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六十一章 誓师

第六十一章 誓师

    天已入秋,可北方的寒流却迟迟没有南下,湿热的空气里充满了躁动和不安。汉正大街戏台前,百余位士兵正在忙碌准备着,戏台上方被拉起了一横幅,“右路军誓师大会”几个大字赫然醒目。

    昨天开始出现在街头巷尾的安民告示让很多人终于稍稍放下心来,大街上稀稀拉拉也出现了不少人影,一些胆大的店主打开了门,只是来买东西的却一个也没有。一辆马车率先抵达了誓师会场,快五十岁的胡瑞霖从车上下来后立刻引起了躁动,他在三镇的名气可不小,不仅是受人尊敬的居士、咨议局议员,而且为人乐善好施所以很多人都认识他。

    胡瑞霖已经一洗昨日的紧张和不安,汉口和武昌昨夜已经恢复了通航,汤化龙派人传信来说,杨秋擅自贴出告示自封右路军司令,还带上了黎督时对面的黎元洪时,那边也才刚刚默认下来,一饮一啄如此巧合,这里面是不是?

    国人传统,左手为大,他现在占了个右路军,把左路军司令的位置空出来,这也说明他恐怕是早有预谋,要知道对岸武昌虽有万余大军,但此刻能统帅的唯有黎元洪!这岂不是说,党人忙乎了两天两夜后,所有好处全被这两人给占了个干净?!

    经过一夜深思,他也觉得这是他们这些立宪派最好的机会,所以这个誓师大会绝对要来捧捧场,随着一些居住在汉口的议员和士绅在士兵的“保护”下也逐渐赶来,刚才还略显空旷的会场已经是人山人海,片刻后一大队洋人士兵护送的马车也突然挤入了人群,胡瑞霖暗暗皱了皱眉,难不成洋人都来给杨秋撑腰了?

    “立正!”

    一声嘹亮的呐喊传来,那些维持秩序的士兵猛然双脚并拢立正以待,人群自动的让开了一条路,胡瑞霖连忙向后看去,只见到百余位士兵和军官拥簇着杨秋缓缓走了过来。腰佩手枪、军刀握手、身姿挺拔、体态修长、双目间英姿勃发,一身笔挺的将官服纹丝不乱,脚下皮靴踏在石板上更是踢踏作响,竟似鼓点般震慑人心。

    自从闹出刺杀事件后,他就一直窝在汉阳极少外出,所以大家对这位满清走狗兼巴图鲁大英雄都只闻其身不见人影,此刻见到居然是这样一位样貌堂堂的年轻人,心头倒也升起了几分好感。

    “司令,这位是德国公使特劳恩爵士,这位是英国领事葛福子爵。”张文景一路介绍:“这位是日本公使松村贞雄阁下。”

    介绍到松村贞雄时,两道阴沉的眼神立刻锁住了他,冷道:“司令官阁下,我想知道您为何派兵进入汉阳炼钢厂?抓走汉冶萍的良善工作人员!”

    盛宣怀还没到,出头的到来了!杨秋装作糊涂问道:“怎么?炼钢厂是日本企业吗?张文景!你怎么办事的?也不和我说下!”

    张文景心里暗笑,旁边翻译附耳说完后,松村贞雄的脸色微微变了变。

    的确,虽然日本和汉冶萍关系密切,可所有权还是盛宣怀和清政府的,所以杨秋进去抓人还轮不到日本来管辖,不过杨秋可不想现在和日本人翻脸,严肃道:“公使阁下,我一定会调查清楚,如果有误抓了贵国人员或者侵犯了贵国企业的话,一定严惩不贷!”

    见到松村贞雄一直和杨秋纠缠钢厂的事情,德国公使特劳恩早就按耐不住了,走过来拦在了面前,从兜里掏出一份各国驻汉口公使的协约书,严厉的说道:“司令阁下,我们不想干涉你们内部的事情,但如果你们要交战,必须离开各国租界三十里,否则我们将保留采取必要措施的可能!”

    身后能听懂些德语的岳鹏和宋子清听到这些话脸色微微一变,誓师完就要开拔打张彪了,刘家庙距离最近的日本租界还不到十公里,难道说洋人和张彪达成了协议,要故意保住他?!

    杨秋却不慌不忙,开口就是德语说道:“公使阁下,我想您这份协约书应该交给清政府或者武昌,我只是个军人,我得到的命令是不惜代价打败敌人!”说完,趁着特劳恩脸色还没立刻变化,突然从兜里掏出一张纸递给他。

    特劳恩是位五十多岁的老资格外交官了,因为受限于英国提出的在华各国一致策略,德国一直没能彻底打开局面,所以这些年来他已经深知处境不利,缺乏盟友的情况下该如何保护德国在远东的利益,所以刚准备和各国公使一起讨论联手施压,没想到杨秋就递来了一张纸。

    先是满口德国腔,接下来又是全部德文书写的纸条,特劳恩也暗暗疑惑杨秋的来历,接过纸条漫不经心看两眼后,瞳孔却猛然开始放大,顾不上边上还有人就追问道:“阁下,这是。”

    “我一位英国朋友恰好犯了点小错误,所以带了这些东西逃到远东来避难,见他身无分文我就买了下来,这些对您真的有用吗?”杨秋压低了声音。

    “是的,德意志需。”特劳恩刚要继续说,发现场合有些不对,立刻压低了声音:“我们需要。”

    杨秋呵呵一笑,一把抽走了特劳恩没抓牢的纸条,故意慢慢叠成小方块后才塞回口袋笑道:“等我们拿下了刘家庙,我想我们可以一起喝一杯。”

    两人这番对话全都是德语,最后更是悄声接耳,所以几位其它公使只看到两人指手画脚,但站得最近的岳鹏和宋子清却有些惊愕,互看一眼都开始猜测,能让特劳恩这个老狐狸动容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站在旁边的胡瑞霖等人更是讶异,他听不懂德语却懂得察颜阅色,没想到特劳恩会忽然转变语气,更加怀疑他是不是得到了洋人的支持。就在众人纷纷猜测的时候,杨秋却收好纸条大步流星的向他走来,还没来得及打招呼,就被一把握住手亲切笑道:“胡议员,您可是我们三镇上名望最高的人,能来参加这个誓师大会杨某实在是感恩不尽,兄弟我代表右路军数千将士向您保证,我们定当奋勇杀敌,保护汉口安宁,卫我革命成果!哦,对了,您前夜派人送来的五万元捐款我已经收到了!太感谢了,实在是太感谢了!”

    胡瑞霖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杨秋居然把他赠送五万元事情捅了出去,这不是告诉别人自己已经和右路军走到一起了吗?!心道这个年轻人真不可小视。幸好此事他也有了准备,笑道:“能为家乡做点事是老朽的最大心愿,司令带将士保家卫国、护佑汉口,若非年岁我倒是愿意陪您一起上阵杀敌,建不朽功勋。”

    这老头还真会说话,杨秋暗暗一笑,招招手大声道:“谢谢胡议员,在下一介武夫,阳夏还是需要你们这些人来坐镇的。”

    这几声极为响亮,加上胡瑞霖也是满脸笑意,四周议员和保守派顿时明白两人可能已经达成协议了,这是不是意味着立宪派要走上台了呢?可还没等他们探听探听,就看到士兵抬来了一个比人还大的纸箱,纸箱上赫然印着五个大字,“革命募捐箱”!

    得!胡瑞霖都捐了,自己多少也要“贡献”点,何况人家掌着枪呢!一位位士绅开始咬牙摸口袋,到让张文景笑了:“司令,您可真够无耻的。”

    “无耻比无钱好。”杨秋瞥了眼若有所思的胡瑞霖,这才深吸口气猛然跨步上台。

    角落里,芮瑶打扮成渔家女儿站在常四和几个护卫的夹缝中见到杨秋这手募捐法,也噗嗤笑了出来,扭头对发傻的苗洛笑道:“我可知道这家伙为何会让师妹你魂不守舍了。”

    “芮姐姐,你!”

    苗洛气结,白玉般的脸颊上飞起两片红云,望着台上挺拔的身形,竟也不知道如何说下去了,这个男人一跃从走狗成为了同志,是不是说自己和他。

    杨秋走上台,扬起双臂声音洪亮而坚定:“父老兄弟姐妹们!同胞们!今天我站在这里,其实有很多心里话想和大家说,但张开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我只想说。今天!我们汉江三镇,率先光复了!

    洋务初始、甲午风云、庚子年的惨烈无数先辈们为了这一天抛头颅、洒热血!才最终换来了吾辈的侥幸成功,经历了满清政府几百年的血腥统治后,汉江三镇终于重回我中华之手!

    但是。

    湖北大地上还有很多地方依然没有光复,依然被满鞑子蹂躏着!所以今天兄弟召开这个誓师大会,不是为了向你们索要什么,也不是说什么大话。看看你们身边,看看那些扛着枪的年轻脸庞,这些满腔热血的大好男儿!!”目光投来,士兵们挺直了腰杆,所有人都倍感自豪。

    “我们也有亲人父母,我们也会害怕,但我们是军人,穿上这身衣服起,我们就没有选择!

    昨天我们终结了一个旧时代,结束了三镇满人的统治,今天!我们将开始新的征程,我们要去为你们,为全天下的华人!为这个国家!打出一片新的天地,打出一个中华民族的骄傲未来!

    我国防右路军再此谨誓,我们将以自己的血肉决心,彻底推倒满清王朝!为中华复兴,让我炎黄子孙重立世界强国之林,能从此昂起头而奋斗终身!

    宁死不折!

    如有违誓,天地杀之!

    如有违誓,天地杀之!

    如有违誓,天地杀之!

    士兵们被这番热血誓言激得全都叫喊了起来,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开始加入了行列,片刻后整个汉口都开始回荡这个声音!

    “祭旗!”

    随着张文景一声嘹亮的大喊,秉文手持一面大家从未见过的军旗走上了主席台,杨秋大手一挥,脚踏血海,飞虎啸天的画卷就出现在所有人眼前。

    然后,近百位被捆绑着的罪犯被推到了不远处的江边,见到他们很多人都叫喊了起来,因为他们正是那晚上趁火打劫,残杀百姓、**辱虐的暴徒。

    芮瑶一见到他们俏脸上的笑容就陡然消失,因为那里面十之六七都是长江帮的人,急得正要冲出去制止时却被常四猛地拉住了。“帮主,他们只是趁火打劫的暴徒。”话音刚落,砰砰的枪声就响了起来,在无数叫骂、指责和杂物丢喊中,足足77个土匪被当场枪毙!

    当一些人为杨秋的心狠手辣颤抖时,飞虎旗却已经开始向远方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