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七十章 武胜关上的执着

第七十章 武胜关上的执着

    新的一周,求会员点击,推荐,收藏】

    山影朦胧的夜色中,褐红色火光不断从城关上冲天而起,炮兵掩护下,足足一个标两千多河南巡城营步兵向城关涌来,这支由早年毅军改编而来的部队虽然江河日下,但在身后北洋马队的叫嚣下,军官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发动冲锋。

    “守住!守住这里,就是守住我们身后的老家!”炮火硝烟中,年轻的石小楼压住军帽,一边沿着城垛小跑一边不住的给士兵鼓气。

    轰然中,一发五生七炮弹落在了他身边,炙热的气浪将他掀翻在地,滚了几下后滑到了旁边的城垛后面,几个士兵连忙扶住大喊道:“队正,你没事吧。”

    “没事,老子不会比你们先死!”

    见到他没事,大家又立刻转身躲在城垛后面不停向外射击,你来我往的子弹不停从耳旁啾啾钻过,不时有士兵被击中倒下。

    石小楼喘口气,爬到了城垛间隙向外看去,密密麻麻的敌军让他有些揪心。

    他脚下的武胜关是天下九大雄关,南锁鄂州,北屏中原腹地,加上东边的九里关和西南平靖关合称信阳三关,附近山峦交错,群峰环结,关城以山为障,凿山成隘,一条京汉线更是直接从关隘下横穿而过,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所以自从张之洞大人创立新军后这里一直就由鄂军掌管。

    但再险要的雄关也要士兵来守啊!他只是八镇15协的一位队正,曾在日本士官学校学过两年指挥,由于原来驻扎在这里的42标三营因为新来了标统回汉阳接受训练,所以就奉命驻扎到这里,眼见那么大的关隘却只有一个队不足200人,重械更是只有两门五生七山炮,怎么能不急!

    更严重的是,由于武昌事变的消息第二天一早就传到这里,家乡突然传来的巨变让他和战士们都有些不知所措,谁也不知道是该继续镇守这个扼守湖北的雄关,还是放弃这里回家。

    身为军官因为他比士兵清楚,如果任凭清军夺关南下,地势平坦无险可守的武昌三镇肯定很难保住。所以最终还是咬牙下令继续驻守。本来他想即使守不住也可以延缓一下,兄弟部队也肯定会即可抵达,没想到这已经是第四个晚上了,却还看不到支援部队,心底渐渐起了阴霾,知道自己这支小队恐怕是被彻底忘记了。

    没人喜欢被忘记的感觉,尤其是远在异地执勤的士兵,这让大家很伤心,可正当他和士兵打算下一步去路时,河南来的巡城营一个标就到了关隘下,或许是多年军人的职责,战斗就这么仓促爆发了。

    如果在以前,巡城营这样的垃圾部队他根本不会多看一眼,但此刻他手上士兵少,又缺乏重武器,随着一位位伙伴倒下,预想的援兵又根本没出现,加上心底那种被抛弃的愤恨逐渐爆发起来,士兵的战斗开始迅速下降。

    该不该继续坚守呢?石小楼不甘心白白让北洋占了这里,可目光一扫正在抵抗的士兵,见到他们每次开枪后都会向自己看来,心底顿时喊糟,因为这是部队溃散的先兆!连忙举起枪喊道:“兄弟们!武胜关是我们湖北的魂,没了魂,命岂能保住!下面不过是些巡城营,只要我们守过今夜,明早就可以回去求援!”

    “队正,兄弟们恐怕。”副队官冲到了石小楼身边,慌张道:“不值得光靠我们这些人守不住的,不如撤回武昌配合大部队死保汉口。”

    “没有武胜关,拿什么保?”石小楼冷冷看着副队官,坚定道:“守不住武胜关,挡不住满鞑子南下的火车,还打个屁!”

    “要打你打,我不打了。”副队官聚起十几位士兵,二话不说就准备离开。

    石小楼气得一脚踢飞自己这个鼠目寸光的副队官,对着背影嘶喊道:“去尼玛的,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想什么!我不管你是谁,既然我奉命驻守武胜关,就不能丢了!谁愿意走谁走,只要我活一天,武胜关就不能从我手上丢!”

    说完,就扭头就趴在了地上,对准一位清军叩响了扳机。

    清脆的射击声孤单而凶狠,每颗子弹走能带走一个冲了上来的清军,看着爆炸火光中他年轻而坚毅的面庞,部分士兵犹豫了一下后又投入了战斗,可也有部分随副队官一起撤离了关隘。

    “满鞑子,老子和你们拼了!”

    走了那么多士兵,关隘上的防御力量顿时下滑很多,很多敌军已经从两旁的矮坡爬了上来,石小楼眼睛都红了,大喊一声:“弟兄们,横竖是个死,拼了!”

    “上刺刀!”

    雪亮的刺刀飞速卡到枪口,剩下不到百位士兵随着石小楼向两旁矮坡冲去,刚上来的一位清军士兵还没反应,就被刺刀扎透了胸口栽倒,还砸落了身后的伙伴。

    “武胜关不能丢!决不能丢!”

    石小楼不断大喊着,带着为数不多的士兵们与敌人血肉相搏,正当他刚把一个丢下马当步兵的北洋骑兵捅死时,旁边一柄雪亮的马刀就已经对着他挥舞了过来。

    “值了!”扫一眼四周密密麻麻的敌军尸体,已经全身无力的他下意识挡去。眼看马刀加身时,耳旁却陡然传来了密集的枪声,然后。

    “是援兵,是我们的援兵!”

    旁边一位士兵已经哭着叫喊了起来,顺着他的手指,无数身着黄色新式军装的士兵开始从他身边猛扑而过,那个下马跟随步兵作战,准备砍他的北洋骑兵更是早已被子弹击穿了脑袋。

    “冲啊!”

    “机枪,机枪架起来。”

    最关键的时刻何熙终于赶到了,轻机枪再次显示了混乱场面下的杀伤力和良好移动性,即便是才刚刚会使用的新手也能迅速展开,麦德森m50使用的又都是德造尖头子弹,杀伤性更强!

    巡城营的清军本来就士气不高,要不是后面有北洋压阵早就跑了,现在一看到城关上突然多出了好几挺机枪,吓得撒开脚丫子就往后跑。

    片刻后马克沁重机枪班也气喘吁吁的跟了上来,机枪班刚架好脚架,机枪手就一拉枪栓扣动了扳机,长长地帆布弹带飞速缩短,一场可怕的金属风暴就此展开。当第一挺马克沁机枪全速开火后,夜色中的武胜关前就如同陡然被洒下了数以万计一闪一闪的萤火虫,无数火星又组成了一道道美丽而可怕的火线,冲向了开始后撤的清军。

    重机枪的威力实在是太可怕了,加上武胜关是汉京铁路必经之地,铁路从关隘中间的隧道横穿而过,两旁都是十几米高的斜坡无法逃走,居高临下面几乎就是靶场的环境让马克沁发挥出了最大破坏力。

    7.92毫米子弹不停在肉群中穿梭,搅起了一蓬蓬的血肉,连成片,洒成雨。轻机枪也乘势急追猛打,一起组成的十几道死亡交叉线眨眼间就关隘前的区域全部覆盖了起来,那些刚才还哇哇大叫自以为抢到第一功的巡城营步兵只能拼了命的向后跑,只恨自己少生了一对翅膀,只有最后面督战的北洋骑兵见势不妙调走就跑。

    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从河南带着大批武器连夜准备从此支援刘家庙张彪残部的巡城营已经被机枪吓趴下了。以至于支援而来的一团步兵们看也不看尸堆中瑟瑟发抖的幸存者,就扑向了更远处的清军火车和炮兵阵地。等到连接机枪的水箱开始向外冒蒸汽时,经验不足的机枪手们才发现他们在紧张下居然都已经打完了两箱子弹,被扫过的地方更是满地疮痍。

    石小楼也完全呆了,在欧洲这样的火力或许还不足为奇,但在此刻的国内,为每个营配备三个马克沁机枪班已经堪称豪华!何况还有轻机枪助阵!难怪他和幸存士兵望着满地血肉已经完全石化,连何熙走到身边都没发现。

    “这位兄弟,我是右路军一团团长何熙,奉命前来支援你们,你们辛苦了!谢谢你们守住了武胜关!”何熙说完,带所有军官和附近的士兵向驻守将士敬了个礼。

    军人的礼节和暖暖话语,让石小楼和大家都红了眼睛,还没等反应过来,手心里又被塞入了一盒满满的银元:“这是上月张彪狗贼克扣了大伙的饷银,杨司令知道众位兄弟手头都紧,说再苦也不能苦了浴血奋战的将士,所以让我把欠饷和这月的一起带来了,士兵每人五块,军官十块,死去的士兵给他们家里寄二十块。”

    刚刚遭逢部分士兵逃走,眼看必死却突然翻盘,然后又是华丽残酷近乎一面屠杀,还没从这一切之中清醒过来,手里就被塞入了一盒暖心的大洋,使得石小楼和所有留下驻守的士兵都大脑空白,连右路军和团长这些词都没注意到,望着银闪闪的大洋全都抱头失声落泪。

    望着远处还在交战的火光,何熙呵呵一笑,拍拍石小楼肩膀:“起来吧,咱们还没打完呢!九里关和平靖关也必须尽快夺回来。”

    石小楼缓缓站了起来,一把抹干了眼泪,瞪着通红的眼珠用力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