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八十一章 孙武的计划

第八十一章 孙武的计划

    武胜关上打得惨烈,武昌咨议局小会圌议室内也愁云惨雾,虽然预料到避不开这场仗,可短短两天就损失小两千圌人马的结果,让之前最乐规。的人都闭上了嘴巴。

    党人中精通战术的军官本来就不多,现在吴兆麟和何锡藩先后去了前线,武昌已经挑不出几位,虽然还有杨开甲等前八镇协统,可这些人是什么货色大家心里都清楚,让他们当参谋其实就是找借口架空兵权,要真让他们带兵恐怕没等北洋打过来就全跑了,所以大伙的目光全圌集中到了黎元洪身上。

    黎元洪就怕这和目光,北洋是什么部圌队?北军之雄!那个人窥视天下的安家本钱!何况自己就一个人,那边却三杰坐镇,战将如云‘难道自己带兵去前线指挥?这还不如学杨秋辞督呢。

    更让他搞不懂的是,北面那位到底打什么主意,区区湖广总督就让他如此卖命,这要是……”那岂不是还要难打?

    看到冷场,居正只得再次挺身而出:“湖南已经光圌复了,九圌江那边也传出了消息,首义推动全国已经指日可待,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堵住武胜关,万万不能让北洋破关而入,只有把时间拖得越长,全国其它省市的革圌命同志才能安稳的发动起圌义。”

    “觉生说得不错。我看不如我回趟湖南,让焦达峰立刻诅织援兵来帮忙,这边就让清澄(张廷辅字)立即带四协支援,拖个几日等湖南援兵一到,也就安枕无忧了。”谭人凤说完后又看向了黎牙,洪,毕竟他是都督,也是鄂军中唯一能和北面那位掰腕子的人,说道:“黎督觉得这样可否?”

    黎元洪挠了挠光秃秃的脑门没有说话,他心里其实还有个疙瘩。那就是停在阳逻迟迟不动的水师,那才是真正的大杀器,要是水师里应外合这场仗就肯定输了,所以想了半天问汤化龙:“济武,铸新和水师那沁?”

    这两天因为杨秋辞职,汤化龙和立圌宪派一下子少了最大的靠圌山,声音减弱不少,所以有些心不在焉,听到洵问后先是一呆,才回道:“黎督您又不是不知道,水师做主的是萨统制,铸新可不敢乱来。”

    黎元洪何尝不知道老圌师萨镇冰在水师中的地位,只是水师一直停在阳逻很让他担心,才幻想说服汤芗铭让水师反正,被这句话扑灭了希望后,只得先解决陆军问题,说道:“就按照大家说的办吧,让新募的五协也做好准备先期开赴刘家庙。”

    刚刚接任阳夏分府,春风得意的孙武听到大家只说援兵却没提带兵将领,不满的立竟站起来说道:“黎督,昨日二协来报,杨秋抵达孝感后就让何锡藩听他指挥,此竟又亲自去了武胜关,说不定吴兆麟也会被他收圌买!大敌当前此等僭越之事不得不防啊!现在三协驻防青山对付水师,四协又要被调走,剩下就只有新募的五协和诅建中得六协,能打的部圌队都在外面,对岸汉阳已云集新兵六千余,还占据龟山地利!依我看不如下令右路军抽调一协新兵前往,把五协留下来以防万一!”

    孙武的话顿时迎来了一片不满的目光,连届正看他的目光都变了。{xiaoshuoyd/首发文字}可刚要说话就被谭人凤从桌下拉住他朝黎元洪那边使了个眼色,扭头看去那个黎菩萨似乎对此提议很动心,心里暗呼不好。

    黎元洪对这个提议的确心动,当初他要靠杨秋是要保住性命,可现在右路军膨圌胀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已经严重威胁到了他的地位!只是不管如何杨秋总归是名正言顺的右路军司令,还通电了全国,明着去搞的事情他是不会做的,所以顺着孙武的口气往下问道:“汉阳都是新兵,恐怕也不堪重用吧?”

    “虽是新兵但军械充足,可他们有机圌枪相助,军械充足,又是杨司令亲自统兵,必定能传来捷报。”孙武见到黎牙洪向着他,脸上井起一片潮圌红:“黎督只要再拍得力干圌将前往孝感坐镇,如此却确保万一一。

    “那该派谁去呢?“黎牙,洪看向王安澜。

    王安澜连忙避开,这和不讨好的差事谁愿意去?他虽然不喜欢杨秋,可没傻到去正面顶撞!就算杨秋之前发了全国通电,说话太硬已经不可能和清廷妥协,但人家就那么好对付?前线可不比武昌,那是讲枪杆子的地方,死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孙武见到大家都不愿意去,干脆指着旁边的张圌景圌良说道:“张大人原是协统,指挥有方,我看不如派他去坐镇:”

    张圌景圌良听到这里眼里闪过一丝戏谑,出人意料的起身抱拳道:“黎督你下令吧,景良可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就算是武胜关丢圌了,也定保孝感无碍。”

    黎元洪掏出都督大印,写下了委任状和调令后却犹豫了,他很清楚这个大印一旦落下,那么他和杨秋之间就很难调和了!但现在的确是削弱右路军的最好时机,错过之后那就再也没有了!孙武见到大印迟迟没落下,就猜到了他心思,靠过来说道:“黎督,北洋进攻势头凶猛,要早作决断才行。”

    窗户外,邱文彬已经被彻底激怒了,杨秋是不是想划,而治他不知道,但右路军从始系终就冲在前面,办没做过对不起革圌命的事情!何况司令此孰更亲赴前线指挥战斗。敌人都要打圌倒家门口了,贴吧握手奉献。孙武和他的同圌伙居然想借北洋之手杀圌害昔日的袍泽兄弟,气得一咬牙狠狠瞪了眼孙武被背影,跺跺脚向江边走去。

    孙武不知道这一切都被邱文彬看在了眼里,他现在已经和杨秋不开‘不休,要是前线杨秋传来捷报,他这个分府院正就会立即倒圌台,所以一个劲催促黎元洪早做决定,话语里更是透出让右路军和北洋火并,自己这边在收拾残局的意思,这番作为让汤化龙都看不下去了,可现在剁武权圌势大涨只得冷哼一声告退。

    “黎督,你可都看清楚了,要是再不决断,人心恐怕……,见到汤化龙离开,羽武加重语气,黎牙洪想了再三后重重按下了大印。

    “什么!”

    汉阳大营内萧安国狠狠一拍桌子,望看来报信的邱文彬满脸怒容。他怎么都没想到杨秋已经冒危险亲赴前线,孙武那些人居然还不肯放过自己这些人,气得浑身发圌抖工

    苏小虎年轻气盛,拔圌出枪激动地喝道:“没什么好说的了。禹司令,下命令吧!只要让楚豫舰保护我们登陆,我就能把孙武的人头带回来!”

    “坐下!”

    张文景低喝一声制止了苏小虎:“用用脑子!杀了剁武我们下一步怎么办?何况这道命令是黎督下达的,难道你把黎督也杀了?人家是名正言顺的调兵,要是带兵过江不是给人家借口吗?”

    杨秋不在,张文景已经隐隐是众人的主心骨,所以苏小虎不敢反驳只能气呼呼的坐了下来:马奎也很担心,一脸忧容问道:“孙武和我们已经不死不休,可黎督就不怕我们造圌反吗?”

    “造圌反?造什么反?举事第二天司令就发了全国通电,已经确定子我们是国防军,现在已经是全国皆知,要是反了将来谁还相信我们?而且你们没看出来吗?司令现在就算是自己受委屈,也绝不会造圌反,我知道他是真正想给百圌姓打出一个安宁的人!”张文景吸了口气,继续说道:“黎督这么做是因为司令已经威胁到了他,加上孙武的上圌窜圌下圌跳才做出这个决定。何况你们别忘了,事情闹到最后,他还有一条路可以走呢!”

    “还有一条路?”萧安国还没想明白,苏上虎已经咬着牙说道:“天下都知道他是被党人bī上都督位子的,连满勒子都来信说只要他却任,就可既往不咎!”

    大家顿时明白过来,难怪黎元洪敢下这道命令,只要自己这边不公开造圌反,他只需要对北面那率人使点眼色,以武昌这个九省通衢的重要地理位置,那叮,人定然会全力保他!虽然右路军现在实力壮圌大,部圌队规模已经达到一个镇,但新兵占据了六成,剩下四成也大部分都是反正的士兵,如果他洌戈北面,自己这边是无论如何都守不住的。

    邱文彬没想到里没有这么多关节,不知不觉忘记了已经被逐出右路军,担忧的问道:“现在司令不在,赶回来也要两天时间,可调令最迟明早就会送来,该怎么办呢?”

    张文景自知越是关键时刻越需要冷静,所以抓起桌上冷水狠狠灌了口,深吸两口气后先看向了邱文彬:“文彬,之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要是想回来,我和司令说说,以他的性子肯定会既往不咎,但丑话我要说在前面,回来了。”张文景指指胳膊上的飞虎臂章:“我们就是袍泽!任何伤害这支部圌队的事情,不要司令动手,我也会亲自处罚!”

    邱文彬很激动,立麾起誓道:“诸位放心,文彬决计不负国防之名!”

    “那好。”张文景立竟写好纸条交给邱文彬:“带上一个班,一安要将这个亲手送到司令手里!”

    “是。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只能将计就计了”邱文彬离开后,张文景立刻说道:“现在我们最扎眼的就是两协新兵,只要把他们遣散那么武昌就的调令就是空纸一张!”

    “遣散?!“萧安国站了起来。

    “子清入“已经快半月,我估计应该很快能得手,岳鹏那边虽然收编了不少反正清军,但是主力一营二营都在孝感,手上可用之人不多。所以不如趁此机会先下手调走部圌队。”

    众人明白了他的意思,萧安国更是立刻安排:“现在有新兵六千。可以先拨给胡老三两千,这样等子清拿下重庆就可以走巴东迅速回合。剩下再调两千给岳鹏,防御大洪山。”

    马奎担心的说道:“办法是好,可我们这边只有两营部圌队,一下子调走四千新兵,孙武他们会不航:”

    “只要司令没事,他们就不敢下手!“张文景重重一拍桌子‘眸中煞气冷冽:“至于孙武司令不愿意动,那么不妨我们来做这个恶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