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三十七章 不再遮掩(求点击收藏推荐)

第三十七章 不再遮掩(求点击收藏推荐)

    【PS:历史系的弟兄们,这几天河马在榜单上连续被爆,很伤心,河马是稳扎稳打的人,狂想YY也基于现实,更从不卡字数,公众章节都出现了五六千的大章节!!!起码大家看在俺厚道的份上!真心求会员点击、收藏和推荐!】

    ----

    ----

    “这是做什么?”

    送走谭延闿回到大营后,眼前已经是一片热闹,张文景搬了张小桌子放在校场中央,旁边还放着一小箱银元,士兵们正排成长龙挨个领取。

    “呵呵大人您忘记了,今天初一,关饷的日子。”挑选完机枪手的岳鹏笑着走到身边:“大伙可是盼了两月了。”

    杨秋这才想起,每月初一都是新军关饷的日子,由于四川保路运动愈演愈烈,湖广总督瑞澄虽然拨发了欠饷,但提督张彪却只发放了部分,其它留作应急。

    几个拿到了饷银的士兵见到杨秋,立刻围了过来道谢,因为42标这回是唯一一支拿到了全额的部队,当然这不是张彪另眼相看,而是上次杨秋拿出来的一万大洋根本就没拿回来。

    “不行,一会我得找黎大人去,他答应还我银子呢。”杨秋故意一拍额头,打趣喊道:“哎!我说文景,你可别全发了啊,那可是我的老婆本,多少给我省点不是。”

    “哈哈。”

    杨秋的笑言惹来了士兵们一阵哄笑,岳鹏也凑近了打趣道:“听说大人的二叔在上海是做大买卖的,也不差这点小钱吧。”

    “小钱?一万大洋呢!”杨秋眼角直抽抽,自己“出生入死”还被暗杀几次才弄到六万多点!所以不搭理这个家伙,问道:“机枪手挑得怎么样了?”

    说到正事岳鹏的脸顿时垮了下来,苦道:“大人,我们42标除了我外根本没有会操作机枪的,从头学习的话半月是不是太短了?”

    “哎,我也知道这点时间不够,可是。”杨秋看了看四周,发现没人注意这边才凑近说道:“若是我告诉你,半月后武昌会有一次大震动,你信不信?”

    岳鹏不是傻瓜,进入八月后武昌三镇的空气日渐紧张,八月十五杀鞑子的谣言更是漫天飞舞!大街上到处可见各式各样的传单,报纸每天都是对时局的担忧,字里行间的那种不满只要识字就能看出!尤其是前不久四川保路运动正式演变为武装冲突,湖北新军奉命封锁湖北进入四川的水道和关隘后,紧张和不安已经在扬子江两岸发酵,但杨秋居然敢如此准确预测时间,让他很是惊讶,所以听到这句话后心脏猛然一缩,双目更是乍然锐利起来。

    “我知道这事说起来可能你不信,但我确确实实没说假话。”到了今天,有些事情杨秋也不想在遮遮掩掩,虽然至今他还清楚记得辛亥革命馆中记载的包括小朝街,楚雄楼和宝善里这些民党活动地点,可以挥手间彻底摧毁三武为首的革命中枢,但他知道自己不能那样做!

    历史写得清清楚楚,武昌看似偶然,但却也是必然。

    民党不间断的举事起义虽然都以失败告终,但自身的影响却在一次次牺牲中不断扩大,即使他破坏掉武昌还有会其它地方冒出来。因为问题不是民党有多强大地实力,而是清政府的基石已经样飞蛾扑火般的冲击下摇摇欲坠了。

    人心思变已经是常态,连很多地方官员都不愿意管,听之任之,而军队里虽然没有像后世宣传的那样遍地党人,但士兵普遍对这些人抱有同情心。

    何况没有武昌,就没有阳夏,没有阳夏就没有袁世凯的出山和清王朝的退位。

    从甲午之耻到戊戌变法,从庚子年义和团到八国联军,这个庞大的中央王朝早已被所有人抛弃,推翻满清已经成了时代洪流,没有人能阻挡,杨秋自然也不愿意。

    他要挽救的是这个国家而不是满清鞑子,但又不愿意看到民党之后数十年的军阀混战,所以他彷徨犹豫,直到那天岳鹏反用他的话点醒了他后,才最终下定决心去争一争,才有了申树楷和德国的交易,才有了向苏洪生提供机枪图纸。

    然而这些还不够!

    即使弄来铺满武汉三镇的先进武器弹药,也需要人去操作,需要牺牲!

    “能陪我走走吗?”

    “愿意奉陪。”岳鹏点点头,跟着一起走出大营来到了汉江旁,望着滚滚不息的大江,杨秋找了块大石请他一起坐下后说道:“岳鹏,你去德国待了多久?”

    “大人叫我子安吧。”岳鹏说道:“待了一十三个月,可惜。”

    “太短了?”

    “是有点。”岳鹏似乎极怀念那段岁月,幽幽说道:“去的时候,子安满怀信心,可到了那里才发现,原来我们和世界的差距那么大!大人您知道吗?我头一站就到了威廉港,那里桅杆如林、锦旗招展,一艘艘铁甲巨舰填满了海湾。

    再然后我进了军校,还短暂加入了近卫军实习,明白了什么才是真正的世界强军!从那天后,我就有些灰心了,直到大人点醒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我们和世界强国的差距不在多少大炮机枪,而是我们缺乏一颗去争的雄心!

    德国国境狭小,死仇法国和俄国已经结为联盟,东西两线都被压制,既无英国占了那么多地,也没有美国得天独厚的条件,连出海口都在人家炮口下!若是换做别人可能就屈服了,可他们却硬生生凭着一颗争胜之心,战后短短几十年就成为了欧洲大国!

    “军人,当争!”

    简单甚至不起波澜的叙述,却让杨秋深深悸动,作为这个世界上最有“远见”的人,他能说得比岳鹏更加精彩,更加深刻,却说不出那种经历过的羡慕,无奈和失望。

    “子安,你相信那些人吗?”

    岳鹏拿起一枚石子扔进了波浪中,微笑着反问道:“大人想当巴图鲁吗?”

    “不喜欢但我也不喜欢他们,他们甲午之后发动广州举义走上了舞台,他们执着不惜牺牲生命去追求梦想,这些都让我敬佩,但十几年来他们却毫无寸进,子安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不等岳鹏回答,杨秋已经继续说道:“他们太激进了,剑走偏锋已然入魔,为了梦想忘记了甲午之耻和日本人走到一起,为了信念不惜和帮派走到一起,鱼龙混杂不折手段!或许他们能实现理想,但实现了之后呢?

    北洋雄踞北方,洋人横行东南,又有日本虎视眈眈,加上内部那么多帮派势力需要分享权力,而他们自身又没有足够的实力来震慑四野,你知道那是怎样一个局面吗?

    短短几句话,让岳鹏脑海里浮现出一幅硝烟弥漫的画面,也首次正视起了面前这位从最不起眼的辎重兵一跃而成为标统的男人。

    杨秋随手拿起一截枯枝,在地上认真的画了起来,片刻后三镇的大致情况就跃然出现在岳鹏面前,作为科班出生还留过洋的军官,这些粗陋的线条却让他非常惊讶,因为杨秋的比划虽不多,但每一道却都指中了要害,就仿佛这三镇是他建设的一样。

    这需要多少年的锤炼?!

    杨秋用后世学到的军事绘图法很快勾勒出了三镇的大致情况,说道:“武昌是三镇的中枢,也是我鄂军的中心,虽然整个武昌驻扎有上万士兵,看似固若金汤牢不可破,但其实不然。

    我相信外人没能力动摇军队根基,可如果是军队自己呢?现在军中是个什么情况你比我还清楚,我相信大部分士兵都能恪守准则,但别忘记了,士兵也是人,总督和提督之争使得军队经常断饷,加重了士兵们的不满,被他们稍稍煽动就会酿成兵变,那些人势必会站出来以领导人自居,士兵们在找不到出路的情况下很多人就会被裹挟进去!

    一旦武昌丢失,汉口和汉阳必然不可守!

    站在北面的立场,如果三镇出现问题,定会派大军来征缴,子安你觉得以我们现有的力量,即使把所有人都集中起来,能挡得住北洋吗?能挡得住沿江而上的水师吗?

    他们毫无顾忌,因为这里失败了还可以去下一个地方,他们可以丢掉汉口,丢掉汉阳,甚至丢掉武昌,但我们这能走吗?这里是生我养我们的地方,是省吃俭用供给我们的三镇百姓!大军一旦北来,必会肆意破坏,我们如何面对呼叫求援他们?

    我不想支持谁,我只想保住三镇,对得起三镇和这块土地上的百姓,因为这里有铁厂,有兵工厂,有最好的工业基础,更有成千上万熟练地工人,工业代表什么?你去过德国应该比我还清楚!这里是这个国家最后的一丝元气!我要保住它!

    我没有巧嘴,也还没有纲领,更没有能让人跟着我的美好许诺!但我不怕,因为我是军人!军人面前从来就只有枪炮,只有硝烟和牺牲!”

    杨秋用脚将面前的线条抹平,将树枝扔进了汉江,就仿佛什么都没做过那样,扭过头微微一笑:“子安想不想和我一起去争一把?”

    岳鹏被震撼了。

    真的,他第一次听到有人能如此的详尽分析出武昌和天下的得失。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原来真的有疯子,带着两把手枪就想要站在已经你死我活的两派中间,毅然踏入那个诡异莫测随时都可能被吞噬的漩涡!

    头皮发麻的他真想立刻就答应杨秋,但他心底还有个疑惑:“大人,为何你那么能确定半个月内就会出事?不会是八月十五杀鞑子那句谣言吧?军中虽多有不满,但对那些人也仅仅是同情罢了,要想煽动他们很难!”

    岳鹏说的极为肯定,但却忘记了另一个事情,那就是政治上的交换。

    武昌首义的确出自偶然,但说起义还不如说应该是基层士兵的自发兵变,虽然兵变的士兵中有很多党人,但更多都是不满现状而暴动的士兵,看后来黎元洪居然能成为鄂督就说明,与其说是民党发动了首义,还不如说是他们挟持了兵变,并在兵变发生后迅速站了出来,以孙武为首的一派看到了兵变的价值,迅速和兵变士兵走到了一起,但他们本身实力不足,最后不得不让威望仅次于张彪的黎元洪出来。

    而黎元洪无论是被迫还是故意,他都需要个大义来指挥和调动士兵,所以也就和民党走到了一起,可以说,这是次经典的互相利用!

    民党利用了兵变达成了首义推动全国的梦想,捡到了历史赐予他们的一个超大皮夹子,而军队派利用民党获得了大义号召全国,最后阳夏之战更是使得袁世凯重新出山,敲响了清王朝的丧钟。

    杨秋心底惨笑一声,总不能告诉你哥哥是穿越来的,这些都是历史吧?只能故作神秘地挤了挤眼睛:“我们打个赌,两天内南湖会出事!”

    “南湖?炮标三营?”这句话让岳鹏真坐不住了,豁然而起直勾勾瞪着杨秋:“大人,你到底是谁?!”

    “杨秋,字辰华,22岁,货真价实!”杨秋说完,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或许没那个实力,但是士兵的焦躁和不满一旦不好好处理,恐怕就会被人利用!所以……你要好好训练机枪手或许那是我们挽救三镇唯一的救星,至于你个人如果愿意,明晚可以来找我。”

    转身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