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51章 末日辉煌

第1051章 末日辉煌

    @@@@@@@@@@@

    登陆部队的不顺,迫使朱斌侯必须尽快把后续五个陆军师全部送上岛,但要想将那么多陆军和数万吨装备给养送上岸也不简单,因为布莱尔港很窄,完全没有任何现代设施,连海港栈桥都是木质的,所以登陆进展格外缓慢。天黑后,舰队又遇上了更大的麻烦,迅速增强的西风带搅得安达曼海天翻地覆,五六米高的海浪让登陆工作愈发困难,甚至还导致两艘小型运输船在入港时撞到一起,多名士兵受伤。这次事故也使得登陆行动雪上加霜,最后工兵不得不主动坐沉一艘,在它的甲板上搭建起一条临时栈道,才让后续部队能继续上岸。

    凌晨时分,随着陆军和重型装备源源不断上岸,布莱尔港四周的日军抵抗开始减弱。然而情况并没有变好,反而因为一个特殊情况,让登陆船队和舰队都身处危险中。

    一直负责整个港区电子警戒任务的“纳土纳”号电子侦查舰内,电子士官长神色凝重。作为一艘用前奥匈联合力量级战列舰改装而成的电子侦查舰,“纳土纳”号和姊妹舰“琉球”号是海军最重要的眼睛和耳朵。它不仅安装了最新式的雷达,舰上还有大量无线电侦听设备和一个独立电子情报舱,可以有效拦截100公里内的无线电信号。如果不是木村舰队进入无线电静默,根本瞒不过它。但现在,军舰却遇上一个很意外的情况。“您看。”士官长无奈地指着布满奇特条纹的雷达屏幕。向特意赶来朱斌侯等人解释情况:“杂波,全都是地磁杂波信号。越靠近海岸线。杂波就越强。我询问过其它各舰,除远海机动的主力外,凡是在近海巡逻搜索的雷达都遇到了这个麻烦,所以他们现在只能靠目视搜索。”

    “杂波是怎么回事?以前怎么没听说过?”吐得脸色发白的李宗仁本来已经去岸上,但听说雷达出事,顾不上难受又匆匆赶回来。

    “一直都有,之前琉球和马里亚纳都出现过,但这么大强度我也是第一次遇见。据我估计。应该和附近的火山活动有关。您看,这是昨天潜艇听到海底异响的报告,这是下午的,我怀疑附近海底有轻微的地震活动。”面对日新月异的电子技术,军官们大都很陌生,李宗仁就很不解,火山活动居然能影响雷达侦测。他们并不知道。雷达过滤地磁杂波干扰的问题一直要到电子计算机出现后,才能初步解决。

    “这是我的初步估计。因为火山活动是由地壳挤压造成的,在这个过程中,会释放出相当强的电磁波。这种情况,我们也是在国内地震勘测中发现的。安达曼群岛恰好是火山地震最活跃的地区。”士官长很认真。后来他的这份报告也得到海军和科技部门的重视,专门在安达曼建立了一个长期研究机构。

    李宗仁一愣。没想到区区一个雷达会涉及这么多学科。

    朱斌侯更伤脑筋,此刻海面上风大浪大,如果没有雷达,舰队的搜索能力将严重减弱。“我建议增加甲板观察哨,让各舰适当拉开距离。这样就能减小岛屿杂波的干扰。”电子士官长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凌晨两点护航舰开始调整时,在巴伦岛附近搜索日本舰队的“兰州”号重巡忽然汇报。在岛屿北面发现数个正在向马来亚高速行驶的海上目标,声纳也听到了大量潜艇噪音。潜艇一直是水面舰船最大的威胁,所以朱斌侯立刻抽调4艘驱逐舰去支援。但他怎么也没想到,木村根本不懂怎么使用潜艇,更别提水面舰船和潜艇的配合战术,所以干脆把全部4艘潜艇和2艘特设巡洋舰、2艘鱼雷艇派出去当诱饵。而此时,木村的主力已经绕过南安达曼岛最南端,快速折返向北靠近布莱尔港。

    3点40分,布莱尔港南面的图门江级轻巡洋舰“辽河号”的雷达捕捉到一个信号,但因为信号一闪即灭,雷达兵误以为又是杂波,所以没有通知前方的“云雾山”号驱逐舰。直到光点再次出现,雷达兵才意识到这不是杂波。但为时已晚!“五十铃”号巡洋舰和11艘日本驱逐舰,已经在海港南面10公里处。

    此时海面上的风速依然超过每小时100公里,即使海港方向有照明灯光,日军瞭望手也无法分辨数量和种类。通常遇到这种情况,舰队肯定是继续高速冲刺,直到看清目标后再实施鱼雷进攻。但木村却又一次打破常规,做出个让人想不到的决定,他命令12艘军舰以海港为坐标,然后将鱼雷定深6米,缩短发射间隔,以超密集方式一次全部打出去。

    93氧气鱼雷的最大射程虽然能达到令人恐怖的40公里,但在没有制导的年代,这个射程是毫无意义的。此刻距离海港足有10公里,海面浪高接近5米的情况下,木村这样做显然不是打仗,而是在赌博。连他被俘后都坦率承认,他当时根本没有过能突破十几艘巡洋舰和驱逐舰的重重封锁,所以干脆打完走人。

    “敌舰!”

    保护在海港南面的“辽河”号轻巡拉响警报时,木村已经打出全部的74枚鱼雷,其中52枚是93氧气鱼雷。距离最近的“云雾山”号驱逐舰最快,十几秒后3门双联120舰炮就向“五十铃”号洒出一串炮弹。紧接着,“辽河”号上的4门双联155舰炮也加入进来。

    南面突然传来的隆隆炮声,让海港骤然大乱,一艘艘登陆舰和商船按照预定计划向反方向规避,保护船队的8艘驱逐舰和护卫舰也飞快转向迎向日舰,担负夜间对岸支援的法国重巡洋舰“福煦”号、“迪普莱克斯”号、图门江级轻巡“鸭绿江”号和“松花江”号。还有法国轻巡“马赛曲”号也纷纷掉头向南,试图插入登陆编队和敌舰中间保护船队安全。

    一时间。海港区到处都是规避转向的舰船。

    第三舰队的反应速度真的很快,从“云雾山”号开火到各舰做出战术动作,平均时间还不到两分钟,铺天盖地的炮弹就洒向了木村舰队。但鱼雷在水下嘶嘶的尖啸声,却让“云雾山”号驱逐舰的声纳兵汗毛倒立:“鱼雷!大量鱼雷!”

    74枚鱼雷,以超密集编队从驱逐舰身边和底部掠过。幸运的是,因为要减小海浪影响,木村把鱼雷定深设置在6米。所以“云雾山”号居然毫发无伤的躲了过去。但身后的“辽河”号就没那么走运了,在一声轰的巨响后,这艘吃水6点5米的图门江级轻巡洋舰,被一枚93氧气鱼雷击中舰艉,剧烈爆炸让战舰瞬间在海上打了个转。

    没等“辽河”号汇报伤情,正从海港出来的万吨轮福来轮、天福轮和正高速转向准备保护登陆船队的“马赛曲”号轻巡、“鸭绿江”号轻巡、、“迪普莱克斯”号重巡也相继吃到鱼雷发生爆炸,而那些吃水浅的驱逐舰和登陆舰。竟然全部安然无恙。如此可怕的鱼雷进攻,让朱斌侯和第三舰队首次领教日本海军超强的雷击能力,木村也因为此战,被后世海军学者称为“木村奇迹”。不过创造奇迹的木村中将,同样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第三舰队剩余的13艘驱巡舰把所有炮弹都洒向了他的舰队,东面赶来的4艘秦岭级驱逐舰也还了一波40枚热动力鱼雷的攻势。

    到凌晨4点30分。木村已经损失5艘驱逐舰,“五十铃”号巡洋舰和其余6艘驱逐舰也全部带伤。就在这个即将全军覆没的危急时刻,他竟然再次做出一个让人瞠目结舌决定,先让旗舰打出“跟着我”灯光信号,然后率旗舰冲向岛屿。

    事后他在军事法庭上说起这个决定时。认为他当时已经完成任务,还取得超出预期的战绩。尽到了军人的责任。他说如果选择向600公里外的马来亚突围,肯定是全军覆没的下场,为避免剩下的上千名水兵葬身大海,所以干脆搁浅上岸,试图逃入雨林继续战斗。但因为选择地点不佳,最后被困安达曼群岛最南端的半岛上,两天后就全部被俘。但他这个决定还真挽救了许多日本水兵的生命和他们背后的家庭,有821名水兵因为这个决定活到了战后。但在当时,朱斌侯却恨不能宰了他,最后还是邓浩乾提醒有法国军舰在场,才没做出屠杀战俘的事情。

    不过木村没死,却让情报部门松了口气。因为情报部一直在秘密搜寻日军在印度和缅甸抢到的黄金宝藏。要知道,日军攻占缅甸和加尔各答后,连贴在庙宇宝塔上的金箔都给刮了个干净,有数百座印度和缅甸古庙被他们暴力洗劫。但因为关岛被占航道中断,情报部门一直怀疑这笔数额难以想象的宝藏还在东南亚某地。而木村,恰好就是负责押运的唯一一名海军军官,抓住他就能顺藤摸瓜找出来。

    早上六点,“兰州”号重巡编队也传回消息,击沉4艘水面舰船和全部4艘潜艇,这也意味着,印度洋上再也没有日本军舰存在。朱斌侯此时也松了口大气,因为6艘被击中的舰船中,只有货船“福来”号搁浅时不慎触礁翻覆,其余4艘巡洋舰和商船的伤势都不算重。而且当时2艘货轮上的陆军已经卸完,所以只造成51人死亡和127人受伤。

    木村创造的“末日辉煌”挽回不了日本的败局,安达曼海战也是日本海军最后一次击伤盟军主力巡洋舰的战役,直到战败,曾让整个世界侧目的联合舰队也没能再取得任何战绩。

    4艘巡洋舰受伤的海战结果迅速传到国内,但杨秋却并没太在意。印度洋不是主战场,夺取安达曼只是为切断东南日军和印度的联系,为进攻新加坡和马来半岛做准备。何况他现在最重要的事情,是根据开普敦会议上达成的协议,尽快对收复国土和托管岛屿进行整合,还要调整下面的军事任务和被战争耽误的国内问题,而且随着东南亚战事全面铺开,亚盟也需要一个时机正式推上历史舞台。

    “这是马绍尔的夸贾林环礁、吉尔伯特的塔瓦拉环礁、特鲁克、圣洁鲁斯群岛、南鸟岛、威克岛、火山列岛(硫磺岛)、俾斯麦群岛(拉包尔)科科斯群岛、圣诞岛和安达曼岛。”总统府内,秉文趴在桌上,手指沿着西南太平洋边缘画了一圈:“这就是我们目前控制的岛链,大部分岛屿的条件都不比迪戈加西亚岛差,而且人口都很少,完全可以学迪戈加西亚把上面的人迁走,以军事需要为由建立封闭的基地。”

    海军的勃勃野心,让顾维钧先笑了:“我说秉文,你们海军也太贪心了吧?我记得特鲁克和俾斯麦群岛,还没打下来呢吧?”

    “快了快了,塞班岛和特鲁克的日军已经饿了一年多,战斗力减弱许多,等新加坡拿下就可以进攻,至于拉包尔。”秉文搓搓手,目光投向杨秋。“拉包尔暂时不打,只要先封锁住就行。”安达曼雨林战已经很肉疼,再去碰拉包尔这个驻扎有10万精锐日军和十几万日本侨民的“大号安达曼”,和找死没什么两样。要不是第一枚核弹还在生产,他都想扔到安达曼去了。

    “秉文刚才说的我认为可以。”岳鹏点头同意海军的想法:“琉球、关岛、特鲁克、马绍尔和吉尔伯特正好处于我国和南美的航线上,如果我们能建好这些基地,不仅可以确保我国在西南太平洋的利益,将来嘛去南美也不用看夏威夷的脸色了。”以前走南美航道,都要在夏威夷加油或中转,如果能在这些岛屿上修建机场和海港,就可以绕开美国。虽然大家没想过要去南美和美国竞争,但南美丰富的资源还是很值得开拓的。

    “太平洋这边问题不大,既然归我们托管,就可以用恢复当地民生的借口,把这些地方封闭起来,倒是西南这三个地方太复杂了。”身为总理,顾维钧是杨秋的大管家,这些国内事务最后都会落到他肩膀上。所以他也清楚,杨秋没想过要动乱不断地印度三邦,原意只想废除《中英会议藏印条约》这份被国内称为“最后的不平等条约”的条约,恢复中央政府在东克什米尔的主权。要知道,东克什米尔是扼守瓦罕走廊的唯一战略要地,控制这里就可以将阿富汗和穆盟挡在境外。

    但废除条约,就必须接受三邦,总不能扔掉不要吧?所以这碗夹生饭不吃也得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