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72章 迷惘

    @@@@@@

    春天来了,和煦的阳光重返大地,枝叶如雨后春笋般纷纷露出嫩芽。即使身处无四季之分的琉球,都能察觉到大陆上的复苏。站在首里城的守礼门向东看去,海天之间一大片桅杆正向南移动,那是由两百余艘商船组成的太平洋船队。二十余艘机警的护卫舰在一艘护航航母的指挥下,散播于船队四周,两架从琉球起飞的路基“鱼叉”双发海上巡逻机从船队上空掠过。

    这是一支从青岛启程的战时太平洋物资船队,抵达威克岛海域后它们中的部分将前往马绍尔等地,为已经启动的“太平洋避风港”计划运输物资,更多地会继续前往旧金山,船舱里从剃须刀牙刷军装到电台和导航仪,总数150万吨的商品将为三十万户中国家庭带来不菲收益。

    这就是同盟,也是杨秋坚定把国家绑上盟军战车的理由之一,因为没什么比加入同盟更能促进的商品出口!用殖民地人口来倾销商品的老思想已经过时,中美借战争逼迫各国开放市场促使本国商品出口的办法,才是未来!而西伯利亚的吞并,与其说是土地扩张解决北方隐患,还不如看成是杨秋对本土资源量不如美国所采取的补充手段。所以《开普敦宣言》奠定合作基础后,源源不断的中国商品就开始汇入同盟国这条大河。是的,美国拥有世界最强大的工业,能制造所有商品,但深陷战争的美国人也需要优先考虑军工,所以大量国内民用市场和南美等市场都在等待填补。英国人连自己都满不足,唯有中国这个本土基本没被战火波及。却拥有大量民族轻工业的国家能提供弥补这些缺口。罗斯福不会心甘情愿,但至少他头脑冷静清楚现状,所以在战争结束前美国不会限制中国商品的流入。当然,罗斯福也会利用《开普敦宣言》反过来要求杨秋开放更多资本工业市场(资本工业是指光学、技术装备、金属货物、造船、车辆、化学制品、生铁和粗钢等)。这是一场看不到硝烟的战争,互相制约互相打击。但对于普通中国人来说,他们却能得到实惠。一方面是进口数量和价格会降低,商品更丰富,一方面是出口旺盛的丰厚回报和稳定工作。虽然日本不可能得到北京准确地出口数字,但作为担任过外相的广田弘毅也能估算出。至少在战争结束前,战时的中美年贸易总吨位将至少有三千万吨。总贸易额可能会超过500亿民元之巨!而出口轻工为主的中国至少占百分之七十份额,毕竟美国最具优势的资本工业都要先应对战争,而中国的轻工业商品在战争中对国家的帮助比例不算很大,可以大量出口而不影响国内市场。

    这仅仅是对美洲的贸易额,中英贸易额同样因为丘吉尔的“败家”数额不菲,光是150艘战时标准轮就价值数亿英镑。马六甲畅通后的传统出口地波斯湾。武力占领并且已经签署超级合同的中亚,还有日本让出的南洋朝鲜等地,可以预见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中国商品出口将从战前占世界份额的不到百分之十上升到至少百分之三十,成为继英美后的又一个对外贸易大国!

    这还没算利润高昂的军火出口和武器仿造专利!仅开普敦会议前后,杨秋就利用盟军这条超级巨轮签署了包括数百架远程运输机,坦克舰船战斗机等在内的大批军火出口订单。光是前几天。土耳其驻华大使就和中国达成购买1500辆31T改进型坦克、400架二手“厉风”海军战斗机和数千门火炮的订单。军火出口总额日本同样不清楚,但至少也有近百亿民元!而且利益丰厚难以想象!

    除此之外,中国还利用战争贷款加速资本的扩张,据特高课的情报,截止41年底中国政府和银行就分别向越南朝鲜、中亚、波斯湾乃至波兰、自由法国和英国等国总计输出80亿民元贷款,相当于40亿美元!一举从负债国成为债权国。英国政府甚至还与去年初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首次募集3亿英镑的国家军事债券,虽然相比在美国的募集规模要小很多,但却是白人首次在远东地区发行的国家级金融债券。

    中国还以军事同盟筹集物资打败敌人为幌子,以每年上亿吨的速度从澳大利亚、中亚、南洋和印度等地运回大量廉价的矿石、橡胶、石油和粮食等物资。马六甲海峡通航后的一周内,就有二十余艘矿石运输船奔赴加尔各答。其中至少5艘是装载超过三万吨的大型远洋轮,还有7艘滞留波斯湾的大型油轮满载石油从波斯湾回来。而他们留在当地的民元,又被当地人用于购买更多地中国商品。

    这轮无形的商品和资本扩张,至少让三千万户中国家庭受惠。经济利益巨大地同时,政治上同样获益匪浅。日本历史上的日清战争和日俄战争已经证明,经济高速增长和对外战争能有效释放国家发展中积聚的巨大社会问题。对外战争的胜利还能提振国民士气,促进国民自信,这比任何口头上的宣传都更有效。战前的中国人面对洋人还有些自卑,现在呢?至少他在琉球的这段时间,就亲眼见过一名中国普通水兵和一些护送船队途径这里的美国水兵在酒吧的争执。那名水兵的嗓门比美国同行高了几倍,最后那句“等你们踏上德国领土再说这些吧”更是‘杀伤力’巨大。

    广田弘毅又将目光转向那霸港,码头最外面的三艘五万吨级油轮就是从波斯湾赶来的,它们一口气给那霸运来12万吨处理过的轻质原油和2万吨汽油,以满足琉球重建和军队驻扎所需。

    这就是轴心和同盟的差距!与杨秋罗斯福和丘吉尔相比,东京的那些人始终不明白什么样的战争才能让国家受惠。虽然南下后日军掠夺的黄金白银等浮财也有上千吨,但黄金不是钢铁石油和粮食,不能帮助打赢战争。一旦输掉反而会成为别人眼红的财富。所以即便盟军目前暂时受挫,他还是不看好轴心,因为同盟已经开始工业和军事的互补,有足够资源和制造能力去消耗,去一点点磨光敌人的战争潜力和信心。需要的只是时间而已。别的不说,光三国每年上亿吨的钢铁,霸占世界百分之七十的战略资源,每年可以生产5000万吨占世界造船总吨位百分之八十的能力,就足以让轴心相形见绌。而轴心国至今还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合作,就算苏德结盟也不行。因为出访过莫斯科并在苏联待了半年的他很清楚。苏联根本没法制造精致的德国武器,德国人也看不起苏联粗制滥造的家伙。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苏联有石油但炼油不足,主要炼油厂所在的乌拉尔、斯大林格勒和塞瓦斯托波尔都在去年遭到中国的轰炸,产能下降严重。德国本土没有石油,全靠罗马尼亚、苏联和煤炭液化技术。炼油能力只能满足国内需求,所以两国的石油工业根本没法互补,反而都存在巨大缺陷。只要炸掉巴库和罗马尼亚的油田,苏德就会出现日本式的缺油荒。反观盟国,仅中美控制的就有每年3亿吨开采、运输和冶炼能力。

    一个世界打一个欧洲结果不言而喻。

    “广田先生,这边请。”蒋百里打断广田的思绪,手一扬邀请他继续向里走。

    “谢谢。”广田礼貌的鞠了个躬。

    因为首里城在战火中损毁严重。所以来自中国内地的工匠正在重新修建。这样场面遍布大岛,迄今为止已经有五万中国工人来到这里,还带来许多家属,隐形的融合正在一点点开始。日本已经彻底失去琉球,这点广田很明确,所以他对参观毫无兴趣,追问道:“蒋先生,请问我还要在这里待多久呢?”

    “怎么,广田先生思念家乡了?”蒋百里呵呵一笑。广田抵达琉球后,他就奉命和施肇基来洽谈。但由于迟迟没进入实质谈判,杨秋对此也不感兴趣,所以就把广田弘毅变相扣押在这里。不过他在这里还算自由,除了不准进入军事基地外,其余地方都可以参观。

    这样的做法也让广田意识到杨秋根本不想谈判。所以萌生了去意。

    “不要急嘛,广田先生。我们都是肩负着远东未来才在这里的,但你们之前提出的那些东西太虚无。是啊,每个人都想结束战争,但如何结束是一个问题。你比我们清楚发动战争的原因和罪魁祸首,所以想结束就必须更坦率,更有忏悔的心理。把他们交出来,接受审判是一个好办法。另外,总统对日本人民的遭遇也深感同情,所以条约上需要加上日本全面改革等事宜,还要停止对国社的迫害,允许多党派轮流执政。”

    蒋百里知道他的心思,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洋洋洒洒说出投降和对日本彻底改革的想法。广田越听越惊心,且不说让军部那些家伙站在审判台上目前有多困难,光是天皇问题就没得商量。要知道,天皇家族自明治维新后已经成为日本的象征,如果天皇下台,再加上让日本国社上台后的多党轮流执政,这和幕府时代有什么不同?至于民生改革,日本有志之士倒是一直希望强行杨秋的《程诚法案》,但最后却不了了之。为什么呢?因为这会触及日本最深层的地主和财阀问题,这些东西一旦被诱发出来,后果将无法想象。

    广田弘毅忽然感觉海风很凉,连满头华发的蒋百里在他眼中都变得面目狰狞。现在的谈话虽然不正式,但以蒋百里在中国地身份,这些话肯定是杨秋交待的,意图彻底打断日本的脊梁!“蒋先生,继续东亚战争对贵国没有任何好处,你们的利益在南洋,我国愿意全部放弃,拉包尔和几内亚也可以让出来。而且您应该清楚,欧洲局势已经非常非常的不妙,你们的盟友在连续失败!波斯湾和中亚也已经处于非常非常危险地地位。”

    他连续用了两个“非常非常”来提醒蒋百里不要逼人太甚后,目光里开始积聚寒芒:“日本还没有失败!我国本土还有数百万的士兵,还有。”

    “是啊,欧洲那边还真是个麻烦事。”但不等他说完,蒋百里打断呛了一句:“不过嘛,广田先生真认为,靠藤田兵器研究所的防空竹竿就能挡住我国轰炸机?顶个大锅就能躲避炮弹?竹箭带一个弹头就能穿透我国坦克的装甲?”

    轻轻一句话,就将广田聚起的寒芒全部戳破。他没想到,蒋百里居然连藤田制造研究的国民决战兵器都了如指掌,可见中国对日本的渗透有多深!事实上虽然军部一直在叫嚣本土决战,认为只要中国一日不踏上日本本土,战争就不算输。但旷日持久的大轰炸已经给国民造成深重灾难,制造业基本瘫痪,本土部队武器装备奇缺连军装都配不齐,所以连他都不知道军部本土决战的底气是从哪里来的。

    “呵呵,不知不觉又到春天了。”蒋百里说着话,走到大殿中央还故意伸了个懒腰。听在广田耳中,分明是提醒自己一个最大最棘手的问题。

    粮食。

    谈判再次陷入僵局,广田都不记得这是第几次了。回到暂住地后,他刚准备躺下静静心,随同一起来琉球的秘书伊藤走了进来。

    伊藤是他出任外相时的老部下,曾出任过日本驻国联的参赞,日本退出国联后回到国内,是少数见过世面思想比较清醒日本政府人员。但战争爆发后,他因为抵制战争失去工作,所以广田收留了他,在自己身边帮忙。“阁下,这是东京的电报。重光葵外相请您停止谈判,等待盟友的消息。”为便于联络,广田带来了一台加密电台,这件事中国政府是知道的,并没有阻挠。

    “蠢货!这些愚蠢的家伙!”

    广田嗖的从椅子上弹起来,刚刚被蒋百里呛的气再也压不住。原本他就不想参合这件事,因为早就想到重光葵和小矶国昭可能裕仁可能会变卦。没想真被料中了,他们还真以为苏德能翻盘吗?要知道,自己刚才对蒋百里那么说,无非是一种交谈手段。

    德国早就不是打败法国时期的德国了,否则一年多怎么会连西班牙都拿不下来?土耳其也已经开战三周,安卡拉依然在盟军手里。而刚刚结束的马塔潘角海战中,意大利丢了一艘战列舰和三艘巡洋舰,比联合舰队好不到哪去。反倒是损失三艘航母的美国第六特混舰队却暴增6艘,在东地中海的航母总数已经增至11艘!这都说明,德国已经是强如之末。至于苏联没有亚洲地区的输血,肉类棉花镍铜这些都已经入不敷出。高加索又在人家眼皮底下,一旦德黑兰和乌拉尔被中国站稳脚跟,乌克兰和欧洲本土那点家当还不是一样被炸烂。

    美国开始发力,英国本土已经安全,杨秋在亚洲磨磨蹭蹭也并非打不动,而是故意拿日本当靶子,不想给英美要求他参合地中海战事的借口。军部真以为能靠东南亚和朝鲜苟延残喘的几万军队撑到反攻之日?

    想到这些,广天心里一阵烦躁,其实他清楚,中止谈判的幕后黑手是谁。

    难道废除天皇真的不可避免?日本未来到底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