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四十九章 崛起的一天(四)

第四十九章 崛起的一天(四)

    突然从身后响起的呼喊,吓得萧安国浑身都冒出了冷汗,一把捏住枪柄扭头看去,才发现走来的是监督官,督练公所的李克果。

    自从有传闻士兵要哗变的消息后,李克果就干脆咬牙撇开家眷独自一人搬到这里,今晚他吃饭完觉得有些胀气,就去前面溜了个圈,没想到回来就看到库门大开,大队士兵正在往马车上搬东西。

    萧安国是知道李克果这个人的,虽然谈不上死忠,但尽心尽职,被他看到肯定要在再次检查手令,说不定还会回去打电话确认,所以连忙向马奎使了个眼色,自己则起身走到面前笑道:“这不是总督大人手令要辎重营来装运军械,连夜给入川的31标送去嘛,我怕他们乱来,就亲自在这里看着。”

    “对了,我这里有手令,李大人你也看看,省得误会。”萧安国假模假样探手入怀摸公文时,马奎已经和两个士兵悄悄走到了李克果身后。

    李克果本来也没在意,他只是监督官,只要有手令谁都可以来拿军械,但眼角看到几个辎重兵居然背了三四条汉阳造,心头顿时咯噔下。

    根据规定,入楚望台军械库不得携带武器,除了几十位库兵外,即使驻扎在旁边的工程队平时没有允许也不能进入库区,更别提携带武器了,所以见到背枪就很古怪。何况既然是运送,那么枪和子弹都应该收在箱内封车,那有现在这样一人明着背三四条枪的,这不像辎重兵,倒像是土匪了。

    这段时间来外面谣言四起,风声鹤唳,早已弄得他神经紧张无比,见状后想也没想就去抓手枪。

    说是迟,那是快,眼看着他就要拔出手枪时,早已等待多时的一个辎重兵猛然从背后把他扑倒,另一个也眼疾手快抢先一步拔出他的配枪,见到放到了李克果,马奎终于大松口气,连忙示意两人捂住嘴巴把他拉近了仓库。

    被扑倒后李克果就知道不妙,眼看进了仓库后几十条枪都对准了自己,更是吓得浑身乱颤,连忙说道:“诸位兄弟,我知道你们今日要做大事,但外面守卫森严,还有工程队在边上,你们何苦呢!”

    “少废话,管带,我看干脆宰了得了。”脾气暴躁的辎重兵索性从旁边拔出了刺刀,明晃晃的刺刀吓得李克果连忙改口道:“算我没说,我也没看见,兄弟我平时也没做什么恶事,你们只要不伤我性命,尽管拿便是。”

    马奎也不想伤李克果性命,想了想后说道:“李大人,都是自家兄弟,我们也不想伤你,只要等会你护送我们出营门,我们便放了你如何?”

    都被盯着脑门了那还敢拒绝啊,李克果连忙点了几下头刚要说话,就突然听到远远地传来了炒豆子一般密集的枪声。听到枪声马奎和萧安国却猛然兴奋得跳了起来,士兵们更是击掌相庆!两人那还敢耽搁,连忙指挥大家打马启程。

    此时旁边驻守的工程队也已经跳了起来,罗炳顺和马荣更是拼了命的呼喊自己人集合,然后跳上高处想先看看军械库内的情况,可才张开眼睛,就看到军械库内突然响起了密集的枪声,上百位士兵保护着几十辆马车正在向库门冲去。

    “怎么回事?这是那个营的兄弟?怎么没人通知我们啊?”马荣眼睛都傻了,直勾勾看着那些士兵将几个守门的库兵打的哭爹叫娘躲了起来,还不等他明白,这些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士兵就像土匪一样把门口那挺哈乞开斯机枪也直接搬上了马车,连库兵留下的子弹和汉阳造都没放过,然后一路狂奔向巡司河方向跑去。

    “难道是遭了土匪了?”看这些装运机枪速度极快,短短几分钟就消失在远处不知从那里冒出来的士兵,罗炳顺更是傻眼了,不过他反应快,见到大门口已经没有士兵驻守,连忙大喊道:“快,抢子弹!”

    驻扎在楚望台的工程营只有一个左队,其中还有近半都不是党人,所以罗炳顺和马荣只带了六十多个没子弹的士兵,原本想着可以捡便宜,只要冲进了仓库就可以很快组织起来,可没想到萧安国和马奎这么一闹,楚望台内剩下的几十位库兵都被惊醒了,等他们丢三落四赶到前面查看时,正是两人带着队伍往里冲的时候。

    库兵训练缺乏,和外面的巡捕差不多,但起码人家有枪有子弹啊,何况库兵再丢三落四也不会丢下枪,见到有人往里面冲,又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自觉”发起了抵抗的“入侵”战斗。

    砰砰的枪声和火光吓了罗炳顺和马荣一跳,没想到平时垃圾般的库兵敢向自己这些正规军开火,正准备举枪还击才想起没子弹,几十号人顿时被打的鲜血横飞,死伤过半。

    即使工程营算不得新军中最能打的,但毕竟是正规军,只要有子弹库兵哪敢还手啊,可偏偏此刻他们手中没有一颗子弹,库兵们本来也就是虚应个事,真打起来肯定投降了事,却没想到对方连大门都冲不进来,而且从头至尾都没打出过一枪,顿时兴奋地哇哇乱叫,自以为这回能立个大功了,说不定能和杨秋大狗贼一样直升标统,格外卖命起来。

    罗炳顺和马荣都要快哭出来了,短短不到十几分钟,区区一个营门就让他们折损了三十几位兄弟,带来的人马死伤大半,可连子弹的毛还没看到,顿时急得眼红耳赤,恨不能把那些库兵撕碎了。

    身后库区内传来的枪声让李克果面如死灰,马奎和萧安国两人见状也不想为难他,把枪还给他说道:“说道:“李大人,满鞑子气数已尽,您何必在为他们卖命呢?兄弟们今日不想为难您,走吧。”

    李克果没说话,麻木的点了点头,见到车队往巡司河边而去,本来想问问他们去哪里,但想问了估计人家也不会说,所以干脆一咬牙往回走去,虽然他已经知道自己保不住军械库了,可身为监督总该汇报一声尽尽最后的责任。

    所以他一路小跑回到营门,还没等看明白情况,就感觉身边黑影一闪,再次被压在了地上不得动弹,刚拿回来的手枪还没捂热就又被抢走了。

    “队长,有枪了。”士兵搜出枪后,看也不看就一拳打晕了倒霉的李克果,把枪扔给了罗炳顺。

    接到枪后罗炳顺胆气壮了很多,大叫一声掩护后,猛然闪身朝最近的一个库兵连开数枪,正打的兴起以为立了大功的库兵还没反应过来,就倒了下去。

    马荣见状立刻顶着弹雨夺过步枪后发起了反击,一看到人家也有枪有子弹了,库兵顿时吓得慌神了,浑然忘记自己这边的枪是人家十几倍,连忙边打边撤向后逃去。

    罗炳顺和马荣早就被打的火冒三丈,立刻带人冲进了枪械库,抄起最近的枪和子弹冲着库兵就追了过去,士兵们也都红了眼,片刻后整个楚望台内就都是惨叫和枪声,由于库区是封闭的,只有一个大门可以进出,所以等到后来熊秉坤带人赶到时,库区内近百位库兵和没有参加抵抗的管理人员全被屠杀的干干净净,以至于连刚才那波士兵是谁都没搞清楚。

    李克果悠悠醒来,摸着后脑勺实在是伤心,一晚上都被砸了两次了,这算什么事嘛!

    枪也没了,库门大开,里面枪声和惨叫声不绝于耳,也吓得不敢再逗留,准备暂时避推到郊外去躲一阵子,可刚起身就看到吴兆麟带着剩下的士兵赶来了,吓得还以为他也是党人,连忙逃入了树林。

    吴兆麟刚从外面回来就听到枪声大作,回营后发现只剩下了一小半士兵,听说罗炳顺和马荣带人来抢军械库了,还想着来劝说,没想到还没进门就看到李克果逃入了树林,没办法询问后只得继续往库区走。

    等到了库门后,满地尸体让他狠狠揪了下心,这些可都是他的兵啊!

    此时罗炳顺和马荣已经抢占了军械库,见到吴兆麟来了后,有了子弹也不再怕他,说道:“队正(连长),满清气数已尽,我等今日举事正缺一位主事的人,我看你平时素有主见,不如和我们一起杀鞑子,恢复汉室江山如何。”

    吴兆麟早年也参加过日知会,也“革命”过,但现在情况不明,轻易卷进去万一失败那就糟了,所以连忙摆手道:“我不行,我不行,你们党人那么多豪杰,那需要我这个小小的队正来领导。”

    眼看他说完就要走,马荣气得拔枪堵住大喊道:“不准走,要是不答应,老子立刻宰了你!”

    这声大喊让吴兆麟心底一哆嗦,看马荣的眼神变得复杂起来,就在此时,熊秉坤率领的工程兵终于赶到了,见到马荣用枪指着吴兆麟,顿时满心不悦,刚才宋子清走就让他懊悔死了,所以连忙大吼道:“你这是干什么?畏三兄是军中不可多得的人才,我们现在正是群龙无首,需要一个人主持大局的时候,你这算什么样子!”

    熊秉坤这么说也是没办法,毕竟他只是个正目(班长),无论资历和号召都不足,刚才就有很多士兵不听他的,正急着找个人来呢,恰好见到吴兆麟正想着找他来带领大家,没想马荣居然用枪指着,所以心底很生气。

    马荣也是很窝火,论官衔他比熊秉坤还高一级,却被他训斥,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但为了大局还是忍了下来。

    熊秉坤开始劝说吴兆麟,吴兆麟自己也没办法,知道如果不答应今天这条命恐怕就要交在这里了,想想说道:“做临时指挥成,但我只是个队正,资历不足,统不了三镇上万将士,若是成事后你们必须另选他人。”

    罗炳顺和熊秉坤见状连忙点头,此时陆军学堂的学生也在李西屏的带领下赶到了,见到越来越多人拿到了子弹,知道今夜是躲不过去了,吴兆麟一咬牙。

    干脆打吧!

    “轰。”

    就在大家高兴终于有了像样的指挥官时,一声炮响远远传来,所有人都兴奋地大喊了起来,重火力的炮标终于进城了!

    千年武昌进入了酣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