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一百零二章 黄兴要上前线

第一百零二章 黄兴要上前线

    ∷:∷

    第一百零二章黄兴要上前线

    @@@@

    汉口,国防军司令部。{xiaoshuoyd/首发文字}

    指挥部前移孝感后这里依然非常忙碌,源源不断从宜昌、襄阳等地送来的新兵需要立刻安排训练,汉阳厂每日制造的弹药分配、各地运来的粮秣要搬上火车运往前线,还有数万民夫需要管理,加上这两天又开始下雨,从各地募集雨衣、雨靴的事情又压得他喘不过起来。这些还没结束呢,今早杭志又发来电报已经拿下了长沙还告知正在和谭延闿挑选两万青壮新兵组成的湖南国防军第四师,由刘玉堂带领与五天后抵达岳阳,要军务部尽速拨付枪支弹药,面对这么多事情,张文景这位新任军务部部长只感觉头脑发胀。

    由于洋商以雨具属于军事物资为由拒绝了订单,正在犯愁去那里找几万急需的雨具的他听说又要增加两万部队,不仅没高兴反而脸都白了,听到门吱呀一声又响,干脆头也不抬说道:“要么给我雨具,要么就滚蛋”

    “呵呵,雨具倒是没有,两千杆枪要不要?”

    熟悉的声音让张文景身子一颤,抬起头才看到宋子清勾着帽子,笑嘻嘻依靠在门框旁望着他:“不错嘛,几天不见处长都成部长了,再过阵子我看国防部长都该当上了。”

    “去你的你不一样是总参谋长了?”张文景跳起来狠狠拥抱一下,戏耍笑道:“川女多情,我还以为你小子乐不思蜀了呢”

    “我倒是想,可惜这身味道都吓跑了。”宋子清笑着自己倒杯水做到堆满了文案的桌前,指指说道:“看来你还是真苦。”

    “可不是嘛,哎”张文景大倒苦水:“司令跑前面去指挥,萧司令说他不懂这些,只管训练新兵和汉阳厂的事情,现在老子都快成管家婆了你看看要我五天内募集三万雨具不算,今早还一口气拉了两万湖南新兵,他们倒不怕北洋没打败,先把我们自己撑死明天就要关饷了,这回全军都要发光复饷和作战津贴,光士兵每人就12块大洋,两万湖南新兵连军官就是30万我口袋都快被挖空了”

    “两万湖南新兵”宋子清眼睛刷的一下亮了,他还不知道杨秋对湖南动武的事情,所以张文景立刻把最近的事情都详细说了一遍,最后还不忘记啰嗦几句:“两万新兵,汉阳造才四千支,日本三十式金钩步枪三千,十门五生七炮现在汉阳的新兵就已经暴增至五千那帮家伙也不知道收敛一下,要那么多人干吗?楚望台都见底了,汉阳最近力气全都在弹药和手榴弹上,德国造毛瑟98新兵又用不了,叫我去哪里找一万支枪和弹药供给他们”

    “司令和德国的关系不是很好吗?难道没钱了?不能再买点吗?”

    “钱还能维持,汉阳厂和申树楷采购花了两百多万,德国交易一百多万,这段时间新兵安家费,军饷和抚恤金差不离百来万,雇佣民夫和船只也不少,你弄来一百来万,杭志去湖南怎么说谭延闿也要出点血,剩下的买两个师的步枪和子弹够了,问题是我们现在是有钱也买不到德国公使倒是答应等大战结束可以出售的三个师的装备,法国、美国那边我们都走了路子,但现在这帮鬼佬抱成团都捧着袁世凯,走正规渠道根本没法补充,走sī的话扬子江又被水师给堵上了。{xiaoshuoyd/首发文字}”

    宋子清根本没听这些啰嗦,在他看来这么多问题根结其实就在北洋身上洋人抱团扶持袁世凯说白了是想找个能在满清倒台后继续维持他们利益的人,所以在大战没结束前拒绝交易,因为他们都看好袁世凯,要想打破局面就必须让列强看到自己这边的实力弱者是不会受到尊敬的。所以立刻走到地图前,端详半天后才呼出口气,嘴角一歪道:“司令长沙这步棋打得可真狠一石三鸟。”

    “一石三鸟?那三只鸟,我怎么没看出来?”

    宋子清压低了声音说道:“第一只鸟自然是镇住了谭延闿,拔掉了梅馨甘兴典这些人,不仅给焦陈两位报了仇堵住悠悠之口,树立起了**威望,还白白赚了第四师第二只就是刚来的那两位。”

    “黄克强和宋钝初?”张文景眉没想到宋子清会联想到他们,但这件事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呢?见到他还不是很清楚,后者立刻说道:“这两位可都是湖南人现在大军压境,他们想要动我们国防军就必须依仗外力,就像司令当初以右路侵吞左路一样,打出名声然后等我们失败,就可以一举夺权但现在呢?就剩下了刚来的湘一协不到三千支枪,拉上去两三天就没了”

    张文景有些明白了,杨秋这回是直接挖断了那两人的根但第三鸟又是什么?

    “是黎督”

    “黎督?”心脏猛缩一下后,张文景霎时明白了,这是明显的敲山震虎告诉老狐狸,既然能动湖南,那么自然也能动眼皮底下的武昌要是苏小虎和先锋旅能努努力,等到四川、湖南和湖北连成了片,就连洋人都必须正视这边了

    见到他明白后宋子清继续说道:“我现在不担心四川,同志会缺乏武器,不通指挥,四川混乱无比才给了赵尔丰苟延残喘的机会,他手里的三千边防军对付会党武装绰绰有余,但想要挡住小虎却很难拿下成都不管怎么样都有些家底,再拿下自流井就可以向银行贷款,军费基本能维持了。我只是担心这次司令不拿下谭延闿又迟迟不动黎督的位子,还明里暗里捧着立宪派,我知道他是不想两省过于动荡,但这样下去恐怕不是长久之计现在是打仗时期,我们可以用军管的办法挟制民权,一旦仗打完这些人恐怕就会携起手来,到那时就不好了。”

    张文景是聪明人,很早就想过这么问题,但他也知道杨秋的难处。其实几个月来他们这些人都看清楚了,杨秋有本事,有手段更有能力,却偏偏在人脉和威望上起步太晚,现在好不容易打出了一片天,但同样老狐狸和谭延闿的名分同样已经昭告天下,再动手除非有确切证据,要不然反而会被反咬一口伤及自身好不容易攒下的人气。

    将来拿到三省后,又该如何化解民权旁落的危机呢?

    宋子清微微一笑:“甭想了,或许司令早就有了想法,咱们好好当好军人,这些事也别太操心了,反正将来即便是民权旁落哼哼只要有枪,那些人也不敢真把我们怎么样了”

    他这么说也让张文景轻松了很多,话题渐渐转到了当前的战局上,两人都明白,别看现在局势一片大好,可一旦输掉那对杨秋和他们来说就是灭顶之灾尤其是此刻孝昌已经沦陷,更平添了几分紧张。

    军事问题宋子清显然更有话语权,但目前也只能隐隐猜到杨秋死守孝感恐怕依然是为了消耗北洋有生力量,他还没拿出真正的决战计划,似乎在等什么。一师也有些反常,除了派小股部队以练兵为主不停骚扰补给线外,几乎就没有大动作难道真正的拳头是岳鹏那小子?这些他还不明朗,需要见到杨秋后才能知道,想到这里心有些热,立刻说道:“我带回来的部队要先在汉口休整几天,他们都是老兵,实力不错,尽早把好装备换上就是一支精兵。”

    “放心吧,这点我还是有数的。”张文景知道他这是要去前线了,笑笑后戏虐的朝窗外武昌城使了个眼色:“一会我要过江办事,想不想先去看看那边精彩的脸色再走?”

    湖南长沙一夜间风云色变,对岸武昌这几天肯定精彩无比,只是这些事情他没兴趣,摇了摇头重新带好帽子走了出去,对军人来说还有什么比和最强军队交手更过瘾的事情呢?和宋子清想的一样,武昌城内已经被凄风惨雨笼罩了起来,稀稀拉拉的冬雨寒澈身体的同时,来自湖南的消息也如同一记闷棍让很多人措手不及。

    咨议局二楼都督办公室内,王安澜站在黎元洪身后,见他抓起杨秋送给手枪,不停抚摸枪柄上“中华第一督”几个字,就知道这是在做最后的选择,连忙说道:“黎督,一念嗔、一念痴现在恐怕晚了”

    王安澜的话让黎元洪渐渐松开了枪柄。看似强大的谭延闿,号称拥有四镇六万人马的湖南,居然被两个营兵不血刃拿下,这背后到底藏着什么东西?能让性子圆滑、处事稳重的谭延闿都不得不低头,放纵杨秋行事,到最后还干脆放手兵权,最后还任由杭志驻扎长沙,主动把四镇精选缩编为第四师供人驱使,九一四当夜到底发生了什么政治交换?

    而且这次真杨秋如此强势,如此高调两天前才当众表示要捉拿凶手,两天后就拿下长沙,将梅馨等人以反**罪杀得一干二净,整个晚上足足数百人就这么糊里糊涂的死掉,听说湖南咨议局开会时,坐席直接少了一半要是把这套东西用在武昌。

    黎元洪心冷了下,最终还是把手枪收了起来,王安澜说的没错,机会错过了或许这辈子都不会来他的眼光可比常人深远多了,这次行动实在是太果决、太狠辣,手段更是厉害无比等湖南国防军第四师进驻岳阳后,就等于一把剑直接指在了武昌背上,杨秋知道暂时撼不动自己在湖北的威望,就干脆借这次机会用湖南的兵来对付自己

    现在他在前面打仗一点点收拢人心,又借机收拾湖南把武昌半包围起来,加上还有一个旅已经抵达重庆马上要北伐成都鄂、湘、川三地已经隐隐在他手掌里凝合起来,如果再bī得北面那位坐下来和谈全国上下谁不要看他的脸色?

    长沙九一四事件(辛亥年11月4日农历九月十四)的消息同样传到了黄克强耳朵里,面对两湖风云突变的局面,他已经没有了初来的兴奋,面色忧忧看着也对宋教仁:“遁初,看来这边的情况并不如我们在上海听到的好,杨秋现在借北洋压境统揽兵权,昨日又把长沙南下,现在我们不仅动不得他,还要眼看着他一点点将两湖和四川蚕食掉,这样下去恐怕。”

    “你的心情我能理解。”宋教仁靠在窗口,望着雨雾朦朦的汉口心事重重:“那个杨秋我也是看不懂,但从这几日看,大敌当前他还是有担当的,起码在大义上这个人还是站的很稳。”

    黄克强满脸悲愤:“话也不能这么说,那么多英烈为了推翻满清前赴后继,现在眼看大事可成却拱手让人,给别人做了嫁衣,我怎么对得起九泉之下的他们。”

    “可是。”宋教仁本想再说,见到黄克强似有了主意,问道:“克强,你有什么打算?”

    黄克强立刻说道:“我已联系了湖南谭人凤,他建议我出任两湖都督,这样就可以重掌事权。”

    “克强你可要考虑好。若是真出任两湖大都督,先不说杨秋,黎元洪和谭延闿两人心底也必生嫌隙,要是彻底闹翻乱了军心谁还能挽回局面?”这个建议让宋教仁脑海里立刻就泛起了黄克强被万众责骂抢权的画面。他知道黄克强没有sī心,但设立两湖大都督这个事情实在是有抢夺权利的嫌疑,湖北内部两派是有不合,但却绝不会容忍有人骑在他们头上立刻说道:“你要把事权重新集中起来的心思我知道,也赞成但要想在两湖翻盘已经很难,除非是北洋依我看不如等到建国后,以律法步步削弱各地的事权,慢慢将权利集中起来。”

    黄克强摇摇头,满脸坚毅的举起断了一指的手:“遁初你说的很对,但大业初成,全国上下都在观望湖北,如果我等不能掌握事权,最后被杨秋攫而取之,我党威名将来还何以面对全国?我知道这会惹来骂名无数,但我心已坚,明日我会亲率湘一协出战北洋只要能打赢几场,就可以慢慢夺其事权,遁初你在武昌联络大家,等我凯旋之日就召开代表会,提出两湖大都督”

    这番话光明垒落,宋教仁却颇为皱眉:“克强,既然你心已决,我也不劝你,只是此时你可千万要小心,不要动摇了军心,毕竟我们现在需要精诚合作共抗大敌”

    “你尽管放心吧,这点事情我还是知道的,现在杨秋还需要我们这杆大旗,谅他也不敢在此时撂挑子,他杨秋能靠胜仗树立起权威,我黄克强未必会输给他”得到宋教仁支持,黄克强很开心:“无sī则无畏,我早置生死与于度外,广州之役不死已是万幸,唯有以此生奋勇保党,才可酬谢死难烈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