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61章 激战新加坡

第1061章 激战新加坡

    @@@@@@@

    12月18日夜,柔佛海峡北岸的哥打丁宜炮火喧天,连海面的战舰重炮也已经触及到重要的柔佛海峡防线。出乎山下奉文和辻政信意料的是,中国国防军似乎不知道有“肉盾”,比如白天发生在德光岛的交战中,2艘“北京”级战列舰和2艘“西安”级重巡洋舰,就从马来亚半岛西侧用36门主炮反反复复对岛上设施炮击了整整四小时,不仅导致十八师团丢了整一个步兵大队,还有近千名华人“肉盾”在炮火中被炸死。

    这让山下奉文坐立不安,中国肯定知道“肉盾”计划,否则就不会对琦玉县实施报复轰炸,特高课也证实报复命令是由杨秋亲口下的。而且在海军炮击前,中国侦察机还多次出现,肯定看到被绑在外面的华人,那为何他们还肆无忌惮的使用重火力呢,真不要这几万华人了?他很清楚北京的政治环境,这种事不知道也就算了,如果知道就不可能当没看见,哪怕对国内民众做做样子也要做,否则杨秋早就被国内反对派揪住小辫子搞臭了。

    虽然山下奉文没想过这种办法会吓到对手,但如果能遏制对方的火力优势,这样做也是值了。可德光岛的交战,却让他嗅到一丝不妙,却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对劲,所以躺在床上还辗转反折心慌难受。

    “报告,第五师团急电,哥打丁宜失守了!”

    就在此时,副官慌慌张张的冲了进来,合衣躺下却怎么也闭不上眼珠的山下奉文豁然坐起,盯着副官怒气冲冲:“八嘎!松井在干什么?他的部队死光了吗?”

    “报告大将,松井将军正在组织部队夺回,但是他说。”

    “说什么?”

    山下奉文点亮煤油灯,因为电力中断显得有些阴森的屋子里增加了一点光亮。幽暗闪烁的火苗中,他的脸色愈发阴沉。对副官的吞吞吐吐也很不满。“让我来吧。”辻政信走进来,还微笑着拍拍副官接过电报,扫一眼后回复道:“松井久太郎中将说,支那军投入了300辆坦克。”

    “300辆!”山下奉文默默诵念这个数字。要知道,整个半岛日军都没有这么多坦克,而进攻哥打丁宜的才只是支那陆军里的1个轻装野战军。扣完最后一粒颗扣子,他拿起军刀:“命令横山勇。炸断柔佛大坝,把所有船只都撤回新加坡,从现在起封锁海峡禁止任何人从对面过来!”

    山下奉文切断第四和第五师团的退路后,走到窗边看向安静地南面:“辻政君,那边的支那军有动静吗?”

    “傍晚的电报,他们还在进攻占碑和巨港。没有跨海进攻的迹象,应该是害怕我们的炮台重炮。”辻政信自信的说道。但山下却不敢怠慢,中国国防军发起全面反攻后,苏门答腊廖内省的中国军队就开始进攻占碑,但前几天的空中运输量又明显超过对付兵力薄弱的占碑和巨港的需求,所以格外提醒道:“要加大防守,多安排瞭望哨。支那人在那里还有一些船只。”

    “我会安排的。”

    辻政信说完,立刻让人安排车送山下奉文去视察柔佛海峡防线,自己回到办公室打电话给驻守新加坡海峡炮台的114步兵联队。“嗨!”114联队隶属18师团,之前部署在缅甸,因山下奉文知道很难守住缅甸所以干脆调回新加坡。辻政信在南进部队中颇有威望,所以联队长江田太郎毕恭毕敬答应后,立刻开始着手加强防御。但就在此时,海峡中线方向却忽然传来嗡嗡地引擎声。“快。快起来!你们这些支那猪!”听到引擎声,守夜的114联队和海军守备大队的士兵立刻把华人俘虏驱赶到炮台上,但奇怪的是,引擎声一直在远处并没有靠近。

    “张大眼睛!加派瞭望员,每隔十分钟用探照灯扫视海面一次。”等了一个多小时,还没见任何轰炸机进攻,江田太郎以为是夜间侦察机。所以让士兵都回去抓紧时间休息。但他不知道,真正地死神已经从另一个方向悄无声息靠近新加坡岛。

    凌晨2点,一直在海峡中线盘旋吸引日军注意的轰炸机从高空投下数枚大型照明弹。“快!快!部队来了,打开地面引导灯。”见到海峡上空的照明弹。负责接应空降兵,却足足多等了一小时的胡铁君立刻让人打开引导灯。这些如同手电筒一样的红色引导灯都是特制的,只能从空中看到,所以炮台上的日军并未发现异样。

    引导灯打开后不久,为首的12架“小鸟”轻型滑翔机就从100米高度看到红色信号,技艺高超的飞行员立刻把坐标告诉后面的主力机群,然后快速下降到500米后迅速拉升机头,借助风势和空气阻力向着陆点滑翔而去。

    “抓稳!”无论何时何地,滑翔降落都是极其危险的。何况为了尽可能多带士兵和装备,今晚参加行动的所有滑翔机都被赛得满满当当。比如额定载员15人的“小鸟”被塞进18人,额定载重7吨或者52名士兵的“大鹏”重型滑翔机更被塞进了61名全副武装的空降兵。“砰。”在一声令空降兵们毛骨悚然的撞击声中,第一架“小鸟”快速落在炮台西面不足一公里的山丘斜坡上。由于降落时位置没控制好,整个左翼都被一棵树切断,飞机也猛然转了个弯。万幸的是,飞行员在降落后第一时间打开了减速齿,这些安装在滑翘上的减速齿深深扎入地表,帮助稳定了机身。“快快快!”飞机一停稳,18名背着携行具的空降兵就速跳出机舱,正副驾驶员也迅速解开安全带,拿起冲锋枪跟上部队。

    首批12架“小鸟”刚降落,跟在后面的主力机群也纷纷冲向地面。尤其是“大鹏”重型滑翔机,降落时动静很大,很快就被巡逻的日本哨兵发现。“支那飞机!嘀嘀!敌袭!敌。”撞击声引来了日军哨兵,当看到一个个庞大黑影擦着他们头顶降落在不远后,日本哨兵先是愣了下,旋即拿起警哨连吹带喊。但他们才跑到降落场外。就突然发现几个游移到胸口和脑门的红色亮点,等他们抬起头看向红点射来的方向,几名脸上乌漆麻黑根本看不清士兵如幽灵般钻了出来。

    “咄咄。”几个短点射,被红点瞄准具对准的日本哨兵就被保护降落场的猎人特种兵打死。

    (你没看错,就是红点瞄准具,河马有百分之百的证据,这货1944年就开始装备美军。但因为战争结束且数量不多不为人知。)

    在猎人和马来亚师的保护下,78架滑翔机(路上损失3架)中除了有2架降落时翻覆外,其余全部安全着陆。不到十分钟,2866名空降兵和飞行员就冲出飞机,重型滑翔机里的装甲车为节省时间,也直接轰烂舱门。然后如野马般开速马力冲出机舱。

    “口令!”

    “杀光日本人。”

    “猎人第二大队,咦?怎么是你啊长官。”刚冲出飞机,叶子山就遇上了在关岛合作过的猎人第二中队队长裴健和胡铁君。“你们怎么过来的?算了,不问这个,炮台在哪里?”他知道猎人的性质,连忙闭嘴拉住两人躲到一片灌木丛里。胡铁君快速指向一公里外几个高高黑影:“那边就是,距离1100米。外面有一圈铁丝网。被绑的老百姓都在平顶和正面斜坡上,动作要快,日本人应该已经醒了。”

    “好,找人带路,其它人跟上!”为抓紧时间,叶子山根本不集结部队,就和裴健带着三辆“猎狐”轮式装甲车,在胡铁君的亲自指引下向炮台冲去。

    江田太郎和炮台日军的全部注意力全被刚才海峡上空的嗡嗡声吸引。所以并没注意到从背后毫无声息的滑翔机。等到响起刺耳的铜哨和枪声,才发现有大批滑翔机降落。刺耳的警报声中,正在炮台内睡觉的两千多名日军连忙爬起来向外冲。

    “八嘎!调转炮口,快快!”山顶的各个炮位里,日本炮兵也拼命地转动炮口。但由于缺乏大马力电动机,几十吨的要塞炮全要靠手动旋转,速度非常慢。那些小口径火炮和高炮虽然速度快。但因为机降场实在太近,所以还降低炮口重新调整。“为什么还不开轰轰轰。”看着密密麻麻冲来的空降兵,江田太郎大佐急的满头大汗,还没看到要塞重炮撕碎敌人的画面出现。对面的空降兵就用60和80毫米迫击炮迅速向炮台倾洒火力。每分钟十几发的迫击炮很快就摧毁了数座日军高炮和速射炮,但也有近百名华人俘虏被炸死。

    每名空降兵都清楚,他们不可能救出全部侨胞,唯一能减少牺牲的办法就是快速占领炮台,杀光里面的日本兵,所以他们一下飞机就按照预定方案,在向导带领下争分夺秒,迅速从各个方向冲向炮台。

    “架在这里,装子弹!”几名日本兵将一挺92式重机枪扛到后侧的射击孔前,但他们才装好子弹,四五辆模样古怪的“猎狐”轻型轮式装甲车就从猛然撞开铁丝网,上面的12.7毫米重机枪吐出长长火舌,将射击孔和几个出入口打得火星四溅。“射击,射击!”日军机枪手被这些冲进来的装甲车吓了一跳,可是无论他的重机枪怎么扫射,那些看起来模样小巧还没吉普车大的装甲车根本打不坏。

    这就是国内刚刚装备的“猎狐”轻型侦查装甲车,一种4*4轮式底盘的三人制7吨轻型侦察车。这种侦察车不是国产的,而是英国年初才装备的“Humber轮式侦察装甲车”。考虑到自己缺乏这种灵活的小型装甲车,张孝准联系国内后购买了专利,然后交给福州汽车厂按合同生产。“猎狐”外形古怪,有非常多斜面,可以有效阻挡7.62毫米机枪子弹。国内版本主要变化就是使用国产汽油发动机,然后将上面的英国7.62毫米机枪改成更大威力的12.7毫米毒牙重机枪/或一门84毫米无后坐力炮。按计划“猎狐”将生产4千辆,目前已经交付7百辆。由于重量轻便于空运,所以空降师是首批装备该型装甲车的部队,这次出来叶子山也特意压缩士兵数量,带来十辆用于加快部队行动速度。

    “猎狐”撞开铁丝网后,迅速用火力封锁炮台出入口和为数不多的射击暗堡,保护跟在后面的空降兵通过缺口,向炮台继续进攻。

    海峡炮台后侧防御薄弱,因为日军根本没想过会遭偷袭,连山下奉文都认为,即使敌人越过柔佛海峡也不可能那么快推进到炮台,所以驻守这里的114联队和海军守备大队的大部分士兵都躲在炮台里休息,连准备好的地雷都没铺设。所以被十几挺重机枪和通用机枪封锁出入口后,里面的士兵根本出不来,很多人只好从炮位气窗孔爬出来。且不说这种办法效率有多慢,很多人才刚出来,就被蜂拥而至的空降兵用手榴弹和步枪打死。

    巨大地的要塞式炮台,被快速突袭的空降兵封堵成闷罐子,躲在里面的日本兵出不来,出来的少数又在强劲火力前如阳春白雪般不断减少。

    就在这时,天空也突然洒下几道雪白的光柱,数架夜战轰炸机用大功率探照灯,将三座炮台照得纤毫毕现。陡然从黑暗到光明,大群大群的日本兵被照得双目刺痛,而那些被驱赶在炮台四周,衣衫褴褛浑身带伤的华人也同样睁不开眼睛。正在不知所措时,他们的耳旁同时响起“趴下趴下”的叫喊声。

    “趴下!趴下!趴下!”空降兵们一边大喊一边冲锋。

    闽南语、粤语、山东话、上海话、还有建国后推广的普通话等等,整个炮台全都是空降兵们的大声叫嚷。听到叫喊,正不知所措的华人纷纷趴下卧倒,使得看押他们的日本兵全被暴露出来。“趴下!趴下!咄咄,咄咄。”清一色的突击步枪,在这种近战中优势明显,不到一会凡是直立目标就全被打死。

    “离开,离开这里!”

    前面的空降兵连扫带喊,后面胡铁君等马来亚师士兵也快速赶上来,抓紧时间剪断绳子和脚镣,疏散被俘的华人。

    “轰轰轰!”此时,进攻炮台内部的空降兵也用爆破筒和84毫米无后坐力炮轰开闸门,在一阵手榴弹雨后,几十名头盔上装着矿工射灯的空降兵一马当先杀入内部。明亮刺眼的矿工射灯在幽暗狭窄的内部通道里来回扫射,刺眼的光柱让日本兵根本无法射击,即使偶有开火的,不是被密集的手榴弹雨炸死,就是被速度更快的突击步枪扫成马蜂窝。

    短短47分钟的突袭,面向新加坡海峡的三座炮台就被基本扫清。根据事后统计,有570名空降兵在突袭中牺牲死亡,但被绑在这里充当“肉盾”的一万多名华人中却只有不到两千人死亡,其余全被救出。这次突袭中的很多战术,都在后来被各国军方列为快速反应部队的标准战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