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八十章 血火武胜关(下)

第八十章 血火武胜关(下)

    时速不到二十公里的蒸汽火车,花了六个小时终于将杨秋送到了武胜关脚下,才刚下车扑面而来的战争气息就让在路上汇合的柯韶、余德海等人紧张起来。www\.shouda8\首发

    数百位从武胜关上先撤下来的伤兵云集在此,寥寥几位医护兵一边为他们包扎,一边准备回汉阳,雇来的夫子趁着休战间隙将战士们的尸体也搬到了这里,一张张闭上了眼睛的年轻脸庞,一具具备炸断了四肢,烤灼焦黑的遗体,让从京山赶来的三个营的士兵全都咬紧了牙关。

    担架上,一位大腿被弹片撕开的士兵不竭哀嚎,声音让大家更加紧张,旁边的医护新兵大概是被鲜血吓坏了,动作缓慢笨手笨脚,见状后杨秋立刻走了过来,取来和止血药迅速刮去了伤口附近黏着物,止住血后又亲自操刀缝合伤口,他娴熟的措置手法让几位医护兵都看呆了,短短几分钟伤口就被重新缝合完毕。

    “没关系张!心要细,胆量要大,越紧张拖得时间越长,将士们受的苦也就越大!”杨秋拍拍年轻的医护新兵,在伤兵们感激的目光下向武胜关走去,眼看快要到关隘时,沉闷的爆炸声再次从各处响起,晨光中一团团黄色的硝烟让他迅速想起了危险地下濑火药,立刻下令用毛巾沾水捂住口鼻前进。

    抵达武胜关后面前是一副地狱般的画面,偌大的关隘已经看不到完好无损的城墙,处处是被炮弹炸开的碎石,地面上没清理的残肢和干结的血迹比比皆是。

    北洋使用的是典型的德国火力先行战术,两个炮营曾夹角对三关不断顿对覆盖炮击,步兵们则趁着大炮开火的间隙一边吃早饭一边做准备。经过昨天的交锋,驻守在这里的士兵有些习惯了炮兵战术,各自寻找掩体位置也拉得很开,预备队则躲在墙根或者炮弹打不到的处所待命,随时准备迎接北洋步兵的挑战。

    指挥所位关城右侧山壁的死角中,这里也是预备队最多的处所,正在准备的预备队士兵们见到闹得沸沸扬扬的右路军司令亲自带兵来支援,马上欢呼了起来,一团的战士们更是齐齐敬礼。

    走到门口时何熙已经率领着石小楼等军官冲了出来,杨秋差点认不出来驻守在这里近半个月的他,这个被大家戏称为笑面菩萨的团长明显瘦了一圈,光头上已经长出了一层短发,满脸胡渣,衣服又皱又脏,浑身上下都是被硝烟浸透的味道。

    何熙见到杨秋既受惊又高兴:“司令,你怎么来了?”

    “你们都是我的兵,有危险我自然要来支援。”淡淡话语却让在军官都心底一暖,就连吴兆麟和左路一协的军官们也都吸吸鼻子,没想到第一支援兵居然是之前被大家诟病试图割裂的杨秋,石小楼更是走前一步敬礼道:“四营石小楼见过司令。”

    “石小楼,武备学堂结业,后留学日本陆军士官学校学指挥。”杨秋微微一笑,伸出手:“感谢你忠诚的执行了命令,确保武胜关至今未丢,给了我们充分的准备时间!是你挽救了千万湖北人民!右路军需要你这样的军官,欢迎加入。”

    短短几句话,将一位优秀年轻军官纳入了右路军体系,让吴兆麟也佩服他的过招呼后杨秋立刻钻入了指挥部,由于里面太狭小,所以干脆撤失落桌子席地而坐。#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

    “小楼,你给我介绍一下吧。”杨秋一开口就点名石小楼,明显是在考量他的能力。

    石小楼很利落的开始介绍昨天的战斗情况:“炮战是从下午开始,根据前出哨探的侦查和炮弹密集水平计算,应该投入了两个炮营。炮击半个时辰后他们策动了步兵进攻,投入大约两个标别离向三关同时进攻,团长和吴协统之前就猜到北洋可能会炮击武胜关接应,掩护步兵拿下两侧九里关和平靖关再行夹击,所以别离在两侧摆设了两个营和一挺马克沁机枪,才没让北洋到手。

    没拿下两侧他们就把全部火力都投到了我们这边,主攻从吃完晚饭后开始,出动了六挺机枪配合,直到昨夜子时才退却。今早清点后统计得知,共打死北洋兵六百余,我方死亡七百余人,伤三百,大半都是”石小楼说到这里看了眼吴兆麟,继续说道:“我们和吴协统的那边的新兵,他们经验不足,被炮弹吓到后多半会乱跑。”

    “军械损失比较严重,8门山炮里只剩三门能用,重机枪被炸坏两挺,现在只能先确保这里和九里关各一挺,平靖关由轻机枪负责。机枪手不敷熟练,子弹消耗比较大。”石小楼思路清晰,短短几句话就勾勒出了大致的作战经过,让杨秋高看了一眼,问道:“你觉得现在最大问题是什么?”

    “只要城关不破,后面的铁路就能送上军需和子弹,所以消耗大也不是问题,现在最大的威胁是北洋炮兵!武胜关是山地,关城内地势狭窄也不适合炮兵移动,且我们用的炮弹和北洋差距太大。”石小楼捧着一枚没爆炸被拆失落了引信的日本炮弹摆在了中间:“我在日本留学时见过这种炮弹,产自名古屋军工厂,装填了一种新火药,威力比汉阳造大很多,炮弹砸开后会散发出有毒黄烟,火焰很不容易熄灭,昨天死的兄弟中有半数都是被活活烧死。”

    “是下濑火药。”杨秋看了看炮弹,放下后说道:“我已经让汉阳生产一种新火药,威力应该要比这个更强,不过最早也要五天后才能拿到首批炮弹。”

    吴兆麟在旁边听得微微一愣,没想到杨秋居然还懂炸药,并且能制造出比日本火药更厉害的工具。石小楼没那么多想法,得知自己这边也要有新火药了很开心,就算没日本的强,可只要包管相当也就足够了,立刻说道:“五天后拿到也没关系,现在把五生七炮拉上来作用也不大,七生五炮又太重搬不上来,还不如机枪实用。”

    “老何、畏三。”等石小楼说完杨秋立刻扭向了何熙,自从他首义夜留下了后他就一直不喊字号,都是以老何来称号何熙,让人感觉亲热了很多:“你们是老军官了,这里没有外人,我想问问你们觉得还能守几天?”

    “北洋的炮实在太厉害了,要是没有援兵依我看最多。”何熙看了眼吴兆麟,竖起了两根手指。

    何熙原本还以为杨秋会对这个数字不满,因为他包管过要死守二十天,可杨秋不但没有不满反而很赞赏他的诚笃,立刻对低着头的余德海、柯韶说道:“京山的事情别放在心上,命令是我下的和你们没关系,身为军人,好好兵戈呵护好湖北才是最重要!”

    “京山?京山出了什么事?”吴兆麟追问道。

    “没什么大事。”杨秋不想多提这件事,对两人继续说道:“将你们带来的三个营和直属连分为两个支队,即刻去支援九里关和平靖关。”

    见到杨秋没责罚他们,两人心里的忐忑全消,立刻带军队支援两关,等他们走后外面的爆炸声陡然密集了很多,熟知战术的杨秋明白,这应该是步兵准备出击的前兆。经过昨天的交锋北洋肯定已经摸到了虚实,能否多支撑几天就要看今天了!所以他毫不客气的接管了指挥权,吴兆麟也知道今天是最关键的,很配合的下令各军队听从指挥。

    还是昨天的老套路,从七点起在将近一本半小时的炮击后,北洋别离派出两个标猛攻九里关和平靖关,试图拿下两关从侧翼冲击武胜关。然而他们其实不知道两关上已经各自多了一个支队,猛烈地机枪火力将他们压在了山坡上无法动弹,只得再次扭头强攻武胜关。

    武胜关关城其实不大,仇敌的炮火又如此猛烈,一下子上太多军队只能是自找苦吃,大概是杨秋亲自督战鼓舞了士气,季福成和石小楼率先率领三营和四营率先担负第一波防御军队。爬上城墙后北洋步兵已经沿着铁路线两侧山坡冲了过来,当他们跑进到千米距离时队形猛然散开,沿下方铁路线进攻的营也没有向之前河南巡城营那样傻乎乎猛冲,而是分成了两个纵队紧贴夯壁小心翼翼冲了过来。

    由于哈坎以交易威胁,杨秋也不得不压下性子止住了脚步,趴在掩体内从炮兵高脚镜观察战况。

    和他预料的差不多,北洋今天明显是准备下死手拿下武胜关,所以正面云集了大约三营左右的军力,在他们后面还有三个营再做准备。

    尖锐的铜哨取代了呼喊,等冲到大约六百米距离后,两侧山坡上的北洋步兵率先做出调剂,军队散开拉成了三道散兵线。和娴熟的步兵相比,陪伴的机枪队战术还是太古板,将马克沁机枪扛到正面集火试图用火力压住城楼掩护步兵,所以杨秋立刻指了指机枪阵地,仅剩的三门五生七山炮将炮弹全砸了过去。

    轰隆隆的爆炸声让北洋机枪队不得不暂时退后,失去了机枪掩护的北洋步兵们却并没有停下脚步,依然娴熟的利用山坡上的树木和掩体交错前进,他们的身体压得很低,眼看进入敌手机枪射程后就用匍匐推枪前进的体例靠近。

    左侧山岗三营二连的阵地位于关城外,这里没有城墙所以提早挖出了战壕,郝文宝攥紧麦德森机柄,紧张的看着四百多位北洋兵横队展开向这边扑来,刚准备扣动扳机时见到仇敌纷繁匍匐卧倒,所以立刻停止了动作。

    作为警卫连机枪手,和各营机枪手比他们都是杨秋亲手训练的一批精英,对机枪战术手册的理解更深,所以很清楚这个距离上打匍匐卧倒的仇敌是白白浪费子弹。旁边的三营步兵已经开火,汉阳造啪啪的声响练成了密线直钻入耳,可他就是没有扣动扳机,这让这样很多士兵都投来了惊讶的目光。

    耐心期待终于迎来了机会,比及一声铜哨响起,这批北洋兵猛然站了起来,弯着腰向上猛冲,郝文宝几乎同时就扣动了扳机,嚯嚯嚯嚯嚯嚯三发点射虽然不快,但却成了仇敌的恶梦,不竭有急冲的士兵被击中倒地。

    忽然开火的轻机枪交织出了一层弹幕,很快十几个冲在最前面的北洋兵扫倒,更多的敌军见到有轻机枪压阵,吓得再次爬了下来。

    此时一个带着红顶子的北洋军官在漫天飘动的子弹中突然直起腰,虽然听不清楚他在喊什么,但他拔刀挥舞的模样立刻激起了北洋步兵的凶悍劲头,百余位北洋兵嘶声呐喊着向阵地冲来,就连刚才退后的机枪队也重新找好掩体配合步兵们冲锋。

    重机枪的威力逐渐爆发了出来,将郝文宝面前的战壕打的灰尘飞扬,一道道细小的尘柱中碎屑挂的他脸颊生疼,虽然他和另一位二连机枪了一个又一个,可轻机枪先天不足还是无法完全盖住猛冲的敌军,比及重机枪停火后这波北洋兵已经冲到了五十米内。

    “上刺刀!”

    三营是一团的老军队,虽然比起最早由42标和保安队改编来的四个营还差些,但面对仇敌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也被激起了怒火,二连连长是位才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见到北洋兵前锋已经抵达,干脆拔出指挥刀第一个跃出战壕倡议了反冲锋。

    百多位二连士兵如猛虎般跃出掩体倡议了反冲锋白刃战,掩体内的杨秋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打法,在他的时代白刃交锋已经极为少见,只见到士兵们跃出战壕的同时先打出一发子弹,然后挺着刺刀就硬生生冲了上去。

    一边是想拿下阵地从侧面进攻城关的北洋精锐,一边是咬紧牙关要死保的二连将士,如同两波迎头相撞的洪峰,瞬间就迸发出了最烈的视觉冲击。刺刀雪亮,枪托横飞,大股大股的鲜血顺着被刺中的处所喷涌而出,甚至能看到从伤口中流出来的肠肚,士兵们全都杀红了眼睛,脑海里只剩下你死我活四个字。

    机枪战术手册中是禁止机枪手介入肉搏的,但也罗列了遇上这种情况后的体例,所以郝文宝立刻招呼二连机枪手一起跃出战壕向两侧纵身拉开,然后用斜射帮步兵们盖住后面跟上来的北洋兵。

    两道火线将北洋步兵切割开来,前面倡议冲锋的北洋兵得不到支援渐渐挡不住了,随着一声铜哨开始向后退却,正当杨秋松口气时,一团团火球却忽然将二连阵地覆盖了起来,刚打退仇敌还来不及撤入战壕遁藏的二连几乎遭遇了最惨烈的损失。

    这一幕差点让杨秋也不敢看下去,犀利的北洋炮兵抓住了一个好机会,比及排炮结束后整个阵地上都躺满了尸体,二连一百多位士兵仅有半数及时逃脱,剩下的全部都被炮弹炸死。

    二连的遭遇几乎就是整个战场的缩影,虽然武胜关易守难攻,但和平行世界里一样,北洋炮兵的优势实在是太大,关隘目标又极为明显,所以拉上去的军队几乎刚打退仇敌就会遭遇炮弹洗礼,伤亡数字正在以触目心惊的速度飞速增加。

    惨烈的酣战一直打到傍晚才结束,再次付出近千人伤亡的价格后,最后一批北洋兵也终于精疲力竭开始退却,等郝文宝打出最后一个点射,将一位一瘸一拐的北洋兵撂倒后,整个武胜关都几乎被鲜血洗了一遍,火焰在每一寸土地上流动不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