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63章 日落马六甲

第1063章 日落马六甲

    @@@@@@@@@

    激烈的炮声震彻云霄,战斗已经持续两天两夜,五万八千名日军和伪军的围攻不仅没能夺回星岛最大的福康宁山炮台,反而在中国空降兵的坚韧防守中,被中国海军接连用钻地弹和五吨中的“暴怒”重型炸弹摧毁了重要的圣淘沙西乐索和樟宜炮台,还让叶子山开辟出一条稳定的运输线,并在岛屿西面的巴西班让和金文泰开辟出第二登陆场。

    西南战区司令部也及时统筹调度,从纳土纳、苏门答腊甚至更远的婆罗洲和安达曼抽调兵力,在四十八小时内就利用水上飞机和苏门答腊的船只向新加坡增援了一万三千名士兵,还送来包括5辆25丙型“狸猫”轻型坦克,8辆31型“金钱豹”坦克、15辆“猎犬”轮式装甲车和25辆“猎狐”侦查装甲车在内的四百吨武器装备。鉴于增援部队中有空降兵、陆军和海军陆战队,还有亚盟马来亚师这样的游击队,指挥协调混乱,所以战区司令欧阳楠与督战的邱文彬商量后,决定成立星岛司令部,由董浩、叶子山和林谋盛三人联合指挥。

    为进一步增强兵力打开日军包围圈,叶子山果断提议组织精锐的海军陆战队,配合林谋盛的马来亚师与新加坡义勇军进攻圣淘沙,解救被关押在那里的三万多名英荷澳新战俘。这次营救行动非常及时,到第三天凌晨林谋盛就搭救出两万六千名战俘。经过紧急补给和休息后,原英国远东军布兰恩上校带着六千名身体状况较好的士兵加入新岛联合部队。极大增强了星岛司令部的兵力调度能力。

    在绝对的空中优势面前,福康宁山炮台和新加坡海峡大堤沿岸已经成为日军不可逾越的屏障!尤其是炮台区。在星岛司令部将士的拼死防御下,日军的攻击伤亡累累。叶子山还在海军的帮助下,用海军送来的技术人员和零配件,修复了一门381毫米海岸巨炮和三门152毫米舰炮,当海军炮手将381毫米巨炮在极近距离瞄准日本步兵后,往往只要两三枚炮弹就能摧毁一个完整的步兵中队!这些能三百六十度转动的炮塔还在观测飞机的指引下,对西面的金文泰和东面樟宜机场实施远程打击,连从柔佛海峡方向调动过来的日军第一师团。都被炸得哀鸿遍野。

    田中新一中将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整整三个步兵联队,一个山炮联队、一个速射炮大队,总兵力三万四千人的师团,竟然陷入如此的苦战!为这个炮台,山下奉文大将还加强他2门150重炮和一个105山炮大队,但现在呢?两天两夜死战。地表的尸体能从新加坡海峡铺到柔佛海峡!但还是没啃不下来,实在是丢尽了帝国陆军的脸面!这样下去可不行,福康宁山虽然只有五十米高,但却能俯览整个星岛,抢不回来的话连柔佛海峡防线都会被夹击崩溃!

    大将已经给足了信任!帝国还希望继续扼守马六甲将支那逼入僵持!现在自己却在这里碰得头破血流,实在是丢尽了帝国陆军的脸面!

    “把支那犯人带上来。用他们挡在前面!”田中扶着军刀,眼睛一片血红。他已经疯了!盯着远处的炮台群,大声下达最后命令。

    很快,上万名被绳子捆绑着的华人“肉盾”出现在日军前面,在刺刀的威胁下排成紧密队形向炮台慢慢走去。

    “上校!上校!你快看。”

    在田中的对面。军官将他的直接对手叶子山拉到气窗边。这名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的上校满身污泥,出门前换的新军装也已经被炮火熏黑。唯有一双透亮坚定地眼睛,告诉日军这里有一个你无法击倒的对手。

    透过炮兵潜望镜,叶子山看清被日军押着向炮台走来的华人后,鼻腔森冷的闷哼一声:“停止射击,狙击手各就各位!让海骑兵升空,按照预定方案动手!”早就设想到会出现这个景象的军官和参谋们已经不再紧张无措,立刻拿起电话或者电台,将一道道命令下达到各支部队。

    “进入阵地!小心人质。”裴健招呼从猎人进入各自的狙击阵地后,将特制的八倍狙击型瞄准镜卡在狙击步枪上,脸颊贴上枪托,开始按风速和光线调整瞄准镜。他用的是H38型栓动狙击步枪,是按照后世M21狙击步枪仿造的。制造一支好狙击步枪很难,非常考验精细加工能力,每一根成品枪管背后都是十到十五根的废品,每一粒子弹都经过层层筛选,所以汉阳工业集团的枪支厂不仅多次改良工艺,还从芬兰瑞典等国请来资深枪械技术员。

    因为制造困难价格高,专用狙击步枪不是人人能用的,所以他旁边的副射手使用的是装备最多的班用H35型半自动精度步枪。“来了。”副射手的提醒中,黑压压的人质出现在山坡远处。人质后面全都是低矮着身子,忽左忽右扭曲跑动路线的日本兵。“玛德!还有不少混在人群里。左面蓝衣服女人边上。”透过瞄准镜,一名满脸凶悍"ci luo"上半身,还挂着几枚手榴弹的日本兵出现人群里,副狙击手立刻把枪口扭过去。

    “看到了,交给我。联系大家,先解决混在里面的日本兵。”裴健迅速捕捉到这名日本兵,把他套入准星后慢慢扣上扳机。“快走!八嘎,死拉死拉滴!”满地的尸体,早已把五十多的陈宝妹吓得浑身哆嗦,因为走得慢顿时被日本兵推个踉跄。这一摔,反倒把她的求死之心激了出来。见到四周静悄悄连一个国防军战士都没看见,还以为他们是担心自己不敢开枪,所以扯开嗓子大喊起来:“开枪啊!娃子们!开枪啊!有这些日本鬼子陪葬。我们死也值了!”

    “开枪啊!开枪啊!”

    她这一叫,那些被俘当做人质的华人也都叫嚷起来。眼看局势要失控,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套在瞄准镜中那名日本兵立刻扬起刺刀。但他还没来得及捅下去,枪声就响了!只听到啪的一声,这个满脸横肉,全身挂着手榴弹的日本兵的脑袋像炸开般,稀里哗啦翻出无数黄白浓汁。

    “狙击手!”日军的反应很快,裴健刚打死这名日本兵,边上几人就高喊起来。但他们再快。也比不上叶子山特意从各部队挑选出的两百多名狙击手。光是在炮台正面这条六公里长的弧形防线上,就有一百多,还有数百名射击准的精锐老兵配合。所以裴健开出第一枪后,刚才还寂静的阵地上立刻响起炒豆子般的连续清脆声,那些混在人质中间的日本兵眨眼间就被接二连三打死,而且绝大部分都是一枪爆头,根本做不出同归于尽的动作。

    “跑!快跑!”狙击手打响后。防线上布置的几个扩音喇叭里也传来大喊声。还没从日本兵脑袋开瓢的景象中清醒过来的陈宝妹就觉得脚下一滑,被旁边的人拉着向炮台跑去。

    “啪啪!”并不密集的清脆枪声,却格外致命,从第一发子弹打出到喇叭响起的短短两分钟内,就有三四百名日本兵被狙击手打死。“八嘎!开枪!开炮!杀光他们!冲锋,跟在他们后面冲锋!用刺刀。用牙齿,用人填也要在把这几个小小山头填满!”见到前面的情况,田中完完全全疯了,死命的叫嚷着杀死人质发起冲锋。

    但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又出现一阵嘈杂引擎噪音。声音由远到近,正当日本兵四下寻找时。六架他们从未见过的古怪旋翼机从山脊后面“翻”了出来。“旋翼机!”一名在暹粒和国防军交过手的日军参谋立刻认出这是曾经出现在湄公河上空,拥有机枪的旋翼飞机。

    但他惊恐的喊声已经来不及传到前面,六架仿造S55的“海骑兵”直升机利用特有的盘旋和低速性能越过人质后,舱内的机枪手立刻扣下扳机。即使因为更换枪管困难,射速被调整到每分钟650发,1000发车载型金属弹还是被快速扯动着。密集的弹雨瞬间弥漫战场,强行将人质和日军切成两半,那独特的如同撕扯油布般的声音,只要听到就代表着死亡!

    居高临下的开阔视野让扫射变得极为简单,短短几分钟跟在人质后面的日军就如同秋风扫落叶般被金属弹雨“刮”倒,血肉飞溅肢残肚破,两千多名日本步兵就这样硬生生被“海骑兵”的弹雨压在地面死伤惨重,根本不能追击人质。不等“海骑兵”肆虐完,从两翼冲出来的32辆坦克装甲车,水银泻地般沿着各条马路向日军碾压过去。头顶是机枪扫射,地面是横冲直撞的厚实装甲,还有数量繁多的自动武器和空中支援日军打不动了。印尼第2军率先崩溃,成千上万的残兵撞入十八师团左翼引发混乱,然后又被中国海军的攻击机群屠宰殆尽。

    “完了!”看到这一幕,田中新一人都傻了,呆呆地看着六架在自己的部队头顶来回肆虐疯狂扫射的“海骑兵”,甚至忘记组织机枪把它打下来。两天两夜!一万五千名帝国将士,最后的精锐甚至都没能冲上炮台平顶!

    “玉碎吧!”

    “海骑兵”的猛烈火力让田中清醒过来,打不下去了!面对中国军队层出不穷的攻击手段和数目繁多异常凌厉自动武器,新加坡已经不可能守住了。所以他向几名联队长摆摆手后,一点一点抽出军刀,目光死灰的慢慢跌坐在地。

    直升机取得奇效救出人质后,叶子山依旧不依不饶,立刻让装甲营配合“海骑兵”中队,向四公里外市政大厅发起进攻。

    12月21日下午,象征新加坡权力中心的市政大厅楼顶,整整笼罩星岛三十一个月之久的太阳旗被三名空降兵扯下,中国国旗第一次飘扬在星岛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