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54章 咆哮吧!冰海深寒

第1054章 咆哮吧!冰海深寒

    @@@@@@@@@

    “这是一片被诅咒的大海。”

    法罗群岛西北47海里,美国海军第22特混舰队的重巡洋舰“奥古斯塔”号如同一只没人要的布娃娃,被六米高的海浪抛来抛去。甲板和上层建筑已经开始积雪,冷冽的寒风顺着水兵们厚厚冬衣的领口肆意深入,手脚冰凉的瞭望员只得在观察台上使劲搓手顿脚,找寻片刻暖意。来自佛罗里达的舰长肯特尼上校一只手握住栏杆,另一只手用力擦掉舷窗上的白雾。对一艘常年驻扎在热带的战舰来说,北大西洋就像地狱。

    “不能再快点吗?”肯特尼上校扭过头,他发现前方领路的英国巡洋舰“萨福克”号已经很模糊。

    “不行,我们是逆风。”航海长指着风速表很无奈。每小时110公里的北极寒风,即使有十万马力,依然让军舰步履蹒跚。更糟是,由于低温和冰凌导致雷达极不稳定,所以还必须让水兵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去外面瞭望,否则很可能可能错过敌舰。

    即使付出努力,肯特尼上校也并不知道,飘扬的铁十字就在他对面25海里,正裹挟着寒风迎面而来。

    “真该死,我应该申请去保护商船。”

    由于侦察机失去了德国舰队的踪迹,英美舰队不得不将兵力分散,组成六个搜索编队分散在苏格兰至丹麦海峡这条数百公里长的拦截线上。与“奥古斯塔”号编队的,是美国海军第22特混舰队的“昆西”号重巡洋舰、“新墨西哥”号和“密西西比”号战列舰,还有来自英国本土舰队的重巡洋舰“萨福克”号、轻巡洋舰“谢菲德尔”号、战列舰“乔治五世国王”号、“勇士”号、和英国航母“光荣号。两支舰队。成牛角形散播在50公里的拦截线上。

    “我只祈祷,不要被击中。”航海长摊开手非常无奈:“如果有人落水,情况会很糟。”

    肯特尼上校一愣,旋即明白过来:“谢谢。”走到二副面前,开始交代损管要领:“要派人专门看住救生艇,每一艘艇都必须有足够燃料。让大家把胶皮外套船上,防止船舱进水后冻伤,增加毛毯和热饮料舰长!”肯特尼上校叮嘱军官。他不想大家最后都被冻死,但雷达士官却打断了工作:“长官,雷达好像发现了什么,就在我们北面。”

    “北面?该死!”航海长咒骂着,因为罗经盘告诉他,再往前就是北极圈了。或许唯一能庆幸的是,现在冰山还在北极圈慢慢形成。不会顺着洋流进入北大西洋。

    “罗伊,上去看看。托马斯,让大家准备起来,我需要你们竭尽全力!蒂克如果你看到敌人,就把全部炮弹都砸过去!”肯特尼上校接过指挥,率领“奥古斯塔”号向北转向,但扑面而来的寒风。将航速死死锁在22节再也无法提高。

    半小时后,当雪花越来越密时,快要被冻死的瞭望员才陡然瞪大眼睛。一艘涂着条纹迷彩的优美身影,慢慢从北方的风雪中探出狭长身影。“希佩尔!是希佩尔!快,发电报给英国人和后面的主力舰,做好进攻准备!跑起来,快跑起来!一号炮塔装弹完毕。该死!我需要稳定,稳定!”奥古斯塔号重巡洋舰内到处是叫嚷声,摇摆不定的航行姿态,让枪炮长火冒三丈。

    出现在视野中的。正是开路的德国海军“吕佐夫”号重巡洋舰。

    经过数天的搜索后,两支舰队第一次遭遇了。

    作为一艘曾出售给苏联却未完工的重巡洋舰,去年初狼狈地斯大林又把它还给德国。鉴于这艘重巡的特殊性,为展现让苏联屈服的“伟大成就”,希特勒下令对其改进并全速完工。在德国船厂日以继夜的努力下,终于在今年9月初交付给德国海军。相比“奥古斯塔”号不足万吨的身躯,改进后满载排水量高达18970吨的“吕佐夫”号在这种海况下了稳定多了,德国水兵显然也比“温水海军”(德国对美国海军的嘲讽)更适应这样的低温。所以在肯特尼上校拉响警报后不久。远处的吕佐夫号就已经率先进攻。

    “轰轰轰。”八门l60/203毫米sk主炮,从12000码外快速向“奥古斯塔”号倾泻炮弹,德国人很清楚自己的优势和劣势,明白他们必须在敌人主力舰抵达前干掉这艘美国重巡。

    “还击!还击!”密匝匝的水柱。让肯特尼和水兵们浑身紧张,那种感觉就像被毒蛇顶上一样难受。在枪炮长的嘶喊中,九门l55/203毫米主炮开始还击,但光学测距仪传来的数据,却让肯特尼上校越来越心寒。原因就是海况太恶劣,而且此时战舰处于逆风,受风速和高海况影响的着弹点竟然偏出数公里远。同样,“吕佐夫”号即使火炮更精良,拥有每分钟五发的高射速,也只能白白浪费炮弹。

    当两名舰长不约而同开始拉近距离时,电波已经将前卫舰队交火的消息分别带给了各自的主力舰,当英美4艘战列舰加速赶来时,吕特晏斯却有些犹豫。按照“莱茵演习”计划,他这次的只要任务是对大西洋航道实施破袭,并不是和英美主力舰决战,何况对手的总计11艘航母一直让他心有余悸(德国还不知道北大西洋其实只有三艘英国航母)很担心投入战圈后遭围殴。

    “我不认为需要担心舰载机。”情报官赫里斯打消了他的疑虑:“现在风速太大,外面还在下雪,舰载机无法出动。”

    舰队参谋长科特少将也支持进攻:“我们的速度更快,英国还需要追击从法国出发的沙恩霍斯特,所以我们面前的快速战列舰不会很多。可以利用这个机会冲破防线。然后进入北大西洋汇合奥托-西里阿科斯将军(2艘沙恩的指挥官)。”

    吕特晏斯绝非头脑简单的莽夫,否则怎么能率2艘沙恩霍斯特多次出击大西洋,还屡屡从英国海军的虎口下逃脱呢。但这次他舰长的承担实在太大太大!要知道,在某种意义上“莱茵演习”是雷德尔和海军最后的自我救赎,因为他们很清楚,如果主力舰队无法在这场战争中起到作用,希特勒会毫不犹豫拆掉后面两艘h39型战列舰,甚至“彼得-施特拉塞尔”号航母都未必能幸免。这不是什么危言耸听。对海军一窍不通却又经常性歇斯底里的元首只关心谁能击沉敌人,从来就不会平心静气认真地学习英美和中国,对海军现状和未来做出一个长期的规划。

    这就是德国海军最大的悲哀,霍亨索伦王朝战败后德国就再也没有真正地海洋战略家!

    所以吕特晏斯想取得辉煌战果,却又担心主力舰受伤,所以再三确认飞机没有可能起降后,才决定利用俾斯麦速度快的优势“去前面看看。”军官和参谋们心领神会。用“去看看”这个单词,就是说如果有危险就立刻撤退。

    得到命令,伴随主力舰的“欧根亲王”号重巡洋舰开始加速,顺风而下的它航速可以超过试航时的33节,达到骇人的35节,所以只用一刻钟就赶到了交战区。此时“吕佐夫”号却遇上了麻烦,接到警告迅速赶来的英国“萨福克”号重巡洋舰和“谢菲德尔”号轻巡洋舰。已经从西面加入了战圈展开合围。见状,舰长布林克曼少将毫不犹豫下令转向,用身躯挡住了2艘英国巡洋舰的夹击。

    “第二艘希佩尔!该死,他们肯定在这里!呼叫新墨西哥号,我们需要支援!”欧根亲王号的出现,让肯特尼少校和两名英国舰长既开心又紧张。开心的是他们终于找到敌人主力,紧张的是,即使三打二的情况下,局面也越来越不利。

    肯特尼少校非常焦急,但他不知道。托在后面的第22特混舰队的诺曼考斯特少将和2艘英国战列舰遇上了很大的航行麻烦。由于风速太大又是逆风航行,使得“新墨西哥”号和“密西西比”号的航速航速只能达到16节。距离较远的2艘英国战列舰虽然稍快些,但它们距离更远,实际抵达时间还要晚于第22特混舰队。

    “轰!”焦急地等待中,噩耗传来,一声巨响从舰体中部响起。十五分钟的浪费后,凭借更好适航性和精良的蔡司光学火控,“吕佐夫”号率先打破僵持。8000码外飞来的炮弹。准确穿透“奥古斯塔号”舯部的三层装甲,深入舰体发生爆炸。条约重巡糟糕的防护在这一刻尽显无疑,只能防御驱逐舰主炮的主装甲带在强力主炮前层层瓦解。

    有了第一次得分,两艘德国重巡越打越准。“欧根亲王号”拦住英国巡洋舰后,“吕佐夫”号再次将三发炮弹射入“奥古斯塔”号的侧舷主装甲带内。“上校,我们遇到麻烦了!”二副跌跌撞撞的冲入舰桥,肯特尼上校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由于缺乏寒带作战经验,冰寒的海水灌入军舰后,没有及时穿上胶皮雨衣的水兵被冻得全身僵硬,完全无法阻止低温海水从伤口涌入。

    五分钟后“奥古斯塔”号重巡洋舰发生倾斜,肯尼特下令向右舷注水试图保持平衡,灌入船舱的低温让水兵只好往高处跑。“离开!离开!”没法打了,为确保大家的安全,肯特尼下令撤退。但“奥古斯塔”号转向后,顿时将英国重巡洋舰“萨福克”号暴露在“吕佐夫”号的炮口下。“轰隆隆,轰隆隆。”瞅准机会的“吕佐夫”号立刻将炮火洒向7900码外的“萨福克”号。面对两艘希佩尔重巡的夹击,“萨福克”号重巡洋舰的甲板像绽开的烟花般不断爆炸,最终在一团从尾部炮塔冲出的浓黑烟雾中,这艘肯特级重型巡洋舰被狂躁的海浪迅速吞噬。

    旁边的英国轻巡“谢菲尔德”号见势不妙立刻掉头,又给了2艘希佩尔追杀“奥古斯塔”号的机会。由于军舰还在进水,即使已经转舵顺风航行。“奥古斯塔”号的速度还是骤减到23节。“击沉美国人!!”击沉“萨福克”号带来高亢情绪,让布林克曼少将热血沸腾,仿佛回到了二十多年前的斯卡格拉克,鹰鹫般的眼睛死死盯住高高飘扬的星条旗。在他的指挥下,两艘希佩尔重巡如闻到血腥味的猎犬,以33节的高航速扑向风雪步履蹒跚的“奥古斯塔”号。

    “该死,左满舵!”肯特尼上校看到计算组的报告,顿时脸色发黑。最后他决定抢先向东转舵,试图向最近的法罗群岛突围。

    “奥古斯塔”号迅速转舵,如同受伤的孤狼,九门主炮一边拼命地将炮弹洒向敌人,一边向法罗群岛逃窜。但“欧根亲王”和“吕佐夫”号的速度太快了,眼看就要被追上时,瞭望员兴奋地大喊起来:“快看!上帝。是新墨西哥号!我们有救了!”两艘巨大地身影,出现在“奥古斯塔”号右舷。“右满舵,恢复刚才的航向,从他们中间穿过去!”

    肯特尼上校欣喜若狂,再次机动试图从本方的两艘战列舰中间穿过去。但一片粗大的水柱,却让他停止掉头。“轰轰轰!”一直躲在重巡后面的“俾斯麦”号和“提尔皮兹”号战列舰开火了!

    “开火,开火!”奥古斯塔号方向密集的水柱。让“新墨西哥”号上的诺曼考斯特少将不断强迫自己冷静,撇过头向枪炮长用力挥拳。“全速射击!哪怕只造成伤害!”

    二十四门356毫米主炮爆发出雷鸣般的怒吼,猛烈的向布林克曼的2艘重巡开火。

    由于风雪阻挡能见度低,德国海军又没有雷达,所以还盯着“奥古斯塔”号的两艘德国重巡措手不及。直到巨大地水柱出现在身边,布林克曼少将才意识到前面有战列舰,所以迅速通知后面的吕特晏斯。

    站在俾斯麦号的位置,同样看不到两艘新墨西哥级战列舰,但击沉一艘击伤一艘重巡的战绩,让人不由去畅想更大收获。“能分辨是那艘军舰吗?”吕特晏斯中将同样如此。他明白,只要能击沉一艘英美战列舰,希特勒也会继续位置海军造舰计划。

    “是14英寸!肯定,口径14英,,四座炮塔,至少10门糟糕,将军!欧根亲王号舰艉中弹。正在漏油!”吕特晏斯还没想好是不是要进攻,正在联系“欧根亲王”号辨认敌舰的通讯官陡然大喊起来。

    这个消息,顿时让包括在他在内的德*官们紧张起来。如果“欧根亲王”号损失,那么之前击沉一艘击伤一首的战绩将完全被抵消。“14英寸是英国的乔治五世?还是美国的14寸战舰群?”吕特晏斯紧握的拳头已经攥出热汗。这是非常重要的细节。虽然都是14英寸主炮,但乔治五世国王级的航速超过28节,一旦被缠上,自己的速度优势并不明显。但如果是美国那群“14寸拖拉机”(德国给美国14寸战列舰起的外号),那么手握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的他,完全可以快进快出打一场漂亮的海战。

    但现在,他必须作出决定!“进攻!”吕特晏斯决定进攻。但聪明的他并没向当年希佩尔那样傻傻的横冲直撞,而是立刻让两艘“俾斯麦”向右偏舵,利用顺风助涨航速的机会,期待以雷霆之势扑杀敌人左舷,实现他击沉敌人战列舰的夙愿。同时他还让受轻伤的两艘重巡向敌人右舷突破,伪装成强行高速突破南下的假象,还让布林克曼准备好刚刚才装备的高速氧气鱼雷。

    “希佩尔海军上将”级重巡洋舰有4座三联装533毫米鱼雷,每舷各有两座,并用厚实装甲包裹。在世界主要海军强国纷纷取消重巡安装鱼雷的年代,德国这种设计除了是海军设计断层二十年导致赶不上世界潮流外,也因为独特地海上破袭思想。这种思维是德国海军的传统,所以这个世界上也只有德国会用主力的快速战列舰去进行破袭战。

    2艘“希佩尔”出发前就已经换上最新的533毫米氧气鱼雷,这种没有航迹的鱼雷很适合在这种高海况的偷袭,所以吕特晏斯准备赌一赌。他先让布林克曼佯装撤退。用高航速遁入风雪中,然后准备用2艘战列舰吸引敌舰火力,最后再让布林克曼快速冲出跑到对方右边实施鱼雷进攻。

    考斯特少将不知道危险已经靠近,他正为自己的2艘“新墨西哥”级战列舰的火控系统发愁。作为欧战时期的老式战列舰,因为没参加威克岛海战,所以还没有改装,更别提雷达了。所以即使肯尼特上校已经告诉他,2艘俾斯麦级战列舰就在前面。但极底的能见度让他根本看不到对方。

    “应该让奥古斯塔号留下来的。这该死的天气!把所有人都派上甲板,我需要敌人清晰地坐标!”考斯特少将有些后悔让肯特尼上校离开,毕竟“奥古斯塔”号有雷达,而另一艘重巡还在后面,所以他不得不下令增加瞭望哨。

    零下二十多度的低温下,美国水兵们不得不裹紧大衣,顶着呼啸的寒风冲上甲板。瞪大眼睛搜索海面。五分钟后,左舷瞭望员率先发现两个巨大身影。“左舷!11点位置,疑似战列舰!”

    惊恐呼喊中,对面领头的“俾斯麦”号同样看到了两艘“新墨西哥”级战列舰。

    寒风中冻成烂布条的星条旗,让吕特晏斯大松口气。“开火!”八百公斤的高速轻弹,似流星般破开海风,带着尖啸冲向7700码外的“密西西比”号。几乎是同时。“新墨西哥”号和“密西西比”号的24门356毫米主炮,也打出了第一轮齐射。

    即将离开的时刻,北大西洋的恶劣天气帮助战列舰赢回尊严,当驱逐舰和巡洋舰在冰寒波涛中无法瞄准时,唯有这些钢铁巨兽,能毫无惧色、气势如虎乘风破浪,劈开风雷将海战带回最热血的年代。数十门巨炮在区区七千多米的距离上怒吼着,寒风被恐惧和颤栗驱散,灼热的炮口罡风将风雪荡开,形成一道道环状白雾奇观。双方都用上了最猛烈的火力。瞄准海浪下时隐时现的对手,试图摧毁对手。

    考斯特少将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战列舰不如对手,于是他主动放弃集中火力攻击其中一艘的想法,转而让两舰各自进攻全力打击对方的侧舷水线。他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让对手减速。与他相反,吕特晏斯却最怕受伤减速,更不希望纠缠。所以它采用的是集火战术,将两艘战舰的16门主炮全部对准前面的“密西西比”号。

    一声比一声响亮的炮击声中,拥有更适应北大西洋观瞄设备的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逐渐占据上风,380毫米高速轻弹虽然容易受风速影响。但相比对手的356毫米主炮,还是准确多了。而且“俾斯麦”号和“提尔皮茨”号巨大的吨位,宽阔的舰体也确保它们能保持较好的稳定型,所以在五轮齐射中,“密西西比”号率先中弹。炮弹穿透了薄弱的水线装甲,“奥古斯塔”号重巡的那一幕再次出现,巨量海水涌入舰体后,数十名堵漏的水兵都被活生生冻死。

    下午3点17分,交战开始后的第11轮炮击中,“提尔皮茨”号打出的一枚炮弹在“密西西比”号左舷七米处钻入水下,风暴潮和水流的影响让炮弹改变弹道,从水线下的薄弱处钻入动力舱后发生爆炸。弹片不仅瞬间将2台锅炉全部炸毁,涌入的冰冷海水还使得高温管道发生破裂。

    “长官,3点!德国重巡!”考斯特少将还来不及询问“密西西比”号的伤势,瞭望员又大声地提醒注意右舷。考斯特向右看去,刚才撤退消失的“欧根亲王”号和“吕佐夫”号重巡洋舰,已经从8000码外的风雪中钻了出来,还一边开火一边向南高速航行。

    此时考斯特少将的2艘战列舰虽然是侧风航行,但为了确保更高命中率,航速一直保持在21节,“密西西比号”受伤后更将速度拖到了19节。2艘德国重巡舰艏指向南方,速度至少是28节,而左边的2艘“俾斯麦”又一反常态没有加速,保持在24节。这让考斯特少将产生错觉,以为德国战列舰在掩护重巡突破南下。如果美国长期和日本作战。肯定会知道世界上有一种航速能超过50节,还能航行上万米的超级鱼雷,就会小心德国是否得到这种鱼雷的技术。但问题是,除了威克岛海战,美国海军只在太平洋用潜艇击沉过一些日本商船,并不清楚氧气鱼雷的存在。所以考斯特并没有提高警惕,只是让瞭望员注意不要让重巡靠近到5000码。因为他有信心,“墨西哥”级战列舰即使再老迈。也能在5000码外无视203毫米主炮的任何进攻。

    但他错了!

    布林克曼利用吕特晏斯的掩护,悄无声息地拉近到6300码后,还考虑到命令概率,将16枚533毫米氧气鱼雷全部射向“新墨西哥”号。52节!毫无浪迹的鱼雷别说在这种高海况下,就算是平静无波的地中海都发现不了。当后面的“密西西比”号逐渐恢复平衡,“新墨西哥”号首次命中“提尔皮茨”号上层建筑时,考斯特少将和军官们却陡然感觉脚下一震。然后舰艏就狠狠地往上抬起。舰桥里的所有人,都被震得东倒西歪,所有舷窗瞬间碎裂,呼啸的寒风顷刻间灌满舱室。还没等众人搞清楚什么事,舰体舯部再次发生剧烈爆炸,一门副炮的残骸更在爆炸中喷射出足足几十米远。

    “鱼雷!”海航长爬到舵盘前,用尽全力希望能稳住舰身。但来自“俾斯麦”号无情的炮弹,却猛地冲入司令塔将他和考斯特在内的数十名军官全部绞碎。水兵们甚至还没得到弃舰的命令,“新墨西哥”号战列舰就开始倾斜。如果是温暖的加勒比海,或许他们还有逃生的希望,但数米高的北大西洋海浪却葬送了它。狂躁的海潮顺着鱼雷撕开的两个十几米宽的缺口疯狂涌入,水兵疏散打开的甲板舱门,又加速了海水倒灌,冷冽刺骨的温度下许许多多水兵都被冻死在军舰走廊内。不到五分钟,“新墨西哥”号就在阵阵吱呀吱呀的呻吟中,陡然倒扣在海面上。最终。这艘排水量32000吨的海上巨兽在一小时后沉没,全舰1397名官兵中只有75人获救。

    旗舰的突然爆炸,让受伤的“密西西比”号无比震惊,舰长立刻就下令撤退。但杀红眼的吕特晏斯却不想放过他,两艘俾斯麦级战列舰迅速加速到28节,然后将16门主炮全部对准了“密西西比”号的上层建筑和水线主装甲带。

    爆炸,到处都是爆炸!舰桥在爆炸!甲板在爆炸!舱室在爆炸!锅炉在爆炸!主炮塔在爆炸!如此近的距离下,“密西西比”号完全挡不住skc34主炮打出的穿甲弹。短短几分钟。战列舰的上层建筑就被炮火清扫一空,四门主炮全部哑火。德国水兵们瞪着嗜血的眼珠,尽情发泄着虐杀的快感,等到“昆西”号重巡洋舰、英国战列舰“乔治五世国王”号和“勇士”号抵达现场时。面对的是几乎是一块千疮百孔的烂铁!看得到更是无数美国水兵被低温和海浪吞噬的画面。

    吕特晏斯也并没有恋战,当“乔治五世国王”号战列舰出现在水线,就立即加速到30节,带着其余三艘军舰再次钻入深寒的北极圈。

    此时,又一个噩耗传来,刚刚逃脱追杀的“奥古斯塔”号重巡洋舰在眼看抵达法罗群岛时,遭德国潜艇伏击。还是两枚刚刚装备的533毫米新式氧气鱼雷,将肯尼特上校在内的617名美国海军官兵全部送入六百米深的海底。

    “新墨西哥”号战沉(放弃后被自己驱逐舰击沉)、“密西西比”号战沉、“奥古斯塔”号战沉和“萨福克”号战沉,3622名海军官兵战死!法罗群岛海战的噩耗很快传遍欧洲。一次出航就击沉2艘战列舰和2艘重巡的战果,让德国上下欢欣鼓舞。希特勒更是亲自致电吕特晏斯和全体海军将士,赞扬他们的战斗精神,还要求舰队继续南下,给予英美舰队最猛烈的德国式打击。

    面对希特勒的挑衅,遭遇继威克岛和“企业”号后的又一次重大海军伤亡的罗斯福和丘吉尔,用比北大西洋更冷的声音发起回击。

    “找到它们,击沉它们!无论什么代价!”

    复仇的怒火中,刚刚抵达纽芬兰岛外海的两艘美国目前最强的“北卡罗纳级”战列舰不顾轮机损伤,在金凯德中将的率领下,以27节高速向丹麦海峡冲去。同时,“罗德尼”号在内的三艘英国战列舰也向着那里一路狂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