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群内同人--重力战线9

群内同人--重力战线9

    “徐启拉车组”

    “红色老虎---出击”

    一辆36式重型坦克[苏联把36式作为重型坦克对待]以完全不符常识的机动性在坡地上疯狂地扭着身子冲过来,12v150lt机械增压柴油引擎为它提供充沛的机动力。密集的45mm炮弹不住地射来,却始终没有一枚能够命中它。

    “稳着点,我们对45炮免疫。话说,金牛你件候你的水平时候这么厉害了?”徐启拉吃力的握着扶手稳住不断砸向车壁的身体,冒着咬掉舌头的风险问道:“都20多发了居然都没打到,你太神了。”

    “神个球!雪地太滑了···老子刹不住了。但愿前面没大石头,不然就算车子没事我们都摔成肉酱了。”说完金牛猛的一推右侧操纵杆,坦克猛的向左一扭避开一个裸露在外的树墩,有炏差的黑炭头和徐启拉被狠狠的甩在铁板上,趴在底盘上疼的直打哆嗦。

    倒不是说金牛故意整徐启拉,还没有换上冬季防滑爪的红色老虎在下坡的雪面上完全没有操控性。没有翻车没有撞上障碍物已经是金牛超水平的发挥了,或许还能加上车内这几个不靠谱信徒的祈祷吧。至于是那个神灵保佑?

    事后徐启拉说他母亲在家一直供奉观世音菩萨。

    黑炭头说他拜了关二爷。

    顾大石头说他当时在向幸运女生许愿。

    金牛则表示他们村子的土地公公一向很灵验。

    一向存在感不强的虾头这货已经用钢丝绳把自己五花大绑在弹药箱上了,按照他是表达是意思是求人不如求己。至于自己如何把自己五花大绑,这个问题?后徐启拉从军队?没搞明白,最后只能归纳为危机时刻人类的超水平发挥吧。

    事后为了在不伤害虾头身体完整的情况下救他出来,车组不得不借了大力钳过来。在不靠谱的金牛的操纵下,大力钳在剪切钢缆的时候还重重的割伤了虾头的下身,幸好这种工具的刀口基本上没有开锋,要不然虾头的性福生活只能是幻想了。

    战后打扫战场的步兵发现原来苏军为了以防万一,在整个山坡上布满了反坦克地雷,金牛这一路冲过来居然毛都没碰到丂随后赶来善后的工兵愣是在坦克履带痕迹两侧挆20多个铁疙瘩,这何止是大开外挂,而近乎于未卜先知。

    尼古拉少校在两处灌木丛后分别部署了2门45mm反坦克炮和3门82迫击炮,加上幸存的2台t26坦克其实对失控的红色老虎还是能产生威胁的,至少击毁行动装置并不是幻想。但是红色老虎先前轻松猎杀kv1过程,严重打击了苏军的士气。

    核心火力被消灭的伏击部队一牱。对红色老虎正面装甲厚度一无所知的45mm反坦克炮还在徒劳的正面射击车体主装甲,而不是隐蔽起来伺机对付相对比较薄弱的侧翼悬挂或者尾部发动机舱。

    先天设计就不是用来对付坦克的82迫击炮对高速移动目标的射击更是偏的离谱。其结果就是载着一群神棍的红色老虎跌跌跄跄的撞进一片灌木丛中,然后蹒跚的慢慢推开包裹着车体的残枝断木试图突入苏军阵地。

    “敢死队出发,光荣的布尔什维克党员们---为了祖国给我上!”负责预备队副队镧?夫大声下令。

    参加过十月革命数次从死人堆里面爬出来的??夫上尉拥有非常敏锐的战场直觉,乘着这会红色坦克剧烈颠簸无法射击的时机,果断派出并未动用的特殊预备队。敢死队由少量狂信徒和大部分惩戒营士兵组成的,而惩戒营士兵基本上都是在军队政治斗争中被清洗的其他派系苏共党员。可笑的是平时他们被冠以罪犯叛徒懦夫等等称呼,要送死的时候居然又变成了光荣的布尔什维克。

    “伊万,带10个人散开先上,其他人2人一组在可能被突破的地方设点,要是坦克冲进来,就给我干掉他们。”??夫知道这是背水一战,也退路,说完打??伏特加自己深深的灌了一口后传递下去。如果让红色坦克缓过劲来,自己的阵地将会遭受毁灭性的虐杀,没有强力反坦克武器的情况下只能用最残酷的手段来阻止敌人的突破。

    “听见没有”双目赤红的??夫暴喝一声。

    “保卫家园,消灭敌寇”“为了祝敢死队的战意在??和酒精的双重作用下被成功挑起。

    “肉弹!”

    视线较高的徐启拉?里的尖叫起来。

    红色老虎上的全体成员神经顿时绷得紧紧的,头皮好像通了电流,一阵阵发麻。“肉弹”是坦克兵们给敌人“反坦克敢死队员”取的绰号。敢死队员分两种少部分是苏军为了对?装甲优势从几十万军队中挑选最疯狂、最无畏的人的狂信组成,有士兵,也有下级军官,他们携带燃烧瓶,身上捆满手者炸药包,他们2人一组往往主动出击,在战场上到处伏击??克,跟坦克同归于尽。

    苏军这种反坦克敢死队,大部分是监狱中的囚徒-政治犯-逃兵甚至是乞丐,他们?意往往需要在督战队的机枪‘断后’下才能投入战场。关于‘肉弹’的可怕传闻,最早始于阿富汗战场,当时??装甲师根本想不到苏军士兵会这??,将自己的**当成活动炸弹,结果大意下被炸毁相当数量的技术装备。

    事发后紧急印刷改版的战地手册详细介绍对付敌人‘肉弹’战术的办法,另外这种原始粗犷的反坦克手段对重装甲效果相当有限,但是在没有步兵掩护下对于这种赤裸裸的威胁谁也不敢掉以轻心。

    “耳机里再次传来徐奇拉的呼叫:“大家注意,装填榴霰弹,机枪准备。妈的后面的坦克还没跟上来老子快被包饺子了······再不来就等着帮我们收尸吧。”说话的这位主节操,也不想想当时是谁仗着比队友多将近150马力的机械增压发动朕的把整个车队抛在了后面。

    顾大石从炮长瞄准镜看见左前?十米远的山坡上有人影在晃动,那是一群持有武器的士兵。这种危机环境下来不及敌我识别,一扣板机,12.7mm同轴机枪猛烈扫射起来,人影随即消失。但是没等大家回过神来,突然从坦克右边的河沟里迅速钻出一个苏联士兵来,手里握着一根木竿子,竿子顶端缚着一只涂着沥青的大个炸药包。

    俄面色狰狞,脸扆,幸好没等他靠近坦克,徐启拉的机枪塔及时横过来打断了他的双腿。包扎好的金牛看见他在地上扭成一团,痛苦地挣扎着。

    “碾死他!”

    “饿--疼!”

    正要推动操纵杆的金牛肩膀上被重重的踢了一脚。

    徐启拉立刻阻止道:“不行!他有炸药包。”话音未落,那个伤兵拉响炸药包自尽,巨大的爆炸冲击波将坦克震得直晃。

    白茫茫的林间空地上,上百具人类的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卧着。褐色的血污到处都是。旁边还有几辆烧焦的坦克残骸。血腥味混合着烧焦尸体的恶臭随着风向传递过来,让人闻之yu呕。

    “顶住!不许撤退··”

    尼古拉少校挥舞着手枪还在徒劳的叫喊,可是失去战斗意志的士兵仿佛像遆狮群的绵羊,惊慌失措的向后跑去。手中保卫布尔什维克主义的钢枪此刻也像累赘一样被丢的满地都是--就像曾经存在过的士气丂

    到处是云雾一样被炸起的冰雪团,整个战场上飘散着浓浓的火药味,牙缝里,耳朵里,后脖子里全是冰渣。战线上一片浓烟烈火、弹片纷飞的模样,??45mm战防炮扭曲着倒在一旁,炮弹的爆炸时,总会撂倒几个逃跑的士兵。炮弹把人撕裂的场面非常震撃,但唯一的遗憾是,在它们爆炸时撕裂的都是苏联人。

    待续····。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