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七十八章 血火武胜关(上)

第七十八章 血火武胜关(上)

    上架了,感谢编辑大大和各位书友的支持!求月票!】

    彰德府洹上村养寿园内,袁世凯接过下人递来的参茶,这几天和北面的谈判让他有些疲倦,到底该何时出手,强逼朝廷拿出什么条件来这些都还没定命,所以格外伤神需要用补品来提提气。shouda8.net飞速更新

    参茶的香气似乎让他恢复了很多精力,将刚收到的电报递给杨士琦,叹口气起身走到地图前,手指一边沿着扬子江和汉江左绕右绕,一边说道:“看看吧!宜昌、京山、钟祥、天门照这个势头十天之内湖北就没了。”

    杨士琦接过电报稍稍看了两眼,从“归隐”彰德后他就不离不弃跟在左右,算得上是这位的心腹,所以很清楚他这是怕湖北太糜烂牵涉湖广甚至下游的江西和两淮,最终致使党人在南方做大晦气于将来讨价还价。因此对是不是先拿下武胜关给那边一点压力拿不定主意,说道:“乱党此举并没有太过意外,大战在即肃清四野是必定。先打张彪,后占武胜关均是此意,此刻派出人马北进,一定是怕我们破关而入左支右拙。”

    袁世凯颔首赞同,但眉宇却还没松开:“要是这些手笔都出自黎宋卿,我也不会惊讶,可看电报的意思全都是杨秋所为!杏城以为这人如何?”

    “是个知兵之人,可惜资历太浅,之前的事情让党人始终对他心存戒备,稍有差池必定会想尽体例遏制于他。虽有枪炮厂在手,但鄂军军械大部分军均储与武昌楚望台,赶急赶忙弄不出几多。不过要是他真心和黎宋卿联手,倒也需要费些手脚。”

    “那也要联起来才行。”杨士琦正要说话,就听到身后传来了这么一句,此刻能不经禀报收支袁府的人可不多,所以连忙扭头看去,只见到袁克定带着一位三十许,身材修长长相儒雅的男子走了进来,见到他后袁世凯立刻起身迎了上去,大笑道:“皙子老弟,我可是等了你许久了!”

    来人正是与袁世凯有知遇之恩杨度,听闻武昌暴动后他就立刻辞去了内阁统计局的闲职,收拾号行囊赶来这里,见到袁世凯似乎胖了些,笑道:“宫保太客气了,度在北京每日无所事事,听闻您这里常有鲜鱼,所以特来唠叨几天。”

    “不但有鱼,还有美酒佳友,就是怕皙子你过不惯这种清闲日子。”

    “那宫保过惯了吗?”

    两人都是七窍玲珑心,相视一笑后袁世凯立刻叮咛旁边袁克定:“还不快去让厨房备下。老夫这养寿园可是好些日子没这么热闹了。”

    杨度嘿嘿一笑也不客气,走到地图前见到三镇左右尽是指甲刻出来的印痕,说道:“宫保可是怕湖北完全糜烂以至于无法收拾?”

    “皙子真是心细如发。”袁世凯点颔首,眯起了眼睛故作忧愁道:“昨日卜五来见我,说荫昌迟迟拿不下武胜关,眼看湖北溃烂不成收拾,太后和皇上也是焦心的很,正有意换将让我出山出任湖广总督,只是这腿疾一直欠好,也不知道哪天才能重新上马杀敌,怕只怕比及出山南面就哎。”

    这番话让杨度牙根有些酸,面前这位是真正雄才大略之人,从小站练兵至今步步稳健,北洋一脉如今枝繁叶茂自成势力,比起一盘散沙的党人不知道要好几多倍,只是这么多年了,又没有外人在场居然还喜好惺惺作态,习惯可真欠好!腹黑了两句后他暂且抛开浮想,回到刚才的话题:“湖北糜烂已成定局,可说道能凝成一块铁板齐心协力我看未必。”

    “皙子是说右路军?”

    杨度一颔首说道:“党人缺乏条理,举事后不得尽速控制局面,才使杨秋自封右路军快速做大,最后无奈才咬牙认可了下来,可真就能能容下他了?现在武昌和阳夏看似一家实则两派,杨秋占有地理优势,湖北九成之地在阳夏一侧!武昌军多将广军械充沛,又有党人大义做靠山,这段时间频频以中央之名通电全国,已隐隐有统领群雄的架势,怎能容下一个不知根知底的人在身边。

    现在他们提早一步堵住了武胜关,故能安平稳稳清剿私四方号令群雄,可要是武胜关破,朝廷大军杀入湖北又会是何种局面呢?党人游历海外多年缺乏根基,临到头不得已才捧起了黎宋卿。如今独霸鄂军的都是之前的正目,队正等军中小吏,一下子从带几十几百个兵到标、协数千之众,光是协调就能让他们愁死,还怎么兵戈!”

    杨士琦不太喜欢杨度,觉得这个人肚子里的花花肠子太多,但对这番话还是认可的,说道:“皙子说的不错,杨秋的也不过三四标人马,新兵招了四五千可军械不足缺乏训练。党人恐怕还恨不得借我们的手除失落他,所以只要左右两军一天不得协调,湖北就是一盘散沙,此刻宫保到是要提放两淮和南京。”

    “杏城兄老谋深算,度佩服。”杨度说完,手指忽然指向了四川:“度现在最担忧是杨秋会往西去四川!”

    “四川?!”

    袁世凯刚才还有些昏花的眼睛里猛然暴起一丝精芒,杨士琦更是摇头道:“皙子是不是多虑了?他此刻自身都难保平稳,怎么可能入川。”

    “现在不碰不代表以后不碰。杏城兄可忘了,此刻他正在以北进之名不竭收拢老兵,一营人马已经到了宜昌。加上武胜关被锁,见不到朝廷大军湖北乡绅纷繁易帜,巴东已经指日可待!拿下巴东入川一路通顺,要是武昌把他逼急了,未必不会失落头入川。”

    杨度的阐发让袁世凯也暗暗上心,问道:“听皙子之言,是应该让华甫即刻帮荫午楼拿下武胜关?”

    杨度点颔首:“如今党人借武昌气势正盛,屡屡以武昌中央之名通电全国,久而久之举国上下怕就要忘记谁才是真正的雄主!度觉得湖北恰恰才是宫保和北洋的立威之地!别管武昌还是阳夏,打失落武胜关他们就没体例向四野扩散,宫保你也可以借此向黎宋卿施加压力,只有打疼了,打怕了!一些人才会死心。”

    杨士琦说道:“可是宫保已经关照华甫慢慢打,何况一旦破关最高兴的肯定是北面,那个时候。”

    “哈哈。”杨度狂放一笑:“杏城兄太执念了,一城一地岂能左右大局?党人数次举事都未成功,此刻好不容易在武昌到手,还借此机会一举控制精锐鄂军,怎可能安于一地和我们死磕,他们一定会策动起全部力量在各地举事!所以南方还有得乱呢,最紧要的两淮和南京还没消息,比及那里响应宫保你即是提出要掌握内阁,载沣也不敢不承诺。”

    “老夫只让你们想体例早日平定叛乱,都说什么胡话呢。”袁世凯眯着眼睛打断了两人,笑道:“两军交战定然是生灵涂炭,老夫也不想我们汉人自己先打起来,所以已经召刘承恩去见宋卿,一会你们去告诉他,让他顺道去见见杨秋吧,我对这位少年英豪也是很好奇呢。”

    “既然卜五都已经上门来说情了,又让老夫出任湖广总督,总也不得什么都不做。”袁世凯说完,拿起纸笔拍拍膝盖:“杏城帮我拟个折子吧。”

    “不如让度来执笔吧。”杨度自告奋勇开始磨墨,袁世凯想起他也写的一手颜体好字,笑道:“看老夫这记性,你和湖南那个谭畏三可都是颜体大家。”

    “度的字可不敢和畏三先生比,他才是真正的大家风范。”

    杨度难得谦虚一声专心磨墨,等准备好后袁世凯立刻直起腰:“湖北战事晦气,全因铁路不畅、战士不足。故凑请调副都统王士珍协办湖北军务。调直隶候补道段芝贵,山东军士官参议陆锦、袁乃宽赴前线听调。前线战士军械,凑请从山东、直隶、河南征召壮丁12500人,编湖北巡防军25营待用,迅速联络各国购买军械增补前线。”

    “宫保,武胜关”比及奏折写好,杨士琦才刚准备问问武胜关到究竟是打还是不打时,就听到身后又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袁克定已经走了进来,挥舞着电报导:“父亲,欠好了!刚才湖南发来电报,长沙党人焦达峰、陈作新煽动新军作乱,已经杀入了长沙城!”

    刚才杨度还说南面没闹完,话音还没落下多久就传来了湖南失事的消息,让袁世凯和杨士琦也不由对视一眼,后者微微一笑却是很恬静地坐了下来:“才刚刚开始呢。”

    袁世凯深吸口气,将茶杯杯重重放在了书桌上:“华甫昨天已经到信阳了。你去转告他,让老伙计们动动吧!咱们也是该抖抖精神,别让人家笑我们北军无人。”

    养寿园内杯底与桌面的撞击声格外清脆,就恍如落下了一枚棋子!预示着辛亥年最大规模的一场战役正式拉开。

    “快点,再快点!”

    武胜关前,几位炮兵军官不断在阵地前检查准备工作,从本地雇来的夫子将火车上的一箱箱的日造原产炮弹运到阵地后放,装弹手开始替这些杀人的大家伙安装引信。

    和之前刘家庙姜泰挖掘掩体不合,这些北洋炮兵根本没有准备掩体,只把炮位铲平了事,倒不是他们偷懒,而是在这个距离上,克虏伯七生五管退炮根本不消担忧武胜关上的寥寥几门架退炮。

    炮口一点点开始抬起,折射起一抹抹冰冷的寒芒。

    “都给老子记好了!”北洋的基层军官话语粗鄙,却带着一股逼人傲气:“朝廷已经封大人出任湖广总督!湖广之地今后就是咱们北洋的了!现在南面那些乱党想趁此自力,要把大人赶走!我们能承诺吗?不得!这场仗是为皇上,也是为大人!懂了吗?”

    见到这些北洋兵痞一口一个大人,督战的荫昌满嘴不是滋味,可谁让情势比人强呢?湖南都开始闹腾了,他这位钦差或许再有几天也就到头了,所以干脆睁一眼闭一眼,归正袁宫保当政也不会把他怎么样。至于大清朝再说吧,自个也没那么多本领。

    “装炮弹!”

    尖锐的铜哨声中,两个北洋炮营足足36门克虏伯七生五大炮同时装弹,等十斤重填装了日本下濑火药的炮弹被塞入炮膛后,被委任打前锋的王占元和李纯相视一笑。

    “三发校对!正面城垛急促射。”准确地口令显示了北洋炮兵的素质,话音刚落第一轮排炮打出。

    七生五这个口径在欧洲只能算轻炮,可在国内却已经是实打实的重炮,除江防和紫禁城里装点门面的十五生野炮外,这个口径已经可以傲视群伦。

    一团团炮焰膨胀而开,整齐划一的排炮画面还没从视网膜中消失,爆炸声就已经武胜关各处响了起来,奇特的黄色硝烟同时从三关腾空而起。

    北洋第3混成协和第11混成协两个完全由德国教官培训出来的炮营,将这种德国外销型管退野战炮阐扬的淋漓尽致,比及三发校射结束略微调剂后,炮兵就以每分钟六发的速度向三千米外投射炮弹,炮弹落点控制也很是精确,连几位外国观察员都连连奖饰。

    日产填装了下濑火药的炮弹也比汉阳造同口径黑火药炮弹威力大了很多,爆炸会呈现截然不合的黄色有毒烟雾,可以给炮兵提供很清晰的坐标,并且火苗也不会很快熄灭。

    顷刻间,武胜关上空“旱雷”滚滚!每一发炮弹城市带起无数瓦砾,短短几分钟关隘上就已经被有毒的黄色火焰硝烟覆盖,大块大块的城墙被炮弹打穿,碎石和尸体不断地滚落山崖,呼啸而过的弹片将触不及防的士兵掀飞,爆炸的轰鸣声淹没了关隘内军官们的叫喊,就连尖锐的铜哨都相形见绌,让国防军将士们第一次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北洋军!

    月22日下午,长沙的动荡还未平息,南中国还不知道哪里的转变时,武胜关争夺战也正式打响!然而,杨秋却很清楚,被他撞了下腰后的大战其实才刚刚拉开大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