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八十二章 新鲜血液

第八十二章 新鲜血液

    笔分两头。

    武胜关前血肉激撞的同时,中华大地也正是风云初起。

    湖南光复!九江光复!陕西开战!

    十三天前的一声枪响,震醒了整个中华,各路人物纷纷登台,猎猎热风以武昌为中心开始向四周扩散,著名的望声街犹如加足了油的发动机,一份又一份的头版、评论、呼喊掀起了无数波澜,无数奔走疾呼的有志之士被文字记录了下来,热血青年们看完了报道和评论更是丢下书本,奔赴战场,只为了推翻压在头顶两百多年的腐朽王朝。

    在这种狂热地气氛中,黄克强同样怀着无法平息的剧烈心跳,携新婚夫人徐汉宗从香港赶到了上海,见到前来迎接的宋教仁和陈其美更是一刻不停地问道:“怎么样了?湖北怎么样了!“

    宋教仁毫不耽搁立刻进入正题:“孙武等人已经基本控制了局面,但前日起北洋忽然开始急攻武胜关,河南那边传来消息,此番清廷调集了两镇三协三万北洋精锐。昨日袁世凯还上凑载伴,要组编湖北巡城25个营南下,还将北洋第三镇部分抽调到了山东,看来是铁了心要拖杀湖北!拖杀**!现在那边的消息还不多,但我想形势一定很苦,不过长沙、九江和陕西倒是传来了好消息,全国联动已经必然。”

    “光有长沙陕西还不够!“黄兴最急,之前黄花岗同盟会精锐尽失让他心灰意懒,上次来上海听说四川还以为能有一番作为,可赵尔丰手段老辣打了这么久居然还死死把握全局,所以等了几天看到没动静后只得暂回香港,可没想到刚回去就传来了武昌举事成功的消息,激动得几天几夜都没睡好,联络广州胡汉民让他尽快举事后连夜和妻子徐汉宗赶来”所以听说那边情势不妙,跺脚道:“必须尽快策动两谁,英士你也要尽快在上海发动起来,孙武他们压力太大了,必须尽快在下游举事才能缓解那边的压力。”

    “孙武是孙武”关上海什么事?何况那帮人现在动不动就以中央通电全国,明显想挟制全国。”陈其美心底暗暗牢骚一句,对黄克强一来就指手画脚不太满意,搞得好像他才是真正为国为民,自己成了磨磨唧唧的小人。

    “对了,有没有找到船,妾想尽快赴武昌。”

    “水师和江防营盘杏的厉害,现在只有洋人的江轮能通行”听说张竹君在和英国怡和公司商量准备包一艘江轮带赤十字会救伤队前去武昌。”

    张竹君是徐汉宗的闺中好友,听说她准备出发”立刻和宋教仁等人匆匆告别先去找闺蜜商量前往武昌的事情,见到大家去忙碌准备去武昌的事情,宋教仁才把陈其美和黄克强拉到咖啡馆,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后问道:“克强”那个杨秋你准备如何处理?”

    黄克强这才想起杨秋可是比武昌先通告全国光复阳夏的,在国内已经算小有名气之辈”可想到他之前的种种心底总有些不安,问道:“遁初可是有他的消息了?”

    “是居正发给我的。www\.shouda8\首发”宋教仁把这几天湖北发生的事情大致说了遍,讲到刘英兄弟死伤,孙武借故bī迫杨秋辞去阳夏分府院正和军务部副部长的职务时脸色也变得凝重起来。刘英兄弟他在日本时就认识,是不可多得军事人才,没想到却被杨秋借北进光复湖北全境的机会给剿灭了,可见湖北那边并非想象的那样简单。

    陈其美在旁边煽风说道:“这个杨秋野心太大了!一边派部队北进,借机光复湖北揽下了湖北大半”现在阳夏以北非他命令不从,还和胡瑞霜、汤化龙这些立宪派勾勾搭搭,将各地民政权拱手交给他们,依我看这个赤佬根本就是立宪派养的一只狗!“

    宋教仁摆手道:“也不能这么说”他毕竟是司令,之前刘家庙、武胜关都是他先打下来的”现在还亲自去了武昌指挥军队,流血流汗也算劳苦功高。”

    “不管他有什么心思,现在湖北也闹得太不像样了!每次全国通电都是中央中央的,好像我们倒成了边缘人物,克强你此去一定要想办法拿住事权,不管是杨数还是黎元洪,总归不是我们自己人,靠他们总归是不放心的。”

    黄克强点点头,对陈其美说道:“英士这句话说的对,不管如何我们这回去都必须把事权拿到手。”

    宋教仁也同意,掏出信纸说道:“克强,我们一起署名给袁世凯写封信吧,这样打下去总不是办法,他毕竟是汉人,之前清廷又差点杀了他,我想还是有希望说服的。”

    见到两人开始起草劝袁世凯反正的电报,陈其美心底暗暗冷笑,要是袁世凯投靠过来自己这边谁能节制他?所以不想搀和,干脆以有事为由先走了。

    两位大人物即将启程来湖北同时,杨秋已经靠在石壁上看武胜关的第三次日落,与前两天比今天无论是进攻强度还是投入,北洋的力量明显衰减很多,连续三天在关隘前丢下总计近两千多具尸休,换任何部队都要调整,加上自己这边战士也逐渐成熟起来,没有了初上战场慌手慌脚的模样,使得今天首次实现了防御和进攻交换正常伤亡比。

    结束了一天的愿战后的士兵没时间休息,他们需要在明天早上前清理完阵地,至于收拾关城和运送尸休、补给都交给雇来的夫子。根据张文景的统计,目前光右路军在各地招募的夫子总数就超过了两万人,大小船只一百余艘,正是他们的努力才能让后勤运转起来。

    士兵有自己调剂压力的方式,就比如北洋丢下来的号称毛瑟88的委员会M1888总会迎来一阵笑闹和哄抢,还有小军官们身上的佩刀也很受欢迎,雷大滚刀肉手里就有一把,也不知道他是从谁手上抢来的,惹来了无数嫉妒的目光。

    杨秋不会去打搅这种放松,其实他也乐于看到这种画面,不仅能让他想起后世在军队里的生活”也能通过这种方式潜移默化影响吴兆麟那边,要是能活着离开,这些老兵可就成为无价之宝,所以来到后立刻下令在军需上一视同仁敞开供应。

    石小楼坐在大石上精心擦着枪,这是杨秋带来的毛瑟98”杨秋走过去问道:“这枪怎么样?”

    “好枪!比北洋的毛瑟88和汉阳造好,精度高,威力大,就是“……敬礼后,石小楼操了操肩膀:“后劲太大了,不太适合我们。”他说的没错,毛瑟98对于中国士兵来说后座力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杨秋拿到这批枪后暂时只装备了三个营和警卫连。

    “打了几天有什么感悟吗?”杨秋在他身边坐了下来”石小楼一边装枪一边说道:“炮兵没得比,步兵很强但也没到咬牙拿不下来的程度。军官差距比较大”基层军官很厉害,很多次明明打的抬不起头了,都是他们把部队组织起来进攻。”

    “还有呢?”

    “还有?”

    见到他摇了摇头,杨秋立刻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写写画画道:“三天来,他们发动了七次强攻”从第一次开始就很标准。先到五百米散开队形,然后四百米再散开一次,三百米后立刻卧倒匍匐或者找掩休,等进入一百五十米左右就开始还击,然后找机会冲锋。重机枪全部压在正面,步兵冲锋时都要停下来以免误伤。一模一样,七次都一模一样!你知道这说明什么吗?”

    石小楼没想到杨秋观察如此仔细,想想说道:“说明他们训练刻苦”配合娴熟,比起日本陆军都不逞多让,而且。”

    “而且太教条!太死板了!“见到石小楼没说到重点,杨秋打断后说道:“你知道我们和北洋目前最大的问题是什么吗?是思想!战术思想!我们最大的错误”就是去模仿一支牺牲了全国十万精锐年轻人才勉强打败二流俄国的军队!我们要学习日本的精神,但在思想上却需要更加开放。”

    石小楼拧着眉细细评味这些话,杨秋没打断他,因为有些事情需要自己去休悟,起身准备去问问弹药队什么时候到,就见到雷猛带着被自己踢回武昌的邱文彬走了过来,后面还跟着一百多位学生打扮的年轻人。

    见到杨秋,邱文彬神色也有些尴尬,一咬牙立刻掏出张文景交给他的信:“张处长已经把情况都写在上面了,因为害怕发电报泄露消息,所以让我连夜赶来向司令汇报。”

    信上写的很详细,张文景详细阐述了武昌的情况,还把将计就计把新兵遣到外面来的事情也说了遍,也说了邱文彬主动报信的事情。看完后杨秋心底冷冷一笑,静静站了会后将信纸塞入了口袋,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扫了眼还在等待的邱文彬:“暂时加入警卫连吧。”

    “是,司令!“没想到一回来就被编入警卫连,邱文彬连汉阳的麻烦都忘记了,指着后面的学生说道:“司令,他们说自己是从南京来的,路上遇到硬说要加入我们右路军。”

    年轻人们早就看到了杨秋,大家都没想到这位比武昌还早通电全国,打出了国防军名号的司令居然如此年轻,而且看他身边的军官岁数都不大,明显很重视年轻军官的培养,所以早恨不能立刻把他围起来。现在邱文彬介绍他们那还忍得住,呼啦一下挤了过来,其中一位背着相机的年轻人更是冲在了最前面:“杨司令,我是上海《天锋报》记者戴天仇,我可以给您写篇专访吗?”

    “戴天仇?”

    “是的!我刚刚从上海赶来,这些是在路上遇到的朋友,他们都是南京陆师学堂的学生。我们听说您亲自带兵在武胜关死战不退,所以从谌家叽换小船来这里。这是他们的队长。杨司令,你就让我们加入吧!“戴天仇激动地指了指身后的学生,三位年轻人立刻走了出来:“我叫王卓,瞻门g,陈祖焘!“

    戴天仇、陈祖熹杨秋有种很想笑的冲动,一百多位南京陆师学堂的学生,光这点他就不愿意放过这些年轻人。可他也没立刻答应,尽量保持语气和蔼缓缓说道:“战争是很残酷的,并非你们想象的那样。看看你们四周。驻守在此时间最长的战士已经快三个月了,最短的也有两天。我们和河南巡城营打,和北洋打,每天头上都会落下炮弹,每时每刻都有战友伙伴死去,看看这些石块,血迹,或许石头下还有残肢断臂!你们确信自己做好准备了吗?我们不是日军队,而是一支年轻、严格、刻苦,总有一天要支撑起整个国家的国防军!“

    开始缓慢的语速和四周可怕的战场场景还渐渐让这些年轻人冷静了下来,可到了后面却一下子又把情绪调动了起来,个子高高,脸颊消瘦,眉宇却很清秀的王卓率先站了出来:“在南京就是陆师学堂的学生,我们做好准备了。

    “文彬。你给他们说一遍我们国防军的军规,然后带一个)班保护他们去前面阵地看看。”杨秋说完,一扫他们说道:“今晚我会安排你们和老兵住在一起,他们会详细告诉你们军规,战争和死亡!等明早你们在告诉我自己的选择,如果那时还愿意留下,那么!你们就是我国防军的一员。”

    杨秋转身走进了指挥使,嘴角的一幕笑容让何熙和石小楼捕捉到,两人对这些跃跃玉试的年轻人也很眼馋,前者更是开始盘算等这些小家伙走上一线后,要不要挖几个过来充实下一团。

    只有吴兆麟心底叹了口气,捧着左路军发放的据说是从上海洋人手里买来的牛肉强头,望着这些被几句话就调动起来的未来陆军军官们,心里发苦总觉得不是滋味。两天的相处让他也稍稍了解了一些杨秋,做事很干脆,对士兵和军官也很好,军事才能更超过自己,而且他说话往往带着一股让人不知不觉陷进去的魅力。

    可惜的是,他和杨秋之间还横亘着一位昔日的恩师!所以看一眼手里的牛肉强头后,悄无声息的叹了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