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七十五章 强行缴械

第七十五章 强行缴械

    大洪山南麓,一队队士兵沿着潜江飞快向北奔去,硕大的马克沁机枪用战马拖带,轻机枪被扛在了肩膀上,一路都布满了笑声。#百度搜(手打吧)阅读本书最新手打章节#

    从汉阳北进启程时只有两个营,短短几天已经扩充为五营,因为拦住了41标两营,汉川义军中也不乏好手,所以三个营里近半都是训练多时的鄂军老兵,难怪大家脸上都乐开了花。离开汉川后军队还进行了分兵,杭志带三营往岳州,胡老三带自力营直奔宜昌、巴东。这边的后编三个营和2团直属警卫连则继续向北直击襄阳,现在大家就希望躲在襄阳,据已经聚合起五个营的刘韫玉争气点。

    “团座,快看。”

    岳鹏正在向几位营长摆设利用行军机会进行演习的任务,抬起头就看到远处一队骑兵飞速驰来,骑兵抵达面前后立刻敬礼:“司令急令!”

    除宜昌、襄阳这种大些的城镇外,湖北各地都缺乏德律风和电报,所以杨秋后来找特劳恩订购了12套无线电和手摇发机电,但远水解不了近渴,所以目前各地和汉阳联系都必须靠快马传递,见两位传令兵面色焦急,岳鹏连忙问道:“出了什么事?”

    “昨日北洋对武胜关进行了试探,司令判断他们可能将在近期展开强攻,要求们必须加快速度拿下襄阳,尽早沿在澴水河大洪山一侧建立防地!”传令兵从胸兜掏出一封信继续道:“这是司令给团座的信,他还萨统制的水师先锋已经到了阳逻,武昌那边今早已经派两协人马别离向武胜关和孝感而去。”

    已经是直属连少尉连长的柯韶不明白为何他们脸色严肃,问道:“这不是好事吗?何团长那边只有三营之数,有了生力军还能多守几天。”

    “没那么简单。”岳鹏看完信后就地摊开地图,皱眉道:“黎督下的是换防令!要吴兆麟取代一团守卫武胜关,司令肯定会想体例拖延几天,可撤回来时早晚的,并且东面孝感、麻城。”

    顺着他的手指,柯韶也看出了蹊跷。如果武胜关被吴兆麟替换,又卡死了孝感和麻城,大洪山道路难走,就等于断了何熙四个营的回撤路线!

    柯韶背脊有些凉,自己这边一路夺城拔寨,招兵买马,短短几天就已经向汉阳送回了两千精选的新兵,看似风光却已经震动了某些人!他们会不会借此机会堵住一团,然后?这个朴实的大块头已经不敢想下去了。岳鹏同样不敢怠慢,虽两军现在就内讧的可能性其实不大,但也不成不防!为今之计只有加速拿下襄阳,确保大洪山防地平安,那样万一有事何熙可以走大洪山沿襄水河回汉阳,就算何熙没事也可以在北洋破关后迅速阻拦,避免局势进一步溃烂。

    想到这里岳鹏立刻将信纸叠整齐塞入口袋,命令道:“柯韶!余德海,二人立刻带直属连和四连前往京山,找到刘英和刘铁,让他们即刻接受整编!我带剩下两营先去襄阳,们整编完后依照老体例,留下一个排设立征兵站,然后迅速向东去安陆、沿澴水河摆设防地!如果我赶来回合前武胜关已破,们必须给咬住北洋侧翼!”

    “团座,刘英现在是副都督,这样是不是?”余德海二十三岁,也是岳鹏提拔上来的年轻军官,和柯韶比他做事更加稳重,所以才先问问事变的措置体例。手打吧手机小说站点(wap.shouda8)

    岳鹏明白他的心思,重复了杨秋的话:“副都督?谁封的!此刻武昌大事已定,黎督并未委任过副都督,军政府公告也明确定下鄂军只有两路!去告诉他,要么接受改编,要么我就当乱匪剿灭!”

    京山县县衙内,刘英满脸忧虑望着窗外的大洪山。

    这是片有着抵当虐政传统的土地,王匡、王凤领导的绿林起义更是继秦末陈胜、吴广起义后的第二次大规模农民起义。现在他配合武昌揭竿而起策动永隆河起义,杀死了张晋福,还把一个巡城营收入了帐下,原本按计划昨日就应该解缆攻占天门,然后转战汉江与孙武里应外合让共进会控制湖北,但突然从汉川而来的三个满编营让他总觉得很不对劲。

    如果换做其它军队或许他还不会犯愁,可这支军队却不是支援而来的革命军,而是之前传的沸沸扬扬的满鞑子巴图鲁杨秋的军队!

    “光锡,现在我们该怎么办?是学梁氏兄弟被整编,还是。”

    话虽然只了半截,可刘铁明白他的意思,当初他拿到副都督的委任并不是因为共进会无人,完全是因为孙武暗示里应外合,这样即便武昌失败,也可以迅速带兵走汉水支持阳夏,可现在阳夏突然崛起了一个杨秋,完全打乱了之前的摆设,这就使得他们这支军队有些名不正言不顺了。

    刘铁和哥哥一起东渡日本留学,结识孙文先生后加入了同盟会,还改习,后来同盟会割裂,两人回鄂后又加入了孙武领导的共进会,着手准备起义。

    由于不在武昌,所以那里倒地产生了什么转变也不是很清楚,但看今日杨秋得势,黎元洪出任都督,孙武却黯然无声,原来的总这回蒋翊武更是干脆人都消失了,明他们这些党人正在一点点被边沿化!

    这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能否保住这支军队,为共进会字湖北留下一燃烧苗就至关重要了!所以刘铁想了想道:“三个营看似声势浩大,可内里夹杂了近千梁氏兄弟的义军,我们虽然缺乏军械,但未必不得守住京山,只要保住这里拖上几天,孙武他们肯定会想体例保住这边。”

    刘英点颔首,这些和他想的差不多,只是下面的军队会怎么想呢?满清还未退位,就内耗起来,会不会把自己散尽家财建立起来的那么点威望全部打散呢?

    “哥,城外来了一个营,足有六七百士兵!”他拿不定注意的时候,门外已经传来了刘杰的呼喊,他也是刘英的族弟,酷爱习武练得一身好本领,与四里八乡的袍哥关系很好,起义中率领百十位袍哥立下了大功。

    比及三人带军官刚踏上低矮的县城城墙,刘铁马上暗暗受惊,因为对面排出的居然是三层安插的楔形进攻阵型,左边一挺马克沁机枪,后面还有两门五生七山炮再做准备。

    刘英同样看出了不对劲,并且还觉得这支军队和以往见过的鄂军有些不合,至于哪里不合他却不上来,只觉得这些士兵很是守纪律,做战前准备时居然丝毫稳定,还首次装备了国内只有北洋才列装的马克沁机枪。

    “定然是杨秋那个满鞑子走狗和黎元洪狼狈为奸,想独吞湖北继续当奴才!孙武他们到底怎么回事,让这些满清军官继续独霸军权!当初好他出任都督,大哥任副督,统辖汉江两岸指挥反清,现在大军来围剿我们居然连话都没有一句!”旁刘杰可脾气却浮躁了很多,大喊道:“看架势明显来者不善!哥,打吧!再不打等他们准备好,我等可都要死无葬身之地了!”

    “不得打,不得打。”刘杰话一出口,身后几位归正的永隆清军军官立刻摇头:“我军虽然已有两千余众,可只有四百多条枪,又没有大炮助阵,以京山县城之狭窄,打起来只能徒增伤亡。”

    “人家也是革命军队,不定摆出阵势是避免意外,我看还是派人去问清楚再。”

    面对这种见面还未互通信息就摆出进攻阵型的敌手,刘英心底也很不痛快。现在对方只来了一个营,军力已经相当,所以他简直心存打一打,拖上几天等武昌消息的心思,但又怕军中不稳所以准备先派人去联络。可他还没选出人,就看到对面几位士兵拥簇着一位军官走了过来,见到远处大军队没消息,立刻迎了上去。

    “国防右路军二团少尉连长柯韶,奉命来见义军首领刘英。”柯韶敬礼后目光刚停在被众人拥簇的刘英身上,旁边刘杰就不忿跳了出来喝道:“大胆!我哥是鄂军政府副都督,第二镇统制!”

    “住嘴!”刘英连忙喝住他,一拱手道:“在下刘英,不知这位兄弟带兵前来有何贵干?”

    见刘英三十岁上下,斯斯文文不像是奸佞之辈,柯韶话语也客气了几分:“奉军政府大都督令,我军正展开北进光复湖北各县,凡湖北所属义军均必须缴械重编。”他话还没讲完呢,刘杰再次按耐不住骂道:“什么军政府令?我大哥就是副都督,为何他不知道?想缴我们的械,告诉们那个满鞑子走狗司令,门都没有!”

    听道刘杰骂杨秋,身后的士兵全都火冒三丈,柯韶更是皱起眉头喝道:“我是个军人,执行命令是最高天职!昨日武昌阅马场祭天大典后黎督已经正式宣布了军政府名单,也规定鄂军只有左右两路之分!空口无凭,大哥是副都督,就拿出军政府和黎督的委任状!”

    刘英这个副都督不过是当初共进会和社开会后协商的口头产品,此刻武昌局势已变,黎元洪上台,立宪派和党人分庭抗衡,加上又呈现一位至今还让大家摸不到底的右路军总司令,刘公等更是看不到影子,怎么可能拿出委任状。

    “怎么?拿不出来吗?”柯韶眉毛一挑,他从岳鹏处得知现在情况紧急所以也不想浪费时间,直截了当道:“一刻钟内,出示证明或者立刻接受整编,否则我军将武力缴械!”完后,还故意看一眼刘英身后的军官:“诸位都是军人,当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兄弟代表的是黎督,是军政府!各位兄弟可要想清楚武力匹敌的后果!一旦开战造成兄弟们死伤,伤了县城的苍生,诸位的罪过可就大了。言尽于此,诸位自行抉择吧,告辞!”

    刘英脸色微微一变,没想到这个普通的队正居然如此强势,还敢当着自己的面挑拨下面的军官。

    这番话也简直让担负义军主力的巡城营将士暗暗嘀咕,他们原本就都是新军派往湖北各巡城军队的军官,原来听刘英武昌兄弟军队起义了,他又是副都督,所以大家也就跟着他干了,没想到此刻既拿不出任何委任状,人家来收编又不舍得放权,尤其是那位骄纵的族弟刘杰还想拉着他们匹敌军政府,纷繁摇头后退了半步。

    别看只是这半步,却明有些人已经没心思开打了,刘杰见状立刻招呼起一些铁杆,大喊道:“大家听我,这个杨秋之前在四川杀了我们很多同志,此刻混迹于军政府还想剿灭我们!难道大家想投诚这种奸诈之辈吗?我们是革命军队!可他的军队却用大炮瞄准我们!这难道不是狼子野心吗?即使要投,我们也应该投奔武昌!”

    他这番细数杨秋劣迹的话倒也鼓动起来一些不明真相的年轻人,旁边刘铁见状暗道欠好,立刻推了下默不作声的刘英:“哥,真的要?”

    刘英咬咬牙拔出了手枪,他也明白现在要是被缴械恐怕这辈子就别想出头了!所以还不如打一打,只要能闹出点事,或许还能帮忙孙武扳倒杨秋!但面对正规军营,自己这边两千多人能打赢吗?正在他来回踱步的忽视对面的决心时,远处的两门山炮炮口正在一点点转过来。

    “开火!”

    手表一分一秒走到终点时,余德海和柯韶立刻下达进攻命令,炮弹呼啸着落在了城楼上,机枪更是反频频复蹂躏城墙,凶猛的火力让刘英等人猛然色变的同时,他们都没想到杨秋的军队会毫不客气打就打!

    已经被柯韶一席话弄得军心散乱的京山义军根本挡不住猛攻,等打头阵的直属连冲入县城后,永漋巡城营率先举起了白旗,混乱中刘氏三兄弟中刘杰被乱枪打死,刘铁身负重伤,只有刘英最后迫不得已丢下投降。

    0月20日,在仅仅付出十几人负伤的价格后,京山县衙被插上了飞虎战旗,可刘氏兄弟的死伤却给这次收编抹上了一层阴霾,不过此刻柯韶和余德海还没有给司令惹了麻烦的概念,两人兴奋地将京山义军打散编为两个新营,剩下新兵也挑选了一千人,并依照规定每人发五块大洋安家费送往汉阳接受新兵训练后,留下一个连驻守京山,自己转头向东面的应城、安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