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41章 攻克汉城(中)

第1041章 攻克汉城(中)

    “汉城战役开始了!”北汉山密集的爆炸声,很快传到东京首相府。相位摇摇欲坠的东条英机跪在草席上,和大臣们一起,看着眼前暴怒的裕仁,脸色出奇平静。

    从五月苏军在中亚发起反攻后,日本本土的压力骤然减小很多,乌鸦般日夜不停在本岛上空穿梭的轰炸机从每天超500架次,骤降到每天100架次,一度让日本高层觉得最艰难地日子已经过去。但数日前欧美纷纷报道中亚突出部战役和科斯塔奈战役获胜、中国陆军正式挺近乌拉尔的消息,又让全日本挨了记闷棍!随后的冲绳失败,更扑灭了他“坚持到国际形势逆转”的想法。可以预见,等十月底北方再次进入严冬,大批中国轰炸机就会像迁徙的候鸟,重新出现在日本上空。

    现在汉城又岌岌可危,日本在朝鲜半岛的统治眼看完蛋,让他明白这次恐怕真要失败了。“把希望放在盟友身上,真是件没谱的事情。”东条心底苦笑着,面对糜烂的局势,他已经拿不出一点方略,萌生了辞职的念头。满屋的大臣们也都垂头不语,唯有胳膊上裹着纱布的梅津美治郎死硬到底:“不应该放弃!帝国朝鲜还有百万将士,南方还有五十万将士,本岛还有千万国民!只要我们每个人杀死一个支那士兵,就可以让他们流干鲜血!”

    “流干鲜血?哼!梅津君以为血肉之躯,可以阻挡支那军的重炮和战车吗?帝国的石油和钢铁储备都已经耗尽,连飞机和高射炮都快停产了。还怎么抵挡支那的轰炸呢?”刚上台的海军大臣岛田繁太郎冷哼一声,对陆军的死硬和狂妄很不满。别看联合舰队一败涂地,但在海军高层眼里,要是陆军早点放弃朝鲜,采取和中国不接触的策略,也不会这么早被逼入绝境。

    这种推脱责任的话,顿时勾起沉寂许久的陆海矛盾。梅津美治郎一把扯断纱布,怒斥道:“那还不是你们海军的无能!如果你们能把帝国陆军送到朝鲜,板桓君还会被包围吗?”

    “八嘎!那是你们的愚蠢,被支那战车突破防线才导致的,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那么冲绳呢?为什么会丢失!”

    两人的争执。牵动了梅津美治郎在琉球留下的伤口,血液从纱布下慢慢渗出,让他看起来格外狰狞。“来人,帮梅津处理一下伤口。”裕仁见状,叫来侍从官为他重新包扎伤口,眼睛从东条等人脸上扫过:“好了!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我要知道你们的新作战方略!?”

    裕仁喝断争执后,阿南惟几立刻鞠躬,还把矛头直指旁边一语不发的东条:“二十年殚尽竭虑。怎么能因为为一点点挫折就放弃呢?!盟友还在坚持,帝国却要轻言结束吗?支那还没有攻入莫斯科,两线夹击的态势没有改变。这个时候,应该继续目前的方略。用朝鲜消耗支那军。然后在国内积蓄力量,还要果断处理一些失责的人,向国民表明誓死奋战的决心!耐心等待反攻机会。”

    面对阿南惟几如此明显的指责,东条却没有说话。身为首相兼陆军大臣,仗打成这样,要说没责任是不可能的,何况阿南惟几背后是谁。在座的谁不清楚?如果没有裕仁的不满,这条狗又怎么会乱吠呢?果不其然,他的话一出,小矶国昭和畑俊六等人纷纷把矛头指向他,连冈村等人都认为他应该承担责任,主动下台向国民道歉。

    外面大军压境,里面内讧不断,让坐在最边上的外务大臣重光葵有些急了。他才不信积蓄力量这种没谱的事情,日本又不是资源丰富的大陆国家,国内连飞机都造不出几架了,还怎么积蓄?所以清清嗓子,打断道:“陛下,追究责任的事情,可以暂缓,我觉得,现在应该派人去北京听听支那的条件。

    “什么?!”

    重光葵的话,让空气霎时凝固,死硬的梅津美治郎等几人更是目光凶煞。裕仁脸上也是先愤怒,然后又很快被迷惘取代,良久后才扭向窗外的艳阳。“难道祖辈辛苦创立的太阳帝国,真要在自己手上没落?不该是这样的啊!”

    裕仁犹豫要不要和北京接触时,汉城战役却已经酣战如火。从海州上岸的10个俄军师和3个朝鲜步兵师,让卓凡手里的兵力猛增至22个师,得知刘明诏攻入乌拉尔后,他立刻云集8个师,对北汉山发起猛攻,同时还让赵登禹率6个师从京畿道南下,进攻忠州和青州。终于从琉球腾出手的海军派来2艘北海级航母、4艘护航航母、2艘安海级战列舰、2北京级战列舰和6艘轻重巡洋舰,对仁川港和汉城发动猛烈炮击。

    面对中国国防军的陆海空全面打击,板桓征四郎知道汉城恐怕是凶多吉少,于是立即发布“玉碎”令!严令所有在北面的部队立即向南突围。为拖延时间坚守汉城,防止内应,还下令处决城内的一切骚乱分子。

    因为被封锁,城内情报员无法发出消息,所以这个“玉碎处决令”一直到平壤和汉城被攻破才知道。从8月8日夜开始,日军竟然在数天内杀死了两地约40万平民!制造了骇人听闻的半岛大屠杀!

    首先响应命令的,就是盘踞在平壤的小畑英良。留下2个师团断后,处决“骚乱分子”后,他就亲率包括第10军在内的5个师团倾巢而出,还让号称帝国陆军王牌的战车第一师团强攻瑞兴,试图打通撤退路线,夹击开城解救被包围的汉城。

    日本军队大概是世界上最奇特的一支军队,或许穷怕了舍不得,也或许是甲午与日俄战争的决战论根深蒂固。所以总喜欢把“决战”“玉碎”挂在嘴边,而且总喜欢搞一些所谓的“决战兵器”和“决战部队”。就像海军,大和级战列舰没出来前,长门级就被誉为镇国兵器,大和级出来后就取代长门成为“决战兵器”,连庆良间海战那么重大的战事,都不舍得拿出来用。

    陆军也有一支这样的“决战部队”。它就是战车第一师团。

    战车第一师团是从日军资格最老的战车第一团改编而来,全都是经验最丰富,素质最好的坦克兵。组建之初,还结合了日军师团和中国装甲师的编制。全师团下设两个战车旅团,每个旅团又下设两个战车联队。每个战车联队都有48辆坦克和一个摩步营。摩步营有轻重机枪62挺、掷弹筒32具、92式70毫米步兵炮16门、一式47毫米反坦克炮12门,火焰喷射器2具,每个旅团还有130辆卡车代步,最后还编入一个师团直属战车大队。这样一来,全师团总计有216辆坦克,且大部分都是最好的九七式中型坦克。

    别看无论日本陆军怎么没钱。怎么受资源匮乏的影响,但土肥原贤二领衔的陆军特高课却一直在默默刺探老对手的情报。早在1934年得知中国陆军开始批量装备31型坦克后,日军就意识到自己的轻型坦克无法对付中型坦克。所以立即取消当时的九五式坦克的研制。由于技术储备不足,最后还求助莫斯科。斯大林考虑到需要牵制中国,所以给了部分t26坦克的技术,然后日本又从德国引进柴油机。最终在1937定型了九七式中型坦克。

    与历史上的九七式不同,现在的九七式更像历史上的三式中型坦克。全重18吨、采用l31型75毫米加农炮,该炮初速约680米/秒,100米内穿甲深度达到90毫米均质钢板。从实际作战效能看,已经达到德国三号j型坦克的标准。以当年的水平看,除了不如31型外,还是很不错的。但那时日本海军正在做称霸太平洋的美梦。几乎吞掉了全部资源,结果陆海吵了两年后,才在1939年年初开始批量生产。因为内耗,到彩虹轰炸前才造出不到800辆,而且全部坦克总数只有区区2600辆,比平行世界少了一半。

    战争爆发后,各国坦克技术突飞猛进,尤其是中苏掀起的长身管和倾斜革命,更是影响深远。还在用垂直装甲,铆接工艺的九七式其实已经严重落伍,但身处东亚,几乎不知道外部世界军事技术革命的日军却还抱着“决战”思维,认为战车第一师团和九七式坦克是决胜部队,所以一直龟缩在平壤,没参加任何战斗。要不是这次涉及日本在朝鲜的统治,小畑英良恐怕还舍不得拿出来用。

    日军虽然思想怪异,但土肥原贤二的情报工作还是不错的,知道九七式打不过36型“东北虎”主战坦克。也知道入朝作战的“东北虎”其实不多,北面有2个团,南面都集中在卓凡集群的第3机步师、第37和104装甲师里,其余部队都是31型,至于俄军装备的t34,没被计算在内。

    师团长安岗武臣中将更认为31型只比九七式重一点,但火炮口径小,应该是相当的坦克。所以面对驻守瑞兴的国防军第二空降师和一个31型装甲营,信心十足。“伞兵是轻装部队,只有一些轻型火炮,命令玉田君立刻攻击!”自认摸清对手实力的安岗武臣抵达后,立刻下令进攻。

    “攻击!”得到命令后,战车第一联队的中田吉穗大佐立刻带自己的6辆**式和42辆九七式坦克发起进攻。

    “呵呵,就这水平?”日军密匝匝的装甲冲击阵型,让叶子山差点笑出声来。

    看惯了中苏装甲突破战术的他,有些哭笑不得。从队形看,日军根本不懂什么叫装甲战术,居然把几十辆坦克一字排开,缺乏纵深保护。步坦结合更是一塌糊涂,坦克平行,步兵也是平行,后面也没有自行高炮。这要是在中亚,光靠空军就能全歼了他们。

    叶子山的判断没有错,还没等第二空降师动手,8架从开城赶来的轰10攻击机就越过炮火区。用16枚航空子母破甲弹,告诉了日军坦克战该怎么打。“轰轰轰。”数百枚子炸弹从弹壳内蹦出,空心装药可以击穿30毫米均值钢板的炸弹瞬间就摧毁了13辆九七式坦克。

    这种超密集的攻击,甚至吓得中田吉穗直足足愣了一分钟,才如野兽般嚎叫着让坦克继续冲锋。

    但是拥有8个挂点和一个内部弹仓的轰10“炸弹卡车”可不是白叫的,投弹子母弹绕了个圈后,又开始用火箭弹、40毫米速射炮和4挺12.7毫米机枪让他明白了什么叫饱和式对地打击。等到轰10中队扬长而去。第一联队只剩下7辆可以开动坦克,步兵更是死伤数百人。

    空军刚走不久,接到第二空降师召唤的海军俯冲轰炸机又接踵而至。列成长队鱼贯而下俯冲轰炸机虽然没有轰10那个大的载弹量,但胜在数量更多,250公斤高爆弹在战车第一师团中掀起一个又一个火海。所谓的“决战”师团还没看到敌人,就被飞机摧毁近半。

    之前还心高气傲的安岗武臣脸都绿了,这才知道,为何战前拥有2万多辆坦克的苏军,会在中亚败得那么彻底了!面对这种空地一体饱和式打击,逃都没处逃啊!“冲过去。一定要冲过去!”彻底乱了章法的安岗武臣完全变成赌徒,等俯冲轰炸机一走,就把剩余的一百多辆坦克全压上去。

    朝鲜可不是中亚。复杂的山地环境,连卓凡都不得不将重装部队拆成营团来用,所以他这套坦克拼刺刀的战术,完全就是自杀行为。果不其然。驻守瑞兴的坦克营还没出动,第二空降师部署在高地上的85毫米反坦克炮就用一次次击毁,告诉他即使没有空军,瑞兴也不是那么轻易能突破的。

    前文说过,为简化后勤,36式主战坦克和牵引式85毫米反坦克炮是同一型号,为增强威力。不仅采用大名鼎鼎的英国25/17磅炮的设计思路,用105毫米短弹壳大装药,达到极强的穿甲能力。使用高速钨弹打30度倾斜装甲时,1000米达到133毫米,如果使用正在实验的脱壳穿甲弹,能达到202毫米,即使用普通碎甲弹,也足以保证1000米内摧毁九七式正面的50毫米垂直装甲。唯一缺点是药筒太大,射击时容易暴露,而且磨损厉害寿命较低。但在威力优先,军费多多的世界大战期,这种瑕疵根本不值一提,所以陆军早就将它普及到全军。

    一门经受过实战考验,多次改进的强力反坦克炮,遇上一支被视为珍宝,寻常都不舍得拉出来,迄今为止都没打过一次坦克战的装甲部队,结果可想而知。尤其是使用碎甲弹后,很多九七式明明外表没伤,但里面的坦克兵却被绞成肉泥突然停下,让身后的步兵完全搞不清状况,不知不觉就暴露在火力下被炮弹和机枪打死。即使一些能侥幸靠近,也都被空降兵用84毫米无后坐力炮击毁。

    到下午四点,战车第一师团就在空地一体饱和式攻击下全军覆没,安岗武臣也被当场炸死。“全部玉碎了?”接到消息,率主力跟在后面的小畑英良手抖抖了。

    那可是大日本帝国的“决战师团”啊!

    “今夜是最后的机会!发挥我们的突击战术,一定可以利用夜晚冲过去!”特意从汉城跑到平壤督战的濑岛龙三还算冷静,咬牙切齿提醒小畑英良。

    “命令22师团和114师团进攻!必须冲过去!打通通道回汉城。”小畑英良也清楚,夜晚飞机和重炮的火力会下降很多,坦克也会因为担心误伤收敛。要是今夜过不去,等明早敌人发现平壤空虚,增援瑞兴前后夹击,自己的5个师团十几万人马就会全死在这里。

    后世在评价日本陆军时,有句很经典的话,叫“成也乃木希典,败也乃木希典”。203高地前,乃木希典向全世界展示了日本的顽强和坚韧,却也将日军僵化死板的弱点暴露出来。直到今天,当遇到困难或者战术被压制时,大部分日本陆军军官都会不自觉地变成203高地前,一根筋到底的乃木希典。这个晚上。小畑英良也展现了乃木式进攻的“精髓”,像一个输红眼睛赌徒,每次被打退后,就是简单地组织火炮覆盖射击,然后让步兵再次冲锋,反反复复一刻不停。

    可他忘记了,当年的203高地上。俄军总共才寥寥几挺马克沁机枪,而面前的第二空降师虽然是一支轻装部队,但光是通用机枪就有一百多挺,还有数十门107毫米火箭炮和迫击炮。何况年初起,三个空降师就全部换装了h37突击步枪。这种结合后世81杠和03式步枪设计的6点5毫米自动步枪,比歪把子轻机枪火力还猛。

    在巴尔喀什湖面对哥萨克骑兵和苏军装甲猪突都没眨眼的第二空降师展现出空降兵的坚韧不拔,在这个血腥疯狂的夜晚,以付出千人死伤的代价,足足留下近万具日军尸体。以至于当阳光重新升起后才发现,瑞兴城外和临近高地上。尸体竟然多到挡住了射击视线!!

    第二天上午十点,从开城赶来支援的2个步兵师让小畑英良彻底失去机会,只好在一百多架轰五轰炸机和海军俯冲轰炸机的狂轰滥炸下。带部队逃进中部山区。

    得知小畑英良被击退遁入山区后,卓凡立即让第3机步师、104装甲师、147和177步兵师替换多日进攻不果的俄军,向北汉山发起猛攻。作为国防军内顶尖的装甲战术大师,他再次发挥善于利用多种装甲车辆组合的技巧。放弃传统的炮火准备后再进攻的战术,调集24辆曾在撒马尔罕使用过的1940年式300毫米履带式破障型火箭炮、36辆“共工”多功能工程坦克和48辆朝军的uzp26/76突击炮,并将其混编入装甲突击团。

    北汉山司令谷寿夫对这个调整一无所知,依旧按照对付俄军u系装甲车的战术,先放坦克靠近,然后用人命填,试图继续用一人换一车的自杀式战术。可很快他就尝到了苦头。面对比u系列装甲车更难对付的“东北虎”,他手里的反坦克炮根本不管用,就连九二式105毫米加农炮都无法击穿“东北虎”的正面装甲。一路碾压的“东北虎”也如卓凡预料的那样,激起了日军的拼死决心,眼看自己的阵地不断被冲破,早就杀红眼睛的日本兵越来越不停指挥,很多人一见到坦克,就从隐蔽阵地冲出,试图同归于尽。但他们却并不知道,卓凡已经烦透了林木茂盛的北汉山,早就在等他们自己暴露出来。

    只要日本兵跳出那些难以观察的阵地和掩体,前方坦克和步兵就会立刻呼唤躲在后面的破障火箭炮和突击炮,然后就会对准他们跳出的位置一通狂轰。尤其是破障火箭炮,重达75公斤的300毫米破障火箭弹威力堪比203毫米榴弹,能轻易而举将那些暴露的掩体和战壕整体摧毁。

    接二连三腾起的巨大蘑菇云,让谷寿夫再也不敢出击,只能严令部队躲起来放冷枪。压制住跗骨之蛆般的“肉弹”后,用‘东北虎’底盘改装的“共工”多功能工程坦克接管了战场,厚实的装甲,巨大地推土铲,12点7毫米重机枪和最可怕的喷火器,一遍遍从可能藏有日军的地区扫过。这种长达几十米的火焰非常恐怖,喷出后火星会随风飘散,只要落在身上,根本就没法熄灭。同伴们皮焦肉绽的惨死模样,压垮了北汉山日军的信心,再坚韧的部队面对这种怪物都无法保持冷静。惨叫声,哭喊声,飘荡在山地上空,到处疯跑的日本兵又成了机枪的活靶子,短短七个小时的进攻,两个师团驻防的北汉山防线就彻底崩溃。

    占领北汉山,就意味着拔掉了汉城最后的遮羞布。当天下午,卓凡就调集22门210毫米重型自行榴弹炮,爬上北汉山南麓对准16公里外的汉城进行炮击。居高临下的炮弹,敲响了汉城的丧钟,这座半岛上最大,人口最密集的城市,终于被覆盖在国防军炮口下。

    不仅如此,作为一名从不墨守成规,尤其不喜欢那种集结几千上万门大炮,摆开架势打总攻的军官。得知占领北汉山的第一时间,就意识到速度的重要性。所以理解让何子华率夜老虎营和一个摩步团,保护3个火箭炮团,一路跟在溃败的日军后面向议政府发起进攻。

    谷寿夫没想到卓凡这么大胆,居然敢在夜晚投入坦克,和精锐的日本步兵在城市里缠斗,还以为是对手冒进犯错,顿时大喜过望。立即收拢士兵在议政府四周组织新防线。议政府位于汉城市区北面,距离汉江约13公里,是李氏王朝的最高行政机构。但随着李氏王朝被日本吞并,这里现在已经失去作用,汉城的权力中心搬到了市区的日本总督府和南山地下要塞。

    议政府四周都是低矮的老城区。接到比较狭窄,所以谷寿夫认为这里是伏击坦克的最佳场所。但他再次失算了,得知日军在议政府四周重新部署防线后,胆大心细的何子华就故意让车载火箭炮团拖在后面,然后利用“夜老虎”的夜战能力,不断打击日军薄弱处。在议政府的防线上钻进钻出,最后还故意假装犯错,向日军最密集的地方钻。

    上万人组成的防线。乱七八糟的老城区街道,居然困不住区区几十辆坦克,连板桓征四郎都火冒三丈。谷寿夫更是气恼的让严令部队不顾伤亡,压缩何子华的活动区域。就在日军逐步缩小包围圈时。何子华和夜战营却迅速躲到一些死角里,然后关闭所有舱盖,带上防毒面具,还用棉布和衣服封住观察窗。等到一切准备就绪,最后用无线电呼叫后面的火箭炮开火。

    毫无所知的日军并不知道何子华居然敢拿自己当诱饵,见到几十辆不断转弯减速如无头苍蝇般东躲西藏的“夜老虎”,还以为他们迷失了方向。于是激动地连吼带叫扛着炸药包和集束手榴弹从四面八方冲来。但就在他们以为能首次实现成建制摧毁一个夜老虎营的壮举时,一片比流星还璀璨的耀眼橘芒,陡然划破了浓墨般的夜空。144辆32管130毫米车载火箭炮,在短短一分钟内,就从七公里外向议政府四周倾洒了4608枚爆破杀伤火箭弹。短促的急火强袭,将火箭炮的威力发挥到极致,堪比两千门重炮同时射击的威力,瞬间就掀起一阵钢铁风暴。

    密匝匝的爆炸火球,如同沸腾的岩浆,在大地上四处流淌,数以万计的破片在空气中激旋飞射,肆无忌惮的收割者生命,成片成片的房屋被爆炸推到,脚下的大地也都在爆炸中战栗颤抖。连坐在夜老虎内的坦克兵们,都紧闭眼睛,死死握住身边的物体,感受四周越来越高的温度。没有惨叫,没有呼喊,除了连绵不绝的爆炸声,何子华和战友们什么都听不到。

    足足等了半小时,等两轮预定的火箭弹覆盖结束,再也听不到爆炸声后,何子山打开舱盖才发现,整片街区都倒塌了,数以千计的日军尸体,横七竖八躺在火海里,发出劈啪作响的声音。倒塌的瓦砾中,也都是残破断臂躯干,一些侥幸没死的日本兵也已经被吓傻了,以至于看到坦克舱盖打开,居然一枪不发就吓得向后狂奔。事后统计才知道,何子山用自己做诱饵的火箭弹攻击取得奇效,足足有1600名日本兵当场被炸死,3千余人受伤。而夜战营因为坦克本身的防御强度高,又提早躲入死角,加上破片杀伤火箭弹的威力面对装甲侵彻力不足,所以付出的代价却微乎其微。除了暴露在外的夜视仪和车顶机枪损坏较多外,只有3辆车因为被火箭弹直接命中损坏,1辆被倒塌房屋水泥块破坏了发动机,2人牺牲、11人受伤,其中大半还都是轻伤。

    虽然取得奇效,但他这个战术后来还是被参谋部贴上了“非必要不得使用”的标签。

    从下午占领北汉山,到晚上就拿下距市中心才13公里的议政府,卓凡再次展示出装甲推进战中的高超指挥技巧。

    随着议政府的拿下,汉城已经彻彻底底敞开在他的装甲集群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