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十九章 相好的?

第十九章 相好的?

    PS:求周一推荐票,越多越好!

    -----

    -----

    苗洛这两天一直在武昌城内寻找杀杨秋的机会,可自从回来后,杨秋就一直躲在辎重营里“养伤”,让她恨得牙痒,今天出来恰好听到总督府要宴请朝廷新封的忠勇巴图鲁,于是就一直在这一带悄悄守候。

    可她第一次来武昌城,原本想找和洪门有点联系的长江帮帮忙,但又怕知道人多泄密就孤身一人出来了,却不料被迷宫般的老城小巷绕得眼花缭乱,眼看心里越来越急的时候,听到一阵枪响后连忙赶了过来。

    等她到街角时,正是杨秋身体横飞跃出的时刻。

    只见到口中的“恶贼”身体平着横着飞出去,落地后不等稳当就继续一滚躲到了同伙身后,整个动作行云流水就像多年苦练过般,而且飞行途中还不断射击,好几枪都打在了那几个人身边。

    她没想到居然有另外一帮人也要刺杀杨秋,更没想到这个恶贼身手如此了得,才明白为何哥哥说杨秋其实在四川就有机会取他们性命。

    不过她可没被吓到,见到杨秋躲到了同党萧安国身后开始重新装子弹,知道自己机会来了,连忙摸了上去,但又怕误伤,所以开枪前还是高喊一声以示提醒。

    突然传来的娇叱吓得杨秋魂飞魄散,想也没想就将手里空的弹匣往后一扔,身后的苗洛也没想到对方反应那么快,手指刚扣到扳机就看到一个黑影飞来,惊得右手微微一抖。

    啪!

    子弹击中了两人藏身的石墩,在距离萧安国的头还不到十厘米炸开一团火星,吓得他猛缩身子,一直压制着蒋翊武三人的毛瑟手枪顿时哑火。

    蒋翊武听到“洪门苗洛”四个字早就心花怒放,洪门是什么?那是孙先生最大的支持者,天下帮会有一大半都出自洪门,所以立刻大喊一声:“上,杀了这两个满鞑子走狗!”

    这边苗洛刚被黑乎乎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弹匣逼退半步,杨秋就已经滚到了她脚底下,不由分说右脚地堂腿横扫了过来。

    苗洛冷哼一声,她是洪门中的核心弟子,从小就跟着师傅学拳脚功夫,尤其是72路谭腿练得出神入化,连师父都赞不绝口,一身本事大都都在腿上,所以怎么会害怕最普通的地堂腿。

    双脚一蹬避开杨秋扫来的腿后,举起左轮手枪就准备给这个恶贼一下,可让她没想到的是,杨秋居然人不起身就这么横着一滚,避开了枪口不说,还绕到了自己身后。

    苗洛芳心顿时叫糟,还没有任何准备就觉得脚踝被一只大手抓住,然后狠狠往后一抽。吃痛下脚底立刻重心不稳,身体前倾趴着倒在了地上,不过她到底是洪门子弟,不由分说撩起枪反手就是两枪。

    杨秋早就料到对方会反手开枪,所以拉到她后并没有向往常那样饿虎扑食压住她,而是一脚扫在了她的手臂上,打掉了威胁最大的左轮手枪,抬头见到蒋翊武三人已经冲了过来,连忙大喊道:“大哥,压住正面!”

    听到呼喊萧安国总算是回过神来,立刻瞄准冲来的三人连扣扳机,见到前面三人再次被压制后,杨秋一把将苗洛拉近了旁边的小巷。

    压住了苗洛后,杨秋还怕对方再反抗,用后世军队里学的擒拿术,膝盖顶住了对方的腰,然后右手勒住对方的脖子,左手探到前面准备检查是不是还有武器。

    被压在下面的苗洛何时见过这种招数,腰被顶住全身没办法发力,脖子上更仿佛被套了个铁箍,只得眼睁睁看着那只大手在胸前腹下一阵乱摸。

    杨秋对待敌人可没有男女观念,后世侦查老兵们不止一次说过,边境线上常有女毒贩故意利用身体来诱惑士兵,所以“非常仔细”的搜查了一遍,连最隐秘的大腿根部都没放过,直到确认没有武器后,才扳过苗洛的身子,挥起拳头就准备来几下狠的。

    “杨秋,你这个无耻恶贼,大坏蛋!我要杀了你,杀了你,呜呜!”带着一丝哭线的声音从两人耳旁陡然炸开,杨秋听到后更是浑身猛然激灵了,挥起的拳头顿时凝滞在了半空,等到看清楚面前的脸庞,整个人都傻了。

    旁边搞不懂情况的萧安国刚才差点被打死,听到刺客被还敢口出狂言威胁,抡起腿就要踢上两下解恨,幸好杨秋连忙拦住了他,问道:“苗姑娘,怎么是你。

    苗洛牙都快要咬碎了,嘴唇发白、娇靥铁青,一双带着泪珠的熟悉美眸似要喷出火来般狠狠瞪着杨秋,加上想到自己的清白刚才全被这个恶贼侮辱了,恨不能把他剥皮拆骨,到最后更是哭了起来。

    杨秋根本没想到来杀自己的是苗洛,所以忘记了自己还骑在人家姑娘身上,讶异问道:“你不好好保护宋先生,跑来杀我干吗?”

    “不错,是我!我是来杀你的,既然被你擒住,杀了我好了!”苗洛眼睛都快出血了,在成都就被这家伙偷袭自己摸了那里,现在居然又疼死了!

    听到这种对话,旁边负责掩护的萧安国更傻了,这是怎么回事?看这姑娘挺俊俏的,难道?“兄弟,这是你媳妇?还是相好的?要说男人花心没啥事,可不能始乱终弃。”

    “媳妇?”

    杨秋人都气傻了,指着苗洛直哆嗦:“你见过这么凶蛮的媳妇?”

    苗洛本来就是已经羞愤难当,听到这样的对话更是急得一个劲扭身子,恨不能起来立刻给这两个白痴一梭子弹。

    “我说兄弟,你要是没事就来搭把手。”萧安国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老子这边还枪林弹雨呢,你们却在那里谈情说爱,连声催促杨秋过来帮忙。

    “要杀杀我,我大哥可没动过你们的人一根毫毛!”杨秋总算是清醒过来,对苗洛说了句后捡起她的手枪插在腰里,转头喊道:“你保护好苗姑娘,我到后面去。”说完,两枪将李西屏逼回去,然后迅速从苗洛身前跑过,准备绕向蒋翊武等人身后。

    听到此刻杨秋还叫人保护自己,苗洛浑然忘记了是跑来杀他的,傻傻的看着杨秋消失在小巷里,大眼睛里泪珠扑哧扑哧不断落下。

    蒋翊武三人见到那个来帮忙的姑娘被杨秋拖进了小巷,然后就来传一阵叫喊,还以为她被鞑子走狗给侮辱了,气的浑身发抖,可萧安国手里这把枪实在是太厉害了,子弹跟打不完似的,一直没办法靠近。

    就在最着急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了两声枪响,只见到被认为正在“凌辱”姑娘的杨秋竟然从后面冲了过来,吓得连忙喊道:“快走!”

    金癞痢本来就是个泼皮,那会真玩命啊,听到蒋翊武的话立刻要往刚才藏身的小巷子里钻,还没行动就听到巷子那头传来一阵急促脚步声,知道巡城营赶来了,连忙大喊道:“点子扎手,扯呼!”

    “大哥,截住他们!”见到三人要跑,杨秋连忙提醒萧安国。

    蒋翊武暗道不好,杨秋在身后,旁边巷子里又传来了士兵的叫喊,所以只能硬着头皮向萧安国那边冲去。三人也是拼了命了,左轮手枪交替开火向压制住萧安国。

    前面被堵住,身后杨秋又杀了上来,一颗颗子弹就像长了眼睛般追着自己,金癞痢吓得拼了命的往前跑,眼看就要冲过萧安国的堵截,眼角突然看到小巷里又冲出一人,想也不想就举起了枪。

    面对金癞痢突然举起的手枪,苗洛脑袋猛的炸开,本来她听到枪声大作,又见到萧安国正全力堵截其它人没注意她,就准备冲出去和和蒋翊武他们一起先逃走再说,没想到刚出来就看到一把手枪对准了她。

    “臭婊子,原来你们是一伙的!”

    金癞痢见到跑出来的居然是苗洛,而且身上也没什么伤痕,又想到刚才杨秋和她在这里面待了那么久,顿时恶向胆边生,猛地一把抓过发愣的苗洛,然后狠狠往杨秋方向一推,举枪对准了大腿狠狠扣下了扳机。

    “苗姑娘,小心。”

    “小心!”

    “癞痢住手!”

    “啪!”

    杨秋和萧安国同时的惊呼中,惊魂未定的苗洛就感觉被人一把抓住,然后狠狠一推,紧接着大腿就仿佛被几百斤的大锤子砸中了一样,一股钻心般的疼痛猛然涌了起来,人歪着就倒在了血泊中。

    蒋翊武的阻止也已经晚了,看着倒在血泊里的苗洛,又看追来的杨秋和从旁边冲出来的萧安国都扑向了苗洛,只能一咬牙,也不顾苗洛是自己同志,拉着金癞痢和李西屏消失在了拐角里。

    望着三人消失的背影,倒在血泊中的苗洛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在报了洪门之名后,这三位“同志”居然在最关键时候拿自己做垫背,还向自己开枪来延缓杨秋这个恶贼,以至于大脑瞬间一片空白,心里的混乱和疼痛,让她眼前一黑竟然晕死过去。

    杨秋也是脑袋猛然炸开,一股子炙热猛冲鼻腔,他同样没想到对方会向苗洛这个自己人开枪!

    倒不是有感情,后世见惯了衣着暴露大美女的杨秋还没那么猪哥,他只是不希望这位腿长长,笑起来有酒窝,还负责保护宋教仁的姑娘因为自己香消玉殒,而且她如果真死在这里,恐怕杀人的罪名又会被强加到他头上,唯一有点好感的宋教仁也会迁怒于他,屠杀党人的罪名这辈子都逃不掉了。

    “苗姑娘,苗姑娘!”杨秋跑到苗洛身边才发现她大腿受伤了,人也昏死了过去,连忙撕下一截衣服先用力扎住大腿动脉。

    萧安国本来还想追蒋翊武他们,听到杨秋的叫喊,也只能恨恨甩了下胳膊,到了旁边才看到苗洛大腿上已经是血肉模糊,心底也是暗叫糟糕。

    “走,送医院。”简单包扎好后,杨秋想也不想抱起她就准备送往租界医院,可萧安国却一把拉住了他:“兄弟,这是枪伤!”

    萧安国的话提醒了杨秋,枪伤是瞒不了人的,如果贸然送到医院,恐怕士兵很快就会赶来,那样的话苗洛的身份也就彻底暴露了。

    就在两人着急想办法时,旁边的一扇店门突然打开少许,一个人影闪出了半边身子:“两位,我这里有医生。”

    就仿佛听到了天籁般,杨秋和萧安国看了眼后,暂时没有其它选择的他们只能一咬牙冲进了这家店铺,可还没等看清楚里面的情况,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声音。

    “见过标统杨大人。”

    汗毛陡然炸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