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66章 出卖

    @@@@@@@

    鄂毕河上游,苏尔古特西北三十公里处一支由上百辆白色“北极”2型装甲雪橇战斗车和雪橇运输车组成的车队,在林间雪地快速行驶,如果不是嘈杂的发动机声,很难用肉眼将它们与四周景色区分开。

    “北极”系列装甲雪橇战斗车是吸收前年冬季作战经验后批量制造的装备,粗看起来就是一只“铁盒”加四个雪橇板,尾部装一台航空活塞发动机。“盒子”里层是胶合板,外层是11毫米钢板,中间夹层填充石棉,正面钢板厚度可以按需求额外加强。外形与苏联NKL-26型雪橇车差不多,夏季拆掉雪橇板装上轮子就是一辆武装越野车。作为辅助战斗车辆,“北极”系列雪橇车按照节约简单的宗旨设计,最大速度每小时50公里,最大里程170公里,可乘坐三人。顶部的密封机枪塔可以装一挺12.7毫米重机枪或一挺7.62毫米通用机枪,发动机大部分都是空军旧货,车厢里还有2个煤油取暖器,运输型外面用的是普通汽车钢板,可运送1吨散货。因为“北极”雪橇车是唯一能在极寒天气里满足巡逻、运输和战斗的车辆。所以自去年夏天国防部大批订购起,已经交付五千余辆。

    车队中间的车厢里,坐着一名五十岁左右,身材瘦小的军官。他就是自告奋勇秘密承认与贝利亚联络的海军司令秉文。为保密,参加行动的车队士兵都来自陆战队“海蛇”侦查大队。与在中亚作战的陆空两军完全不搭界。“这天也太冷了。”虽然车厢里的两个煤油取暖器都打开着,但已经几十年与海军和热带打交道的秉文还是觉得很冷。连身上的N3重型防寒服似乎都不起作用。

    “呵呵,这几天已经回升不少,要是您半个月前来,那才叫冷呢。”坐在他身边的男子,是总参政治部下属的中亚盟军民族事务处专员,国社新星伍中豪。这名具有丰富政治和处理民族问题的政治部专员,是方瑞的得力助手,两人一起管理着战时中亚的民事问题。手把手教当地人如何管理国家。

    中亚虽然大部分已经解放,但因为战争还没结束,所以国防军依旧控制者军权和民事管辖权,所以他还有政治洗脑和安插“特殊人员”的任务,所以阎宝航的国家战略情报局机密花名册上,都有他的名字。

    “来之前听参谋长说过几次,牺牲不少人吧?”秉文问道。

    伍中豪深吸口气。说起前段时间的异常气温,他还心有余悸。从去年12月下旬起,西伯利亚、哈萨克北方、乌拉尔和莫斯科地区就连降暴雪,进入一月后这些地区的温度骤降至零下40度左右!某些地方甚至降到零下47度!(历史有记载,非杜撰)。这次三十年来最严重的低温天气,给刚有起色的哈萨克带来很大麻烦。约三十万头牲畜被冻死,七十万人口受灾,所以工矿也全部停工。连军方也受到很大影响,运输线几乎瘫痪,卡车停运航空时断时续。连最稳定的铁路运输量都降到平时的两成。如果不是战区司令部按照杨秋的命令,进入乌拉尔后果断停住。先维修铁路扩大先向前线运输冬季物资的话,恐怕进入乌拉尔的百万大军都会被活生生冻死!但即便提前准备,依然有一万多名将士因低温死亡,还有超过十万人非战斗减员。

    “那苏联呢?”

    “等会贝利亚的人会交换一些这方面的资料,不过从我们掌握的情报看,莫斯科这个年过得极其不好。国内粮荒非常严重,尤其缺少棉花和肉类,顿河流域和乌法一代出现数次大规模冻死的情况。据说斯大林已经让赫鲁晓夫全权负责粮食棉花的生产,还有消息说,苏德谈判中苏联还特意多加一条,就是希望德军夺取埃及后,把这个‘棉花仓库’分一部分给苏联。”

    埃及是世界最主要的长绒棉生产国,因航道封锁等关系,战争爆发后一度出口困难导致经济崩溃,杨秋利用这个机会,让贝祖贻出访开罗提出棉花换援助和工业品的办法,已经将埃及长绒棉出口量的百分之六十控制在手心里,使埃及逐步摆脱对欧洲资金和出口市场的依赖。

    秉文看着窗外微微皱眉,要知道总参在十二月前就已经向乌拉尔前线送去5万只带取暖器的居住方舱(集装箱),还有330万吨越冬粮食与防寒物资,没想到还有这么大非战斗减员。由此可见,历史上那么多征服者都倒在莫斯科并非偶然,所以杨秋也格外重视越冬准备,还严令控制冬季非必要作战。不过也由此能看出,苏德结盟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或许情况还会像上次欧战那样,轴心国最终会被粮荒彻底压垮。

    正准备继续询问情况时,远方树林里出现一些移动黑点。前面的战斗雪橇立刻减速,机枪塔迅速转向哪个方向。“是北极驯鹿,应该是他们。”伍中豪看清黑点是什么后,拿出一副宽大的墨镜递过去:“将军,带上吧。可以防雪盲病,还能遮住脸。”秉文没拒绝,他的身份是不能暴露的,如果不是这件事让杨秋很棘手,也不会亲自来。戴上墨镜后,他还向后靠了靠,拿起望远镜开始观察。

    或许是引擎的嗡嗡声让驯鹿群不安,对面出现一阵骚动,片刻后才有一辆驯鹿车跑上来。伍中豪包紧防寒服后打开门,前面的一辆运输雪橇车也打开门,一名防寒服上有陆军标志的海军情报部上校和两名同样伪装成陆军的“海蛇”突击队士兵,押送着来中国联络的瓦尼科夫迎了过去。

    由于积雪漫过膝盖,四人用了十几分钟才走到前面。虽然听不到双方说些什么。但通过望远镜还是能看到,伍中豪站在瓦尼科夫身边。与驯鹿车上的人说些什么。几分钟后,远处黑压压的驯鹿车中分出一批跑了过来,伍中豪也发出信号让大家卸货。

    这是第一批货物,全都是缴获的苏制武器,总计8600支莫辛纳甘步枪、DP轻机枪、PPSH冲锋枪、子弹和手榴弹炸药等装备。按照商定好的,中国会在未来两周内用这种方式交付三个轻装步兵师的全部装备,而贝利亚则把他掌握的苏G和苏联情报交给国防军。所以这边卸货的事情,对面的驯鹿车上也搬下一只只木箱。数量有四五十只。

    秉文看得很仔细,从衣着看这些反苏游击队基本都是牧民装扮,武器装备也都五花八门,几名看上去像军官的人,看到成箱成箱的武器弹药明显很兴奋。倒是远处压阵一直没上来的一些人明显不同,居然都是清一色的PPSH冲锋枪,驯鹿车后面竟然还有两门苏军主力部队也才刚刚装备的ZIS-3型76毫米加农炮。这种炮性能很好。陆军部之前还下文给部队要求各装甲部队小心这种火炮,没想到居然在一支游击队里看到了。这说明,贝利亚很可能与国内某些部队有秘密联系!

    交货很顺利,一小时后冻得满脸青紫的伍中豪带着三只箱子回到车里。“将军,货都验过了。”坐下后,又立刻从怀里拿出一份俄语文件:“这是他们额外交给我的。我看过了。都是苏德谈判的一些消息。最后这条说,朱可夫已经与上周被调往敖德萨,同时调去的还有3个坦克旅、1个防空师和3个步兵师。黑海舰队也有不少舰船从塞瓦斯托波尔离港后去向不明。这里写,罗马尼亚的GC国际还在靠近苏联和罗马尼亚边界的黑海港口发现2个德军装甲师,所以贝利亚他们推测。苏德恐怕已经接近达成谈判正式结盟!黑海舰队离港和朱可夫调动,很可能是携手登陆土耳其!”

    “这个情报很重要。要立刻发回国。”秉文立刻贴身收好情报,追问道:“你刚才说贝利亚,难道他也来了?”

    “没有,是下面人,说是贝利亚特意让他转达提醒的。”

    “那就走吧,尽快回去。”秉文挥挥手下令掉头离开。车队启动后,对面也明显松口气,大批游击队士兵从树林里出来将武器弹药搬上驯鹿车。“这么多,不会是糊弄我们吧?”雪橇车掉头后,秉文又随手翻开足有半米长的木箱,拿起最上面的地图册。

    “应该不至于,否则想拿到剩下的货。”伍中豪凑了过来,当看到这份地图上密密麻麻的标注符号,不禁吸了口气。“怎么?你认得?”秉文知他精通俄语,也知道他另一个身份是国家战略情报局,所以把地图摊开了些。

    “我在西山(战略情报局所在地)看过龙牙和其它情报员送回来的苏联军事地图,还看过古比雪夫交代的东西。这东西是真的!您看。”伍中豪点点地图,脸上血色逐渐恢复:“这是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的酪朊胶和烃基联苯工厂,这两样东西都是生产航空胶合板的关键!这里是塞瓦斯托波尔,这些红圈应该就是要塞的位置,这三个以前我们都没看过。这个是斯大林格勒、这是乌法您再看这个!这里是莫斯科北面的伊万诺沃,我们之前就得到消息,伊凡米尔和贝利亚相继叛变后,斯大林就废弃了原来的政治局避难所,在伊万诺沃山区重新建了一个新的。”

    “将军!这要是真的,价值可就太大了!”说到最后,连向来稳重的伍中豪都开始鼻息粗重。秉文也连连点头,虽然上面的大部分坐标早就被情报部门掌握,但像伊万诺沃这种地下避难指挥中心却是第一次暴露,价值之大简直无法估量。

    “看来斯大林不死,贝利亚是怎么都不会放心的。”看着地图,秉文能明白贝利亚标出这个避难所的心思,连忙收好地图拍拍驾驶室的警卫:“让基地准备飞机,我要立刻和伍专员回北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