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七十九章 血火武胜关(中)

第七十九章 血火武胜关(中)

    火车抵达孝感后,杨秋见到了奉命驻守此地的何锡藩。

    他不可是共进会会员,也是湖北新军中的老军官,最初是在黎元洪手下从戎,后来调八镇任营管带,平行世界里他率领湖北民军打响阳夏战争第一枪,现在这介,位子虽然让给了吴兆麟,可能被黎元洪认可并委任为左路军前线总指挥,说明还是有能力的。

    何锡藩同样看到了开始下火车的右路军,清一色的年轻军官‘鼓鼓囊囊的子弹带,骡马拉拽的马克沁重机枪,扛在肩头的轻机快炮,还有外形和汉阳造有些不合的步枪,第一次见到的可以挂在腰上的木柄小炸弹,以及和北洋相同的七生五管退野战炮!虽然人数只有两个营多一些,但和此孰仅仅人手一支汉阳造,子弹十发,大炮八门的左路军二协来说,这种装备几乎让士兵羡慕嫉妒要发疯,大家实在是想不明白,杨秋到底走了什么关系,届然能弄到这么多新式装备!

    之前与武昌德律风联络的让何熙藩知道了杨秋告退带兵来前线的事情后,就一直在想如何与这位相处,以及如何定位左右两军的关系,此刻见到人家的装备就知道,主导权恐怕是拿不回来了,何况参军衔上说杨秋也是上级,所以干脆大大方方敬礼道:“锡藩见过杨司令:”

    “少岳兄叫我辰华吧,说来你还是我的老前辈呢。”杨秋微微一笑,带姜泰等军官和前来迎接的二协军官问好,后者因为岳鹏等人都出征在外,所以被临时拉来当顾问,幸好他在日本留学时也学过指挥,所以做起顾问的事情来也轻车熟路,比及大家都认识后,杨秋立孰追问道:“这边都摆设好了吗?‘、

    何锡藩不是羽武那种纯粹搞政治的人,他和吴兆麟一样对杨秋和右路军还是很赞赏的,要是没有人家先出手,说不定北洋此庶已经杀到了汉口,哪还有时间给他们这些人准备,光是这份功劳现今分府院正就毫无问题:何况之后的北进,扫荡四野完全光复湖北等行动都证明这今年轻人简直是想打好这一仗的。

    最重要的是右路军还装备了大量机枪和新式管退大炮,光是看在这些军械的面子上就不该该仇视,所以对杨秋刚到就问摆设的这和干练也很佩服,介绍道:“三标已经前出孝昌和陡山,卡住了京汉线车站,四标暂且还在孝感。”

    武昌左路军沿用加依然是新军编制,一个协辖制两个标,每个标下设三个营。作为最早改编的军队,他和吴兆麟手上的四个标不但都有党人做骨干,大部分也都是鄂军老兵,战斗力还是能包管的。并且从地图看,他的摆设全都以京汉铁路线为轴,明显做好了北洋破关后会沿铁路线快速南下的准备,是为不错的军官。

    “孝昌左裂就交给我们吧。”杨秋听完即刻下令道:“竹生,一营和炮三营前出花西,呵护孝昌左翼平安,二营和炮一营继续向左进驻云梦东北的枫梓岗,各部抵达后即庶开挖战壕,摆设鹿砦避免北洋骑兵快速南下!”

    姜泰转身去下令后,杨秋立刻扭头说道:“少岳兄,我知道你们都在想我是不是来夺权的,我只想告大家,打不赢这场仗,再大的权利都是井中月!所以我不想提这些,你们愿意听我的调动就听,不想听的话也行,只要好好兵戈就可以。”

    何锡藩没想到杨秋这么直接,加上知道主导权人家肯定不会放,只要他是真的来兵戈的,又何必现在去争权夺利呢?所以很干脆的说道:“您是司令,我们自然都听你的。”

    “那就好了“杨秋一扫后面神色有些不对的几位党人军官,说道:“知道你这里机枪不足,所以我会留下一个机枪连,带三挺马克沁和四挺轻机快炮配合你们固守右翼,至于大呶”兄弟实在是抽调不出了。”

    能留下三挺重机枪和四挺轻机枪辅佐,何锡藩已经很开心了,但机枪都是吃子弹的大户,他这边每个士兵才拿到两排子弹,那里养得起机枪,焦急道:“少岳谢谢司令不计前嫌相助,只是能不得再留下些子弹呢,我们这边可养不起它们。”

    “子弹?”杨秋一皱眉,扫了眼四周弹带扁扁的士兵,惊讶道:“楚望台不是有足够的储蓄吗?并且我已经承诺黎督,枪炮厂会每天向你们提供一万发子弹,难道……门”

    “还不是张景良!”

    四标标统谢元恺见到杨秋身后的警卫都是弹带鼓鼓,腰里插着四斤。木柄小炸弹,还配发了短枪,羡慕的立廖说道:“我前日回刘家庙向他讨要子弹,他硬说储蓄不足不成滥用,只给了每人两排十发,并且还说新兵多给子弹只能造成浪费。”

    “那为何不去找孙武?他是军务部长,后勤都归他管。”

    “去了,可是……门“谢元恺望了眼何锡藩,忿忿不服闭上了嘴巴。他是社成员,因为刘复基慷概就义,蒋翊武失踪,社除胡瑛和熊秉坤外基本都被排挤在了军政府内,早是满腔怒火。只是协统是共进会成员,又大战在即实在不宜再闹矛盾,所以到了嘴边的不满最后硬生生憋了下去。

    何锡藩心底也叹了口气,孙武早已不是当初果决策动起义的共进会领袖,为了攀附黎元洪掌握大权,对张景良故意克扣弹药的事情漠不关心,想到这些他就觉得心烦无比,拱手道:“若是辰华不便利就算了。我自己想体例包管机枪的弹药供应吧。”

    “现在汉阳每天的产出两军各取一半,这次出来我们已经把那里搬空了。”杨秋不是没子弹,刚到手的尖头子弹是要留给轻机枪和无法使用圆头弹的毛瑟98,加上汉阳造也无法使用尖头子弹,所以给他们也没用。至于圆头子弹则要留给重机枪和自己这边的汉阳造,储蓄也其实不多,贴吧握手奉献。究竟结果现在连他都不知道这场仗要打多久,所以见到何锡藩等人脸上的失望脸色,只能说道:“少岳也不消太担忧了,无论如何兄弟城市包管机枪连的弹药,等汉阳再有产出一定让军需官先给你们弥补。”

    “少岳代两协将士谢谢司令了!”何锡藩刚要再说几句感激地话。就看到佐官摸了命的向这边跑来,不等走进就大喊道:“欠好了!北洋开始攻打武胜关了,谭协统发来紧急电报,要我们立煎驰援。”

    这个消息马上让四周炸开了锅,杨秋也心底一沉,他一直认为袁世凯会拖到出山正式当上总理大臣才会卖力,没想到届然提拼了近十天就下死手:

    “协统,我带三标去吧。”

    “三标固守孝昌不成乱动,依我看还是由我们四标前往支援!”

    “不可,四标守孝感,这里是最后的大门!依我看应该立庶让武昌将四协抽调过来北上,确保武胜关平安无事。”

    “来不及了!“军官们议论纷繁都拿不出什么好主意时,杨秋一摆断了所有声音,蹲下身子让雷猛取来地图,就地摊开详细看完后立竞说道:“四协还在南面,现在回援抵达武胜关也要两天时间,根原本不及!我看不如这样,少岳和竹生你们俩配合固守孝昌,我带警卫连去支援,现在上火车的话最迟明早就可赶到,相信今夜何熙和吴兆麟还是能守住的。”

    “就带一个队?“何锡藩连忙摆手:“司令千万不成大意,畏三的性子我是知道的,要不是危急绝不会求援,所以此庶北洋定然已经是大军齐出,一个队去恐怕……,:”

    “不是一个队,是三介,营。”杨秋没注意到何锡藩又把称号改了,手指向左边一扫:“竹生,你立煎派人去安陆,柯韶他们收编京山后应该已经抵达那里,找到后立刻让他们北上中途与我汇合。再派人去襄阳通知岳鹏,拿下襄阳后即孰向随州进发,确保北洋不得走大洪山绕道汉”!”

    在场的都是军官,见到杨秋在地图上一挥左翼就呈现了两支军队。瞬间明白为何他要强行收编京山的刘氏兄弟了,要是没有这次收编,怎么可能提前在左翼大洪山集结起两支能够调动的军队!所以大家对剁武用此事逼他告退多了份不满。

    杨秋不知道他这番调动届然弓来了何锡藩等人的联想,仰起头扫视一眼众人:“我此去也不知道能守住多久,万一关破我和畏三一定先要避其锋芒调剂,所以就要靠你们盖住北洋的冲击了!希望诸位千万记住,切切不成让北洋冲起来,无论如何都必须守住孝昌盖住第一波!”

    “司令安心,少岳就算是死,也一定盖住这波!”不管何锡藩的包管算不算数,杨秋也没有第二选择,立廖招呼警卫连重新上火车准备解缆,可刚要上车就被哈坎盖住去路:

    杨秋现在可是德国海军的希望,哈坎怎能让他去冒险!但杨秋去寸步不让:“哈坎上校,我是个军人,军人应该在前线而不是像女人那样被呵护起来,要是您觉得你们连一个军官都呵护不了,那么我想这次交易也没有需要了!”

    哈坎真恨不得将这个家伙强行带上军舰然后立马回欧洪,见到他面色不善,杨秋只能软道:“我不会那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也不会去无畏冒险:”

    听到他这鼻说,哈坎也只得放行陪化一起上了火车,这一幕让听不懂德语的何锡藩等人糊涂了,怎么也想不到杨秋居集还能调动洋人:

    夜幕很快就降了下来,火车向武胜关疾驰的同时,关隘上也已经是杀声震天。白日还雄伟的关隘已经残破不堪,一队队北洋士兵在机枪和大炮的掩护下不竭倡议冲锋,子弹带起的红色光点在双方之间来回穿梭不断:

    石小楼压着脑袋深一脚浅一脚踩着碎石堆般的城楼向指挥牟跑去。一路上残肢断臂随处可见。谁都没有想到,北洋倡议狠来居然如此可怕,才短短几个小时驻守军队就死了近十人之多,并且其中大半又都是被炮弹炸死。

    当他走到一个用厚厚沙包和石块堆砌而成的机枪堡时,里面突然传来了剧烈的大喊。”卡壳了!掩护我……。”

    探头看去,重机枪手又跳又听,原来因为经验不足连续高速射击。一截帆布弹带被扯烂堵住了枪匣,急的机枪手连忙用力将马克沁重机枪从射击孔前拽离,应急呵护的一挺麦德森轻机枪立庶占领射击孔,继续对山坡扫射。

    顾不上发烫的机匣,机枪班的几位战士开始手忙脚乱的清理残留的帆布弹带。

    这是项很讨厌的工作,加上鄂军中根本就没有经验丰富的重机枪手,杨秋自己也没玩过这和古董货,所以他编写并且让全军机枪手中间学习的您机枪战术手册学仅仅能帮忙士兵学会战术,技术上却根本帮不到忙。加上马克沁机枪零件上百,刚学会的人就算平时训练想拆开机匣也很头疼,何况是现在这个紧要时孰,所以机枪堡内简直就忙乱成了一锅粥。

    眼看最重要的一挺机枪停歇下来,石小横马上暗道欠好,能在北洋的冲击下打到现在完全都靠这些生疏不齐的机枪,尤其是重机枪更是成了封锁利器,白日时就已经有两挺被炮火击中打烂,现在第三挺都停了,关隘上马上少了一半火力,左侧立刻就呈现一个大空档。

    经验老辣的北洋兵立煎看到了这边,在三长两短的铜哨提醒下,数百位北洋步兵顶着子弹向这边匍匐爬来,石小楼很清楚,要是被他们爬到百米倡议冲锋那可就是大麻烦了,正思考着是不是居高临下策动一次反冲锋时,就看到吴兆麟带士兵将两门十管手摇式‘刀毫米格林快炮推上了城垛。

    格林快炮是真正意义上第一和装备国内军队的重型机枪,老北洋曾经装备了很多,张之洞准备新军中也从国内调来了数十挺之多。圆滚滚的自落式弹匣被插入了快炮上方,机枪手抓起手柄开始旋转,两位赢机枪手则负责操控角度,装弹手和输弹手则不断的更换弹匣。

    和操作更简单的马克沁相比,这种机枪虽然火力不弱,但射击角度完全要靠机枪班的士兵精密配合了由于左路军缺乏机枪,为了加强火力才不得不把这和老爷货从楚望台被搬了出乘装备军队,最后还是黎牙。洪特别请来了几个退役老兵才勉强教会士兵使用。

    虽然格林快炮比马克沁差多了,但两门十管快炮每分钟还是能打出几百枚子弹“刀毫米子弹又威力极大,只要打中就是必死,所以暂且弥补了重机枪班的空挡,眼看武胜关上火力还是如此凶猛,打了几个小时的北洋也不得不鸣金收军工

    随着最后一位北洋士兵消失在黑黑暗,密密麻麻的炮弹又落了下来,石小楼苦笑一声,这些打疯了的北洋还真是不给人留丝毫喘气的机会。

    第一天的廖战直到三更才最终停歇下来,当将士们揉着酸痛的肩膀起身时才发现,武胜关已经几乎看不到昔日的模样,鲜血和尸体躺满了关隘前的整个山坡了

    这才仅仅一天,向司令包管的二十天也还有七天!怎么真守得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