘渔船和帆船组成的船队正沿江而上,仰头看看天色,呼了口气“天色要转好了。”

    身旁杨敬修点点头,他是海琛舰管带,论水平不如程璧光、刘冠雄等人,但却很尊敬萨镇冰。要不是这些年老爷子和叶祖圭这些老北洋东拼西凑苦苦支撑,哪有今天开始缓慢复苏的海军,所以非常明白老爷子的意思,说道“天晴了,又要打了。”

    “是啊”萨镇冰叹口气“南,北海军己三,你说我等该何去何从呢?”

    杨敬修苦笑道“统制大人都不知道,己三又如何能预测将来。”

    萨镇冰继续问道“南京怎么样了?”

    杨敬修明白他的意思,南方各省反声如潮纷纷独立,九江金激炮台威胁扬子江水道,上海更是已经立起了都督。北洋重兵又被拖在了这边,要是南京再丢,水师连回家的路都没了立刻说道“第九镇兵败镇江,南京还在张勋手中,但看这架势恐怕。”

    萨镇冰有些头疼,南方独立已经成燎原之势,精锐北洋又被鄂军和突然冒出来的杨秋堵在这里没法南下,复出的袁宫保打什么主意只有他自己知道,眼看清政fǔ摇摇玉坠,这场战争的结局已经无人能预料,这个国家将走向何方连他这位连经历过甲午鏖战老人都满眼迷惘。

    老人的目光投向了正在靠近的交通艇上,汤芗铭和黄钟瑛两人立在前面交谈着什么,其实不用问他也知道两人最近打什么主意,其实他也考虑过将水师前途交给这两人,但汤芗铭权玉太重,黄钟瑛能力有限差了口气,可惜最看好的程璧光此刻却远赴英国,要是他在或许自己也能放心走了。

    镇冰意味深长看着两人时,舰艏却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呼喊“乱党来袭了快,大炮机枪准备统制,统制。”

    吉昌的叫喊中,只见到武昌上游数十艘船帆飞速南下向水师靠了过来,萨镇冰急忙接过望远镜,看到数十艘正在靠近的帆船上无一例外都挂着标语,不是“救救湖北”就是“水师陆军是一家”“国人不打国人”的语句,就在此时下游也出现了大量帆船,试图从两面夹击水师。

    汤芗铭和黄钟瑛已经上了甲板,见到这些帆船眼中立刻就暴起了精芒,知道杨秋终于出手了,忙不迭说道“统制,这帮刁民实在是太可恶了,要不要下令开炮?”

    “开炮”萨镇冰也没想到湖北会来这一出,冷哼一声“好啊,铸新你先打好了”

    汤芗铭也就是说说,要真是闹出了大的流血事件,海军还不得被全国上下骂死啊,听到萨镇冰语气不善,立刻往后退了一步。虽然没准备开炮,但萨镇冰还是下达了戒备命令,他不在乎**,也不在乎汤芗铭这些人的心思,在他眼里如果有人想要强行夺舰的话,那么他肯定会下令开火因为这事关海军的荣誉从没有一支被人夺下军舰的海军

    得到命令的各舰纷纷扯开炮衣,甲板上水兵们来回奔走,很多人一边工作一边暗想,难道真要打了?幸好,这些帆船在靠近水师后不久就全体停下,为首的一艘帆船还放下了小舟,摇着白旗靠近了海容舰。

    “让他们上来”

    萨镇冰冷冷的话语中,秉文带着两位士兵登上了海容舰,来到舰桥见到他立刻敬礼道“国防军参谋部,海军营准尉见过统制大人。”

    “海军营准尉?”萨镇冰望着秉文,见到他那张娃娃脸,腰骨笔直的站姿,仿佛看到了自己年轻时的影子,问道“你是杨秋派到王光雄手下的?”

    “是,大人”

    “来找老夫何事?难道你们想强行夺舰”

    秉文望着萨镇冰摇摇头“统制大人想错了,除了卑职的佩枪外,这些船上没有一把手枪,一颗炸药他们也全不是现役军人”

    “哦?”萨镇冰眉梢一挑,扭头看了眼围在四周没在靠近的帆船“要挟民意?想让我反正?呵呵是杨秋的主意吧?回去吧,告诉他海军不是陆军,带好他的兵,没挡住冯华甫前他还不够资格和老夫说话”

    话语低沉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让秉文暗暗称赞这些老北洋人,但他今天是无论如何都要解决水师问题,因为前线已经耗不起了,硬着头皮说道“统制大人,司令让我来不说想说服您反正。司令知道,海军不是一条扬子江就能束缚的,海军的未来在深蓝而不是浑黄的江水他让我转告您,他要的不是海军兄弟反正,他只希望您能看在大家都是手足同胞的份上,救救湖北数百万军民。”

    不等大家说话,秉文继续说道“司令说,国事艰难,海军也肯定会面临一段寒冬期,如果之前向英国订购的肇和、应瑞两舰,美国买的飞鸿舰无法再得到国家拨款的话,他愿意出资充作尾款带回三舰交给您和海军使用。”

    “你说杨秋愿意出尾款把三艘训练舰买回来?”杨敬修没沉住气,追问道。

    其实这个提议让萨镇冰也不禁动容,这段时间他也想过这三艘训练巡洋舰的事宜,也知道一旦清室退位,国家必然会陷入几年动荡期,无论是袁世凯还是南面恐怕都不会在有力气买回这三艘训练巡洋舰,别看三舰虽然不大,但却都是训练舰,是培养海军人用的,是海军的未来所以这件事一直就是他心中的疙瘩。

    甲午之痛让北洋损失精锐无数,这些年海军素质下降了很多,所以杨秋这个提议一下就打到了他的软肋,没人比他更想重建海军一洗前耻了,只是海军实在是太烧钱,清室这些年的国家赋税都用于还债,之前还差点将四大海出售。别看只是三艘训练巡洋舰,排水量最大也才2600吨,但上面所有海军武器装备都非常齐全,肇和、应瑞两舰还装备的是蒸汽透平涡轮主机,非常先进。就算单纯论战斗力,也颇为不弱。但即便之前交付了大半款项,剩下也有50万镑左右,折合大洋大约五百万,所以他不信杨秋会出这么大笔钱,何况就算肯出,拿不拿得出还两说。

    秉文知道他不会相信,从兜里掏出一份信后忽然扫视了一下四周,这个举动让萨镇冰有些诧异,猜他可能不想让旁人看到,挥挥手让汤芗铭等人退后说道“想给我看什么?”

    “大人看完后一切就明白了”秉文将信递给他后,还没等拆开就再次说道“此信非同小可大人。”

    “老夫不是喜欢多嘴的人。”萨镇冰拆开信扫了两眼后一下子就愣住了,原来这是一封德国驻上海总领事给杨秋信,内容不多但却提到了250万英镑和设备将在下月初陆续抵达上海,可以随时支付的消息。这位饱经风雨的海军老人怎么也没想到杨秋和德国关系居然这么深,虽然信里没说为何德国会支付那么多钱和设备,但他因为海军的身份,对各国公使都很熟悉,所以信中公使缩写的名字等等看根本不像是作假。可怎么解释那么多钱和设备呢?难道是萨镇冰脸色陡然发黑,他想到了一个可能。

    来之前就被杨秋反复关照的秉文立刻说道“统制大人,国防军绝不会做出出售国家利益的事情,更不会做对不起祖宗,对不起国家和良心的事情至于上面所列,将来您就会慢慢清楚的。”

    “好,很好”萨镇冰说了两句好后,把信还给了秉文“回复杨秋,这封信老夫没看过,但我会看着他的你走吧。”

    走?这回轮到秉文发傻了,难道这番戏都白唱了?可现在他又不能得罪萨镇冰,只得敬个礼向回走去,当他刚走到舱门口,身后忽然传来了萨镇冰的声音“小子,老夫在英国格林尼治海军学校有些老朋友你想不想去那边读书?”

    秉文一下子懵了,这段时间跟随王光雄海军营后,他就彻底被海军迷上了,一心想等战争结束就干脆申请调入海军,没想到现在萨老爷子居然直接把自己举荐往英国著名的海军学校就读换做一般人恐怕就答应了,但他强忍着冲动,最后还是敬了个礼“谢谢统制大人的厚爱,秉文一直梦想成为海军人,但首先我还是一位国防军战士”

    对他的表态萨镇冰没说话,扭身轻轻抚摸着巡洋舰内的船台、舵轮,又走到舷窗口盯着舰炮看了良久后,目中似有无限不舍。他加入海军已有四十年了,最大的梦想就是能看到祖国海疆上能有一支强大的海军,捍卫海权,驱逐胡虏。然而今天他却忽然发现自己有些老了,青春、热血、忠诚随着年纪一点点耗,在这个最后的时刻,他还能为海军留下些什么呢?

    不决不能丢弃海权,必须保住海军的最后一口元气三艘训练巡洋舰无论如何都必须拿到为了海军区区骂名又算得了什么?想到这些,萨镇冰仿佛觉得消失已久的热血又回来了,仿佛见到了邓世昌、林泰曾、刘步蟾这些老伙计。猛然一扬手“传令,吉昌,喜升等满族军官即刻下舰随我回上海,其余各舰。”这半截话让吉昌等满族海军管带纷纷色变,但又不敢违令,也知道如今大势已去,只得看着他目光在汤芗铭、黄钟瑛和杨敬修三人脸上扫了几遍,才继续说道“交由杨敬修统辖”

    “统制”

    “大人不可”

    “天亡我大清啊”

    这道命令让吉昌等满族军官纷纷叫喝起来,他们不敢骂萨镇冰,全把矛头指向了身边的汉族军官,而汤芗铭和黄钟瑛也是脸色猛沉,怎么都没想到萨镇冰看了封信后,会把指挥权交给杨敬修

    秉文也是目瞪口呆,杨秋当出说过,萨镇冰是绝不对亲自带兵留下的,所以要他着重拉拢汤芗铭和黄钟瑛,把两人笼络住,但怎么也没想到最后大全居然交给了计划外的杨敬修该怎么办?

    “怎么还要老夫亲自动手吗?”萨镇冰没理会发呆的众人,目光一扫卫兵立刻把吉昌等满族军官带了下去,他这才继续说道“萨某也不想多说什么了,海军是国之利器,无海就无疆,甲午之后我们千辛万苦好不容易才攒起了这些家底,这些不仅仅是海军的希望也是国家的希望所以己三你一定要带好大家,诸事未定前莫要成了别人的棋子,等程璧光回来我会嘱咐他来见你,记住我的话海军不是一家的工具”

    秉文很想哭,这些老爷子没一个简单的临走前还留下个话头,这下司令的海军梦还怎么实现?唯一安慰的是,起码海军麻烦解决了,司令那边终于可以心无旁骛打这一仗了

    目光扭向了北方那里是孝感和京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