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56章 陨落,德国海军!(下)

第1056章 陨落,德国海军!(下)

    @@@@@@@@@

    “上啊!小伙子们,轮到我们了!”

    四十五公里距离,足够“皇家方舟”号航母做出反应,经验丰富舰长卡利斯准将立即下令转舵到070航向,使舰艏迎风。早已准备妥当20架“海喷火”率先升空,由于时间紧急,战斗机几乎没有任何编组就冲向了德国机群。

    庞勋的座机被排在俯冲轰炸机后面,等最后一架“夜叉u”离开甲板,前座的埃斯蒙德少校立刻加大油门松开刹车。两千马力双野马发动机的带动下,挂着730公斤英制航空鱼雷和6发英制27kg火箭弹的“鱼鹰u”仅用97米跑道就冲上天空。

    上天后,庞勋立刻打开摄像机对准战斗机方向。此时,第一波升空的“海喷火”已经拦住德国ju87d4俯冲轰炸机,虽然斯图卡横行欧洲威名赫赫,但它显然不算一款好舰载攻击机。相反,“海喷火”除了尾钩问题时常导致降落损坏外,拥有非常强的作战能力,2门20毫米机炮和4挺7.62毫米机枪杀伤性十足。

    凭借数量优势,“海喷火”很快就将ju87d4一架架隔开,天空中到处都是追逐厮杀的战机。但让庞勋诧异地是,他居然没看到一架德国护航战斗机。“上校,你看到德国战斗机了吗?”“没有,他们一定隐藏在附近。”埃斯蒙德也很纳闷,还疑神疑鬼的下令各机加强警戒,但直到全部“夜叉u”和“鱼鹰u”升空。德国战斗机还是不见踪影。

    此时“海喷火”已经击落近半的ju87d4俯冲轰炸机,剩余的也都被“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和3艘驱巡舰的防空炮打得疲于奔命。见状,埃斯蒙德少校决定沿德国飞机来的路线去攻击对方航母,所以他向卡利斯少将要求派8架“海喷火”护航。

    卡利斯准将同意了他的要求,还将全部43架攻击机(一架夜叉u故障没起飞)都交给他指挥,要求先攻击威胁最大的“齐柏林号”航母。但大家并不知道,如果他们不穿越冰岛上空,而是走海峡向北的话就会先看到快速南下的“俾斯麦”级战列舰。但正如埃斯蒙德少校事后在海军听证会上说的那样:“即使我先发现俾斯麦。我也不会进攻,因为我的第一目标是齐柏林。”作为一支世界级海军,英国人很清楚先干掉航母才能让本方舰队获得最大安全。

    就在庞勋随机群离开后十分钟,20架fi-167缓慢地出现在海平面上。

    这个时候,剩余12架海喷火还在绞杀最后几架ju87d4俯冲轰炸机,虽然“威尔士亲王”号的雷达提前预警并指挥战斗机去拦截,但fi-167很强的低空性能。确保它被发现时已经距离目标不足25公里。在这个危机关头,英德海军的底蕴终于显现出来,英国飞行员们立刻分出8架去拦截,同时4艘驱逐舰快速冲到航母和鱼雷机中间。而fi-167明明已经看到正在规避机动,并且上空毫无战斗机掩护的“皇家方舟”号,却依然死板的先去对付战列舰。

    fi-167双翼鱼雷机与英国“剑鱼”鱼雷机相当,低空性能好但机动能力很差。见到“海喷火”就立刻散开。但作为新锐战列舰,“威尔士亲王”号的防空能力还是很强的,16门133毫米高平两用炮很快就用弹幕筑起一道远程屏障。更重要的是,英国在向中国购买“郑州造”40毫米、25毫米高炮和专利后,已经将原来的8座四联装砰砰炮改为20门双联40毫米高射炮和16门单装25毫米速射炮。这两种郑州产高射的原型均来源于大名鼎鼎的博福斯图纸,因为生产装备比博福斯早三年且性能更好,所以早在1935年就出口到波兰挪威等国,将博福斯挤到角落里。现在更几乎统治了小口径高炮领域,连美国海军也在1938年就购买了l60型专利,开普敦会议后又购买了威力更强的l70型。截至目前。包括自产和仿造,已经有十万门的销售记录,连带郑州产的25毫米速射炮都销售出六万门,成为真正地“万国空防之屏障。”

    56门“郑州造”喷射出的密集弹丸,在战舰上空组成一道犀利的金属屏障,顷刻间就有数架fi-167被击落。但德国飞行员还是很老练的,他们中绝大多数都有过长期与英国作战的经验,所以还是找到空挡向“威尔士亲王”号发射了六枚鱼雷。虽然舰长拼命躲闪。但还是吃到三枚,使得满载超过4万吨的战舰不断在海上打转。

    如果换一艘军舰吃到三枚鱼雷,肯定会发生倾斜,但“威尔士亲王”号没有。其超强的水下多层“夹心”结构防鱼雷隔舱。有效减小了鱼雷的连续破坏力,舰体每小时2400吨的排水能力,更位居世界第一!

    但不管如何,减速后的“威尔士亲王”号还是退出了随后的战斗。

    重创战列舰后,剩余4架fi-167才想起攻击航母,但为时已晚,被赶回来的“海喷火”和密集高炮击落。出击的全部36架德国攻击机,只有5架侥幸逃脱追杀。

    但它们已经无处降落!

    就在德国攻击机群返航时,埃斯蒙德少校率领机群已经发现拖在“俾斯麦”后面20海里的“齐柏林”号航母和“吕佐夫”号重巡。没有任何犹豫,“海喷火”就率先冲上去将10架bf109t拦住,攻击机群也绕道北面,沿着隔开的空域向两舰发起进攻。

    相比“威尔士亲王”号的防空火力,德舰的防空火力弱了不止一点,尤其是为人诟病的37毫米手拉机。根本无法与“郑州造”媲美。最让庞勋诧异地是,“齐柏林”号航母居然安装有16门对海作战的150毫米舰炮!要知道,哪怕战舰吨位再大,每一寸空间都是非常珍惜的,航母因为甲板开阔,本身就不好布置高炮,德国海军竟然还将数百吨的吨位用于安装重型火炮,实在让他感慨德国海军自上次海军战败后被阉割太狠了!以至于严重落后世界海军潮流。

    12门105毫米高炮、22门37毫米手拉机和28门20毫米速射炮。根本挡不住蜂拥而至的“夜叉u”和“鱼鹰u”。

    早上6点20分,第一架“夜叉u”俯冲轰炸机突破防御圈,能抗住500磅炸弹的装甲甲板,却挡不住从中国配套引进的800kg航空穿甲弹。炸弹很轻易就穿透舯部甲板,深入机库后发生爆炸。猛烈地爆炸,让地面上战无不胜的德国人品尝到了思想和技术双双落后的苦果,封闭糟糕的通风系统。更助涨了炸弹的威力。庞勋的摄像机清晰记录下炸弹击中目标,然后火焰从下层甲板两侧喷涌而出的壮观景象。

    见到“齐柏林”号中弹,bf109t疯狂地想冲入战圈追杀攻击机群,但面对性能强大许多的“海喷火”的拦截,反而被击落多架。

    第一枚炸弹命中后,进攻轻松了很多,短短五分钟内“齐柏林”号就吃到四枚重磅炸弹。爆炸让甲板扭曲。到处都是尸体和血斑,火苗在封闭机库内来回乱窜,又将更多的德国水兵吞噬。“我们上!”等俯冲轰炸机离开,埃斯蒙德少校一声大喊,率领“鱼鹰u”攻击机从多角度向两舰同时发起鱼雷进攻。730公斤的英国航空鱼雷威力不足,但“齐柏林”号和“吕佐夫”号还是各自吃到4枚鱼雷,庞勋投下的鱼雷命中了后者舰艏,导致进水失速。

    虽然两舰最后维持住了平衡,但还是在第二天上午遭遇蜂拥赶来的英美驱巡的围殴,最终自沉。

    庞勋他们没有逗留。因为还有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在等他们。就在攻击机群带着损失9架。重创2艘德国主力舰的战绩回航时,“提尔皮兹”号长波雷达发现了两个靠近的目标。

    “他们说是巡洋舰。”俾斯麦号舰长林德曼向吕特晏斯传达消息。

    拥有世界最精良机械加工技术的德国人,在电子技术上却很落后。两舰安装的长波雷达发现距离短,尤其是对海搜索,即使最佳天气里也从没超过过20公里,而且也没法通过信号源强弱辨别舰船种类,所以“提尔皮茨”号上的雷达员完全是按照经验,判断对方是巡洋舰。

    可事实上。这2艘正是皇家海军第一机动舰队的“罗德尼”号战列舰和“诺福克”号重巡洋舰,而且在“提尔皮茨”号发现它们的同时,就根据更先进的雷达读数判断出对面就是“俾斯麦”。

    “航向310、全速、做好战斗准备。”吕特晏斯抢先机动。嘟嘟嘟“俾斯麦”号拉响战斗警报,八门skc34主炮快速转向英舰方向。此时。“罗德尼”号上的霍兰特中将也将航向从240调整到280,还立刻呼叫在南面的两艘“乔治五世国王级”战列舰尽快赶来。

    十分钟后,双方拉近到15公里时,光学瞄准仪报告英国舰队出现前后速度差,其中一艘拥有超乎寻常长度的前甲板。吕特晏斯立刻意识到,这不是巡洋舰,而是主炮全在前面的“罗德尼”号战列舰。

    德国人曾经嘲笑“罗德尼”号是世界上最大的浅水重炮舰,但事实上作为战前的七大战列舰之一,“罗德尼”号虽然舰炮不如“科罗拉多”和“长门”,但防护能力却是big7中最强的。

    吕特晏斯没有大意,因为他详细研究过“罗德尼”号,知道就算2打1,自己的skc34主炮也未必能切开对方的重甲。何况这片海域太危险,他不想在一艘“慢乌龟”身上浪费时间,所以干脆加速向南。“该死!该死!”这可把霍兰特气坏了,问题是他的两艘“乔治五世国王”还在40海里外,舰载机也刚刚完成攻击波在返航。至于“诺福克”号重巡,就算上去也不够人家打的啊。

    “我想英国人应该请帝国为它装上梅赛德斯。”两艘“俾斯麦”上,基层军官们嘲讽着已经看不见的“罗德尼”,连甲板上的水兵都轻松下来,向着远方不停吹口哨。唯独舰桥内的吕特晏斯手足冰凉,因为他已经收到消息,“齐柏林”号和“吕佐夫”号遭到英国舰载机的进攻,进水严重已经大幅失速。

    这就是说。对方的攻击机群很可能已经在回航的路上,算上重新装弹加油的时间,最多一个半小时后对方就能重新投入战斗。

    这点时间只够他跑45海里。

    “先生们,我们遇上麻烦了。”吕特晏斯没有隐瞒后面的失败:“现在开始,增加甲板瞭望人员,让提尔皮茨号与我们拉开距离,所有防空炮做好准备敌舰!”他刚要求加强防空。前方的“提尔皮茨”号就再次打出发现敌舰的旗语。

    林德曼等人猛皱眉头,这个时候,对面是谁呢?

    “炮击雷达准备完毕,一号炮塔就位,二号。”

    出现在远处的,正是金凯德率领的美国海军第4特混舰队。“北卡罗来纳”号战列舰上,连续几天几夜赶路。神色疲倦眼里布满血丝的金凯德轻轻拍着手臂:“航向303,帮c炮塔打开射击窗。”作为美国海军中的学院派,金凯德气质温和也不爱大声叫喊,而且还不抽烟喝酒。所以哈尔西老是骂他,说他是“不沾烟酒的混蛋”。但这位“混蛋”中将,却深得罗斯福信任,将目前美国海军最强的两艘战列舰交给他指挥。

    拥有比德国更好雷达的金凯德提前转向,将舰艏向左偏转57度,这样他就可以发挥全部三座炮塔的火力。这个时候,吕特晏斯却还在想对面到底是谁。“三炮塔!是北卡。是美国人!”

    接近到17公里后,桅顶瞭望员终于确认对面的战舰型号。

    舰长林德曼和参谋长科特面面相觑,他们怎么也没想到遭遇的会是北卡。吕特晏斯也愣了下,下意识去看手表直到确定手表没坏,才扭头看向航海图。只有一个可能,美国人是以全程超过24节的航速直线冲过的!且不说两千多公里一直保持24节速度会对主机造成多大压力,光是穿透邓尼茨部署在加拿大和格林兰岛之间的数十艘u型艇而不被发现,就足够惊世骇俗了。

    说什么都晚了。

    18门mk6型406毫米主炮。已经快速升起。“开炮!”刚进入16公里,两艘北卡抢先开火。

    美国海军的mk6型406毫米舰炮虽然没有后来的mk7那么变态,但比“罗德尼”号的“奶油炮”强太多了。而且美军已经装备跑瞄雷达,所以第一轮齐射。炮弹就落在两艘“俾斯麦”前方一公里处。

    为避免只能发挥一半火力的尴尬,又担心身后的“罗德尼”,所以吕特晏斯下令右转,一边向拉布拉多海规避,一边充分发挥全部主炮的火力。这样一来,两支舰队就成了雁翅追逐阵型,舰艏全部指向加拿大海岸。

    然后,吕特晏斯下令减速到27节,并向为首的“北卡罗来纳”号开炮。

    “轰轰轰。”隆隆炮声,再次唱响嘹亮的钢铁交响曲,双方的34门主炮,一遍遍考验着对方的装甲。

    美利坚牛仔们挥汗如雨,短时间内就打出六轮齐射,但没等收到命中的消息,“北卡罗来纳”号却遭当头一棒!

    仅仅是第三轮,“俾斯麦”号就在北卡的后舰岛上开出一个大洞。

    “中弹了,我们中弹了!d区,穿透性伤害!我需要立刻切断这里的电源。”满身是血的罗本上校紧握甲板电话,向舰桥汇报损失情况。金凯德的脸色微微一变,开始担心自己能否抗住俾斯麦的skc34主炮。他这种担心是有道理的,因为设计匆忙和海军条约限制,为获得高航速,美国设计师将太多吨位用于主机,最后还要兼顾水平装甲防备威胁越来越大的飞机,所以防御能差。除司令塔和炮塔正面。重要的水线主装甲带完全是按照防护356毫米主炮来设计的,这也是为何海军不满意,改为建造“南达科他”级的原因。

    饶是大家怀着为第22特混舰队报仇的怒火,两舰上那些初出茅庐的海军菜鸟们也打了个冷颤,静谧的舰岛内甚至能听得清心跳声,面对超乎寻常精准的德国炮火,军官们把目光全部投向自己的指挥官。

    “切断d区电源,派人去查看伤势。其余人继续进攻。”为了不想让大家看到自己的紧张,金凯德缓缓放下抱着的胳膊,双手插入口袋捏成拳头。

    2艘北卡继续开火。

    7点31分,第9轮齐射后终于传来好消息。瞭望员汇报,“北卡罗来纳”号的一枚炮弹准确命中俾斯麦号三号炮塔。mk6主炮虽然还没装备美国新开发的特重型炮弹,但“俾斯麦”糟糕的炮塔防御能力,却在这次攻击中彻底暴露。因为此时距离是15公里。406毫米穿甲弹的弹道已经比较陡直,所以很轻易就击穿了炮塔顶部区区180毫米的顶盖,使得整座炮塔都在爆炸中被摧毁。

    “炮塔,德国人的弱点是炮塔!”金凯德的参谋们立刻捕捉到这个弱点。可是当他们下令所有火炮瞄准炮塔时,脚下的战舰却再次猛颤,俾斯麦的反击还是那么犀利不可阻挡。

    炮战进入了白热化,依靠着光学火控和训练更久的老兵。吕特晏斯的舰队不断命中两艘北卡,高速轻弹也反反复复蹂躏对手那可怜之极的主装甲带。但金凯德就是死不放弃,拒绝任何撤出炮战的建议,即使“华盛顿”号汇报整个后桅都被炸飞,他也坚决不撤退。因为他清楚,只要再坚持一会,英国舰载机就会来帮忙。

    打红眼睛的美国水兵们发了疯似的用上全部武器,就连毫无伤害性的127毫米副炮都拼命扫射。所有瞄准设备都把坐标锁定在俾斯麦的炮塔上。mk6主炮开始发威,短短半小时内更是连续摧毁3座炮塔,让吕特晏斯越大越心寒。更让他觉得不可思议的是。美国海军出乎预料的顽强!在德国的宣传中,美国大兵总是以“好莱坞小男生”的面貌出现,可现在呢?两艘北卡明明被打的满身都在冒烟,却始终追着不放。

    这个时候,吕特晏斯的情况也已经很糟,北卡的防护有问题,但炮却比他更好。俾斯麦虽然吨位更大,防护更强。但主炮的弱点却越来越大。

    “敌机!”

    吕特晏斯不想打了,于是下令释放烟雾企图加速逃走,但他还没甩开金凯德,从东面飞来的英国攻击机群。让所有努力都化为泡影。

    “在那里。”重新加油挂弹赶来的庞勋用力拍拍埃斯蒙德的肩膀,指向冒着滚滚黑烟的四艘战列舰。利用下降的机会,他还用摄像机拍下了这段珍贵无比的视频。

    视频中,密匝匝的水柱在4艘战列舰身边不断腾起,形成一片巨大的水柱森林。而惨烈的景象,更是连他都倒吸口冷气。只见“北卡罗来纳”号上的星条旗已经不见,右舷三座副炮不翼而飞,舰体看起来就像被硬生生咬掉几块,大截断裂管线就这么暴露在焦黑的空洞中。而“华盛顿”号干脆连舰岛都不见了,烟囱顶部也被削平,甲板更是出现几度的倾斜。再看德国人,也同样好不到哪去,“俾斯麦”损失一座炮塔,上层甲板像狗啃过那样狼藉,到处都是奔跑灭火的德国水兵,而身后的“提尔皮茨”号更是有两座炮塔在喷出滚滚黑烟,如果不是28节的高航速,恐怕整艘军舰都会被烟雾包裹住。

    见到攻击机群,金凯德终于松口大气,忍不住用袖口擦擦汗水,让两舰规避停止炮击。

    “庞!你祈祷了吗?”这时,埃斯蒙德少校打断了拍摄,大声叫嚷起来。

    “我是佛教徒!”

    “好吧,替我向你们的上帝祈祷!它是我的!”埃斯蒙德少校激动地大喊着,带领僚机绕了个圈后,速降至百米低空,然后又徐徐降至不足50米的超低空,向着俾斯麦号舰艏冲去。

    “小心他!”

    俾斯麦号甲板上一片混乱,舰艏瞭望员惊恐地看着2架“鱼鹰u”向他扑来。舰岛内的航海长也看到了埃斯蒙德。于是飞快拨转舵轮试图躲避。庞大地战舰在海面上迅速转弯,但正如庞勋说的那样,俾斯麦级的舰体太长了!即使德国人把它设计得非常灵活,也不可能快过飞机。

    六七门37毫米手拉机和20毫米速射炮对准埃斯蒙德喷洒炮弹,但这名经验丰富的英国海军王牌飞行员还是咬牙坚持到1000米后,才让庞勋和僚机投下鱼雷。2枚鱼雷带着白色激浪向着战舰快速冲去,当僚机发射鱼雷擦着舰艉射失后,庞勋发射的那枚却正中舰艉舵轮位置。

    “轰!”

    即使威力小。鱼雷爆炸产生的空腔效应也会增大势能。虽然庞勋固定的摄像机只能拍到水柱将舰艉遮蔽的画面,但事后证明,这枚鱼雷不仅破坏了水下隔舱,还炸坏了俾斯麦号的方向舵。

    为了尽可能让对方减速,其余的英国飞行员也拼命了,回到高空的庞勋也记录下这些瞬间。一架架俯冲轰炸机,组成编队呼啸而下。鱼雷攻击机四散分开,两两编队埋头扎入弹雨密布的防空圈。此时的两艘“俾斯麦”是无助的,之前炮战已经让它们损失近半甲板高炮,所以根本挡不住这么多飞机的轮番攻击。

    二十分钟后,当最后一架鱼鹰u脱离战圈,“俾斯麦”号吃到一枚800公斤穿甲弹和4枚鱼雷,提尔皮茨号也被5枚鱼雷命中。两舰的速度都开始迅速下降。

    吕特晏斯试图做最后挽救,由于金凯德正忙着拯救自己的北卡没追上来,所以他下令释放烟雾,并呼叫附近的德国潜艇来帮忙,企图趁着敌人进攻的间隙逃脱追杀。但他并没有得逞,因为怕他再次逃走,艾德蒙斯和庞勋的“鱼鹰u”一直逗留在上空,监视德舰的一举一动,这也让庞勋拍摄到了整个海战过程。

    上午9点11分,“罗德尼”号汇合两艘乔治五世级战列舰。接替正在灭火和恢复平衡的金凯德从后面追了上来。面对已经严重进水并失去一半火力的德舰,霍兰特中将让三舰各自拉开2000米,分散敌舰火力,然后在2万米外就发动进攻。

    困兽犹斗的德舰毫不示弱,在舵机失灵进水严重的情况下极其困难地缓缓左转,将战舰侧面面对英舰开炮还击。在明知“罗德尼”号很难对付的情况下,吕特晏斯更下令全部火力瞄准第二位的“乔治五世国王”号。精良的德国火炮再次发挥出惊人实力,连连命中“乔治五世国王”号。短短几分钟内,就将这艘战列舰打得满身浓烟。但由于放开了排在第三位的“约克公爵”号,所以后者发挥炮小速度快的优势,以密集炮火击中一点摧毁了“俾斯麦”和“提尔皮茨”号的主炮射击指挥仪。

    此时。其它数艘英国轻重巡洋舰也迅速绕到德舰右侧,与战列舰形成倚角之势,并不断调整位置以取得最佳阵位。因重伤而行动笨拙的两艘“俾斯麦”根本无法应付围殴,仅过半小时,剩余五座主炮炮塔全部被“罗德尼”号的九门主炮一一点名摧毁。看到这一幕,庞勋就知道俾斯麦完蛋了。两艘俾斯麦就像被狼群包围的受伤猛虎!瞪着血眼向敌人发起一次次猛攻,却一次次被利爪留下伤痕不断流血。即使余威犹存,即使是欧洲最大吨位,即使德国人拥有世界最好的装甲,也没有军舰能挡住那么猛烈的围攻。

    坚持战斗的德国水兵仍睁着充血的双眼顽强回击,但吕特晏斯知道不可能幸存了,于是向柏林发出最后一封电报:“船已不堪操纵,我将战至最后一发炮弹。”

    远在柏林的希特勒沉默许久,发出回复:“拿出你的勇气来,全德国人民与你同在!”

    上午10点整,两艘“北卡罗来纳”级战列舰紧急处理好伤势后,缓慢地从后面追了上来,也预示着围歼德舰的最后战斗正式打响。

    据金凯德后来说,他本来不想参加最后围殴,但军官们和水兵们却坚持要这么做。因为大家认为,砸开“俾斯麦”坚硬外壳的艰苦工作完全是由他们和两艘美国战列舰完成的,如果坐视英国人把最后的胜利果实全部塞进口袋。对美国海军的信心肯定是不小打击,所以在恢复平衡后,他就立刻联络霍兰特,要求加入战圈。

    此时两艘“俾斯麦”已经完全没有反戈能力了,因为16门主炮被全部摧毁,所以霍兰特主动让出部分功劳,让金凯德排在队列后面,还让五艘战列舰全部拉近到极近的3600米。然后用主炮对准德舰水平“扫射”!44门主炮(北卡损失一座炮塔)连连齐射,重型炮弹比雨点还密集,德舰的上层建筑烈焰翻滚,黑烟滚滚面目全非,舱内管道全被炸断,气雾弥漫,海水疯狂的涌入舱室。钢板裂开后竟能看到裂缝处的细红色火线。曾几何时不可一世的“俾斯麦”上血流成河,到处在爆炸燃烧,到处是尸体。

    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面对这样一种超密集主炮的轰击,两艘德舰上居然还有个别副炮在顽强地还击着。

    后来获救的德国水兵沃尔特这样描述当时的景象:“我很害怕,我们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活不了了。到处都是爆炸,高压蒸汽在每个舱室来回翻滚。我透过狭窄的气孔看到,甲板已经被削平。很多熟悉的人只能看到一只脚或者几块残肉。这个时候,海因茨向我要了支烟,我以为他也害怕了,但他没有。他抽着烟,就这样冲出去,那些炮弹就在他身边爆炸,可他没有受伤,并一直冲到100码外的速射炮上。在那里,他拉开炮栓,让卡尔帮他装填炮弹。然后向英国人还有美国人扫射。我们都知道这是徒劳,但他的勇气却激励了大家,最后我们一起跑到舰艉,高唱着德意志万岁,一起跳入冰冷刺骨的海水中。我记得,大约有五百或者八百人跳入大海,但幸存的却很少很少。”

    德国人过时的全面防护理念,优秀的穹甲设计。还有紧密设置的水密隔舱,此时反而增加了水兵们的痛苦。面对五艘战列舰的近距离猛轰,两艘“俾斯麦”就像孤助无缘的弃婴,在炮火中呻吟颤栗。几天前“密西西比”号的一幕被千百倍的还给了德国。根据事后英美的解密文件。在持续八十五分钟的近距离炮击中,5艘战列舰共向德舰发射了1141枚主炮炮弹!重巡和副炮也打出了3156枚炮弹!

    没有战舰能在这种情况下继续生存,平行世界中坚持不沉的奇迹也没有出现,因为再厉害的穹甲与多层隔舱也挡不住十几门mk6的近距离猛轰。

    12点07分,“提尔皮茨”号率先发生内部爆炸,舰艏折断后快速消失在海面上,几分钟后“俾斯麦”号也开始缓慢下沉。由于两艘北卡进水严重,霍兰特担心遭德国潜艇偷袭,所以率主力保护金凯德向英国撤退,只留下几艘驱逐舰监视打捞落水的德国水兵,最后他还让“诺福克”号重巡率领15艘英美驱巡舰穿越海峡去追击受伤的“齐柏林”号和“吕佐夫”号。

    下午1点10分,见到“俾斯麦”号下沉缓慢,英国“毛利”号驱逐舰用4枚鱼雷将它永远的送入海底,两舰的四千多名德国官兵只有不到三百人获救,包括吕特晏斯在内的高级军官全部战死。

    第二天上午11时许,英美驱巡舰队在冰岛北面发现重伤的“齐柏林”和“吕佐夫”号,在一番不算激烈的交火后,眼看逃不掉的德国水兵打开通海阀,将两艘军舰自沉在深深地北冰洋。与此同时,一直在大西洋等待吕特晏斯的两艘“沙恩霍斯特”级战列巡洋舰得知消息后,放弃预定计划返回法国布雷斯特港。

    为了围歼德舰,英美也付出很大代价,共有四舰被击沉,还有六艘受伤。其中伤势最重的“北卡罗来纳”号和“华盛顿”号更是在船坞里待了半年,总计有5312名将士死亡,其中美军就占4427人。怒火难消的美军最后将满腔郁闷全部发泄到两艘沙恩上,在它们回港后第二天,亨利-阿诺德上将就出动400架b17和b24轰炸机,对两舰和布雷斯特港发动连续空袭。在整整19个小时的狂轰滥炸中,整个布雷斯特港都被夷为平地。两舰也严重受伤,一直到43年初才重新回到德国海军作战序列。

    11月19日傍晚,丘吉尔在伦敦正式公布击沉德国舰队的消息,并称这是战争的转折点。整个英国都欢声雷动,已经被炸弹和陆军连续失败折磨得快失去信心的英国人终于能长舒口气。因为在过去数年里,吨位巨大的“俾斯麦”一直被认为是不可击沉的,也是对英国本土最大的威胁。

    与之相反,德国却陷入巨大地悲痛中。但雷德尔等德国海军人更愤怒的是,希特勒虽然在随后的讲话中信誓旦旦表示要重建海军,要建造更强大的战舰打击敌人,但一个月后就下令终止包括2艘h39型战列舰和“彼得-施特拉塞尔”号航母的建造,将资源用于建造更多急需的u型潜艇。

    面对强大英美海军尚且死战到底的德国海军,就这样眼睁睁被自己阉割殆尽。

    后来杨秋在自己的回忆录上写下这样一一段话:“那天是大西洋的转折点,因为从此再也没有德国海军。虽然在随后的一年里德国潜艇击沉了1100万吨舰船,盟军也被困在地面,但我最不担心的就是僵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