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59章 歹毒

    @@@@@@@@

    整个南海都在沸腾,数以百计的舰船劈波斩浪日以继夜奔波在航线上,数百万吨物资以每小时十二三节的速度在海上缓慢移动,从一个港口到另一个港口。天量的军事物资调度促使统筹学等新学科的诞生,庞大的后勤服务部门想尽办法,用颜色、大字、符号等等肉眼可清晰分辨的办法减少麻烦。在人力都无法解决的问题上,还必须动用计算机才能应对如此庞大的军事后勤需求。所以总后勤部是全国第三个引入计算机来辅助的军事部门,设在上海的后勤调运中心内有上百台继电器计算机,甚至还有一台3010计划中研制的绝密晶体管计算机在帮助工作。

    无论之前的中亚、东北亚和欧洲战场被描述的如何精彩,生活在南海的国家和普通人都无法想象成百上千艘舰船是什么景象,暹罗、菲律宾、印尼、新加坡都用紧张的目光关注着,连远在东京,已经被严冬和饥荒搅得坐立不安的裕仁,都向南进部队发来诏书。

    “皇国存亡在以此一战!朕和全体国民期望帝国的武士们发扬前辈之精神。延续帝国之光荣!朕和全体国民翘首期待你们的胜利消息!”

    位于新加坡议会大厦的日军半岛司令部内,辻政信大声朗诵天皇这道圣谕。以前裕仁总喜欢用磁带和录音机,送到前线让士兵能亲耳听到他的声音,但现在也只能用无线电,然后由军官口述。即便如此,聆听圣谕的日军士兵依旧热泪盈眶,跪地狂呼,誓为帝国奋勇杀敌。

    将士们的表现让山下奉文很满意,但窗外的新加坡防御设施却很糟糕。英军投降前对要塞的彻底破坏,让日军只得到一个空壳。虽然经过两年没日没夜的施工,已经恢复武吉知马山要塞和部分炮台的功能。但相比英占时期却要差许多许多。从之前的战斗看,中国军队装甲多火力强,拥有很多重炮,还非常善于海空配合立体作战,完完全全就是德军的打法,甚至还要超出。何况失去海军后,现在的中国国防军和日军根本不是一个等级的对手。武器装备更是大象和甲虫,所以此战恐怕唯一能利用的,就是雨季泥泞和士兵的战斗意志力。

    帝国士兵的战斗能力毋庸置疑,但地形山下奉文看着地图,还是很头疼。从宋卡到新加坡,海岸线长八百多公里。可以登陆的地点有几十个,而他手上,就算已经将缅甸的十八师团抽回来,也只有四个师团、三个海军守备大队和一个印尼伪军师,舰船也只剩下缴获的两艘英国驱逐舰,十七八艘鱼雷艇和炮艇,飞机更只剩下不足50架。满打满算也才18万人马,根本照顾不了这么广袤的区域。而且中国军队还在安达曼集结,这就要求他做好遭腹背夹击的最恶劣打算。“难啊!”山下奉文心里叹口气。

    “大将,是海军的电报。井上中将说,他会配合我们夹击支那登陆船队。”辻政信拿着菲律宾的电报走了过来。山下奉文接过来看完,随手摆在旁边。他知道井上成美只是做做样子罢了,第三舰队那点可怜的家当,恐怕钻出菲律宾群岛就会被蜂拥的轰炸机击沉。这个时候。他也不想去指责海军,扭头问道:“辻政君,你认为应该怎么防守?”

    辻政信没那么多彷徨,手指地图目光很辣:“不管怎么支那军怎么调动,新加坡肯定是他们的最后目标。我建议将部队收缩,第四师团防御柔佛、第五师团防御吉隆坡和马六甲,第一师团和十八师团全部撤回柔佛海峡。把鱼雷艇部署在柔佛海峡和新加坡海峡两面。我们还可以把这里的支那人抓起来,用他们当盾牌。用支那人的话说,就是让他们投鼠忌器发挥不出火力优势。”

    山下奉文眼睛一亮,这倒是个办法。仗打到现在两国早已是生死大敌,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新加坡战前拥有117万人口,其中约90万是华人。日军南下占领新加坡后,杨秋施压日本政府,抓住日军不愿立即对华开战的弱点,强迫日本政府答应让中国撤侨。在这期间,约有一半华人被撤完婆罗洲和纳土纳,剩余的不是撤不走而是不愿意走,所以如今这里还住着约50万华人。

    几十万肉盾摆在面前,他相信杨秋都必须考虑后果。

    不过有件事却一直深深扎在他心头,那就是新加坡对面的苏门答腊廖内省。中日开战前,中国就以确保米纳斯石油安全为由,紧急向这里部署了2个陆军师,由于不想和中国闹翻,所以日军对此事睁一眼闭一眼,谁想杨秋却变本加厉,将驻军增加到4个师,还有大量半岛抵抗组织游击队出没,现在那边的总兵力已经超过15万。开战后日军上下就一直担心他们会横渡海峡奇袭半岛,所以动用数十艘军舰对油田和防御设施进行过攻击,还在新加坡、林加群岛和吉隆坡等地部署了大量部队,又从国内运来要塞炮修复了几座英军要塞,最后还把击沉在港内的英国军舰上的火炮拆下来,部署在炮台上。如果光靠他们,山下有信心挫败一切横渡作战,但现在要面对从半岛攻来的支那军,沿海防御肯定会减弱,该怎么办呢?

    辻政信见他不语,立刻去吩咐部队去抓人充当盾牌。他这种自作聪明,却等于打开潘多拉魔盒,无数被裕仁圣谕刺激得热血上涌的日本兵冲出军营,撕掉平日里伪善的假面具,如同一群疯狗洒向大街小巷。

    “放开我!放开我!禽兽、禽兽啊!小日本,我和你们拼了!”大芭窖的胡家铺子前,十几名凶神恶煞的日本兵冲入铺子,将老板娘和才七岁的女儿按在地上,平时见人就乐呵呵的老板被三名士兵狠狠按在地上,咬碎牙齿眼睛滴血。

    “日本鬼子!我操你姥姥!”铺子里的一个年轻拿着菜刀冲出,但菜刀怎么抵得上尖锐的刺刀,不等靠近两把刺刀就刺进了他的胸膛。等到日本兵发泄完兽欲后,还将铺子点燃。然后将已经昏死过去的老板娘和年轻孩子丢进火场。整条大街!整个新加坡!都是这种杀戮的景象,到处都是女人们痛苦绝望的叫喊,男人挨打死亡的嚎叫。数以万计的华人被日本兵追逐着。一辆英国卡车停下来,更多的日本兵冲下车,拿着绳子和铁丝将打翻在地的华人捆扎成串,然后托在卡车后面。

    为减少交战时的后顾之忧,辻政信下令主要抓捕年轻人。把他们用铁丝脚镣串起来押送到柔佛海峡、新加坡海峡和一些重要军事设施旁充当肉盾。然后又将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老人和孩子摆在他们后面。这样一来年轻人如果想逃,日军就可以杀死后面的妇女老人孩子来威胁他们,如果国防军进攻,妇女孩子和老人因为移动缓慢,也躲不开子弹枪炮。

    为抓紧时间,日军开始了占领后的第一次大规模清洗屠杀。到傍晚就有近7万人被抓,还有2万名妇孺和反抗者被杀,到处都是鲜血和尸体,连空气里漂浮着刺鼻的血腥味。

    “弟兄们!跟他们拼了!”突忽其来的屠杀,让新加坡抵抗组织措手不及。柔佛海峡西面新加坡一侧的蔡厝港渔民巷里,一百多名年轻人飞快拉开木床,从地窖里取出藏了很久的冲锋枪。他们都是当地游击队士兵。隶属亚盟马来亚师,是半岛最大的抵抗组织。师长和新加坡团团长就是当初帮英军撤离,炸掉要塞的林谋盛和胡铁君。由于事发突然,胡铁君赶到这里时,大家都已经准备妥当。

    因为之前国内没有反攻计划,担心武装活动会遭日军报复把气撒到百姓身上,所以新加坡抵抗军之前主要是搜集情报。但这次活生生的屠杀,却深深激怒了大家。见到他来,几名战士立刻眼睛充血围了上来:“胡大哥,你说吧,从哪里打!”胡铁君虽然年轻,但做事非常沉稳,也已经知道城内的事情,心急同胞安危的他更清楚必须先了解出了什么事。“谁能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知道一点。”一名帮日军打杂的中年人走出来,快速说出原委:“是这样的,今早日本那个天皇发了封圣谕来,那些军官就把鬼子兵集中起来听。也不知说了什么,反正鬼子兵听着听着就发癫一样大喊大叫,还有很多人哭出来。大概又过了半小时,他们就开始到处抓人,我听那几个汉奸翻译说,好像是要抓我们华人当肉盾,挡国内的飞机大炮。”

    “玉碎令!”他还没说完,胡铁君的脸就变了。日军在琉球和汉城发布玉碎令,屠杀当地居民的事情早已通过报纸传遍世界。日本政府因此遭到国际社会谴责,但日军内部却认为这是勇气和决一死战的象征,所以还变本加厉实施玉碎令。

    之前由于大部分玉碎令涉及的都是琉球人和朝鲜人,所以南洋这边还没有切肤之痛,没想到这道臭名昭著的“命令”现在却突然出现在眼前。不过他也清楚,必须尽快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眼看主力部队就要来了,如果主力军不知底细狂轰滥炸,还不知道要死多少同胞呢。“小何,你带几个水性最好的,立刻过海峡去龟喀,把这里的消息发出去!记住!无论如何都必须把日本人用老百姓做盾牌的消息发出去。还有,转告师长,想办法多送些人上岛来,我这里急需。对了,小心海峡,我刚才看到不少鬼子汽艇都出动巡逻了。”

    “你们几个去把剩下的人都找来,要是遇上落单愿意加入我们的也全都召过来,再去多找点大铁钳,越多越好。还有,小心被鬼子混进来,晚上八点在万礼山的树林里集合。”

    “一定要把同胞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