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八十七章 杀人不用刀(上)

第八十七章 杀人不用刀(上)

    武胜关上的爆炸声还没传到孝感,但这座拱卫汉口北大门的城镇上空已经阴云密布,因为京汉线和石膏富贵起来的小镇彻完全底酿成了大军营。

    左路军二协、四协、右路军二团两个营两个炮军营和刚刚抵达的两个新军营,足足上万人将这里填满,随着武胜关告急,还有更多的军队向这边云集,每天城市有火车送来大批大批大批的士兵和装备,虽然和杨秋不合,但把他赶走后孙武也知道要是守不住孝感,他这位军务部长恐怕就到头了,所以特意将楚望台的近半装备搬到这里,对张景良也是要什么给什么。

    弥漫的紧张气氛让孝感本地人逐渐向汉口转移,除雇来的夫子和不舍得离开的人外,城镇内已经看不到几多人影,偶然走过的也几乎都是士兵和军政府工作人员。

    驻扎在镇外的左路军炮队士兵正在擦拭大炮做战前准备,营门口几位宪兵荷枪实弹神色有些紧张,因为支援武胜关的命令迟迟没有下达,昨天部分失去耐心的士兵冲击指挥部还差点造成流血冲突,所以他们都不敢倦怠。

    “站住,军营重地,不得擅闯!”

    陈浩辉刚走到门口,就被宪兵盖住,连忙说道:“在下陈浩辉,是来找张队长。”“找张队长?”卫兵把他频频打量了几眼,见到他一身儒衫不像有武器的人才让他进去。

    营房其实就是被临时征用的民居,陈浩辉进入后见到一位身材矮壮,很有几分硬朗军人摸样的大汉正在喝闷酒,连忙低唤一声:“振臣大哥。”

    这个好久没听到的呼喊让男子手中的酒杯猛然一滑,下意识就拔出了手枪,见到他如此紧张陈浩辉连忙摆手:“大哥,我是小六!”

    “小六?”男子猛一激灵,看清楚后不喜反而更加愤怒,一把揪住他的衣领用枪顶着脑门骂道:“王八蛋,你还敢来见我?要不是你们呵护不力,我爹怎么会被杨秋那个狗贼抓住受辱!”

    他人或许不知道他口中的爹是谁,但陈浩辉却很清楚,因为他加入右路军之前是张彪的亲卫,而面前这位也不是外人,他是张彪的大儿子张振臣,革命后化名趁乱混进了炮队,因为有一手扎实的炮兵功夫,被提拔为了队官,加上这个炮队是后建的,倒也没人发现他的真面目。

    被枪顶住脑袋后陈浩辉反而一把拉开了衣襟,红着眼睛说道:“昔日哥几个都喊你一声大哥!要是大哥觉得浩辉是贪生怕死之辈,无妨拿刀朝这里来!枪声惊动外面害大哥无法在藏身,兄弟也愧对大帅这么多年栽培了!”

    陈浩辉说得真挚,但张振臣还有些不信,问道:“少给我唧唧歪歪,我可是听说了,你小子加入了右路军去给杨秋当狗腿子!怎么?现在想来招安我的?”

    陈浩辉一拍大腿,激动地掏出千两的银票往桌上一拍,涨红脸激动道:“大哥真以为小六是贪生怕死出卖大帅之辈?那是因为我怕外面没人传递消息,才不得已承诺下来,这是他们给我的一千两,兄弟我是半个大子都没动过!要是大哥还不信,那就干脆杀了我吧。”

    张振臣看看银票还真有些相信了,因为陈浩辉家境贫寒,几个弟妹都要靠他从戎养活,以前在张彪身边时就很寒酸,还被他和其它亲卫取笑过,在他想来要是真投靠了杨秋怎么会不把这笔钱寄回家里,所以把枪往桌上一放,说道:“说吧,今日来什么事?”

    “固然是杀杨秋、救大帅!”

    “杀杨秋?!”一听这三个字,张振臣差点跳起来,和张彪相比他的经验虽然差多了,但也不是傻子,何况陈浩辉还加入了右路军,所以哼哼几声没说话,眼睛里的神色已经将他出卖。陈浩辉见状一把撕开夹衣,从夹缝里抽出一封信说道:“大哥不信我没关系,但钦差荫大人和军统冯国璋大人总该信了吧?兄弟我前几天冒死去了信阳,军统亲口告知今天必破武胜关!只要武胜关一破,杨秋肯定会率领溃兵来孝感,此地他的右路军不过四个营,还都在澴水西侧摆设,这可是最好的机会啊!”

    张振臣眉梢跳了两下,信件上面的简直确有荫昌的钦差大印,还有冯华甫的亲笔许诺,只是他也没见过两人的字迹,所以心底还有些疑惑。陈浩辉加把火,拉开裤管绑腿露出了两支崭新的九毫米汉元式手枪(汉阳m1911九毫米版),拔出手枪抽出弹匣往桌上一放,说道:“这是兄弟冒死从汉阳厂偷出来的,我还联络了四十多当初的兄弟,长江帮的金癞痢也带了一百多人到了卧龙潭待命。”

    先是据说只有右路军核心人员才能装备的手枪,又有曾经刺杀过杨秋,和他势不两立的金癞痢做外援,张振臣一下子就信了九成,立刻压低了声音问道:“小六,之前哥哥多有获咎,你……。”

    “大哥还说什么屁话。”陈浩辉故意话语粗鄙,摸出烟卷递了支后点上急道:“此刻还哪有那么多规矩!要紧的是趁机策动,干死杨秋这个王八蛋,救出大帅!钦差大人都承诺了,只要我们能打死杨秋,配合北洋把孝感这边搅乱,不但大帅可以官复原职,大哥你也是二品的顶戴!”

    张振臣眼睛一下子红了,二品顶戴?那可是仅次于封疆大吏的顶子了,但想想现在的实力对比,叹了口气:“小六,不是我说,就算杨秋逃到这里,也肯定有重兵呵护,光靠我们这几个人恐怕……。”

    “大哥别泄气啊,兄弟还没说完呢。”陈浩辉看了看外面,把门关严实后附耳说道:“大哥手上的可是炮队!只要先把孝感闹乱,到时候借机说北洋来攻炮口转到杨秋驻扎的行营……。”

    “可怎么搞乱呢?”

    见到张振臣居然还没想明白,陈浩辉心底深深叹了口气,要是张彪勉强能算虎父的话,这位可真连犬子都算不上,也难怪八镇会被民党给迅速控制,看来自己的选择看来还是对的,所以立刻说道:“大哥,你怎么把张景良大人忘记了?他可是前线统制,一万多人可都归他管!就算党人厉害,他也不成能一个亲信都没有。要是冯军统没说假话,那么关破后马标明天必到孝昌,到时候只要把军械库给……别说万把人,就算多几倍军心也全乱了。”

    张振臣倒吸口气,没想到陈浩辉居然想直接烧失落军火库,但也不得不说这是个绝好的机会。至于张景良那边早就和他有联系,之前还在不满党人嚣张,说要誓死效忠大清,此刻掌握大权在握,手下还有刘锡祺这些辅佐,军械库更直接由他手下的罗家炎看着,要想纵火还真是轻而易举。

    等明天北洋马标一来,自己这边纵火烧失落军火库后民军必定是军心涣散,只要趁乱把炮口转向杨秋的行营,那么……!张振臣眼皮子一阵乱跳,左思右想后一把抓起汉元手枪:“走,跟我去见张景良,要是等会真传来武胜关破的消息,咱们就干他一回!事成后哥哥定和你结义金兰!今生有难同当有福共享。”

    陈浩辉千恩万谢把衣服收拾好,又藏好枪后一起向孝感指挥所走去,一路上不时能见到声名在外的党人军官,张振臣心里藏不住事情,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暗道脱手后定要杀死这些家伙后,才在陈浩辉暗暗摇头中走进了指挥所。

    张景良正在和刘锡祺商量如何镇压士兵的情绪,见到他后吓得脸色一变:“振臣……你怎么来这里了?快快回去,若是熟人遇上我怎么对得起大帅!”

    张振臣心底也有些暖意,究竟结果能在军中隐名埋姓到今天也多亏了他的照拂,所以感激地一抱拳把来意说了一遍,又把陈浩辉介绍给了两人。

    张景良和刘锡祺早就在打主意要给北洋一份厚礼了,拿起荫昌的亲笔信发现不像有假,但对信里说今日武胜关必破还是将信将疑,谁不知道杨秋正在那里亲自指挥呢,几天来依托地利匹敌北洋精锐还打得有模有样不落下风,岂能说破就破,所以立刻把目光扭向了陈浩辉。

    陈浩辉心里也着急,此刻都过了晌午,要是上午关破的话也够快马回来禀报了,为何到现在还没消息呢?难道那边出了岔子?但他现在也必须咬牙硬着头皮依照之前计划好的话说道:“统制大人有所不知,回来前那边已经传出了消息,皇上已经委任袁宫保出任总理大臣统辖全国戎马,北洋都是他的明日系,为他庆功也一定会拼命拿下武胜关!”

    这番话让几人有些相信了,谁不知道北洋真正的控制者是袁世凯,要是他出山这支军队恐怕就不会磨磨蹭蹭了。刘锡祺正要说话时,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喧闹,心里有鬼的三人马上吓得身躯一抖,张景良连忙把两人放置到屏风后后才大喊道:“外面何人喧哗?”

    他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两位士兵飞速跑了进来,一进门就大喊道:“统制大人!欠好了,武胜关破了!”

    “胡言乱语!昨日关上还述说说平安无事,为何……。”张景良被吓了一跳,刚才还说今日破关,现在就传来了消息,为了求证一把揪住哨探的衣领恶狠狠再问了一遍。

    报信的士兵被吓得浑身颤栗,可事关重大不敢担搁立刻说道:“大人,这是真的!杨司令派来的快马就在外面,还说最迟明天中午他就会带兵回孝感暂歇,让大人做好接应准备!”

    张景良不愧是结业于日本士官学校的军官,兵戈不敢说有多厉害,但对形势的掌控可比党人军官厉害多了,眼珠一转借口提防北洋下令何锡藩带二协全体进驻孝昌,把这个最大的眼中钉调走后,又叮咛再车站建立行营,让死守武胜关好几天的杨秋暂歇。

    屏风后面听到这些命令的陈浩辉心底总算大石落地,眼角扫去,张振臣更已经是满脸兴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