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43章 痛苦地美国海军

第1043章 痛苦地美国海军

    @@@@@@@@

    印度洋的赤道暖流,从罗本岛外的深海穿过,远方形似巨大长方形条桌的桌山,见证了欧洲大航海时代的辉煌,也看到了殖民非洲的动荡。海面上,一支悬挂着中国国旗的舰队,引起过往船只的好奇,水手们纷纷走上甲板,举起相机,无不惊叹舰队中那个庞大到无以加复的雄壮身躯。

    “我看到了龙的舰队,雄壮威严让我深深着迷。它驶向我,像一座钢铁山峰,带着压迫,让人紧张。现在的我非常想弄清一件事,他们是如何用短短三十年,走完法兰西花费百年才走过的道路呢?我想了解它,就像它背后的国家,充满着神秘的诱惑。我愿向上帝发誓,这是一艘你们从未见过的强大战舰,是一只可怕地巨龙,我们好好地警惕它。”山西号战列舰拉响入港长笛,在引水船的带领下,缓缓靠上为其为其预留的码头后,法新社驻开普敦记者就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了上面这段话。虽然他吟游诗人般的风格得不到总编赏识,被发配到这个每天只能撰写黑色**的地方,但这篇文字却真实道出了欧洲嫉妒复杂甚至痛恨的心声。

    经过二十五天的风涛跋涉,杨秋和出访舰队终于抵达开普敦港。因为海港无法容纳那么多舰船,所以包括江西号航母的几艘军舰已经折返,前往用大批飞机和护卫舰从英国手中交换的,目前中国唯一一个印度洋海外无建制领土,查戈斯群岛。(阿杜环礁是租借,不是领土)

    开普敦最早属于荷兰殖民地,因卷入英法战争,荷兰殖民者逐渐失去对这里的控制。到1814年,最终获胜的英国出资永久买下这里,并以这里为起点,逐步地将整个南非镶嵌到白金汉宫的王冠上。但这里也成了日不落帝国衰落的滑铁卢,布尔战争让世界列强们看透了大英帝国骨子里的虚弱,这才有了德国的挑战。

    都说有人的地方就有华人,这句话形容非常贴切。战舰停靠的码头上,上千名华人挥舞国旗和标语,洒出喜悦的泪花。满清时期,大量华人劳工被殖民者贩卖到这里,在剥削、歧视甚至死亡的阴影下,钻入肮脏黑暗的矿洞,吃着发霉的面包,顽强地苟活着,逐渐落地生根慢慢发芽。虽然他们中很多人买不起船票回国,但还是从当地报纸和白人口中,关注着祖国。动荡的1911**、希望的1913统一、迷惘的1915欧战、奠基的1916土地法案、复兴的1919上海公报、痛苦地1929金融海啸、对峙的1931走出国门(沙特建国事件)、战争的1939越来越多驶入深蓝的华人船队,路过这里的留洋学子们,为他们带来一个个或惊心,或忧虑、或喜悦的消息。但消息就是消息,即使这两年祖国的子弟兵们连战连捷,还报了甲午的仇,把英美都忌惮的日本海军打得就剩下几艘破船,他们也看不到摸不着,只能透过东面的窗户,遥寄相思。

    但今天!他们看到了。祖国海军最强大,不!全世界最强大的一艘战列舰终于来了,就停靠在自己眼前,还挂着中国国旗!它,属于华人,寄托着全世界华人挣脱苦难的梦想!所以当已经享誉世界,连挑剔歧视的欧美报纸,都公开称其为东方拿破仑的杨秋走下舷梯,大家顿时爆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这是发自内心的声音,是苦难和憋屈后的畅快淋漓。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不顾阻拦硬生生跪在地上,对杨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也不起来,就这么坐着,嚎啕大哭。他名叫黄水生,祖籍福建,今年已经六十七岁。年轻时因轻信洋人被拐卖到南非开矿,已经在这里待了整整五十年。长期的铅汞中毒,让他失去了一只眼睛,连脊椎都严重弯曲。当年同船的三百多名同乡,如今就剩下他孤零零一人。

    五十年的等待,终于在今天圆梦了,他终于能挺起胸膛,和白鬼子们堂堂正正的坐在一张桌上,告诉他们!

    “老子家的军舰,一艘顶你们两艘!”

    “老人家快起来。”感人的场面,让杨秋也有些情动,走出保护圈,亲自上前将他搀扶起来。“无憾了,无憾了,死也无憾了!”黄水生诚惶诚恐,连忙抹着泪站起来。但他没有垂头,相反还用浑浊的眼睛盯着杨秋,似乎要将这位被全世界华人称为“我的总统”的领袖,牢牢记在心里。“不,还有一个小小的遗憾,但很快就能实现。”杨秋理解这些海外游子的心情,笑着扭头看向山西号战列舰,向迎接的人群张开手:“老人家,上去吧。这是我们中国自己造的,所以也是你们的军舰。去吧,大家都可以上甲板去看看,只要我还走,任何华人都可以去参观。”

    “我、我、我们真能上去看看?”黄水生嘴唇都在哆嗦,四周的人都惊讶起来。“我不会说假话,我已经和舰长说好了,这几天他会开放甲板让大家看个够。当然,有些事情我们还是要保密的,所以大伙可别往里面钻。”

    “不会,不会!走,我先走。别搀,我自己能走上去。”黄水生第一个迈开步,还拒绝水兵的搀扶,轻颤着向舷梯艰难走去。锃亮闪耀的钢铁辉映下,他弯曲的脊椎都似乎挺拔起来。

    旁边的皇家海军“乔治五世国王”号战列舰上,英国海军官兵们既羡慕又充满无奈。这里原本是他们的领地,是大英帝国的禁区,他们曾经因保护这里而自豪,可现在却不得不眼睁睁看着美国“华盛顿”号战列舰和中国海军“山西”号战列舰,用更加粗大的炮管和身躯,硬生生插入进来。

    这就是衰败没落的残酷。

    但相比没落,更让他们和全英国担心的,是本土和地中海的溃烂。希特勒的注意力虽然转向伊比利亚半岛和非洲,但戈林的轰炸机依然隔三岔五光顾英格兰领空。纽卡斯尔、利兹、伯明翰、伦敦曾经的世界帝国,骄傲地七海霸主,已经被炸得面目前非,工业生产也濒临崩溃,必须靠中美的商品输入才能继续战争。值得庆幸的,强大的德国人无法让“洗澡盆”飞跃海况险恶的海峡,随着美军源源不断的不断进驻,本土威胁总算暂时缓解。但伊比利亚半岛的节节败退,希腊的失守,大西洋上越来越多的狼群、德意北非军团向尼罗河的步步逼近,还是让他们看不到逆转的曙光。

    靠近海港的泛美大酒店已经被美军层层封锁,三楼小会议室内,罗斯福推着轮椅进门后,发现金梅尔还在窗口眺望“山西号”的雄姿,不禁也感慨道:“是一艘让人惊叹的战舰,就像他一样,总能给我们带来惊讶。”金梅尔收回目光,点点头。说心里话,“山西号”的出现让他很不是滋味。与蒸蒸日上的中国海军截然相反,随着日本海军主力基本被摧毁,美国国会开始疯狂限制海军开支。媲美山东级的蒙大拿计划被取消、埃塞克斯级航母首批7艘后,剩余订单被取消、巴尔的摩级重巡通过6的预算、俄勒冈级重巡取消,阿拉斯加级大型巡洋舰取消、得梅因级重巡的设计也被取消、克利夫兰级轻巡洋舰预算只有10艘、奥克兰级轻巡后3艘被取消,法戈级轻巡洋舰设计被取消,连后两艘衣阿华级战列舰都差点被否决。一连串预算和计划舰被国会否决,让美国海军疼到了骨子里,但金梅尔也毫无办法,甚至罗斯福都无能为力。因为国会这次没有错,美国现在的主要敌人在大西洋和地中海,弱小的德意海军和实力犹存的英国皇家海军,让美国不需要再制造那么多主力舰,相反应该加强护航驱逐舰和护航航母的建造。至于节约的制造能力,将被用于更多商船、陆军和飞机制造上。

    而且国会偏执的认为,就算取消那么多主力舰,但只要目前的预算舰全部造好,美国海军无论是总吨位还是质量,都不会比中国差。可事实上,那些“嘴皮子老爷们”却忽视了地缘对海军的影响。维持一支世界海军,不光是造出军舰,还必须有相应的海外基地。问题是,太平洋的核心利益在西南,而西南除了亲美的澳大利亚可以让美军驻扎外,其余战略要地不是被中国海军控制,就是还盘踞着日军并且极难攻打,就连想出兵菲律宾,都找不到任何前沿基地。没有海外基地,再强大的舰队也只能躲在珍珠港晒太阳,或者去圣迭戈威吓墨西哥人。

    为寻找进入菲律宾的道路,斯普鲁恩斯原本想在在珊瑚岛寻找突破口,进攻所罗门群岛,但火炬登陆损失数艘军舰后,计划只得无限期延误。等到好不容易稳住大西洋,结果中国海军在结束庆良间海战后,就立即将数千名陆军士兵送上瓦努阿图和圣克鲁斯群岛,还开始修建机场,加强在该地区的活动。虽然斯普鲁恩斯也可以努美阿出发,但海军陆战队和陆军需要先照顾欧洲,加上大西洋上德国潜艇活动日益猖獗,只能再次延迟所以他这次来的最大目的,就是希望中国海军开放马里亚纳或琉球的基地,作为美国重返菲律宾的跳板。

    不过这个希望,现在看实在是渺茫。

    和他一样,罗斯福也同样面临着烦恼。虽然他终于撑过最初的一年,开战后动员的部队已经能派往欧洲和北非,可到现在为止,美军还是不能遏制德国的进攻势头。对此他很不理解,因为过去的一年中,重新焕发生机的美国经济和制造业已经显示出极强的膨胀能力。飞机制造量从战前的每月600架增至目前每月6000多架,钢铁产量在1937年因二次经济危机被中国超越后,现在不仅追回来,还以6600万吨的数字,比中英总和还多很多。石油产量更是突破两亿五千万吨,汽车产量一年翻三倍、造船吨位翻五倍!军火工业更是翻了五十倍!

    但就是这样一个任何数据都无比强大的美国,却让他有种有力没处使的深深无力感。所以他希望,能在这次会议中找到答案。

    一次新老权力交接棒的会议,一次描绘世界新秩序的会议,一次合作和矛盾并存的“餐桌”较量,在杨秋抵达开普敦后第二天正式开始。而同时,通过情报部得知开普敦会议的希特勒,也已经重新磨利屠刀,再次挥动下来。

    1941年9月3日,库尔特-斯图登特抵达希腊,宣布“水银行动”开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本站)订阅,打赏,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