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八十五章 游击战始祖诞生

第八十五章 游击战始祖诞生

    “襄阳大捷,全境光复。”

    报童的吆喝总算是扫除一些沉闷的气氛,可武胜关外还在不竭集结的北洋依然让人喘不过气来,此时此刻很多人都在期待,期待一场酣畅淋漓的秋雨能光临湖北大地。

    武胜关上杨秋最清楚自己的处境,要是可以他也不想和北洋死磕,只是现在已经没有选择,汉阳就是自己的根基,偌大的厂房以这个时代的运输水平花半年都搬不走,何况不借用地理优势消耗一下北洋,期待关破后恐怕更加难打。

    “司令!”

    视察完三关回到指挥所后,一个恍如很久没听到的声音终于让杨秋感觉担子轻了些,扭过头只见到岳鹏已经带着几位军官来到了身后,带着微笑和自信阔步走来。

    他的到来让武胜关内首度布满了笑声,都是年轻军官,以前就互相交情,所以连吴兆麟和麾下的军官们也都聚拢过来,在这个窄小的掩体内互相开着玩笑。

    “这是申树楷通过北京合盛元刺探到的消息。”说了几句后,岳鹏神色凝重的拿出了电报:“载沣和隆裕太后昨夜已经承诺了袁世凯的六大要求,并与今晨发电谕召回荫昌,任命袁世凯为钦差大臣,统领全国戎马用于剿匪,还特别注明陆军部、军咨局、海军部都不得指手画脚,另外还同意了袁世凯的“建议任命冯国璋为第一军军统、段祺瑞为第二军军统,同时开始加速建立湖北25个巡城营,争取早日由武胜关入鄂。”

    突然而来的消息让笑声霎时凝固,经过几天的初步交锋大家都明白了北洋是怎样的一支军队,尤其是互相苦战的前两天,他们显示出了高处南军一头的实力,虽然最近好像又有些消极怠战了,可如果袁世凯出山,那么……恐怕又要接受最惨的苦战了。

    “怕什么!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豁出命去总能啃下几块肉来。”

    雷猛的话惹来了基层军官们的附和,情绪激动的甚至开始商议主动出击,唯有何熙等人全部闭上了嘴巴,静静的看着杨秋似乎在等他做决定,在旁边的吴兆麟忽然发现,自己手下的军官们也都把目光投向了他的侧影,也就是说这个人其实已经获得了他们的认可,并且在不知不觉中把他视为了主心骨。

    吴兆麟很想笑,从杨秋抵达第一天,并且主动拦下两军后勤,亲自指挥捍卫战屡次化解险情后,其实他就预料到了这天会呈现,只是没想到居然这么快,现在自己这位协统恐怕还不如人家一位团长,所以嘴唇蠕动两下后最终深吸口气,也把目光投了过去。

    戴天仇早已把杨秋视为了偶像,眼睛瞄准他,相机瞄准他,连纸笔都停了下来期待记录他的话语。

    杨秋还不知道目光忽然间都云集了在他身上,静静地看着地图,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焦躁。虽然袁世凯还没获得最想要的内阁总理大臣这个宝座,还会有几天强逼载沣的频频时间,但北方枭雄的复出就在眼前,一旦他出任总理大臣,北洋的实力又将增强很多!或许对面的冯国璋现在就已经在考虑拿下武胜关来给他当贺礼了。

    张文景虽然依照计划靠汤化龙联络上了水师,但能否成功还是五五之数,其实就算没有水师,依照他的想法打这一战胜算还是很大的,可问题是后面的孙武越来越让他感觉不安,张文景和萧安国也已经几次三番来信说干脆直接脱手,都被他给暂时压了下去。袁世凯复出在即,算算时间黄兴也快来了,解决后方就一下子成了刻不容缓的问题,所以……有些人是绝对不得留了!

    这是他第一次对熟知的政治人物动杀机,这个念头一旦升起就如同疯涨的蔓藤无法遏制。深吸口气暂时压下这个念头后,扭头问道:“畏三,孝感那边的援兵何时能抵达?”

    吴兆麟对杨秋下令式的口吻不闻不问,回答道:“已经派去了两拨人,都被张景良以准备不足顶了回来,问他具体何时支援也不说,何锡藩却是承诺会从孝昌抽了一个营过来,大概下午就可以赶到。”

    “玛德,我就知道他不成靠!都是那个孙武,居然派他来指挥我们,两人明显就是一帮的!”石小楼已经得知了被逼告退的事情,气呼呼的话到引来了很多年轻军官的赞同。杨秋却恍如没听到指责和喧闹,看向了岳鹏问道:“你那边呢?”

    “五个满编营,汉阳还派来的四个新军营支援,只是他们……。”

    何熙明白岳鹏的意思,说道:“归正的士兵虽说可用,但到了咬牙的时候恐怕还不如新兵,依我看不如从我们这里抽调老兵去带他们,究竟结果咱们都和北洋打了这么久了,大伙心里也都有数。”

    杨秋点颔首,但这里面却还牵涉到一协的问题,所以立刻看向了吴兆麟,已经做出了选择的后者立刻说道:“司令安心吧,畏三不管怎么说都是湖北人!绝不想看到这里生灵涂炭!”他一说完,剩下的一协军官几乎全部暗示接受重新组编,只要能打赢这一仗都愿意加入。

    “诸位兄弟看得起杨秋,那么我就大胆做一次决定了。”杨秋深吸口气,摒弃了所有复杂指着地图说道:“几天的交手让北洋已经完全摸清我们在三关的防御,现在我们重机枪只剩下一挺,轻机枪也没了好几挺,要是北洋再策动一次协级另外进攻肯定失守,所以我决定暂时抛却这里,向大洪山退却。”

    大家都没想到杨秋居然想退却,很多人还有些不满,但接下来的话就让他们慢慢重新聚齐了目光。戴天仇更是疯狂记录着杨秋的每个动作,每句话,听他继续说道:“我知道大家心里很不满,我也不满!你们的袍泽死在了这里,我的兵同样死在了这里!可如果到最后还是无法保住,白白牺牲了性命你们还怎么给他们报仇?还怎么去推翻满鞑子?还怎么去成为真正的国防军呵护这个国家?”

    “活着,需要比牺牲拥有更大的勇气!”杨秋手指一点武胜关后,提高了声音:“岳鹏在大洪山已经有了九个营,孝感也有两协多兄弟,现在铁路被炸了,即使破关北洋短时间内也没体例延续南下,我们的任务其实已经完成,剩下的就是不断冲击仇敌,不让他们安生!晚上睡觉是枪声,白日行军也是枪声,哪怕是吃饭上茅房,都不敢放松!”

    “对!有大洪山牵制,老子往山沟里一钻,北洋人生地不熟哪里是我们的敌手,老子一天杀一个,十天下来也就赚够本钱了!”柯韶咬着牙说道,粗鄙的话语引来了大家的哄笑。

    岳鹏走到地图前手指一圈天门、京山等大洪山区域内的城市,说道:“大洪山位于京汉线左侧,是天然的出击阵地。北洋炮兵厉害,可大炮有多重大家都清楚,他们不成能没事整天拖着跑。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合并起来,等北洋入关后以大洪山为后盾,利用我们熟知地理,士兵多位本地人的机会避开决战,重点冲击和袭扰北洋的后勤和那些侧翼的小股军队,把他们当作第一目标,没有北面来的子弹,炮弹,看他们还怎么打下去!”

    岳鹏这席话完全打开了大家的思路,连吴兆麟都颁发了的见解,杨秋都觉得这不是一战时代,倒像酿成了后来的游击战,自己算不算无意中成了始祖?不过这正是他乐意看到的,德国和欧洲带来的传统大兵团作战已经不适合国内情况,只是他之前没时间进行战术指导,现在岳鹏带头反而更好,并且这也说明他简直是有真材实料。

    “畏三兄,你是老资格军官了,就由你率领我们吧!”何熙笑着看向了吴兆麟,后者解开心结后脸上笑容也多了,摆手道:“我可指挥不了这么大,还这么散的仗,我看要是司令不得亲自指挥的话,还是子安来吧,他可是正儿八经的德校生,可比我们这些半音调强多了。”

    杨秋扫一眼四周,见到大家对岳鹏还是认可的,忽然喝道:“命令!”刷的一声,这两个在集训中几乎镌刻进骨子里的字,立刻让右路军军官并腿立正,吴兆麟等人也学样紧跟着挺起胸膛。

    “所以国防右路军总司令,此地最高指挥官的身份命令,原左路第一协、右路四营、五营、两个支队和岳鹏率领的九个营合并为国防陆军第一师!岳鹏出任师长,吴兆麟任副师长兼顾问长。第一师暂定两个旅,下辖六个团、十八个营。石小楼任第一旅旅长。”杨秋说完目光转向了吴兆麟身后,由于第一标宋锡全负伤回汉口,所以看向了二标标统梁邦福,他是位三十多岁粗壮汉子,之前是八镇15协30标二营管带,从这段时间来看值得任用,就说道:“梁邦福任第二旅旅长。”

    “司令,那我们什么时候退却?”

    “明早吧……我还有一份大礼留给冯华甫呢。”杨秋微微一笑,扭头看向了雷猛,后者立刻点颔首招呼警卫连向关隘后方跑去。比及团、营指挥官都放置好,统一思想和接下来的打法后,雷猛带着上百位挑着一个个黑铁球的夫子重新回来。

    “司令,这是……。”

    “炸药!一吨炸药不比日本下濑火药差的炸药!既然要走了,那么就给北洋留下点深刻印象吧。”杨秋掂起一枚汉阳粗制滥造的炸弹,这里面填装的可都是德国送来的黄色炸药,三百枚分装了足足一吨的分量,不敢说把整个武胜关都爆失落,最起码也可以让这里完全瘫痪,没有四五天清理北洋根本无法南下。

    四五天……自己也该够解决后方的问题了吧?

    工程兵降生的季福成接过了安装炸药的任务,害怕北洋炮火诱爆,这些炸药城市被深埋在大小不一的弹坑内,上面再覆盖上小石块,这样一旦炸开就可以行程可怕的碎石流,杀死几十平米内的所有目标。

    趁着大伙忙碌的时候岳鹏走到了杨秋身边:“司令,孙武的事情?”

    “我已经给张文景写了信,有些事我也不想等了。”

    岳鹏松口气,他就怕杨秋继续忍着,说实话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他和张文景都清楚,这位年轻司令有能力,有本领,却没有最重要的名望和人脉!光靠他们这些人支撑不起多大的天空,要不是亲自来武胜关镇守和士兵同吃同住,要不是孙武派张景良来前线统兵,后者故意不支援武胜关让士兵们心生怨恨,光是今天收编一协的事情恐怕就会不欢而散。

    他崛起的时间太短太短,就连孙武这样在军中无资历的党人都因为有党派做后盾,人脉关系和名声都比他强。看似他是被强逼告退的,可这何尝不是他故意退一步来武胜关挣名气,挣人脉!只要能再打一两场胜仗,那么孙武之流……就该靠边站了。现在见他已经下定了决心,也轻松下来笑着埋怨道:“司令你可真给子安面子,三个老营全都带走,就给我一帮新丁和不稳的老兵,您这哪是给我一个师,根本是想让我当教官训练一个师出来吧?”

    杨秋微微一笑:“何锡藩那边我还没掌控控制住,需要等机会,所以先要以一团三个营和二团两个营搭建起二师的架子,所以你这边我帮不上忙了,自求多福吧。”

    “谁让我命苦呢。”岳鹏笑笑,扭头看向了北面:“司令你说明天第一个带头冲锋的北洋军官会不会是李纯和王占元?要是他们被就地炸死,这乐子可就大了。”

    “做梦!”杨秋看了看已经露出繁星的天空,下令开始逐步退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