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五十九章 相同的安民告示

第五十九章 相同的安民告示

    【新的一周,求推荐、会员点击、路过收藏!】

    @@@@

    车轮滚过,留下一道深深地辄印,左右两旁十几位士兵荷枪紧随,让坐在车内的汤化龙至今对昨夜的事情还心有余悸,幸好那些党人明显是群龙无首,成事后居然要搬出黎元洪这个老狐狸!这是不是意味着自己也有机会呢?

    正想着时,远处的江面忽然跃入眼帘,飘荡在汉阳上空的黑烟让他心一震!

    昨夜武昌大乱时,他就听说汉口那边也听到了炮声,可派去查看的人至今未回,通往对岸的电话也全部断了,自己那位亲家至今也没点消息传来!这个情况实在是太诡异了,如果民党是三镇同时动手,为何今日汉阳厂还能正常开工?难道不是民党?想到这里立刻问道:“受之,汉口那边你可有消息?”

    “今早本来想派人去看的,可一开门就被带到了咨议局,忙到现在哪有时间去过问对面。”夏寿康和汤化龙、张国溶三人都是一派的,三人还发起过汉口宪政同志会,加上汤的儿女亲家胡瑞霖,可以说基本把持了咨议局,听他询问后就知道他在担心什么,笑道:“济武你也不用太担忧,一个杨秋能搞出什么花样?刚才他们还说等事情稳下来,大军便要渡江收编42标呢。”

    “可不能这么说。杨秋杀过党人魁首,好几百人因他而死,已经和他们结下了生死大仇,加上他又是张彪一手提拔起来的,现在领兵在外虽不多,但要是和张彪联起手来。”汤化龙心脏一缩:“这边现在连个带头人都没有,没四五天别提过江,等到水师抵达和那边里应外合恐怕我等。”

    夏寿康是了解他的,现在又听他这么说,就知道他对那个大都督位子还是很有想法的,毕竟这次不同往日,全是正规军,三镇又膏脂之地,有足够的财力支撑,万一真要是掀起波澜,不敢说坐那把椅子,但开国元勋的美名是绝少不了的。

    但这个位子实在是烫手无比,所以劝道:“济武,依我看此刻军心未定,局势未明,武昌城内兵将不过万人,还有半数在外,你要是怕坐不稳!”

    汤化龙也在心底叹口气,要是能在坐稳自己刚才就答应了,无奈道:“看来这个位子还是要留给那位活菩萨了。”

    “那也没辙。”夏寿康一撇嘴,将烟头弹出了车外,语气甚是不屑:“济武真以为那个活菩萨不想坐这个位子了?42标在外,41标也有两营正在回来,都是他的人!军内又有个好名声。别看那些人叫得凶,真要杀他?哼哼恐怕明日炮弹便会重新落到武昌城上!

    现在这般推三阻四,不仅仅是时局不明,还因这个位子实在是不好坐,民党人不过是暂时群龙无首,不然岂会交出这个位子?所以上了台也要受节制!时间一长必会生乱!这些事情老狐狸心里跟明镜似的,所以他在等!等民党交出部分枪给他,只要保住了枪,湖广大地上谁敢动他分毫?!”

    汤化龙也点点头:“军中掌权已是定然,民党过了风头必然会大举肃反,现在也只能让他先做这个位子了,我们这些人的前景恐怕。”悠长的叹息声中,两人都是愁云满面,一没权,二没兵的立宪派的确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刻,下一步到底该怎么走呢?

    等到马车到了咨议局后,已经是人山人海,汤化龙刚下车就看到大门内外已经挤满了人,参与了举事的士兵、党人和武昌城内有头有脸的人基本上都到了。刚要问问什么事,一骑高头大马向这边走来,马背上黎元洪安坐不动,前面两面十八星旗开道,百余士兵左右保护,吴兆麟等人拥簇两旁,反倒是那些党人被抛在了后面,等到门口下马后士兵更是对空鸣枪以示欢迎。

    这哪是委曲求全,根本是挟兵自重!汤化龙冷哼一声,不想再看这种闹剧,自顾自的走入了会场。

    入座后不久,黎元洪便被拥簇进入了会场,见到他进来后汤化龙朝夏寿康使了个眼色,后者立刻起立鼓掌大喊道:“大家欢迎黎都督。”

    夏寿康这一嗓子,立刻让会场喧闹了起来,虽还有很多人觉得推选满清军官出任首义都督不妥,但大多数人都鼓掌站了起来,黎元洪没想到会有这一出,看了眼夏寿康后目光移到了汤化龙脸上。

    汤化龙似没看到投来的不善眼神,也起身鼓掌笑道:“都督此来,我等总算是有了主心骨了,只待都督正式接任,大事定矣!”

    黎元洪憨憨一笑,拱手道:“既然诸位都在,宋卿我也不说假话,革命事业鄙人素表赞成,天下纷乱若是再不改改只怕会出更大乱子,不过这大都督一职黎某实在是担当不起,不如请孙文先生回来坐镇,可好?”

    屁话!要是孙文能赶来,谁会找你?汤化龙腹黑一句,假意忧道:“都督有所不知,如今三镇群龙无首,孙文先生远在海外,张彪还在顽抗,正需要您来主持大局。”

    “不是还有克强和英士他们吗?”

    “来不及啊。”汤化龙一拍大腿,倒好像是他打下了武昌城般,心急道:“他们散于上海香港,现在消息还未传出,即便是传出一时半刻也到不了啊。”

    “那就济武你来当好了,三镇上下谁不知济武你是支持革命的,做事干练果断,又担当议长这么多年,政务熟练,是最好人选。”

    “黎公有所不知,大家的确是曾提议过汤某,可我手不能提肩不能挑,更不懂行军打仗,兄弟实在是担心数万革命将士的前途,不敢从命。”从都督到大人,再从大人到黎公,两只狐狸你一言我一语翻来覆去反正就是都不想当,这可把大家急坏了。眼瞅着张彪还在顽抗,汉口、汉阳混沌不明,瑞澄更是下落不明,北面大军说不定已经得到消息杀来,这边却连个统兵人都没选出来,这不是等死是什么?!

    蔡济民又急又火,喊道:“黎督!首义已定,您就不要推辞了!现在瑞澄不知所踪,张彪退守刘家庙负隅顽抗,两人必图报复!军心不稳,民心不定!这都需要大人您出来振臂一呼!现在我等兵力虽不甚大,却已为中国先进,又有三镇和枪炮厂,财力和军械均充裕,快速扩军绝无问题,清廷派兵来与我为难,比较上我方胜算亦多,只要能稍假时日,天下亦必闻风兴起,大人定可为推翻满清第一人!”

    吴兆麟之前在楚望台就和黎元洪谈过,知道他是害怕清军水陆夹攻,也忙说道:“清廷此刻必定已然知晓武昌举义之事,上万将士群龙无首,大人当协统时就爱护我等,难道现在要眼看兄弟们等死不成?”

    黎元洪叹了口气:“我知道诸位心意,但此事体太大,务须谨慎,我不胜都督之任,请你们另举贤能吧!”

    蔡济民生气了,拨枪在手厉声道:“事已至此,如箭离弦。黎公再不应允,我只有当场自杀,以谢武昌同志及殉难先烈!”

    见到蔡济民气得要自杀,原本就觉得不该找黎元洪出来的张振武猛然站了起来,朝外面使了个眼色后,拔出手枪也往桌上狠狠一拍,指着鼻子骂道:““姓黎的!今天大伙恭维你,你这样不识抬举,还想投靠满虏来打我们吗?”

    外面几个士兵见到张振武的暗号后拔枪就冲了进来,嚷嚷着要把黎元洪拖出去毙了,马荣更是直接把枪顶在了他脑门上,叫嚣道:“今天你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

    见到众人都拔枪出来,汤化龙嘴角一撇,佯作紧张的连连摆手示意冷静,又跑过来劝开众人,还严肃批评了马荣等士兵不该擅闯会议室,这才走到黎元洪身边说道:“黎公,此事定了吧,若是再辞,士兵生乱济武也无法保全您了。”

    黎元洪睹了眼四周,不说话安坐了下来。不说话就是默认,大家总算是松了口大气,张振武喊道:“李西屏,把告示拿来。”

    等待多时的李西屏连忙将拟好的安民告示抵到了面前,掏出笔放在桌上,口气生硬:“签字。”黎元洪瞅了眼告示,知道这要是签了字自己就洗不掉了,很干脆的一推:“不行,不行!莫要害我,莫要害我!”

    这句话又让会议室内乱了起来,张振武干脆过去抓住他的手就想硬来,李西屏也是拔枪怒视:“你本是满清奴才,还杀了我们派去的联络人,当杀!现在我们不杀你,举你做都督,你还不愿意,甘心做清朝奴才,我枪毙你,另选都督。”

    吴兆麟怕到最后闹得不可开交,连忙说道:“今日都督太累了,我看不如找个人替他签吧。”

    “这可不行,这是安民告示,岂能胡来。”汤化龙一听连忙摆手,可现在谁听他的,李西屏更是挽起袖子说道:“我来。”刷刷几笔也完最后一个黎字后立刻拿着告示去拓印,这一幕让汤化龙的脸色立刻阴沉了下来,心里更是把这些无法无天的党人骂了个遍,正要说几句时会议室外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叫喊。

    “议长,不好了,不好了!”

    汤化龙认得来人,是咨议局电报站的一位电报员,都督没当成,还被当成了空气,正在气头上的他起身狠狠一拍桌子,指桑骂槐道:“没大没小,规矩全无。难道革命了就不要规矩了吗?成何体统!”

    电报员怎知道自己好心来报告却惹来怒骂,可此事非同小可,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道:“议长,不好了,刚才汉口那边发来电报,说汉口和汉阳已经光复,连安民告示都张贴出来了!刚才电报站还收到了他们从楚豫舰发出的告全国通电!”

    “什么!”

    别说汤化龙了,会场内的所有人都全愣住了,上午还在说等选出都督就过河,下午就光复了?难道是党人策划的?立刻扫了眼张振武等人,见他们也全都脸色发僵,又看到电报员手里捏着纸立刻追问道:“这是?”

    “是安民告示,刚才有人从汉口那边带回来的。”电报员告示交给了汤化龙,后者接过一看觉得眼熟,连忙走到黎元洪身边拿起那份告示,对比后脸色陡然铁青,不等众人明白就把手里的告示狠狠拍在了桌上。

    “这个大胆杨秋!”

    黎元洪就坐在旁边,斜眼看完后也是愣住了,原来两份安民告示的内容、语句居然全都一模一样,只有落款处不同,这份只有一个“中华民国军政府鄂军都督黎”,那份则有两个。

    “中华民国军政府鄂督黎元洪,中华民国国防右路军总司令杨秋!”.

    推荐好友新书:

    [bookid=2303171,bookname=《无敌鬼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