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60章 全面反攻

第1060章 全面反攻

    @@@@@@

    新加坡岛四面临海,由于日军早早切断岛上的全部对外联络,所以等胡铁君的人越过柔佛海峡发出电报已经是傍晚。纳土纳海军情报站收到消息后,立即转发给昆仑岛的战区司令部。当时,南海各基地的数百架轰炸机已经得到命令,准备在第二天凌晨对新加坡日军军事设施实施轰炸,所以消息吓得大家一身冷汗。

    要是继续按计划轰炸,还不知道闹出多大的误伤事件呢。

    到晚上八点,杨秋也得到了详细报告,立刻召集内阁和总参开会。“啪!”等大家到齐,二话不说就狠狠一拍桌子把情报还给楚南:“死一名华侨,就用十个日本人来偿命!还有,让邱文彬去南面坐镇,顺便带句话给他。他们在南洋杀了我们几百年,现在轮到我们杀给他们看了!”

    得到总统授权,楚南立刻下令取消原定进攻计划,采取第二套方案,并让徐焕升对东京西北面的琦玉县难民营实施轰炸。

    凌晨三点,从10月中旬重启的第二轮为期五个月的彩虹轰炸开始升级,徐焕升派遣1100架轰炸机,首次光顾琦玉县。

    自从东京和日本全国所有城市都遭到轰炸后,绝大多数东京人都逃到琦玉县山区,日本政府也在里设立了大量难民营,总计接纳了约350万日本人。出于战后考虑,总参在彩虹轰炸初期结束后,就改变轰炸方式,每次轰炸前一天都会抛洒大量传单,让日本普通人有机会避开,对日本几个难民较为集中的地区也网开一面。但这次,被新加坡日军激红眼的空军没有任何预兆,就向这个难民营投下六千吨凝固汽油弹和集束炸弹。

    根据事后统计,由于难民营非常密集,所以有6万日本人在这次轰炸中死亡。还有7万余人不同程度受伤。第二天早上,徐焕升再出动600架轰炸机,彻底摧毁了包括靖国神社在内,象征日本精神的软目标,同时还在琦玉、东京和关东等地洒下500万份传单,将此次轰炸定义为对日军在新加坡实施玉碎行动的报复。

    此轮报复轰炸最后一共持续了两周,总计出动各类轰炸机8226架次。投下6万多吨弹药和传单,造成35万人死伤还摧毁大量建筑,让严冬中的日本国内愈加动荡。

    杨秋的疵瑕必报,吓坏了很多日本官员,连新任首相小矶国昭都要求陆军停止针对华人的玉碎行动,还希望天皇出面约束军部。但出人意料的是。裕仁完全没有制止的心思,反而把官员赶出皇宫,说要一个人静静。他这番举动无疑在告诉众人,既然已经打了,那么任何手段都是可以用的,至于报复,日本国内在轰炸中死的人还少吗?

    琦玉遭中国报复性轰炸后第二天。山下奉文就收到了陆军部的电报,怵目惊心的伤亡数字让他背脊发寒。但现在他已经别无选择,总不能把抓的人放走吧?那样会严重挫伤部队士气,所以只能咬着牙让辻政信继续实施“肉盾”计划。眼看越来越多华人被日军抓去充当肉盾,西南战区司令欧阳楠很恼火,亲自赶到纳土纳修改作战计划。

    而此时,和卓凡一起回国休整的叶子山,也在这个时候被任命为第三空降师上校副师长。搭乘运输机赶到苏门答腊廖内省。

    一下飞机,他就看到了老上司,现任第三空降师师长董浩和林谋盛等人。“报告长官,叶子山前来报到。”

    “子山,快,就等你了。”靠空中突袭喀布尔一战成名的董浩已经升任准将。中日开战前他短暂出任西南战区司令部参谋,负责亚盟联军和中美军事联络等事宜。战后才回到空降部队,出任第三空降师师长。

    第三空降师战前一直驻扎在苏门答腊廖内省,直到中日开战前才被调往纳土纳,是国防军在南海最重要的机动力量。参加了婆罗洲夺回古晋的战斗。配合陆军将日军赶回文莱和东沙捞越,还配合猎人大队偷袭过文莱油田,一举炸毁十余口油井,切断了文莱日军对菲律宾的原油供应。

    “是不是很严重?”叶子山已经知道“肉盾”的事情,单刀直入询问细节。

    “这是马来亚师的林师长,让他来说吧。”董浩为他介绍了几位陆军师长和同僚后,让林谋盛讲解详细情况。林谋盛立刻把这两天查清的“肉盾”数量和地点告诉他:“情况很糟,日本人把抓到的老百姓分散到各个部队,不仅柔佛海峡防线上有,城市里的据点和海峡炮台也有,总数已经上升到8万!”

    “8万?!”饶是叶子山已经听说,这个数字也让他倒吸口冷气。新加坡岛内的日军总数也不到十万,按照这个数字,基本等于每个日本兵都有一个“肉盾”。“是啊。”董浩也叹口气,眉宇深深手指地图:“本来按计划,海空军三天前就应该对新加坡轰炸,清除海峡两端雷场,然后掩护陆军从东西两面同时登陆。等陆军打到柔佛,消耗牵制住日军主力后,我们再设法空降打他们后背。但现在不行了,所以司令部准备让我们打头阵,先空降,尽可能的解救当地华侨。”

    “直接空降城市太危险了!”叶子山吓一跳:“从开伞到落地,高度压缩到最低也要几分钟,足够地面日军把我们各个击破了。”

    “我也知道困难,而且我不瞒你,上面也知道危险,所以已经准许我们便宜行事。”

    听到这话,叶子山瞳孔一缩。在一场涉及国运,牵扯十几亿人口的世界大战中,几万甚至几十万平民死伤根本不算什么。如果不是要摆出一个保护侨民的姿态,震慑南洋四周势力,上面恐怕根本不会考虑“误伤”。不过站在军人的角度,即使有命令,他还是希望能多救出一些侨民。他也相信司令部甚至总统也是这样想的,所以才让第三空降师提前出击,直接打击日军防御心脏。

    “伞降肯定不行,除非机降!而且必须用滑翔机。”叶子山来之前,就想好一些应对措施。情况紧急也不藏拙,立刻说出想法:“滑翔机没声音,日军也没有雷达,隐蔽性和突然性都比较好,还能减少伞降后的集结麻烦。”

    “和我想到一起了。”董浩一拍他的肩膀。看来之前他和大家已经研究过这个办法,所以林谋盛皱眉道:“廖内这里只有十几架小型滑翔机,不够啊。”

    “这倒没问题。我们在纳土纳有48架大鹏滑翔机,还有几十架小鸟突击滑翔机。”

    “纳土纳出发,会不会太远了?”

    “纳土纳肯定不行,但可以让运输机把空机拖到这里让它们自主降落,然后从这里出发。”董浩说出想法,手指慢慢滑到新加坡海峡一侧:“现在的问题是。日军沿海峡的防御很强。你看,海峡航道两段都有大型雷场,海军一时半会进不来,所以没法给我们提供炮火掩护。相反,日军已经把英国留下的7座炮台修好3个,上面有6门381毫米巨炮,早期还从国内运来不少240和280毫米重炮加强。山下奉文还把沉在港里的几艘英国装甲巡洋舰和驱逐舰打捞上来。拆下舰炮安装到炮台上,所以火力很强。他还吸取英军的教训,所以这些炮都能360度旋转,可以覆盖海峡到全岛的任何一个点。”

    为了不打草惊蛇,空军要等我们降落后,确认无法救出里面的人才会炸掉这些炮台。所以降落后必须以最快速度干掉炮台,否则就会遭这些重炮的夹击。”董浩抬起头,期待的看着叶子山:“你在巴尔喀什湖、关岛和朝鲜都有这种经验。所以我特意让司令部把你调来,想让你带领突击部队。怎么样,有没有信心?”

    因为出身国内第一支专业特种部队,董浩也把猎人大队的一些作战风格也带到空降师,所以空降三师接受过很多突袭作战训练。但训练和实战不同,三师的经验太少,远不如一师二师。没有经历过巴尔喀什和关岛那样的大型空降战役,所以才想到把最善于此类作战的叶子山调来。

    叶子山不是那种畏手畏脚的军官,认真思索后抬起头:“如果机降,我肯定会让滑翔机直接停在炮台四周最近的地方。所以这里面有三个问题。必须给我足够多熟悉环境,最好是熟悉炮台内部结构的人,需要足够多的84火和其它一些爆破器材,另外后续兵力投送怎么办?”

    “人我有。”林谋盛抢着说道:“都是岛上土生土长华侨,帮日本人修炮台的几名建筑师也是我们的人。”

    “84火和爆破器材都是现成的,后续兵力要看你能不能拔掉炮台。我们这里还藏着十几艘驳船和登陆艇,只要炮台哑火就能迅速增援你。”

    董浩一说完,叶子山就点点头合起地图,折叠好塞进上衣口袋:“这地图给我吧,突击部队多久能到?”

    当晚十点,董浩从纳土纳调来的首批1600名精锐空降兵就抵达廖内机场,带来大量84毫米无后坐力炮和爆破器材,到第二天中午已经有5600名空降兵落地,还送来十几辆轮式轻型火炮。

    不过突然骤增的运输机群,也让山下奉文提高了警觉,出动侦察机希望搞清楚海峡对面的动静。但日军侦察机才起飞,就遭到外海的十几架海军“闪电”战斗机的围攻,让他错过了提前预警的机会。为避免日本侦察机再次靠近,海军立即对马来半岛和新加坡等地的机场设施再次轰炸,加大护航力度确保运输机群的安全。

    到晚上,运输机牵引着42架大鹏滑翔机和40架小鸟抵达廖内机场。但由于中途遭遇大风,所以有6架大鹏和3架小鸟滑翔机因钢索断裂迫降海面,还因此损失3架运10运输机。为了确保重武器投送,空军还紧急从国内调来5架刚交付的运11运输机,准备在空降兵夺取机场后以最快速度将重型武器交给战士。

    就在叶子山和部队做最后准备时,12月10日上午,25舰队率先打响南海战役。2艘护航航母上的舰载机对曼谷实施了多轮轰炸,陈策还用舰炮炮击了城里的日军和暹军阵地。下午两点,第2舰队和第3舰队的11艘航母也出动800架舰载机,对宋卡、柔佛、吉隆坡、槟城和马六甲等地实施大规模轰炸,空军也从金瓯角、纳土纳和安达曼出动1200架轰炸机配合。

    经过两天两夜的轰炸后,12月12日上午西南战区的国防军25个师、越军20个师,印度战区国防军5个师,越军10个师,同时向暹罗、高棉和缅甸发起反攻。暹罗、缅甸、高棉、马来亚等地的亚盟游击队也纷纷响应,向日军展开反击。

    13日凌晨,李宗仁出动2个步兵师从布莱尔港出发,在第三舰队的保护下避开防守严密的槟城、怡保和吉隆坡等地,搭乘200余艘小型人员登陆艇和汽船,沿霹雳河入海口而上,迅速占领了安顺市。这一招大出山下奉文的意料,等他从吉隆坡怡保等地调兵夹击时,又遭到舰载机和舰炮的猛轰,眼睁睁看着槟城怡保和吉隆坡的联络被切断。

    得知李宗仁占领安顺后,新任第17军军长粟多珍也率部从阿南巴斯群岛出发,在海军42艘战舰、500架攻击机的猛烈火力保护下,强行在距离柔佛海峡123公里的丰盛港登陆。虽然日军第五师团奋力顽抗,但最终还是被突击部队占领海港建立起防线。上岸后,粟多珍并没有按惯例让部队向纵深展开,而是一改登陆后先稳住滩头的做法,把固守任务交给后面的51军后,以第20装甲师为箭头并让海军重炮一路掩护,沿海岸线10公里的距离向南穿插。

    日军第五师团顿时手忙脚乱,但由于粟多珍的箭头部队始终处于舰炮火力圈内,设置的几道阻击阵地不是被海军重炮砸烂,就是被蜂拥而至的轰炸机摧毁,所以到15日中午,粟多珍已经率第20装甲师和2个步兵师,抵达距离柔佛海峡40公里的哥打丁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