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七十六章 辞职

    0月21日。

    清晨的武昌城已经是一派新气象,经过祭天大典稳定人心,这座古城也逐渐恢复了平静,因为历史被撞了下腰后炮弹依然在北面盘旋,所以还未能体会战争残暴的苍生似乎觉得这样造反也不错,半遮半掩数天的店铺慢慢敞开了大门。

    在一个班呵护下向咨议局走去的杨秋却很清楚,在这片恬静下却已经是暗潮涌动,荫昌畏手畏脚继续在信阳每天看武胜关发楞,北洋策动了一次试探后也没有再来骚扰,紫禁城内上谕一道接着又是一道,袁世凯还在和满清讨价还价,北方的吴禄贞,南方的蔡锷,还有明天就要举事的湖南焦达峰等等,在资讯不发财的年代里这些事情更像是隐流,涓涓而过看似不起眼,可当它们汇聚起来却足以势如破竹。

    这就是穿越者的好处,可以将历史学家们处心积虑数年罗列起来的事件进程完整铺在脑海里,可他现在没心思也没实力去管那些事,只希望宋子清能早点传来好消息,让他有机会打破这个囚笼。

    邱文彬率先看到了走进咨议局的杨秋,下意识直了直腰杆,后者发现他后也是脚步一顿,凝视一眼后最终还是扭头走进了大楼。新版中华民政府组织条例最终确定右路军的地位,两军在概况上终于不消再剑拔弩张,将士们的心思也逐渐转向了越来越近的战争中。

    顾问室内人声鼎沸,此刻的顾问部还没有后世那么多先进手段,武昌新军连无线电都没有配备,也就是一群军官围着地图、通过四面八方传来的滞后消息进行调剂摆设,拟定作战计划。

    “杨秋见过黎督。”

    “辰华来了。”老狐狸还是那么亲热,居正也点了颔首,军官们更是纷繁向这位一一夜间摇身从满清巴图鲁到革命大英雄的年轻新贵问好。

    杨秋不喜欢这种虚礼,勉强应付后问道:“黎督,萨统制那边可有回复?”

    到水师黎元洪的神色不那么自然了,他给萨镇冰去了信,可至今也没收到任何回答,让他开始担忧水师是不是要铁了心打这一仗,杨秋知道老狐狸“畏手畏脚”的毛病又犯了,心底苦笑鼓劲道:“萨统制深明大义,一定会明白推翻满清实现共和是这个国家唯一的前途!即使我们也不消太担忧水师,目前龟山炮台已经在我军控制下,我还下令在东面再建一个炮兵阵地,36门大炮封锁大江,未必就怕了他们。”

    黎元洪还以为杨秋年轻气盛不知道水师舰炮的厉害,道:“辰华还是太年轻了,水师舰炮的威力可比陆军炮强大多了,想昔时大东沟哎!不提也罢。”

    见到他浩叹短叹,居正连忙转移了话题:“辰华,刚才上海发来了电报,袁世凯昨日已经拒绝了清廷让他出任湖广总督的委任,大家正在讨论他到底在打什么注意呢?”

    “还能打什么注意,待价而沽罢了。”话的是蔡济民,他在军中很有名气,后来黄兴也奖饰他为“鄂中军人之巨擎”,当初在四川时杨秋还想过回武昌拉拢他和吴兆麟几人,可惜阴差阳错使得他走了一条最艰难的路,所以见他话也竖起了耳朵。

    蔡济民不知道杨秋的心思,见他看着自己就继续道:“荫昌被杨司令堵在了武胜关外不得寸进,北洋仓促试探一击也没了下文,这根本不是大家知道的北洋军。冯华甫这些人肯定是获得了袁世凯的关照所以故意出工不出力,大军迟迟进不了我们湖北,最急的自然就是清廷,所以到最后肯定会许以高官厚禄让他出山。www\.shouda8\首发”

    “香圃得很对,我们还是要继续加强武胜关切不成失落以轻心,只要能拖住十天半月,其他省份的兄弟必定会响应举事,那时我湖北的压力就多了。”谭人凤也算是老资格党人了,他这一开口大家纷繁颔首。

    杨秋有意看看这位军中巨擎到底有几多本领,问道:“以香圃看,我们接下来如何摆设?”

    蔡济民似乎胸有成竹,走到地图前道:“以我所见,必须再次加强武胜关,此刻那边只有畏三兄的一协,其中半数都是新招募的士兵,面对北洋定然经验不足,虽有雄关也未必能盖住,与其等北洋破关而去,不如主动出击进兵信阳,只要能把荫昌赶出信阳,等其它省份纷繁响应,我湖北也就安然无事了。”

    “不成!”蔡济民话才完,杨开甲立刻站了起来,起义之前他就是张彪的死忠,后来见到大势已定才归正,所以他起身后很多党人军官都露出了不屑的神色,可他似乎没看到般继续道:“我军已非昔日老八镇,弥补如此多新兵已属拖累,出关作战贸然远征只会流露破绽,所以此举万万不成。”

    “是,黎督!”张景良趁机起身道:“切切不成出关打,依我看还是老老实实死守关隘,北洋究竟结果久居直隶河南,本土作战我军或还有取胜之机,要是出征。”

    张景良一副很关心湖北安危脸色,语气更是恳切,如果不是知道他的秘闻或许连杨秋都不相信他会叛变,也难怪平行世界里党人会被他蒙蔽,以至于一溃千里了。

    黎元洪也是满脸忧容,要不是形势所迫,不是心底对首义都督这个美名有些舍不得,他也不想死扛北洋。都督美名是很好,可死了的都督连狗都不如,所以对蔡济民向出关远征也不赞成,但他这个位子才坐稳,还需要党人帮挡过这一关,所以把目光扭向了杨秋。

    杨秋摇头道:“北军火器凶猛,尤其是炮兵更是百倍于我,贸然出击只能徒增伤亡,我觉得首先应该加强武胜关,然后以孝感为盾,大洪山和澴水为两翼,摆设重兵迫使北洋无法快速南下,趁机消耗和歼灭其有生力量,使其疲惫后在寻找机会决而胜之。”

    他的话引来了黎元洪的赞同,正要亮相时外面却忽然传来了一阵骚动,不等询问就看到张振武带着四五个党人士兵冲了进来,见到杨秋手指一横:“来人,把他抓起来!”

    几位早有准备的党人士兵立刻就要脱手抓人,守在外面没获得命令进来的雷猛马上急了,拔出手枪就冲了进来大喊道:“谁敢脱手!”

    他这么一叫,顾问室内马上乱走一团,外面守候的警卫连士兵全进来了,最后连邱文彬率领的咨议局保安队也都冲了进来,可因为大家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所以都静静站在期待事情明朗。

    杨秋更是惊讶万分,扫视四周觉得其实不像有人故意设局杀他,正要询问居正已经走了过来,制止道:“春山,这是要干什么?”

    张振武挥舞手枪神色激动:“先生!我们都被这个狗贼骗了!他一边口口声声捍卫革命,一边却派大军北进妄图裂江割据!昨日更是强行缴了京山义军,还打死了刘铁和他的族弟刘杰!连刘英兄都被他抓了起来!”

    刘英被抓?刘铁和刘杰都被打死了!杨秋脑子也一下子懵了,他是下令岳鹏加快北进速度,但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出这么重的手。

    到底出了什么意外?

    听刘英被抓,刘铁身死,别蔡济民等军官了,就连居正和谭人凤都猛然张大了嘴巴,房间里马上猛炸而开,只有黎元洪和张景良等老军官静静坐着,也不知道是希望看到两派冲突,还是希望化解危机。

    突然而来的意外让杨秋的大脑飞速转动起来,辛亥年的人物中刘英兄弟其实不算起眼,可布景比起吴禄贞之流毫不逊色,一起留学日本加入同盟会,并在日本军事学校深造,后来同盟会割裂就加入了孙武领导的共进会,和孙文、黄兴等人都有联系,并且还有深厚的袍哥人脉!

    后世的阳夏战争中他们横扫汉阳两岸,缓解了三镇不压力,要不是黎元洪忌惮他做大威胁自己没让他去打襄阳,不定自己此刻借北进统一湖北的事情会提前呈现,后来还加入了二次革命,是湖北将校团中为数不多响应的人。

    最重要的是!自己这边才刚和居正拉上关系,准备抱一抱同盟会这条大腿,为将来铺好前途,可话音未落反手就将人家的武装给强行收编,还打死了人!这会不会影响到日后的合作呢?不过句诛心的话,他是乐意看到刘英覆灭的,因为刘氏兄弟是目前湖北仅存的一支真正的党人武装,打失落他后无论是孙武和居正就失去了最大外援,这样就不得不更加依靠两军,问题是他们会选择武昌,还是自己这边?

    他给岳鹏加速北进的命令时就曾想过干脆强行拿下京山,只是没想到会误伤刘氏兄弟,并且派回来的通讯兵肯定延误了,所以才致使刘英派来的人先到武昌。

    张振武为人鲁莽,是首义三武中出了名的莽撞率性之辈,但绝不会不知道持枪闯入顾问室的后果!所以他背后肯定站着孙武!因为只有孙武是最不希望看到刘氏兄弟覆灭的,所以想借此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压制日渐壮大的右路军,这和平行世界里他压制社为班底的军政府阳夏分府的手法几乎如出一辙!

    见到他一直没话,张振武还以为他认下了指控,怒道:“杨秋,之前在四川就杀我革命志士,现在又假借光复全省策动北进,滥杀无辜!今日不加严惩,岂不是让天下人笑话我革命。”

    “啪!”

    还不等他叫嚣完,众人只见到杨秋突然上前一步,一只巴掌狠狠扇在了脸上!

    清脆响亮的耳光让全场都倒吸口凉气,连黎元洪都搞不清楚,杨秋为何不先解释反而要狠狠扇张振武一巴掌。可这一巴掌,却让他心里暗暗痛快,这些日子他可没少受张振武嚣张嚣张的气,现在看到脸上渐深的五个红指印,恨不得自己也去补一把。

    张振武更没想到杨秋居然还敢先脱自己,气得刚要举枪一把手枪就已经顶住了他的脑门,拿下枪炮厂后苏洪生就开始继续仿造m1911手枪,还依照要求把口径缩为更适合国人使用的9毫米,所以杨秋身边的警卫连士兵个个都是双枪将,一人一把横在中间,几乎一下子就锁定了室内的所有人。

    被雷猛的枪口顶住脑门,张振武也不敢话了,居正见状连忙连忙喊道:“住手,都住手!辰华,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刘英兄弟可是下令杀的?”

    杨秋并没有挥手让警卫连撤失落枪,归正已经是这样了,他可不想让人有机会打黑枪,扭头对居正道:“居正先生,杨某在回答的问题先也先要问问,未来的民国时应该军阀林立,还是应该军政统一?”

    “自然是军政统一。”谭人凤在边上取代回答。

    “既然是军政统一,那么我下令北进,收编各地义军何错之有?虽然我也不知为何会呈现误伤,但前日黎督就任后已经通告全国,我军只分左右两路,也并未任命副都职位!刘英不尊军政府号令,依旧我行我素,不竭以副都督之名通电全国,裹挟不明军民听从于他!我倒要问问,这是他擅自行事,还是。”杨秋目光冷冷一扫,看到已经到了门口的孙武,怒道:“有人试图在湖北搞割裂,意图和清军里应外合!”

    这个大帽子压的居正有些不满,但看到杨秋也好像真不知道这件事,心里不知为何还是松了口气,只要不是亲自下令杀人,那么这件事就还有回旋的余地。不是他不知道刘英的重要性,而是好不容易才增进三镇实质上统一,万一因为此事把杨秋逼到另一条路上,或许明天北洋大军就能杀到武昌家门口来!

    可刘英兄弟也简直是因为杨秋而死,措置欠好的话党内再次割裂也有可能,该怎么办呢?想到这里,他的目光立刻扭向了黎元洪。后者更不想管这件事,他此时权利不稳,需要党人和杨秋互相节制,只有这样才能坐稳都督位子,等大权到手再一一剪除,所以也不希望两派立刻就起冲突,要不干脆各打五十大板?

    见居正和黎元洪同时不做声,孙武暗道欠好立刻走出来道:“黎督!先生!此事非同可,如今全国都在看我们武昌,看湖北!要是不严惩这人,那么将来谁还把我们党人当回事?难道杀就要杀吗?!”

    都三武中孙武机智,张振武鲁莽、蒋翊武忠厚,此刻这番话还真是把气势又夺了回来,可惜杨秋心中早有了主意,不等他话决然道:“居正先生,黎督!今日我不想再争!事情总归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既然孙武我的兵滥用武力,误杀志士,那么这个责任我来负!诸位给我做个见证,从此刻起我自请辞去军务部副部长一职,辞去阳夏分府院正一职!请孙武出任分府院正管理阳夏,杨某本人即刻带兵前往大洪山对战北洋!”

    辞去军务部副部长或许还没什么,可把阳夏分府院正的职位都辞失落,还让自己出任分府院正!这不是天赐良机吗?孙武激动地脸上一阵潮红,但黎元洪却以为杨秋这是要带兵离开湖北,起身神色严肃道:“辰华,可要想清楚,大义不成违!”

    “杨某为国为民之心天地可鉴!右路军也没给满鞑子皇帝当奴才的本领!若是卑职不幸身死,两位也不消为难了。”杨秋硬邦邦完后,又扭头冷冷瞪了眼张振武:“这个巴掌是让记住!革命成功不代表就可以不守军纪!下次再被我看到随意拿枪瞄准上官格杀勿论!”

    完后,他一挥手带着雷猛就向外走去,经过孙武身边时还故意微微一顿,才阔步而去。

    邱文彬看到了紧紧握拳的孙武,也看到了似乎从不弯曲的背影,却其实不知道刚才的事情对这个突然崛起的年轻人有多大震动,面对孙武的还击,脚步再次坚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