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十三章 孙武的不安

第十三章 孙武的不安

    夏雨倾盆,滔滔而下,然后顺着大街小巷注入了汉江,雨水过处带走了无数污秽,仿佛将汉江三镇给洗刷了一遍般,远处的龟山更似巨兽盘踞,与对岸蛇山一起横锁大江,矗立风雨护佑三镇。

    和龟山遥遥相望的汉口俄租界内,一位洋装革履的男子双手插在袋中。楼下的大街上,几位俄国兵背着枪恰好途径此地,男子下意识缩回了身影,知道他们走远后才又重新掀开了窗帘,正要再看外面时,敲门上突然响了起来。

    笃笃笃三下后又是笃笃两下,听到暗号对上后男子拉开门,两位戴着宽檐帽的男子身形一闪窜入了屋内。

    “孙武。”

    蒋翊武一进屋,便急匆匆对结伴而来的李西屏使了个眼色,后者连忙走到窗口观察外面,而他一把拉住了孙武急道:“杨秋已经于昨日午后回到了武昌。”

    “哦?他回来了?”

    “是啊。”蒋翊武继续说道:“听提督府内传出的消息说,和他一起回来的萧安国已经被任命为楚望台平库,他先是吃了顿鞭子,接着又被提拔为了混成协42标标统!”

    楚望台平库!混成协42标标统!

    孙武大吃一惊,怎么也没想到杨秋竟然会成为42标标统,看来朝廷拉拢他真是花了血本,42标驻扎于汉口和汉阳,也就是说这边都要将来都要归属他管辖,这对于把革命大本营建立在此的湖北同志们来说,实在是个不小的威胁。

    至于萧安国被提拔为平库也是个不小的威胁,楚望台内数万支枪,上百门大炮他可眼巴巴盯了很久,蒋翊武他们也一直在秘密游说工程营,希望多拉些志同道合的同志,没想到张彪和黎元洪居然横插一手,如此一来有杨秋看守汉阳和汉口、又有萧安国守着楚望台,举义之事恐怕又要多费周章了。

    “这么担心干吗,平库只是个管钥匙的,不足为惧。至于杨秋,照我说,让我带人去干掉他得了。”旁边放哨的李西屏见到两人都面色凝重,立刻拍着胸脯咬牙道。

    “胡闹,你以为杀他那么简单?”孙武瞪了眼李西屏,说道:“现在他已经今非昔比,位高权重稍有风水草动三镇必定会大乱,何况他已经出任了42标标统,出入必有士兵重重保护,目前我们大事在即,所以决不能节外生枝。”

    “难道就让那两个走狗逍遥快活?!”李西屏不忿道。

    “好了,先不说杨秋的事情。”孙武不愧共进会首领,知道此刻已经不能杀杨秋,又怕再提此事引起蒋翊武他们这些文学社“泥腿子”的不满,所以转移了话题问道:“我托你搞得炸药有消息了吗?”

    李西屏被孙武堵回去后心里很不爽,可又不敢顶嘴只得把所有怒气又撒到了杨秋身上,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找机会干掉这个对抗革命的恶贼。

    蒋翊武他阴晴不定的脸色,摇摇头回答道:“枪炮厂那边查的太严了,只从那些匠师手里搞到了几十条没子弹的私枪,炸药还没有拿到。”

    “算了,这事我在另外想办法吧。”孙武叹了口气,摆摆手:“你们立刻回去,想办法多联络些21混成协内的士兵,我们在哪里的发展的实在是太慢了。”

    蒋翊武听出来了,孙武也挺担心杨秋的,所以立刻点了点头,就在抓起帽子刚准备离开时突然想起一事问道:“对了,四川那边怎么样了?”

    “死了些同志,幸好大部分骨干都保了下来。”孙武说道:“现在宋先生已经回上海了,听说宋先生已经和邓孝可等人说好了,要亲自接管四川的事情,估计不久后就要重新发动起来。”

    “那太好了,宋先生亲自出马,此事定能大成。”听到黄兴要亲自管四川,蒋翊武和李西屏都兴奋了起来,宋教仁大名可比他们响亮多了。

    “或许吧。”孙武没他们这个乐观,淡淡道:“做好我们的事,一旦四川真的成事,就需要用我们的牺牲来保卫胜利果实!”

    “是。”两人点点头后,重新戴起帽子,掀开门缝见到无人注意后才迅速离开。见到两人离去,孙武这才重新坐下拿出纸笔在白纸上狠狠写了两个大字。

    “杨秋!”

    写完字后,孙武还是心神不宁,所以有站到了窗口向透透风,却看到大街上蒋翊武和李西屏一边走一边不知道在嘀咕什么。

    “蒋大哥,难道就让那个狗贼逍遥快活?”李西屏狠狠道,对刚才孙武堵住自己很不开心,蒋翊武也是很不满孙武暂不杀杨秋的打算,见到他有意思,干脆一咬牙:“走,去找金癞痢。”

    -----

    -----

    “嘶。”

    武昌新军八镇辎重营内,杨秋光着膀子躺在竹床上,旁边围满了辎重营的士兵,马奎坐在旁边用棉球沾着药酒,不停擦拭他背后淡红色的淤痕,每次擦拭都会传来一阵龇牙吸气声。

    “得了吧,我的巴图鲁大英雄,有那么疼吗?”

    这吸气声不仅没让大伙焦心,反而惹来了一阵哄笑,最爱热闹的胡老三还故意挤挤眼睛,乐道:“杨兄弟,我看这鞭子也没用力啊,莫非是马奎摸得你太舒坦了?”

    “是啊,我看这是咱管带大人故意手下留情了,我上次挨了鞭子,可足足躺了三天三夜下不得床。”

    “屁话,你能和杨兄弟比?对了,上次你为啥挨鞭子?”

    “这我知道,他是去私会相好,结果被折腾了一晚上误了出操时辰。”

    “哈哈。”

    和其它营相比,辎重营中的士兵大都来自农村没什么文化,说起来话荤素不忌,反而多了以前军队里那种亲切,反倒以前因为杨秋是营里唯一上过洋学堂成了异类。

    以前除了秉文外,大部分人只把他当成天之骄子很少胡扯闲篇,这回走了趟四川,又救了押运的兄弟,最后还因为他整个辎重营都被朝廷嘉奖,每人得了十块大洋,所以一下子便让他和大家拉近了很多。

    “得都闲的慌了吧?该干嘛干嘛去。”萧安国的大嗓门从后面响了起来,士兵们顿时鸡飞狗跳呼啦一下全没影了,只留下杨秋和给他擦药的马奎。

    “兄弟,哥哥下手没那么重吧。”见到杨秋一副龇牙咧嘴好像受到了多大伤似的,萧安国也是暗暗好笑,这家伙果然会装死,不愧是读书人!

    “咦?平库大人怎么这么清闲了?就不怕去晚了,几万条枪被人抢了?”杨秋从旁边拿起衣服穿好后打趣道:“莫非要学我休假三天治疗鞭伤?”

    “我还真有事要找你呢。”

    见到萧安国找了个凳子坐到旁边,似乎要商量什么事,马奎立刻起身就想离开,杨秋一把拉住他笑道:“马大哥坐吧,我们兄弟又不是外人,何况大哥那天在提督府时已经保举了你接任辎重营,提督大人也已经准了,估摸着再有两天调令就该到了。”

    “真的?”一听说萧安国保举了自己接任辎重营管带,马奎顿时喜的直挠头,虽然辎重营没有平库重要,也不像42标那样把守要地,但时常会有官员来找辎重营运送些货物什么的,油水也是不错,所以连忙谢谢萧安国。

    “看把你乐的,不过这事可不谢我,都是杨兄弟的功劳。”

    等马奎坐下三人又闹了几句,萧安国才嘴角一垮苦道:“不瞒兄弟,从总督府回来后我这心里总觉得不踏实,你说为何提督大人和黎大人会保举我出任平库?”

    “我哪知道。”杨秋一白眼,拍了把额头说道:“大哥你不过是平库,说白了就是个看仓库的,可兄弟我这叫什么事啊!”

    “这不同,这不同。”萧安国连忙摆手说道:“兄弟你是有大本事的人,又喝了那么多洋墨水,当初到辎重营里我便知道你迟早会飞黄腾达,可我萧安国不过是大老粗一个,若不是当了兵跟随西席先生认识了几个字,怕是连名字都不会写呢。”

    见到萧安国一脸彷徨,杨秋知道他心里真是急了,所以想了想后说道:“若是大哥不觉得我瞎说,我便替你分析分析。”

    “兄弟快说。”萧安国连忙将凳子移近了些,连马奎都竖起了耳朵,想听听杨秋有何高论。

    “萧大哥。”杨秋吸了口气,眉梢一挑说道:“楚望台责任重大,所以军中才有非亲信不得任职的说法,可是话回过来说,亲信就真的可靠了吗?自从新军成立以来,多少眼睛盯着提督大人呢,何况是这个军械库,更是重中之重,所以这么多年了大人一直没有安排平库,只让工程营的李克果兼任,就是怕闲话遭致攻讦。”

    “那为何现在让萧大哥出任呢?”马奎在旁边追问道。

    “一来是萧大哥恰好立了功,需要个封赏。”杨秋竖起手指分析道:“二来嘛应该说是我害了你,因为经过四川一行,萧大哥和马大哥你们怕都已经被打上了杨秋同伙的名号,这样一来就不怕军械库被乱党渗透。”

    “兄弟你的意思是那些乱党会抢枪械库!”

    萧安国和马奎顿时面面相觑,没想到杨秋竟然会这么说,要知道楚望台防御之严可以说冠绝整个新军,外人看来根本没可能,但后者却一点也没有提前泄露了历史的觉悟,继续说道:“提督和黎大人执掌新军多年,自然知道哪些地方重要,对军中的情况也是了若指掌,而且。”

    说到这里,杨秋脑海里猛然升起一个极为大胆的念头,历史上瑞方从新军调兵救急,张彪将手下八镇31和32标借给他,可正是这两个团眼看要到成都就叛变了!

    反而恰恰留在武昌的剩余部队居然还和起义军纠缠了很久,如果不是楚望台和后来黎元洪被抬出来,张彪未必会败!按照这么推算的话,是不是可以认为其实张彪已经知道了些,才故意把被渗透最严重的两标士兵派出去了呢?

    现在因为自己出了个小小的分叉,又居然让萧安国出任平库,是不是意味着他已经知道楚望台有危险?要知道当时兵变部队在几个民党成员的蛊惑下,不费一枪一弹就拿下了最核心的楚望台。

    “原来……自己被当成党人的靶子了!”杨秋一拍大腿,全想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