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76章 开始

    @@@@@

    新泻县内爆炸隆隆,一枚枚来自海面的重型炮弹和火箭弹肆无忌惮的倾洒而下。天空中,绘着菊花图案的神风自杀机还没靠近海岸线,就被一道道匹练扫落,拉着黑烟直坠大地。房屋被摧毁,树木折断,堑壕被逐段轰平,四五层的钢筋水泥楼房都在冲击波中轰然倒塌,马路上田野间血肉横飞,碎土烂木纷纷扬扬。

    这一幅画面在日本军事史上,绝对称得上是耻辱性的。由中国海军“李广”号护航航母、“霍去病”号护航航母、“长沙”号重巡洋舰、“台湾岛”号重巡洋舰、“西江”号轻巡洋舰、“福田”号火力支援舰,“莆田”号火力支援舰、法国“敦刻尔克”号战列舰、“斯特拉斯堡”号战列舰、朝鲜海军“汉江”号(原中国长江号,‘海军调整’中写错,此舰已经出售所以已经修改)轻巡洋舰和十二艘驱逐舰组成的日本海炮击编队,从新泻外海20公里的海面上,对整个城市进行猛烈地破坏性炮击。

    舰队上空,一架海军运九改高空长程预警侦察机指挥着六十多架空军歼八“天权”战斗机、海军“闪电”战斗机,对岛内飞来的各种神风飞机进行自由猎杀。一架架没有起落架,只有单程油料的神风机带着经验不足的年轻飞行员们,如雪片般被击落。

    日军神风攻击队从琉球战役开始就频繁出没,还取得过重伤护航航母、击伤近百艘、击沉数十艘的战绩。但在长达半年的残酷海空消耗战后,他们已经很难取得效果。尤其国防军针对神风攻击,推出全新的防空战术后,现在这样的画面已经屡见不鲜。以海军舰载远程对空雷达和长航程预警侦察机为指挥核心。由空军歼六“双头蛟”和“天权”战斗机组建远程截击防线,海军“闪电”中层格杀,大量120毫米、85毫米高炮用VT炮弹保护内圈,最后在辅以海量40毫米高炮的多层战术非常有效,连中国自己的海空王牌飞行员都表示。要连续突破海天两道雷达网,四层火力防御线实在是很难。

    在这种被称为“远程截杀”新战术中,海军三架运九改长程预警侦察机发挥了重要作用,正是它们为战斗机远程截击提供了保障。虽然雷达的抗杂波能力还有待提高,但防空截击的效率却提高数十倍,使得大航程制空战斗机可以提前起飞并埋伏较长一段时间。而不像以前那样抵达战场后很多敌机都已经逃走。从新战术启用以来,它们已经提供了上百次预警,帮助击落近1500架各类日本飞机。为此,空军还后悔将它们送给海军,所以又重新开始集雷达预警和空中指挥等功能为一体的新一代预警机的招标,连海军都开始提前研制舰载型预警指挥机。

    针对日本的海空绞杀从琉球战役结束就没有停过一天。迄今为止仅空军“双头蛟”和“歼八”两款长程战斗机,就已经在日本列岛上空飞行超过四万架次,平均每天有200架,向世界证明谁才是亚洲的空战之王!

    强大的远程截击能力,确保了能将神风自杀机在第一时间击落,还让海军能充分发挥炮击优势,游荡于日本列岛四周。为打击日本的战争潜力和信心。海军早在琉球战役前就制定出详细的炮击计划,不仅组建了数支航母炮击编队,还用七十余艘用老式驱逐舰或小型高速民船改装的火力支援舰。这些游侠式的火力支援舰装着几门甚至十几门32管火箭炮,趁夜悄悄靠近海岸后就利用射速快的性能,短时间内打出几百枚燃烧弹将村镇成片焚毁,等日本守军反应过来它们又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

    短短两小时,2200吨弹药就被倾洒在新泻人头上,等侦察机汇报看不到有价值目标后,舰队才如同吃饱喝足的狼群,在战斗机的保护下带着受伤的驱逐舰快速撤离。这种毫无规律性的沿海炮击行动。让土肥原十分恼火。钻出隐蔽所望着被摧毁的城市和码头,眉宇间全是无奈。由于情报网基本瘫痪,往往是某处刚部署好海防重炮,几百公里外的另一座城市就被炸光。

    为了海防的事情,陆军和海军已经吵成一团。再这样下去恐怕等不到登陆自己人就要内战了。

    “将军,损失很大,要不要立刻通知大本营,让海军派军舰来?”

    进城的路上,到处都是尸体和哀嚎的受伤人员,担架队根本来不及输送只好移到路边醒目位置,希望路过的部队能把伤员救回去。副官见到这幅悲惨景象后,声音都颤抖起来。“当然要通知。但是海军,哼!他们除了死守几艘军舰,还有作用吗?”土肥原贤二骂了句,继续向防卫司令部掩体走去。

    他来这里是调查国社和骚乱的,由于持续封锁,日本国内积聚的矛盾已经到达临界点,现在大本营的屁股下面就像是一个随时会喷发的火山口。作为大本营的耳目,特高课自然责无旁贷要提前揪出那些叛乱者,以免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

    刚走到门口,满身泥土的群马县官防司令原田熊吉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土肥原君,你来得太好了,我正要派人去找你。”

    “出什么事了吗?”

    “你看看这个,是大本营发来的。昨天晚上根岛县守备队发现有人偷偷转运支那冲锋枪,部队在拦截时,遭到凶猛火力的反抗后,还被他们逃走了。”

    原田熊吉的话,让土肥原脸色变了变,他最担心的事情来了。要知道,日本国内枪支管理是很严格的,所以日本国社等地下组织很难成气候,但现在因为海防问题,连火力强大的冲锋枪都流入进来,说明情况已经非常危险。“请阁下尽快安排车。我要去根岛县。”土肥原贤二没有选飞机,因为上天就等于死亡。但后来他却非常悔恨这个选择,因为如果不是车辆速度慢,或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灾难。

    就在他星夜兼程赶往根岛县时,冈山已经充斥着难以明言的紧张气氛。

    城市北面的地下仓库前。垒起了高高的沙包墙。一挺挺本该用于作战的机枪,对准了墙外衣衫褴褛数目众多的饥民。稻田昌站在沙包后面,眺望着远处光秃秃泛着灰黑色的城市。他是一名预备役伍长,一年前入伍奉命驻守这个军粮仓库,也因为这次入伍让他侥幸避开了惨烈的大轰炸。至今他依旧记得那天晚上的画面,数以千计的燃烧弹从天而降。拥有五十万人口的冈山瞬间化为灰烬,上万人死亡,数万受伤。当他抱着一个婴儿,眼睁睁看着孩子父母被烧成焦碳时,才明白战争是多么的残酷。

    那场轰炸不仅摧毁了冈山,还断送了数十万国民的生计。随后中国轰炸机又开始投放像蝴蝶一样的小炸弹。这些炸弹遍布山野农田,每天都有人因此断手断脚,耕牛被炸伤,稻田不敢耕种,连伐木砍柴都不敢深入。饥荒开始蔓延,越来越多的饥民云集到仓库前,甚至还发生过许多次试图越过封锁线偷粮食的事情。

    “提高警惕。八嘎!稻田。你还在这里干什么?”一名军曹从后面冲上来:“快去装车!马上就要出发了。”

    “嗨!”

    稻田一点头,飞快钻进厚厚的水泥门。走进地下仓库后,就见到士兵们正在将一包包大米扛上车,准备运往西海岸的松山交给前线部队。“稻田君,你去哪里了?”走到最后一辆车时,前几天才调来的好友青隆探出头把他拉上卡车。

    “就在外面。”

    “快点来帮忙。”青隆一边往车上堆米包,一边凑近问道:“外面怎么样了?我听说昨天晚上黑田他们被游击队打败了。”青隆是有名的碎嘴,一打开话匣就絮叨不停:“稻田,你说我们是不是真的打败了?我听说支那人运来很多机关短铳给游击队,非常厉害。”

    这几天冈山内外一直在疯传中国向日本反对派运送冲锋枪的事情。传言还被说的活灵活现。其实稻田和大家心里都明白,战争已经失败了,否则头顶的支那飞机怎么会越来越多呢?但谁也不敢说出来,所以他连忙摆摆手:“不要再说这件事了,军曹听到就麻烦了。”

    “可是。”青隆看看四周没人注意。悄悄从兜里掏出一张飞机撒下的传单递给他:“稻田君,你看看这个,是我昨天晚上捡到的。”

    “你不要命了!”稻田见状,吓得连忙把传单收入怀里:“快干活。”

    “我就是好奇,你放心,我不说了。”青隆也知道私藏传单是要被枪毙的,所以很快闭上嘴巴专心干活。不一会,十几辆卡车就被塞满粮包。经过点名后,稻田和青隆都被选中押送粮食,坐上了最后一辆卡车。

    徐徐驶出大门的运粮队,引起四野一阵骚动,数以万计的饥民从四面八方向道路涌来,但架在车顶的机枪和护卫士兵让他们不敢靠近,许多人只好跪在地上奢求士兵们能扔下几把米让他们熬碗粥。许多心软的士兵都将自己的一天的口粮,一个参杂着大量稻糠的米饭团扔给有孩子的饥民,稻田和青隆也把饭团袋扔了出去。虽然这样做他们就要挨饿一天,但起码明天他们还有吃的,而这些饥民很多人连树皮野菜都几天没吃到过。

    眼看四周的饥民越来越多,导致车队行驶缓慢,满脸凶肉的军曹一个劲叫骂,还用竹鞭子抽打那些想靠近的饥民。“真是该死的家伙!”青隆看着他,牙齿咬得咯咯作响。扭过头想和好朋友聊聊天出气时,却发现稻田偷偷拔出刺刀,扎破一个米袋,然后又偷偷在车子下面挖个洞,任由大米一点点从洞里流淌出去。

    青隆吓了一跳:“稻田君,这是要枪毙的!”

    “嘘,不要声张!”稻田连忙捂住他的嘴巴,向青隆努努嘴指了指前面卡车的底下。顺着他的手指,青隆看见每辆卡车后面都有一股手指粗的白米顺着车轮流淌到马路上。车上的士兵也都全当没看见。“这是怎么回事?”青隆前几天才调来,不明白为何每辆车都漏米。“这是我们唯一能帮助大家的事情。”稻田没有多说,坐直身体和其它士兵一样,假装没看见这种“运输损耗”。

    看着缓慢扁下去的米包,青隆有些明白了。基地的军粮是不能私自偷出去支援灾民的。所以大家就想出这种办法,反正运到部队后他们也不会计较一包两包的“损耗”,毕竟这年头有的吃就不错了。车队缓慢前进着,身后的饥民开始哄抢落下的米粒,看着一些人为了沾满泥巴的几颗米粒大打出手,青隆虽然心里难过。但也知道身为士兵他们无能为力。再看车队最前面张牙舞爪挥舞竹鞭的军曹,对比四周默不作声的士兵,青隆叹了口气:“军曹知道吗?”

    “他?哼!”稻田冷哼一声:“他应该去朝鲜被打死,而不是在这里!”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要是有一颗子弹打中他的脑袋,我肯定会啪!”青隆刚要诅咒军曹。一声清脆的枪响陡然窜入耳朵。而被他诅咒的军曹更是脑袋一偏,然后喷着血跌落车下。

    “有人抢米!”稻田立刻反应过来,子弹上膛准备揪出袭击者。虽然大家心照不宣用损耗借口偷偷漏几包米给饥民,但身为军人,他的职责就是保护大米。可等他上好膛站起来,一阵阵密集的扫射声陡然从四面八方响起!

    上百名混在饥民中的国社游击队士兵挺冲锋枪,用饥民掩护冲向卡车。由于袭击突然。又都是扫射极快的冲锋枪,所以押运士兵和司机很快就被打死。“八嘎,你们这些帝国。”稻田口中的叛徒两字还没喊完,弹雨就洒在他身上,满身鲜血的倒在了米包上。“稻田君!”青隆见状顿时双目充血,但面对上百名如狼似虎的游击队士兵,也很快被淹没弹雨中。

    “拿走,这些米都是人民的!拿走!”突然爆发的枪战,吓得饥民四散奔逃。但不久游击队占领车队后,他们就见到卡车上抛下一包包撕开的大米。雪白的米粒。瞬间激红了无数双眼睛,饥饿战胜了恐惧,数以万计的饥民狂奔呼喊冲向米包,哄抢踩踏争执殴打,瞬间马路就被挤满挤烂。

    “八嘎!有人抢米。出击!”几公里外的基地发现异状后,军官立即纠集大批士兵准备夺回粮食。但由于抢米的人太多,他们被堵在后面根本无法前进,军官正着急该怎么办时,人群里又喷出数十道火舌对准他们,将士兵打得浑身是血。

    “八嘎!开枪!开枪!”眼看局面越来越乱,一名中队长下达了射击命令。“嚯嚯嚯。”十余挺歪把子机枪,瞬间就在抢粮的人群里搅起腥风血雨,数百数百的饥民被子弹扫死。但已经红了眼睛的饥民还是无法阻止,一些人甚至还和上来制止的士兵殴打起来。

    “这是我们的粮食!我们要饿死了!夺回粮食,夺回粮食!”在游击队的鼓动下,场面越来越乱,刹那间局势就开始失控。人性的丑恶在生死间彻底暴露出来,无数被煽动的饥民开始冲击军粮仓库,裹挟在他们中间的游击队员也适时地用手榴弹和迫击炮炸开沙包墙。整个仓库区,都是嘶喊、咒骂和密密麻麻的枪声,很快地上就铺满了尸体。

    得知有人抢粮,根岛县司令部还立即调动四周的上万名驻军实施清剿,这愈发使得失态恶化。等到土肥原第二天赶到粮仓时,抢粮事件竟然造成了四百名士兵和一万余名饥民死伤!一时间,整个根岛县都充斥着“军队见死不救滥杀数万饥民”的消息。为扩大影响,德田球一和长野分别率领游击队不断袭击四周的粮仓和地主富户。开仓放粮制造混乱。不到三天,根岛县的骚乱就开始向外蔓延,兵库、奈良、爱知全都传来“暴民夺粮军队滥杀无辜”的消息。

    消息传到东京后,裕仁立刻要求首相府和军部拿出办法,制止暴乱蔓延。首相小矶国昭和陆军大臣杉山元商量后,决定召集高级官员和将领,在九段坂的靖国神社商量对策。

    就在众多日军高级军官和将领赶往靖国神社时,在安东机场,地勤士兵也开始将两枚6800公斤的“雏菊切刀”和两枚10000公斤的“惩罚”巨型炸弹缓缓塞入最新的轰12战略轰炸机的弹舱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