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65章 不同的未来

第1065章 不同的未来

    “外相阁下,币原阁下。”广田停住脚步。

    三人虽然都是横跨大正与昭和时期的日本政治外交家,也都出任过外相,但彼此间联络并不多,所以广田有些纳闷,他们约自己来这里做什么呢?

    重光葵让他坐下,又让人端上茶水才打开话匣:“广田君,马六甲(日军将新加坡和苏门答腊共同视为马六甲战)的消息,他们告诉你了吗?”他口中的他们,自然是死硬的军部。自从兵败汉城,军部就采取越来越严格的消息封锁制度,大肆没收收音机和私人无线电,还严禁传播任何中国空军投下的传单,反散播谣言者立即逮捕。因为是外相,重光葵还能知道些军队的事情,但很多边缘人物已经很难再得到及时准确地消息。

    “昨天陆军的朋友阁下来拜访过我。”广田没说是那名陆军将来拜访他,只是点点头心情沉重。山下奉文一个错误地命令,令十四万日本年轻人和上万侨民全部被报复性杀死的消息太震动了,要是在国内传开绝对会引发大地震。所以他不愿多谈这件事,双手合十抱住杯子,捂着手问道:“外相阁下找我来就是谈这件事吗?恕我直言,战争进行到现在这种地步,只能让军队自己来收场,我们再说什么都晚了。”

    “不不,还请广田君振作起来。”币原听他似乎不愿再管,连忙摆手:“外相请阁下来,就是寻求结束战争的办法。”

    “结束战争的办法?”广田低着头,端详着茶杯里的清水。对重光葵用“办法”这个词取代“投降”也颇为不屑,心里暗暗嘀咕:“早干嘛去了?如果开普敦会议前投降,英美一定会施压北京,但现在美苏开战迹象明显,还主动让出东北亚和西南太平洋。所以除非日本答应极为苛刻的条件,否则即使投降杨秋也会当做没看见。”

    “广田阁下,帝国已经到了存亡的悬崖边,这个时候我们更应该站出来力挽狂澜,不能几千万臣民受苦了!”重光葵没注意到他的神色,慢悠悠说出详情。原来,上次他在御前会议提出派人去中国媾和的建议被军部否决后,就一直耿耿于怀,所以多次出入皇宫劝说裕仁。原本裕仁还非常犹豫,但马六甲再拜。十几万士兵和侨民因军部错误的作战计划被报复性处死,裕仁也意识到如果再打下去,恐怕会死伤更大。但他又迟迟不愿意放弃“只要守住本岛,坚持到盟友反攻就有希望”的想法,所以想了个折中的办法,让重光葵派人秘密接洽杨秋。重光葵当然愿意接受这个任务,但中日两国矛盾互不信任,所以他手边缺乏了解北京的人,所以思来想去就只有与杨秋打过交道的广田弘毅最适合。

    说出让广田作为特使秘密接洽北京的想法后。重光葵紧张的看着广田,生怕对方拒绝,连手里的茶杯越来越冷都没发觉。

    广田弘毅沉默着,心里很不想掺和这趟浑水。因为离开决策圈后。反而能让他以旁观者的视角把日本内外看得更加通透。他已经很清楚,杨秋对日本的仇恨到底从哪里来,为什么要把日本视为大敌!不是甲午,不是满蒙更不是台湾。是因为日本提出的“亚洲共荣”与他提出的“和平发展的亚太”存在着根本冲突。这并非民族仇恨,也不是理念冲突,而根本是国家利益的最核心对抗!一个国家要崛起是很难很难的。尤其是中国这样的人口大国,所以辛亥年起,杨秋先是拉拢急于扩张的德国,然后转手又把德国出卖充当英国人的打手,最后又借gc主义引起资本主义国家恐慌的机会主动充当英美的东方屏障,耗费国力打击苏联,还主动积极的加入《华盛顿海军条约》做出乖宝宝的模样主动限制海军规模。

    即使在世界经济危机英美无力远征欧亚的时期,他也没有激进,而是先在沙特以数亿人口需要石油为借口,试探英国的反应,然后又在南洋挑动荷兰这个破落户。但他还是没动手,一直隐忍着!甚至在日本苏联开始扩大武装时还不断缩减军费,摆出专心发展国内的假象。

    直到德国重新武装。

    然而仅仅是隐忍还不够,因为中国要崛起,就不能有一个临近却又无法掌握的强国。他可以接受欧美对亚洲其它国家施加影响,甚至可以接受在亚太地区和欧洲进行一场直接的战争,但却肯定不会让欧美在亚太拥有一个具备遏制挑战他的盟友,这就是底线!不仅是杨秋,包括将来的中国政治家也无论如何不会接受一个倒向欧美的日本!毕竟欧美太远,他们再厉害,也不会天真到认为能在中国家门口打赢战争。

    除非,他们在中国门口有一个能够给北京制造很大麻烦的盟友。

    所以日本越是强大,尤其是还拥有一支占领琉球库页岛,能全面封锁东北亚进出太平洋通道的世界级海军后,就越让北京无法容忍。所以当日本在三十年代迅猛增强海军实力时,他却一边保持“弱势海军”一边加强航母航空等新技术,让日本和全世界都认为中国海军挡不住日本。可笑的是,战前军部蠢货们竟然也以为中国海军是“刚会走路的小学生”自以为杨秋会容忍他们打败鬼畜占领东南亚,最后在默认“亚洲双柱”共同对付白人实现“亚洲共荣”观点。

    所以他明白,即使现在去北京,也肯定会被百般刁难,因为杨秋需要一个完完全全投靠他的非正常化日本,而不是一个完整,很可能随时倒向欧美的日本。因为太清楚,英美对中国在亚太的扩张已经到了难以忍受的地步!所以才会出现逼迫杨秋在开普敦会议上发表声明,逼迫杨秋让新加坡和婆罗洲独立而不是“公投合并”。一个控制全亚洲的中国,是对白人世界秩序的**裸挑战!所以如果不是意外深陷欧洲,丘吉尔和罗斯福是绝不会介意拉拢日本,在西南太平洋和中国全面开战的!

    但能不去吗?

    日本已经付出一百百多万士兵的生命,国内也是已经满目疮痍。从中国海军突袭佐世保轰炸城市算起,中国陆陆续续的轰炸已经造成八十万国民死亡。受伤和因此生病者超过四百万,更有一千余万人流离失所。全日本超过十万人口的城市中,有百分之八十都被燃烧炸弹付之一炬!渔业和粮食产量骤减到战前的百分之六十,工业能力更下降到不足战前的百分之二十!日本可不是拥有六亿人口,轻松动员上千万士兵还不会伤到根基的中国,就算算上南朝鲜和殖民地的侨民,战前人口也不足七千万。现在七分之二的日本人因战争直接受灾,超过五成国民饥不果腹,如果再打下去恐怕真要灭种了!

    “我可以去,但在出发前请阁下告诉我一件事。”想到这些。广田心底就长叹口气,良久良久后,才抬起眼皮看向两人:“军部答应投降吗?”

    重光葵顿时面露难色,因为这件事他还没告诉军部,裕仁也出于某些原因只是对军部说去探探口风,所以只好用眼求助币原喜重郎。后者也很尴尬,嘴唇蠕动半天才吐出一句话:“海军已经答应了。”

    “光是海军吗?”广田弘毅一阵胸闷。军部本来应该是为政治服务的,现在倒好,他们这些政治家居然要为军部擦屁股。而且去谈判投降这么大的事情,居然都敢没有告诉军部,这种差事还怎么干?但重光葵也有难处,军部那些激进派实可不是好惹的。尤其是那些中低级军官,要是泄露准备投降的消息,天知道自己会不会像西园寺和永田那样横死街头。明治时期诞生的以下克上幽灵,实在是一种让他们这些政治家忌惮无比的可怕力量。

    他怕广田拒绝。只好起来,深深地一鞠躬:“广田君请放心,陛下也是想结束战争的。我已经和海军说好。他们会派一架红十字飞机送你去冲绳,相信支那是不会击落的,一切都拜托阁下了!”

    看着神态坚决的重光葵,半晌之后广田才露出一丝苦笑:“我明白了,我会尽自己最大地努力。但是希望阁下做好准备,中国地条件恐怕会非常羞辱和苛刻的。阁下也应当知道,我国的军队里有一群盲目的野牛,他们才是帝国最大的障碍!”

    重光葵和币原喜重郎都点点头,答应会想尽办法稳住军部。

    广田弘毅带着日本的未来,匆匆赶往相模湾搭乘海军红十字飞机的时候,北京也在继续精心雕琢自己的亚洲未来。

    总理办公室内,顾维钧将组建西南边疆省的计划书递给慕容翰和贝祖贻。收复新加坡,夺取巨港结束苏门答腊主要战事后,他和内阁都大松了口气。持续十九个月的两线作战终结看到结束东方的曙光,虽然两个半岛和海上的枪炮声还会持续一段时间,但资金消耗却能减少大半。当然,他和内阁也明白,战争才进行到一小半,从波斯湾到乌拉尔的漫长西线还有会许许多多大战,鼎盛的德国也远没到来,不过德国有英美撑着,只要等乌拉尔开春后会对苏联实施全面战略轰炸,肯定能极大削弱苏联的战争潜力,也能让他们有充沛时间继续调整。反倒是身边的东南亚需要尽快解决,因为大家也都清楚,随着大半个亚洲落入中国怀抱,英美已经越来越敌视,所以必须赶在战争结束加速完成新国土整合,将东南亚纳入亚盟机制,以实现掌握亚太,建立起海上第一和第二岛链的防御优势。

    “这是刚做好的建省计划书,西南边疆省民族众多,还有不少当年云南西藏废除农奴改土归流后逃出去的顽固派。你这个慕容大部长的压力可不小哦。”慕容翰先接过计划书翻看起来,冷哼一声:“总统说过,压力就是动力嘛。至于那些奴隶主能听话最好,不听话。哼!现在可是战争时期。”长期在司法部的工作,让这声闷哼听起来像冰渣般凌冽。

    顾维钧和贝祖贻相视一笑。卸任司法部长,参加开普敦会议,出任首位内政部长,前往中亚为杨秋出访中亚铺路。都在向外界传达一个消息,悬而未决的国社党候选人正在慢慢浮出水面。不过两人也知道,他们的脾气不适合维持杨秋需要的强硬。毕竟战后无论是国内国际都肯定会混乱一段时间,也需要一位鹰派继续镇住局面。所以也不嫉妒,反倒是拿当年两人在杨秋面前争论国体政路的事情打趣道:“你还是老样子,当年在船上的脾气一点没变。”

    “臭脾气,改不掉喽。倒是总理,你可是越来越得心应手了。”慕容翰也呵呵一笑,暂时放下计划书,问起美国援助的事情:“淞荪。美国援助的事情顺利吗?”

    贝祖贻前段时间专程前往美国,商讨援助的事情。说道:“及时还是蛮及时的,首批货物已经在旧金山装船,不过嘛,你们也知道,急需的重金属原材料一样没有,工业品也都是我们能自产的,不能自产一样不给。”

    “呵呵,不出所料。”

    “不管了。反正也没指望,我们有的他们未必有,我们没的,自力更生也总能搞出来。”贝祖贻豁达的一摆手。反倒问起暹罗国王的事情:“总理,那个气得你想踢人的暹罗国王怎么样了?”

    想起拉玛八世,顾维钧还是气不顺:“我已经让人陪他去参观全国,估计再有两天就能回来。听派去的人说。脾气性子还是那样,倒是对我国的实力和建设有些羡慕,已经有些合作的苗头。”

    贝祖贻不明白为何要拉玛八世配合。问道:“总理,总统为何一定要拉玛八世呢?难道我们不能直接出面,把泰国国内清洗一遍?”

    “能啊。”顾维钧还没回答,慕容翰放下文件插口道:“可是你想过没有,清洗就会带来仇恨,除非是杀光杀绝,否则将来如何保证边境安全?”

    “慕容说的对,暹罗国内势力复杂比辛亥年的我们还有过之而无不及,又多亲日亲英的势力,如果我们自己来,在暹罗人眼中就变成屠杀,会招惹没必要的仇恨。但要是拉玛八世下令,靠他在暹罗民众里的威信,再由我们和忠于他的暹罗军方组建一个清算委员会,就能最大程度避免两族冲突,毕竟我们还要考虑西南边境的长治久安。”

    “还不止这些。”

    比起顾维钧只说西南和东南半岛的关系,慕容翰更喜欢把东南战略放在全世界的背景下。撂下一句后,起身拿来热水瓶,替他和两人倒上热水后,才继续说道:“其实还可以这么理解,总统是不想身边有太多的边境和民族矛盾。翻开历史书能看到,凡是能成为世界性大国的国家,都有一个共同点,就是边界和邻国麻烦相对较少。英国就是个例子,他们能成为世界性大国,与他们和欧洲大陆绝缘有很大关系,可以让他们专注海洋,投资海军。英国的衰败,也是因为英国错误的认为德国会威胁自己的海权,所以在欧洲大陆事务上越陷越深,最终与威廉二世进行一场全面战争。

    英国已经衰退,目前有资格竞争世界性大国的,就是我们和美国!但美国的地理环境比我们更具优势,远离欧亚,周边没有重大威胁,又都是盎格鲁萨克逊人种,可以很轻易得到英国和欧洲白人的支持,有整个白人世界的科技和工业在助力。而我国所在的亚洲,目前还缺乏这样的能力和优势,别看日本是仅次于我国的第二大亚洲技术国家,但其实已经严重落后世界,所以在争夺世界头脑上我国要吃亏很大,地理上更不要说。所以总统才构想中亚屏障,还让我去中亚各国,准备起草一份类似《伦敦海峡公约》和《洛桑协议》的中亚军事政治公约,约束中亚各国的军队数量,并在向中亚以外国家开放军事通道等等事情作出限制,这样就能最大程度减少将来在西北的驻军,只需要在乌拉尔、波斯湾和印度穆盟地区保持一些军事基地和部队,就能形成对中亚的地理包围,切断外部干涉中亚的通道,不至于陷得太深。对暹罗和南洋也是这个心思,但这里又和中亚不同,华人众多基础更好,所以只要新加坡和婆罗洲尽快独立起来,适当掺合一下也无伤大雅,但决不能造成严重的民族对立!

    如果我们这代人能完全按照总统构思把这些事做好,那么以我国目前超过美国一倍的国土面积,控制的波斯湾石油、中亚矿藏等富量,再加上太平洋战略要点和亚洲巨大的人口优势,或许不如美国增长迅速,但迟早有一天能够成为与美国竞争的世界性大国!所以啊。”慕容翰拿起桌上的计划书,拍拍封皮语调一变,调皮的笑道:“我们的钱袋子大部长,尽快把钱拨下来吧,不然是会误大事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