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八十八章 杀人不用刀(中)

第八十八章 杀人不用刀(中)

    嚯嚓嚓.¨嚯嚓嚓¨一。

    京汉铁路线上,一辆拖着六节车厢前后都有车头的老式蒸汽机车不竭发出怪异的节奏,火车中部一根高高的天线被架了起来,这是从德国人手中买来的无线电之一,为了能实时联络军队连结信息通顺,已经分兵离开的岳鹏也带走了一台,最后还不得不把楚豫舰上的两位电报员先拉来做壮丁。

    杨秋还没时间操心没了电报员的楚豫舰怎么办,站在窗口望着外面的青山绿水,心底布满了矛盾和犹豫,究竟结果此刻再也没有第二个人能理解他的心情。

    “述说。”

    从汉阳紧急赶来的秉文走进了车厢:“司令,是张处长的电报,他说孝感那边已经准备妥当了,问您是不是按计划一.策动。”

    最后两个字让杨秋心一颤,他明白只要自己点颔首,那么自己转世以来最丑恶的一幕就会立刻产生,这样做究竟是对是错呢?会不会致使军心涣散最终失去控制溃败呢?

    何熙和季福成站在他身后,这两位已经是右路军核心人员,见到他迟迟没有回话后,对视一眼由前者说道:“司令,已经是生死生死时刻!要是再任由着孙武掣肘,这一仗恐怕真打不赢了!”

    “是啊。”季福成也连忙说道:“武胜关虽说重创北洋,司令的阻断又坑杀了北洋一把,可这也把冯华甫的心火全都打出来了!一旦道路重新买通,从武胜关至孝感几乎无险可守,虽有第一师在侧翼袭扰,但不掌握二协和四协,几乎是必败之局!”

    杨秋何尝不知道两人的意思,兵戈最怕不是仇敌有多强,而是内部掣肘,孙武已经彻完全底独霸了军务·黎元洪又因为提防自己和他彻完全底和他走到了一起,真算起来自己能指挥的其实也才几个团,和北洋军力相差实在是太悬殊了,所以要是不得绊倒他立刻控制兵权,那么这场仗就很是危险了。

    还有个更关键的,那就是依照历史·黄克强和宋教仁已经沿江而上,如果不得在他们抵达前完全控制兵权,一旦黎元洪真的把兵权交给他,这位屡战屡败、最大也不过指挥过几百条枪的“军神”万一没收拾好残局,那想要再捡起来就太困难了,可是自己现在这么一颔首的话,很多人的命运恐怕就要一.。

    “司令!当断则断!”

    何熙重重的一句,如同锤子般砸在了杨秋心头。忽然间他发现,在不知不觉间自己身边其实已经形成了一个小团体·他们在跟随自己的时候,何尝没有私心在内呢?何熙和季福成这般热心搬失落大石头,未必不是想抬起自己,他们也能更上层楼。望着窗外几个牵着牛的孩子,他忽然发现自己想太多了·要是自己下面人都不求名,不求利,恐怕右路军也就散架了。所以慢慢扭过头,扫一眼两人后对秉文说道:“你即刻和戴天仇回去,先把武胜关的消息放出去,把声势造起来。再告诉张文景,立刻联络汤化龙和胡瑞霖,告诉他们一.我要的只是兵权!”

    秉文点颔首率先离开后·杨秋转过头继续说道:“抵达孝感后我会去见张景良·你们不要下火车继续南下,抵达新沟后再下车绕回来·我会通知姜泰他们配合夹击。记住!一定要呵护好剩下的军械,否则我们就白搭功夫了!”

    放置好所有事情后杨秋才缓缓坐下,眼角忽然发现自己的手有些抖,恍惚间才猛然明白,原来自己已经到了可以决定一些大人物命运的位置,那么比及事情成功,是不是就可以决定整个国家的命运了呢?

    三个多月前的辎重兵,现在差一步就能掌握兵权!爬的是不是太快了?

    “刘公,这回可都要靠你了。”

    咨议局,军务部长兼阳夏分府院正孙武满脸红光拉着刘公,他现在可皿说喜气洋洋,借口刘氏兄弟赶走了杨秋,又退出张景良把兵权控制大半,虽然杨秋提早调走新兵让他很恼火,但只要右路军总司令的头衔挂一天,就一天脱不开他的掌握。

    拿到兵权后他又开始准备对民政权脱手,他对居正和汤化龙搞得那个组织条例早就不满了,现在形势大好,必须连成一气拿下民政权才行,左手军权,右手民政,未来天下除远在海外的孙大炮外,还有谁能和他一争?至于黄克强、宋钝初和陈其美之辈.一还不是要看自己的脸色!固然,现在最重要是先掌握阳夏分府民政权,和武昌相比阳夏的民政权实在是太大太大了,随着襄阳拿下已经包办了近七成的湖北县镇,此刻大家的注意力都在武胜关,所以立刻招来刘公让他出任阳夏分府民政处处这样就算杨秋回来也晚了。

    起义之前刘公是大家公推的总理,没想到起义后因为黎元洪和汤化龙等立宪派的呈现,他连新政府名单都没排进去,反而胡瑛那些和立宪派走的比较近的人掌控了外交等权利,虽说他对权力不是很热衷,加上身体也不太好,但对这种刻意的排挤还是有些愤怒,所以孙武请他重新出山后就立刻承诺下来,只是他还有些担忧胡瑞霖等人,究竟结果阳夏的民政权是由他一手独霸,背后又站着杨秋,所以追问道:“我不怕胡瑞霖搞鬼,可杨秋那边总归是要回来的,万一¨一。”

    张振武现在可以说是孙武的铁杆心腹,见到刘公担忧杨秋,立刻说道:“耀宗兄没必要太担忧,派张景良去就是要慢慢剥夺杨秋的兵权,现在黎元洪对他已经极为不满,肯定会站在我们这一边。”

    孙武也说道:“春山说的不错,你这个分处长的位置黎督已经承诺了,下午就会有正式公函送到阳夏,所以尽可安心赴任,孝感那边再不济也有十天半月好打,耀宗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尽速让我们的同志奔赴宜昌襄阳等地掌控住民权,等你弄好后我就提出修改居正和汤化龙搞的组织条例,只要把汤化龙给拉下来,没了立宪派支持杨秋也就是光杆司令一个,再也成不了气候了。”

    刘公觉得他的话有事理,只是心里还有些担忧:“现在大敌当前,此事你可要好好掌握标准,万一把杨秋逼得.。”

    “耀宗尽管安心,这点事孙某还是能把独霸的,我现在就去找黎督,让熊秉坤带五协进驻汉口,这样万一他狗急跳墙,我们也不至于举手无措。”孙武刚说完,已经被提拔为军务部副部长的张振武立刻站了起来,狠狠道:“我去找熊秉坤做准备,他杨秋要是敢动,我就敢打断他的骨头!”

    张振武说完刚要出门,就看到一个人影猛地撞入怀中,退后两步才看到原来是军务处秘书唐子洪,他也是共进会老人了,所以被孙武放置进了军政府做辅佐。见到孙武他也顾不上喘气,立刻掏出电报说道:“欠好了!刚才孝感发来电报,今天上午武胜关失守了!”

    “什么!”张振武最急,一听说武胜关失守也不出去了,可孙武却双目一亮,立刻对唐子洪说道:“去,把消息告诉黎督,另外立即打德律风给大家,就说黎督要即刻召开军事会议一¨武胜关失守,总该有个人来负责!”

    张振武和刘公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前者更是拍手道:“太好了,这回看他杨秋还有什么话好说!”说完,立刻去找熊秉坤,此刻五协必须立刻过江,才能避免汉阳狗急跳墙。

    刘公见到两人都走后,不知为何心里总是有些不安心,问道:“孙武,孝感那边一.。”

    孙武立刻包管道:“张景良之前和黎元洪私交不错,又在日本士官学校念指挥,就算打不赢也肯定能守住几天,只要我们尽快扳倒杨秋掌握右路军,再把剩下几个协都调过去应该可以支撑十天半月,谭人凤已经回湖南了,焦作峰大营最少会派三协精兵过来,到时候我们就可集起来五万大军,难道还怕了冯华甫不成?”

    刘公不懂军事,见他说得头头是道总算是放下了心,立刻前往阳夏接任分府民政处处长的职务。

    阳夏军政府分院位于之前的招商局内,是一幢两层的欧式洋房,等他抵达后武胜关失守的消息也传到了这里,由于事出突然,所以完全乱作一团。尤其是胡瑞霖更是万分慌乱,他没想到武胜关说丢就丢了,何况守在那边的是杨秋,丢失关隘的罪名他至少要承担一半!要是趁此机会孙武策动,他们这些人会不会一.。

    还没等他琢磨出味道呢,一道调令就抵达了分府,都督府以民政混乱不力为由,让刘公接替他出任分府民政处处长一职。

    孙武出手了!

    眼看刚刚平息的湖北政治圈再次呈现地动的同时,刚刚黯然移交权力的胡瑞霖却忽然被一队士兵呵护抵达汉阳,紧接着汤化龙和咨议局的议员们也都获得消息秘密赶来。同时秉文和戴天仇也悄然抵达,照片被飞速冲刷出来,战地报导顺着电波飞往上海的同时,汉口湖北日报的印刷车间内也陡然提速,一张张印有醒目标记的报纸被连夜刊印出来,逐渐聚积成了小山。

    但心细的一些工人们却很奇怪,因为报舐上印刷的日期却是后天清早!。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