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十八章 怎么可能?

第三十八章 怎么可能?

    关饷对士兵来说是重要日子,就好比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们终于盼来了工资,这天里既有高兴也有不满,何况这回还没有发全饷,心生怨气闹点事实属正常,只是刚才听他口气,分明是极大地事情,真会发生吗?

    望着杨秋的背影,岳鹏还是将信将疑,想了想连忙去找张文景。

    张文景已经发好饷银回到了办公室,正在把剩下的钱登记造册,见到岳鹏后脸上笑容都还没散去,见他慌里慌张冲进来还立即带上了门,诧异道:“出什么事了?能让你这么慌张?”

    岳鹏连忙将刚才杨秋的话重复了一遍,张文景也是暗暗惊讶,半信半疑道:“各营都只发了半饷,出点事也属正常,这恐怕。”

    “未必有那么简单,我见标统说话时口气明显是不小的事情,而且还准确道出了炮标三营,不像有假。”

    张文景觉得有理,想想干脆说道:“正好,我要回武昌向协统汇报关饷事宜,炮三营右队队正姜泰和我有些交情,我去拜访唠叨他两天,守在那里看看标统到底买什么玄虚。”

    “这办法好,只是。”岳鹏剑眉一挑,声音沉了下来:“真的被他料准了,你我该当如何?”

    张文景呵呵一笑,语气极为果断:“瞧瞧现在军中这股乱象,还是你我当年从军时期待的吗?这回他要是真料准了,我老张就索性陪他拼一把!”

    “好,那就与君共进!”

    两人握手相视一笑后,张文景立刻收拾好东西以前往武昌办事为由告假两日。

    从窗帘后看到岳鹏匆匆走进张文景办公室,后者又一刻不停赶往武昌的情景后,杨秋嘴角勾起了一道弧线,人都是有好奇心的,何况这个时代神鬼之论还很有市场,连民党都喝血酒、烧黄纸,偶尔的几次“预言”会让人更加信服自己。

    张文景在武昌办完事情时天已经黑了,等找到回城休息的姜泰更是过了熄灯号时间,各营都禁止出入,所以只能假意找他叙旧等明早在一起去炮营。

    二十七岁姜泰的正是军人的黄金年纪,身材不高却很壮实,技术扎实作风沉稳,也是跑标中少数几位随北洋炮兵士官一起去日本留过学的中层军官,和张文景岳鹏等人都很熟悉,见到他后立刻摆上了酒菜。

    “文景,听说你们那些新标统是个很懂兵的人?”42标集训以来,关注的目光多了很多,这些事情根本瞒不了人,笑道:“是不错,手段新奇效果很好,不是我说大话,比之当年教我们的德国教官也不逞多让。”

    “还是你们好。”姜泰满上酒叹了口气:“独处汉阳封闭训练,哪像我们哎,八月后就没好好训练过,士兵也不说了,喝酒!”

    姜泰一口闷酒灌了下去,张文景见他语气苦闷,也知道这段时间军中风风雨雨不断,士兵全都无心训练,尤其是四川出事后更是兵不像兵,将不成将,让他们这些真正的军人都暗暗焦急。

    但这件事他也没办法,此刻拉拢对方更是无从谈起,只得把杨秋采用很多新奇训练手段当笑话说来从侧面看看反应,看到姜泰越听眼睛越亮,还不是拍桌子叫好,心底暗暗有了主意。

    几杯下肚后正想探探他的口气,门外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开门一看姜泰猛地皱起眉头:“刘步云?你不是在营吗?怎么这个时候来?熄灯号不是都过了吗?”

    来人是三营左队正目刘步云,炮兵和步兵些许不同,正目管一个炮班,是重要的基层军官,何况他还是姜泰亲自训练出来的,严格要求遵守军规,见他熄灯后还来城里,脸色就不悦了。

    刘步云自然知道姜泰练兵极严,可现在真有大事,急的连忙说道:“队正大人,不是我不守军规,而是哎!。”

    见他着急,本来就有心监视三营一举一动的张文景连忙说道:“慢慢说,不急。”

    刘步云连忙把事情说了一遍,原来刚才熄灯号后他照常例巡营,却发现手下的霍殿臣几人在给已经申请退役的老兵张肇勋践行,本来送老兵走喝点酒也没什么,只要不大声喧哗就可以,可霍殿臣几人却不顾军规肆意喧哗,他去劝阻还差点被打了,还一个劲嚷嚷八月十五夜杀鞑子,扬言等到造反时先杀他们这些军官,所以吓得连夜入城来找管带汇报,又觉得不踏实来这里想把营中威望最高的姜泰找回去镇住士兵,希望他们别闹事。

    刘步云虽然不是什么好鸟,可这事却没做错,加上姜泰又是个简单的军人,平时最重视军规,令行禁止更是他的口头禅,所以听说聚众喝酒闹事还违反熄灯号就有些恼怒了,又听到造反后要杀他们这些军官的言论,更是气得一拍桌子:“当兵就该有当兵的样子,军中有令!熄灯号响全军休息,如果人人都不遵守军规,和那些地痞流氓有什么两样!”

    见他说完抓起帽子就要回营,早就心惊的张文景眼疾手快拉住他,指了指头顶的月色:“城门已经关了,明早吧。”

    姜泰心里藏不住事情,又不能立刻出城,只能把怒气和最近的不满全发泄在了酒桌上。

    第二天一大早,两人就匆匆赶往南湖,等到了后才发现三营管带早一步回来了,还把炮营左队全部拉出来集合训话。

    烈日炎炎晒在身上,让昨夜违反熄灯号大骂刘步云,酒劲还没散去的霍殿臣等几位士兵愈加燥热,三营管带才刚调来,正好也想学杨秋借此事立威,所以走到已经申请了退役的张肇勋面前说道:“你们退伍的兄弟们,平日在队都是很好的。这次回家,兄弟间饯个行什么的,也是有面子的事。但是借酒发泄,反抗官长,这就太不成事体了!看在平日的份上,我今天也不计较,张肇勋你就赶快离营吧!免得家人悬望。但是,霍殿臣平日就桀傲不逊,今天这事不能这样就算了。霍殿臣出列!”

    霍殿臣站在队伍中不动,刘步云连忙大声喝道:“霍殿臣出列!”

    出列就出列!霍殿臣几步就冲到刘步云面前,用眼逼住他,使他不由倒退几步。队正也知道这几天军中反抗情绪浓烈,本来是想把事化小,让他陪个不是就算了,缓着口气说:“殿臣老弟,你给棚目陪个不是吧。”

    霍殿臣火爆脾气,又是酒劲没消,听到后立刻反驳到:“这刘步云无事生非还要我给他陪不是?不行!”

    “你触犯营规,我执行军务,你还想行凶打人,还有军纪么?”

    “去你妈的军纪!老子早看你们这些家伙布满了,迟早干掉你们几个!”

    这句话把旁边的姜泰惹火了,要是人人都不守军规部队还成什么样子,正要冲上去张文景却猛地拉住了他衣角摇了摇头,这个小动作大家都没注意,三营管带更是呵斥道:“霍殿臣违反军规,辱骂上官,按律鞭笞二十!”

    刘步云提了一条马鞭就要来抽霍殿臣。后者也不后退,迎上前去就是一拳,正好打中刘步云面门,一时间鲜血长流见到打起来了,左队顿时乱作一团,霍殿臣的同伙见机不妙也立刻带人围住了军官。

    “你们想造反,不怕王法了?”管带看到士兵们气势汹汹吓得边嚷边退,霍殿臣却不想办法化解反而一头冲入了旁边的指挥所,还不等大家反应就砸开门抢出了几支枪,大声喊:“反就反!今天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炮拖出来放他妈的!”

    “反正要起义!今天就从这里开炮!”

    几个不怕事的你一言我一语中,姜泰和张文景也懵了,前者是因为事出突然,而后者则是被“预言”彻底震到了!抢夺枪支,聚众闹事还煽动造反!放在哪个国家的军队里都是死罪!是天大的事情!

    “集合呀,弟兄们!集合呀,弟兄们!”霍殿臣一边放枪一边叫唤,可是事出突然士兵都不敢动,姜泰再也难耐不住了,拔出手枪大喝道:“霍殿臣,放下枪!”

    霍殿臣此刻已经红了眼睛,也不管是谁砰的一枪就打了过去,子弹顿时打中了姜泰的胳膊,张文景吓得连忙扑到他才避开了第二枪。

    姜泰平素虽然对士兵要求严格,可做人却很仗义,时常拿自己的饷银补贴家里困难的士兵,所以右队炮兵见到他被打伤,全都气得跳了起来大骂霍殿臣几人,还把整个左队都恨上了。

    “妈的个屁!狼上狗不上的!”眼见没人响应,右队又纷纷围了上来指责他们胡乱开枪,早已没了士兵样子的霍殿臣和几个同伙骂骂咧咧向营门外逃去。

    乱哄哄的场景让张文景头皮都炸开了,一来是没想到杨秋“预言”如此准确,二来好友姜泰都被打伤心里更急,也顾不上其它立刻叫医护兵来。

    幸好霍殿臣匆忙没打中要害,取出子弹后见到姜泰暂时没了事情,宪兵队也把三营给彻底包围了起来,张文景也不敢久待,安慰了满眼迷惘的姜泰两句后,就急着过河要把事情告诉正在等消息的岳鹏。

    等他回到42标时,已经是午餐时间,大食堂里热热闹闹挤满了辛苦一上午的士兵,为了在集训期间补充营养,杨秋也想足了办法,可满桌子菜却根本提不起岳鹏的胃口,等到门口出现了张文景的身影后,更是浑身一震放下了筷子。

    张文景看了岳鹏一眼,意味深长的眼神让后者心脏猛然一缩,不自觉地手腕一松,饭碗都差点摔到地上,注意到异状的何熙都连忙放下筷子,问道:“文景,你这是。”

    勉强压住心头震惊,张文景深吸口气:“大人南湖炮营出事了!”虽然已经猜到,可岳鹏还是不能控制的猛然张大嘴巴,看杨秋就像看怪物一样!

    怎么可能!。

    【求会员点击、收藏、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