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64章 没有俘虏

第1064章 没有俘虏

    圣诞临近,欧洲的枪炮声暂告段落,但亚洲依旧酣战如火。

    叶子山攻克新加坡市政大厅的当夜,董浩也率主力与布兰恩上校的部队接连攻克星岛西面的端士、裕廊和蔡厝港,在沿柔佛海峡进攻新柔长堤受阻后,两人又立刻掉头对武吉知马山实施包围。

    12月22日,空军利用义勇军开辟的临时跑道首次加入增援,包括5架运11在内的57架运输机在24小时内向岛上输送了10辆“猎犬”轮式装甲车和2300名士兵,海军更用水上运输机和苏门答腊的船只,一口气增援5100名士兵和32辆坦克自行炮等装备。

    为缓解连续作战的疲劳,新加坡司令部利用增援的机会让部队休息一天后,与24日清晨再次发起进攻。叶子山汇合林谋盛的马来亚师,集合6辆“金钱豹”和12辆“猎犬”,率领六千步兵在海军航空兵的配合下,沿着海堤向樟宜机场发起进攻。山下奉文虽然亲自指挥战斗,但被英美称之为“马来之虎”的大将阁下已经风光不在,虽然日军非常顽强的坚守了20个小时,但樟宜机场还是在25上午落入国防军手中。夺取机场后,海空增兵更加迅速,到12月27日傍晚,新加坡司令部已经拥有包括第三空降师、马来亚师在内的三个师,这还没算义勇军和布兰恩上校的数千余英荷盟军,总兵力增至四万八千人。

    充沛兵力和源源不断地后勤保障,让董浩和叶子山终于能对星岛中央的武吉知马山要塞发起合围。

    与此同时,粟多珍率领的20军也再次击溃日军第五师团,赶在新年前最后一天推进到柔佛海峡北面的新山。虽然山下奉文早早炸断一公里长的新柔长堤,切断越过海峡的唯一陆上通道,但中国工程兵还是顶着日军炮火,短短10小时就用预置的贝雷桥组件修复了被炸毁的闸门。1月2日早上八点。粟多珍用缴获的一列火车,强行撞开日军部署在长堤新加坡方向的阻碍物后,200辆“狸猫”坦克和自行火炮蜂拥而上,到下午四点,包括第20轻装甲师在内的4个陆军师已经全部沿着宽25米的大堤开进新加坡岛。

    就在叶子山和粟多珍与日军拉开最残酷的巷战时,第二舰队的137艘舰船保护海军陆战队三师,五个陆军师总计8万名将士,同时在新加坡外海的巴淡岛、宾坦岛、林加岛和新及岛等岛屿实施登陆。驻守日军虽然有心抵抗,但兵力差距实在是太悬殊,最后仅用五天就将这片拥有数十座岛屿、面积五千多平方公里并扼守马六甲海峡的群岛拱手让给了中国国防军。还有3万名被关押在群岛上的英荷联军和反日志士获救。

    得知林加群岛驻军被一扫而空,知道大势已去的山下奉文终于低下头颅,下令各联队焚烧联队旗,派人向董浩提出投降。但出乎他预料的是,董浩和新加坡司令部却一口拒绝他的投降请求:“回去告诉山下!你们怎么杀我们华人,我就怎么杀你们!他只有两条路,一是切腹自尽,二是洗干净脖子等我绞死他。”

    异乎寻常的死亡威胁,让来协商投降的大佐遍体发寒。呆滞良久后才怒吼起来:“这是违反日内瓦条的,是对攻击公约的践踏!”

    “日内瓦,哼!现在想起来了吗?你们用普通百姓做人质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攻击公约!来人。把他送回去。”董浩懒得和一名信使啰嗦,挥挥手让士兵拖了出去。四周的军官也都没有疑议,因为这是总统和岳元帅亲自下的命令,就是要告诉日本和那些在南洋搞风搞雨针对华人的势力。华人被杀的年代过去了!至于布兰恩上校和几名英荷军官也都默不作声,三十一个月前的十几万联军俘虏,如今连一半都没剩下。他们对日军的仇恨不比中国差多少。

    武吉知马山地下的肮脏隧道内,大佐把董浩的话重复一遍后,辻政信猛地后退几步,靠在冰凉阴冷的石壁上浑身发抖。山下奉文的脸上也没了血色,他想不到对手这么的狠!那可是整整十八万,至今还在东南半岛上为皇国梦想浴血奋战的年轻人啊!等到战争结束,五十万南进部队和数百万追随帝国南下的臣民,还有多少人能活下去?

    “发电报回国,让大家为帝国尽忠吧。”想到这些,山下奉文的嘴角狠抽两下,胸口像被赛满炸药。但当他看到气窗外一具被充当肉盾的华人尸体后,不由长叹口气。一步错步步错,到了现在又能怪谁呢?

    1942年1月8日,新加坡司令部对日军最后据点武吉知马山发起总攻,在这场一边倒却异常血腥的战斗中,中国陆海空三军动用各类弹药数千吨,几乎将整个山体从地表抹平!三万多名被困的日军和印尼军士兵不是被炸死,就是被凝固汽油弹活生生烧死。即使很多人举起手挂起白旗,还是没逃脱就地枪决的命运,到最后甚至有上千名士兵因神经崩溃而发疯乱跑。

    1月15日,最后一名躲在下水道里的日本兵被打死后,中国陆军元帅邱文彬,副总参谋长朱培德,海军参谋长白玉堂、西南战区总司令欧阳楠和新加坡自治主席陈嘉庚等人联袂抵达樟宜机场,宣布新加坡战役结束。

    这场持续28天的战役中创造了一个记录,就是没有一名没有俘虏!!驻守新加坡的日军第一师团、第十八师团,海军守备大队和印尼军第二师总计93532名官兵全部被打死或失踪,还有至少4700名日本侨民在战乱中被愤怒地当地义勇军打死或自杀,再加上马来半岛和林加群岛的数字,总计有120737日军和侨民死亡、5731人失踪。

    同样,中国和新加坡也付出很大代价,有2万名国防军将士死伤,其中死亡5700余人,还有1171人失踪。英荷联军以及战俘中也有5千死伤。而最惨的还是当地普通百姓。有1万7千名被日军充当肉盾的华人死亡,还有3万在战前日军的抓捕中死亡,再加上交战时的伤亡,总计有6万人死亡,占全部人口的八分子一。

    欧阳楠宣布新加坡战役结束后,海军立刻开始大规模扫雷行动,意图赶在农历新年前打通马六甲海峡。几天后,苏门答腊传来消息,经过十几天的拉锯战后,国防军在1月25日正式占领巨港。还一路南下班达亚齐。同样,国防军对当地**的印尼军和日军也进行了大规模报复,有8万印尼军士兵和1万多名日军被打死,还有近七十万支持印尼政府,参加过迫害华人的激进分子和他们的家庭被抄家后,在随后一年被流放到中西伯利亚高原开矿。由于这些人完全不知道什么叫严冬,所以这种流放和直接处死没有任何区别。

    大规模报复的同时,杨秋也没忘记老祖宗用了几千年的怀柔和分化政策。要知道,苏门答腊和爪哇岛本来历史渊源就非常复杂。民族不同双方敌视严重,所以苏加诺建立统一印尼后,并没有赢得太多苏门答腊人的支持。在印尼军和日军被消灭殆尽,尤其是那些支持统一的人都被中国抄家流放后。苏门答腊各族要求自治的呼声越来越高。再加上廖内省已经基本被华人控制,所以在杨秋的示意下,总参谋部、情报部和外交部多管齐下,积极支持那些一心要寻求自治的政客。加速分裂印尼的行动。

    东京,浅草。

    千年名刹浅草寺,是东京最后一批被刻意避开的轰炸目标。正因如此。寺庙周边成了很多人的避难所和生存依靠。大雪无情的洒落着,将地面覆盖了一层又一层,寂静的街道上,拖家带口成群结队的难民们躲在残垣后面瑟瑟发抖,每逢有人经过都会扑上前去跪地乞讨。还有很多女人为了糊口,给自己插上廉价标签,一遍又一遍接受凌辱折磨,而他们的男人明知屈辱,为了活命和孩子,也只能躲在外面咬碎嘴唇,捡起已经短得不能再短的烟头,帮忙看门招揽“生意”。

    每个隆起的雪堆里,都能见到伸出来已经冻僵发黑的手和脚,持续的轰炸让日本油尽灯枯、粮食歉收房屋倒塌,取暖的煤炭变成奢侈品,木材被哄抢干净,连山上的松树都因为要挖松树根熬油被砍伐殆尽。年轻男子全被军队征走,然后没日没夜训练,女孩们被送到慰安营去“安慰”受训的男人们,连海边的渔船都被炸毁殆尽没人知道在这个几十年难遇的严冬里,有多少日本人因为饥寒交迫消失无踪,大家只知道收尸队每天都能清理出几十车几十车的死尸,甚至已经出现许许多多杀死孩子分食的事情。

    每个日本人都希望冬天快点过去,期盼着樱花再度盛开,播下种子等待丰收。但没日没夜呼啸而过的轰炸机群,用一串串炸弹将这个梦想击碎。

    一辆烧着煤炭的汽车,打破了浅草寺的沉寂。车厢里,广田弘毅默默地看着从车窗前快速掠过的一张张麻木脸庞。作为战前坚定反对对华战争的日本政治家,永田铁山时期的他还能获得有力支持,但永田死后,“健忘”的日本高层似乎忘记是谁帮他们带回苏联盟友,是谁首次建议苏德日三国结盟,是谁在第二次中日战争后打破坚冰出访中国。

    日本啊,这个善忘的民族还能坚持多久?

    广田的唏嘘中,靠煤炭行驶的卡车缓缓停在寺庙后面。走进寺庙,隐藏在树木下、建筑中的士兵和一门门高射炮,将内外变成两个世界。“广田君。”广田弘毅在僧人带领下刚走进偏殿,一个声音从旁边响了起来。

    重光葵和币原喜重郎双双走了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