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42章 攻克汉城(下)

第1042章 攻克汉城(下)

    八月十三日上午,从大连、开城和航母上起飞的数百架战术轰炸机,开始对汉城外围进行持续的猛烈轰炸。文学馆xguan.日军耗时数年修建的城市防御带,很快就被重磅炸弹摧毁殆尽,面对无休止的轰炸,板垣征四郎干脆把部队全部回收到汉江两岸的城区里,还用平民充当肉盾,妄图借此躲避空中打击。

    不管前线将士多希望用航空炸弹解决问题,考虑到朝鲜是盟友国,不可能向对待日本苏联那样彻底抹平城市,所以战区司令朱培德还是主动缩减轰炸规模,只让海空军的一些战术轰炸机进行精确打击,尽量减少误伤。面对这个情况,卓凡也没有任何怨言,立即改变计划,于下午两点出动第3机步师和朝鲜军第9步兵师,率先向北门发起进攻。

    北汉山和议政府的快速失守,让板垣心惊肉跳,尤其是议政府第二道防线连一晚上都没守住的消息,逼得他不得不考虑提早突围。但汉城实在是太重了,所以裕仁不甘心那么轻易放弃,接到他请求突围的电报后,予以否决,还通过阿南惟几要求板垣和部队坚持到最后。

    这道命令让板垣非常无奈,只好一边让部队利用城市地形死守,一边积极部署突围行动。战斗并不像想象的那么顺利,汉城的城市风貌与日本非常相似,街道狭窄城区凌乱,抱着必死之心的日本兵也充分利用最熟悉的散兵战术,躲藏在每个窗口、每堆瓦砾、甚至每棵树,每条下水道里,和东亚联军反复争夺。特殊的环境,也使得联军遭遇到极多的自杀式进攻,光是第3机步师装甲团,在三小时内就遇上近百名抱着各式各样炸药包和集束手榴弹,从角落里跳出的日本兵。导致许多装甲车损毁,几十名士兵牺牲。

    卓凡站在议政府二楼,手举望远镜认真地观察作战细节。镜片里,朝军第9步兵师的两辆轻型t25坦克刚靠近汉城大学,就被一阵从地面腾起的烟雾包裹。有着丰富城市战经验的卓凡很清楚,这是地雷和爆炸物突然爆炸后才有的景象,而且看烟雾,当量还非常大,并将一辆t25轻型坦克直接掀翻诱爆,炮塔都飞出几米远。跟在后面的朝鲜步兵也死伤惨重。但还没等他们救出伤员,几百名日本兵就从大学围墙后面向他们开火。顷刻间,地面上就铺满了朝军的尸体。危急关头,一辆隶属于第3机步师的工程坦克推到左边的房屋,用砖块和烟尘挡住日军射击视线后,开始掩护朝军向后撤退。

    身边的罗炳辉也看到了这一幕,抓起桌上的凉茶咕咚咚一仰而尽:“玛德!小日本还真能拼命!司令,干脆让104师和突击炮营都上去吧,我就不信。他们有能耐挡住我们的装甲拆迁队!”

    装甲拆迁队吴启文在旁边抿着嘴,想笑又不能笑。去年进攻阿尔卡雷克时,卓凡用大量工程坦克和自行突击炮,一路推平城市建筑清除射击死角的战术传开后。好事者就把这种战术称作“装甲拆迁”,没多久便传遍全军,还在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和随后的城市战中大量使用。

    “别急。”卓凡压压手,却奇怪的没有答应。这让罗炳辉暗暗诧异。他知道,卓凡不是那种会被政治自缚手脚的人,为了打赢。就算把汉城抹平他都在所不惜,今个怎么就改性子了呢?“对手不同嘛。”卓凡将望远镜递给卫兵,解释道:“我们和日军交手也有一年了,但你见过几次成建制包围的例子?”

    他这么一说,还真提醒了罗炳辉。除了没处可逃的海岛,从南到北还真出现过大规模成建制包围日军的战例。“日军和苏军是不同的。”卓凡拿起多用途水壶,一边喝一边说道:“日军对后勤的依赖极地,或者说根本就没有现代化补给概念。这是他们的弱点,但在某种条件下,却也是优势。没有后勤,就代表不需要携带太多辎重,这使得他们能经常打出轻装穿插的战术。在南下初期,很多日本老兵就是靠一天一个饭团,带上百来发子弹,然后在不熟悉的雨林深处轻装穿插,把不熟悉这种战术的英军硬生生吃掉。由此可见,日本步兵的穿插能力很强,而且很能吃苦,战斗意志也很顽强。像琉球的三个月里那样,除非受伤,很少有主动投降的。现在的朝鲜又恰好是最适合发挥野外散兵战术的地区,而我们手里现在满打满算也就二十来个师,赵登禹带走五个,瑞兴三个,剩下除了你们几个外,全都是俄军和朝鲜军。要是投入太猛,肯定会吓坏板垣,提早部署突围,到时候遇上拼死突围的日军,你觉得他们能但当阻击重任吗?”

    罗炳辉明白过来,卓凡这是要温水煮青蛙。别看前面打得不顺,但相比日军,损失要小很多很多,完全可以借优势的装甲部队,一点点磨掉汉城的二十多万日军,省得他们不顾一切突围钻进中部山区。等到日军发现损失过大再想突围,别说怎么去凑足几万精锐前锋,恐怕连最能打的老兵都跑不动路了。

    “但板垣就那么听话?”

    “当然不会,不过汉城是朝鲜的心脏,他总不能捏着二十几万部队一枪不发就跑路吧。所以他肯定要打一打的,至于下令突围。”吴启文插嘴后,与卓凡相视一笑:“他恐怕没机会了。”

    “没机会?”看着神神秘秘的两人,罗炳辉刚要追问,参谋急急忙忙奔了进来:“司令,177师报告,在东北面树林里,发现上万朝鲜平民的尸体,看样子是遭到了集体屠杀!”

    “没看错?”卓凡听说过琉球“玉碎令”,没想到汉城也发生了,连忙拿起钢盔向外走。吴启文跟在后面,想想后拉住参谋:“去把战地记者叫来,另外让朝军和俄军的军官也都来看看,让他们了解纳粹的残暴,看清敌人的面目。”

    “是。”

    卓凡去查看屠杀现场后,第一天的进攻很快结束。接连数次打退重装部队。还成功摧毁几十辆坦克的消息,让日本上下陡然恢复了精神,很多军官甚至还叫嚣,要把汉城变成对手的“装甲坟场”。但板垣却很清楚,为消灭几十辆坦克,一个下午自己就搭进去几千名精锐老兵。要是兵源充足倒也罢了,但现在是死一个少一个,根本无法长期坚守。

    “西村君,局势不妙呢。”板垣征四郎耷拉着眼皮,坐在煤油灯前。细细地端详地图,白天战斗的伤亡报告就摆在地图上角。“是啊,虽然击退了支那军,但伤亡太大了!”西村也是明白人:“东京的想法也太不顾现实了。还好我们用鱼雷封锁住汉江口,支那重型舰炮没法打过来,否则已经没机会尽忠了。”

    板垣拿出阿南惟几的电报,又看了两眼后深深叹口气,似乎很拿不定主意。西村见状也顾不了许多,急忙说道:“司令。死守汉城固然能展现帝国的英勇,但在我看来,这种牺牲是浪费!应该趁士兵的勇气还在,全速向东部山区突围!只要能和小畑君会师。就可以利用山区进行长期的袭扰战,让支那军不得安宁。”

    这番话说到了板垣心底里,立刻挥手让参谋先离开,问道:“那么西村君认为应该从那里突围呢?”“这里。”西村的手指刚点上地图。参谋就合上了防爆门,让外面的武田毅雄只好悻悻收回目光,快步向出口走去。

    “站住!大将有令。封锁要塞。”但他刚到门口,就被几名宪兵拦住了去路。

    武田没想到板垣会下令封闭要塞,背心顿时渗出丝丝热汗。要知道,再有半小时,空军就会对要塞实施轰炸,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所以他眉头一转,立刻拿出自己的证件:“八嘎!不知道我是谁吗?快开门,我刚才接到情报,有人在策反那些朝鲜孽臣,我要立刻赶去看看!要是被他们串通支那人,在城市里搞破坏接应敌人,谁能负起这个责任?”

    武田毅雄口中的孽臣,指的是李氏王朝后人李垠和他的家属,以及附庸日本的朝鲜官员。

    昌德宫李垠是日本扶持的傀儡,为控制他和朝鲜,山县有朋当年还劝说大正天皇,把梨本宫守正王的女儿方子公主许配给他。裕仁上台后,还准许他带兵出任师团军官,作为日朝融合亲善的象征。虽然朝鲜早就没了皇帝,但李家一脉在很多老辈朝鲜人心中还是有价值的,所以汉城战役开始前,板桓就把这些有价值的朝鲜官员集中起来,准备突围时一起带出去。

    武田是情报课课长,又是去检查重要的朝鲜人质,宪兵们也一时没了主意,只好打电话给要塞司令。司令本来想请示板垣和西村,但两人正在研究突围线路,所以只好让武田先离开,还派了两名宪兵,说要一路护送他去皇宫掩体。

    外面充满硝烟味的空气,总算让武田大松口气,看手表只剩几分钟,连忙加快脚步向皇宫方向走去。经过三天屠杀和一天激战,汉城已经变成真正地鬼蜮,大街上看不到任何走动的人影,除了每隔几分钟一枚的照明弹外,整个城市就像死去般寂静。街头巷尾,全都是弹坑瓦砾和残碎尸体,还能见到许许多多全身**的女尸,一看就是被强暴后杀死的。跟在后面的两名日本宪兵一路都在指指点点,评价哪具女尸的身材更好,浑然没注意武田已经从怀里拔出手枪,飞快地装上消音器。

    “淙淙”两声轻响后,武田迅速把宪兵尸体塞入阴沟,然后拿出小型望远镜,找了个隐蔽位置躲藏起来。

    三分钟后,天空响起了嗡嗡地引擎声,南山要塞和城市各处的防空炮立刻开火,一串串火点盲目地窜上夜空。很快,2架轰10轰炸机就率先在南山要塞正上方投下两枚燃烧弹。借着地面火光,高空的8架轰七远程轰炸机迅速打开弹仓,露出曾轰炸过德山油库,重达3370公斤的25号无线电制导钻地炸弹和突袭关岛时使用的“暴怒”特重型炸弹。

    “目标锁定!”

    “巨石1号脱离,开始无线电引导!”

    “十秒倒计时4、3、2、1。”

    “轰!”

    下坠动能配合尖锐的钨合金弹头,25号弹迅速穿透南山地表15米深的土层,然后又贯穿整整3米厚的水泥层,在地下要塞内部发生爆炸。上百公斤铝镁混合粉末。瞬间迸发出数千度的高温,直接就将爆点半径十米内的所有人员汽化。

    从武田的角度看去,号称汉江第一要塞的南山要塞就像地龙翻身一样,可以阻挡240毫米重炮直射的防爆钢门从内部被炸开,遍布山体各处的通气孔几乎同时喷出了火焰。不等四周的日军反应过来,又有4枚25号钻地弹以爆炸点为中心,钻入了地下要塞内。等到山体地表被撕开,为确保杀死里面的人,轰炸机又投下3枚类似高脚柜炸弹的“暴怒”特重型炸弹。这种全重5500公斤,内装2400公斤猛炸药。可穿透5米混凝土层的巨型炸弹,无疑是毁灭性的,以至于要塞半径千米内的玻璃全部被震碎,地表都强烈晃动,犹如发生了一场小地震,使得要塞内部结构迅速崩塌。

    看着蘑菇云下被“扒光”的南山要塞,和疯狂赶去救援的日本兵,武田开心笑了起来。他相信,板垣就算没被钻地弹炸死。也绝对躲不过“暴怒”引发的地震塌陷。等轰炸机离开后,他也迅速收拾好东西,快步消失在黑暗中。

    他的使命还没有结束,或许永远都不会结束。

    和武田料想的一样。包括日本朝鲜军司令板垣征四郎、参谋长西村、从议政府逃回来的谷寿夫等十三名高级将领,二十多名参谋、数十名军官和要塞守军3200余人,全部被钻地弹和“暴怒”重型炸弹炸死,无人幸免。

    没有板垣的统一指挥。日军顿时陷入慌乱,当时正在汉江南岸视察部队的松井石根不得不挑起重任。但由于板桓死的太快,并没有告诉松井有突围计划。所以他还是继续按照之前阿南惟几的电报,率领部队死守。

    这个命令彻底葬送了汉城日军,接下来的几天,卓凡利用装甲优势,故意每次投入较少部队,让日军看到长期坚守的希望。为消耗日军精力,他还故意不分昼夜和时段的发起进攻,还把高音喇叭塞到飞机上,大半夜在汉城上空来回飞几个小时,让敌人无法休息睡觉。

    经过五天的消耗和折磨,损失数万人后,松井石根才意识到不妙,萌生组织部队突围的心思。

    但此时已晚!八月十九日清晨,松井还没部署好突围,卓凡就一口气就投入10个“东北虎”坦克营,3个多功能工程坦克营、6个俄朝uzp34/152突击炮营,还有62门自行203/210毫米榴弹炮,配合整整3个步兵师,开始了浩浩荡荡的“拆迁攻势”。被大屠杀刺激的2个朝鲜步兵师更是打疯了,凡是被他们见到的日本兵,根本就没有一个活口。俄军这回也表现神勇,充分发挥苏联大炮上刺刀的战术,把uzp34/152突击炮和uzpkv/203开到距离日军阵地几十米的地方,然后平射!

    日军本来就不善于城市战,之前能守住完全是因为卓凡没发力。更别提这种首次遭遇,完全不讲理,消灭一切射击死角的挤压式打法。很多日本兵连敌人都没看到,就被瓦砾和碎石砸死,就算躲在下水道里也没用,因为卓凡下令只要见到排水口,就必须把火焰枪伸进去烧一遍。到下午,松井石根就已经失去对部队的控制,到处都是各自为战,先被装甲切割包围,然后活生生被大炮轰死,最后再被冲锋枪和喷火器扫几遍的日本兵。

    当晚八点,104师率先架好浮桥越过汉江杀入南城。松井石根见状只得发出各自突围的电报,然后率残部向南突围。但部队刚刚抵达水原,就遭到海面上四艘战列舰和赵登禹2个师的夹击全军覆没。

    八月二十五日,最后一股盘踞在永登浦日军被全部打死后,卓凡发电报给朱培德,宣布汉城战役结束。在三周的战斗中,总计打死日军22万余人,俘虏和投诚(朝鲜伪军)5万余人,还在朝鲜地下党的帮助下,成功抓住李垠在内的朝鲜前王室成员。但让卓凡看不起的是,这个李垠为保命,居然在见到他后,主动把自己的日本老婆绑起来任由处置。

    不管如何,汉城的收复,为全面解决朝鲜半岛奠定了良好基础。朱德培得知汉城战役结束后,也集中6个师,迅速击溃无心恋战的小畑英良留下断后的2个师团,解放平壤。朝鲜军总司令朴恩星也亲率12个师,解放了清津、咸兴、并与2月27日向元山发起总攻。三人的联手猛攻,迫使东京不得不下令放弃主要沿海城市,最后让小畑英良率领残存的57万日军和40万日本侨民,躲入中部山区,准备打一场长期的游击战。

    休整三天后,卓凡暂时抛下崎岖复杂的中部山区,再次挥军向南,只用七天就解放了半岛西南的光州,距离南面重要海港釜山仅一步之遥。

    而此时,杨秋也终于抵达开普敦,在这里,他将翻开世界政治版图的新篇章……(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