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十四章 总督邀请

第十四章 总督邀请

    见到杨秋愣了会神,然后就无端端的拍起了大腿,萧安国脸色更黑了,旁边的马奎见状更是忙不迭问道:“虎子兄弟,你快说吧,萧大哥都快愁死了。”

    杨秋不知道如何回答,突然而来的顿悟让他对自己的心智再也不是那么自信了,和那些被记载在历史上的老油子们相比,想在他们面前玩弄手段,恐怕连怎么死都不知道了。

    黎元洪和张彪都是老**,知道民党也看不上最无用的辎重营,借此提拔萧安国就自以为能掌握一支完全忠于自己的力量,虽说辎重营战斗力差,但到底是一个营,几百号清一色的汉人士兵,遇到关键时刻绝对是一股不小的力量!

    把萧安国万楚望台一插,以杨秋大汉奸同党的身份,民党想拉拢都不可能了!

    现在自己需要辎重营,楚望台最好也要,可时间还够吗?那么短时间内要想训练出一只可以打败北洋的军队,这不是痴人说梦嘛!

    已经不是初来乍到的穿越党了,搞清楚西历后的杨秋很清楚,还有五十多天汉江三镇便会遭遇一场史无前例地浩劫,虽然不知道诱因四川保路运动是不是被自己破坏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武昌已经成了一些人重点利用的工具,之所以会这样,就是因为这里有一支可以媲美号称国内第一军的北洋军的南洋湖北新军!

    放在后世,这支部队并不算出色,但在这个时代的中华大地,这样一支新式军队无疑就是快诱人的大肥肉,每个人都希望来咬上一口,所以才导致了这里的气氛越来越紧张。

    杨秋不在乎革命不革命的,满清垮台是好事,人民被压榨的已经太苦了,即使没有武昌也有东昌西昌什么的,如果没有第二选择,他也会尽量投入到这个时代洪流中,他担忧的是兵工厂还有汉江三镇,担忧的是这个中国最好也是他心中最理想的工业基地被破坏。

    后世每提晚晴现代工业就是江南,马尾什么的,事实上汉阳无论是技术能力还是制造水平,普遍高于全国,而且汉阳兵工厂规模大,总工人数量超过六千,如果把钢铁厂算上超过万人!加上时间长,技术工人熟练,在严重缺乏重工业的中华大地,这是多大一笔宝贵的财富啊!

    历史上的阳夏大战使这里直接倒退了十年,十年啊!这需要投入多少才能重新补回来,袁世凯甚至后来的东北军工,基本上都是汉阳老人搬迁过去创立起来的,这是比多宝贵的财富啊!想到这里,杨秋叹了口气,扫了眼马奎和萧安国,忽然回屋拿出了在广安缴获的两把毛瑟手枪,一人一支递给了他们后才缓缓说道:“萧大哥,马大哥,兄弟有句心里话想说。”

    两人都认得这种新枪,也知道自打缴获后杨秋就一直珍若生命,没想到现在却送给了他们,加上看到杨秋面色猛然凝重下来,马奎和萧安国心底咯噔一下,连忙问道:“兄弟,你有啥事直说吧。”

    “两位大哥,都怪我害了你们,所以这是送给你们防身的,这枪一次可以装10发子弹,比你们现在用的轮子好多了。”

    不等两人迅速,杨秋做了个阻止的手势,继续说道:“你们不用谢我,我这么做只是想告诉你们,或许很快变局就要来了,有了它也可以防身。”

    变局!

    马奎和萧安国连得到新枪都忘记了,他们也不是傻子,这段时间新军中的风雨谁不清楚,各种各样如雨后春笋般冒出的什么文学社、益智社等等都在鼓吹新学,鼓吹革命,闹得军中人心惶惶。

    没人喜欢满清,也没人喜欢整天盘着个大辫子,说心里话,如果清军真的杀过来他们都会扛起枪去反抗,但这不代表大家就愿意随着那些人去闹腾,搞得军队乌烟瘴气,但要说士兵会被收买,却不太相信,最多就是同情罢了。

    “两位大哥,我知道你们的心思,但人心难测,我只想告诉你们,杨秋不喜欢他们,也同样不想做满清的走狗,我只想做个军人!保家,为国的军人!”杨秋深吸了口气,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陡然变得深邃了起来:“我不管谁当权,但谁要伤了这汉江三镇,伤了这里的人民,我定不饶他!”

    杨秋这话有真有假,真的是他的确想改变,想走出另一条路,假的则是他自己就在打三镇的主意。

    “说得好!”

    马奎听到这些后狠狠一拍凳子,仿佛被说中了什么心事,红着眼睛击节道:“都想闹,都想要,可谁他妈关心咱们这些人的生死,关心那些他们口中泥腿子的生死!满鞑子不好,该杀!可看看那些整天叫嚣革命的又是什么人?地痞、流氓!那个能擦干净屁股!从广州到黄花岗,再到四川,闹来闹去,报纸上天天鼓吹,可那条那句有关心过百姓的生死?看看这些个党人,那个没有东渡日本?全都忘记了甲午之耻去舔日本人的屁股,都该杀,该杀!”

    “两位兄弟说的不错,安国虽然没什么大志向,但若是有一天兄弟用得着,哥哥必死相随!”泥腿子出生的萧安国最是清楚下层苦难,所以也被这几句激的跳了起来。

    “谢谢两位大哥,将来的事情杨秋不知道,但我却知道一件事情,保住我们的兵,而且一定要善待他们,别让他们被有心人利用了,万一有变的话,军械库就是重点了!”杨秋看着萧安国,一字一顿的说道:“萧大哥你可要多留几个心眼!”

    “我知道了。”萧安国刚点了点头要说话,远处就突然响起了一阵喧闹。

    “杨秋可在?”

    “杨秋可在?快让他出来见本官。”

    杨秋扭头看去,只见到营门外几位军官拥簇着一位头上“插鸡毛”,挥着马鞭满脸骄横的旗人官员,看旁边军官恭敬的样子,应该还挺有身份的,只是看辎重营士兵的那个眼神让人很受不了。

    就像在看一堆垃圾般充满了不屑。

    别说杨秋现在已经是标统,正儿八经的五品顶戴,获封忠勇巴图鲁,光是这个咋咋呼呼的口吻就让门口很多士兵怒气冲冲,杨秋暗暗叹了口气,难怪新军士兵会对高层有怨言、导致了武昌枪声一响全体躁动,有这样的官员不闹事才怪呢。

    “是瑞方,汉川铁路督造,外面有说他和瑞澄大人不合,也有说他是瑞澄的心腹,两人关系挺复杂的。”马奎回过神,见到杨秋看着对方发愣,走到耳旁介绍起来。

    他就是瑞方?

    果然是短命鬼的面向,这种家伙即使没在入川途中被杀死,也十有八九会在起义中被打死。

    “杨秋呢?快去禀报,让他速来见本官。”见到士兵没有反应,瑞方很是火大,让他这位二品顶戴来这个没人要的辎重营,向一个五品顶戴下帖子已经很屈就了,没想到等了半天还没见到人,心头窝火后狠狠一挥马鞭。

    鞭梢狠狠扫在了执勤站岗的士兵身上,原本天气热就是单衣,这一扫顿时就出现了一道紫红色的印痕。

    “住手。”

    眼看士兵们都围过去要评理,萧安国怕事情闹大连忙跑了过去准备劝架,唯有杨秋想了想后,对马奎咬了咬耳朵后,忽然转身向屋内走去。

    “你是辎重营管带萧安国?”

    “回瑞大人,标下现在已经是驻卫营管带了,不过还未赴任,大人若有事也但说无妨。”萧安国压住了心头的怒火,低眉耷眼的回了句,不料话音刚落,瑞方就急匆匆喊道:“快去让杨秋来见本官。”

    “大人,杨标统受了提督大人的鞭笞执行,正在营中卧床休息无法起身相迎,大人若是想见的话还请下马移步。”萧安国还没说话呢,马奎突然跑了过来,边上的士兵更是一个个有些纳闷,刚才不是好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不能下床了呢?

    瑞方脸上顿时青一阵红一阵,杨秋受到鞭笞执行的事情如今早已传遍了新军和三镇官场,但那点鞭笞是怎么回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可这家伙现在看到自己来居然拿这事糊弄自己,明显是要为这些泥腿子士兵找回场子,实在是罪不可恕!

    瑞方很想当场就翻脸,可总督大人的帖子还要送呢,若是耽误了大事恐怕瑞澄那个老狐狸第一个不会放过自己,所以咬咬牙将马鞭一抛,下马道:“前面带路。”

    看到平日里专横跋扈的瑞方居然丢了马鞭,旁边士兵们也明白了过来,杨秋这是在给他们找回场子呢,心底也暗暗感激。

    很快瑞方就看到了躺在床上一连菜色的杨秋,见到他进来杨秋连忙佯作艰难起身道:“杨秋见过大人,不能亲自去营门迎接大人,请大人赎罪。”

    装,你就装吧!

    瑞方咬着牙也不废话,直接掏出名帖,冷道:“奉湖广总督瑞大人之命,邀请忠勇巴图鲁,新任混成协42标标统杨秋,新任楚望台平库萧安国三日后过府一叙,总督大人要遍邀三镇士绅为两位请功洗尘。”

    “这是名帖,杨大人可要好好收好。”瑞方有意无意的扫眼了杨秋:“对了不知杨标统伤得重不重?三日后不会来不了吧?那样总督大人可是会很不高兴的。”

    “总督大人?”杨秋看了眼萧安国,后者脸色也不是很好,因为军中都知道张彪和瑞澄不合,如果出席了总督大人的庆功大会,这不是明摆着不给提督面子嘛!

    但如果此刻拒绝明显就是敷衍,得罪了总督同样不好受,所以想了想后还是杨秋先说道:“请大人放心,三日后下官必定和萧大人一起过府听总督大人教诲。”

    “那就好,本官先走了,杨大人这几日要好好养伤。”听到杨秋居然答应了,瑞方显得很得意,迈着官步离开了大营,只剩下萧安国和杨秋拿着名帖,都觉得这份薄薄的东西实在是很扎手。

    “不行,萧大哥,我们必须立刻去见提督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