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群内同人--重力战线7

群内同人--重力战线7

    “实在太可惜了。终究,还是撑不住?”张大炎估算了一下敌我战劔,摇着头叹了口气。他能够接受死亡的现实,但是潜意识当中,他却并不愿意就这样等死或者束手就擒。不管怎么说,兄弟们已经尽力了。张太炎忽然感到一阵疲惫寒冷,绝望的心情严重影响了身体的正常机能。

    通讯兵默默的调到通用频道,说了一句“请祖国放心,我们将战?。请告诉我们的亲人,我们爱你们。”他正准备拎起装满柴油的铁桶,把散发着呛鼻气味的淡红色液体,慢慢倾倒在设备上摧毁电台那一刻,耳机里传来一声“那个谁····我们送外卖来了,你家门牌号多少?我们迷路了。奥!看见炉灶的烟雾了,不知道那边才是你们家。不想让我们误伤友军蹲监狱的话,你们奟给个攻击方位。”

    通讯兵有些决绝的目光逐渐变得炽热,在希望面前没有人能保持平静的心情。“头··头···援军··我们的援军来了。”

    “那里?在哪儿呢?娘的···终于来了,再晚点就他妹的来收尸了。”张太炎喜极而泣,丢掉手中刚点燃的卷烟抢过通话器准备联系,却乐极生悲的发现话筒接头被自己的粗暴动作扯的稀烂。

    “工资小偷,他妹的!一群工资小偷,别让老子活着,活着准保投诉你们。这下麻烦了····”丢掉通话器的张太炎气急败坏的一屁股坐在地上。

    军用通话器的电缆接头足够悬挂30kg重物,通讯兵一头黑线的提醒长官要求敌我位置识别信号:“头!我们应该打什么颜色信号弹?”

    “有啥打啥!都这时候了···还管这东西干嘛”重新抱起机枪的张太炎懒得关心这种【小事】迅速占领阵位摆出了射击姿势。

    于是一堆红色··蓝色··绿色·黄色的信号弹飞向苏军冲击阵列,对于侦察兵来说最不缺的就是信参吓的正在高声歌唱的苏军士兵一股脑的卧倒在地上,连幸存的2台t26也开始做起了布朗运动【无规则机动】,中**队层出不穷的新式武器真的把他们吓怕了。

    “操,老子的烤肉大餐,他妹的”徐奇拉骂骂咧咧的在高速前进的情况下打开车长指挥塔顶盖,姿势极为扭曲的用望远镜顶着不远处的信参一口吐出还剩半截的香瓜蒂,急促的往车内喊道:“伙计们注意,右转1个钟点,这次好像有大家伙,乘员防冲击准备,装填风帽背帽穿甲弹、下一序列-穿甲弹。”然后说完缩回炮塔内,盖上了顶盖。

    每个人都默默的把铝镁合金防撞头盔扣上,在高速前进车体中的即便是轻微的碰撞,往往也足以?

    中亚战区kv坦克数量极为稀少,一般都被苏军当作最精锐的力量藏着掖着使用,相对薄皮大馅的t-26t-35,kv坦克确实也是一块难啃的骨头,75mm车体前装甲(经常外带着20mmr的履带)和110mm炮塔前装甲,打t-26t-28如同刀子切黄油一样的长管70炮,有时候也拿它没办法。

    对于如此“先进”的坦克,苏联派出了他们最最精英的坦克兵来驾驶它,在整体??的情况下,每辆kv上的??系统都是保证的。而且配合kv作战的,无一不是冠有“近卫”??苏军精锐部队。这个“硬核桃”经查给??来了极大的麻烦。

    “红色老虎”里的车组成员们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油条了,此刻全都保持着如同狮子搏兔那样的状态。顾大石含着大白兔奶糖,眼睛贴在瞄准镜上。至于传说中的口香糖,敢在奔驰坦克中嚼口香糖的人,估计都去做舌头修补手术了。

    徐奇拉操纵着7.62mm车顶机枪塔,搜索着随时可能出现的目标。金牛努力保持着接近40km的最高越野速度,改进型铝合金钢缘挂胶负重**大降低了悬挂的行驶阻力。刚才跟在后面的2台出口型36式由于发动朔红色老虎阉割了120马力,悬挂也是传统的匀质钢铸造包胶负重轮,这时已经被金牛远远甩在了后头。至于一群测试的辅助警卫车辆,徐启拉就没指望他们战斗结束前能赶到。

    “注意!注意11点方向1辆‘伏罗希洛夫’距离1000公尺,两发连射。”顾大石接过徐启拉的目标定位,瞄准器的倒三角准星牢牢套住??塔下侧,简易型垂直稳定器使得坦克在机动中瞄准成为可能。

    “金牛”顾大石对着金牛的肩膀猛踢一脚,金牛忍睃领神会的??力踩死刹车。坦克的车首在坚硬的冻土上猛的一沉,笨重的车体的强大惯性作用下在地面上犁出2条深深的痕迹,锰钢履带与冻土地面地面摩擦发出的刺耳的尖叫声。

    85mm炮叆熟悉的轰鸣声,打中了,那辆kv先是猛的一震动,然后炮塔侧翼完全被鲜艳红色覆盖,甚至部分车体都被染上了一坨坨不规则的红色印记。“完美!完美的动力滑行射击!命中,明天在炮管上再??杠”徐奇拉兴奋着拍着顾大石的背。【二战德国精锐车组的特殊技能,坦克在平缓地面上高速行驶然后急刹。车辆会在惯性的作用下向前滑行2秒左右。这时候车头会往下沉,悬挂压紧所以车身不会起伏。经验丰富的炮长可以在这个时候进行行进间的射击,而不必把坦克完全停下。】

    “!!金牛你个吃货···”顾大石愤怒的用手肘打飞徐启拉的手掌。“昨天晚上让你和虾头把烟雾弹退回仓库,顺便补充一些apcbc。你个吃货都弄来了什么···?演习用彩弹···!你们2个2b会害死我们的。”

    “啊···彩弹···要死了··!!”反应过来的徐启拉用观测镜再三确认后开始狂躁起来。“你就不知道那个吃货不能做这种精密事情呀!昨天让你检查一下的,你和那个金丝眼镜娘娘腔谈啥的【黔】,正经事都忘了。”

    “我以业检查的,谁想的领几发炮弹这种事情都会出错?再说了,虾头技术部门出身不可能这个都看不懂。”顾大石撇了撇嘴显得有??奈何。“虾头,等一下找你算账。金牛不懂弹药型号,你干嘛去了?快检查一下弹药型号和存量,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轰轰”苏军坦克的f22加农炮开炮反击了,穿甲弹扎进附近雪堆中爆炸,崩飞起一团团混合着冰渣和碎石的白色气浪。长身管f22加农炮赋予了kv1改进型非常优秀的反坦克能力,500米距离使用标准弹有110mm的威力,能有效击穿31式坦克的正面装甲。

    双方步兵也在激烈交火,机枪子弹偶尔打在坦克钢板上,发出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好像夏天的冰雹猛力敲打在铁皮屋顶上丂从车体的窥视孔里出现了大量苏军阵亡士兵的遗体。他们僵卧在尘土里,头上的黄绿色绿色钢盔无力地耷拉着。

    突然,一发炮弹击中坦克,火光一闪,窥视孔里一片白光,仟看不见。一股辛辣的硝烟钻进坦克里,呛得所有人险些窒息了。“丆”敌人的反击火力准确的击中炮塔正面,坦克前进中就像挨了一锤子,车内剧烈颠簸虾头被一罐自己喝剩下的果汁拍在脸上,一声不吭趴了下去。76mm杀伤??bdd附加装甲上狠狠的咬掉了一口,附加装甲支架上发出可怕的金属撕裂声。很快,座舱里就充满??烟雾,所有成员的嗓子眼都是火辣辣的,不由得大咳起来。幸好坦克很快冲出浓烟和黑暗,窥视孔里重??亮光。

    “妹的!杀伤····,各自单位报告情况。”

    炮长——

    “安全!”

    装填手——

    “耳朵有点嗡嗡声,其他没事”

    “杂物呢··杂物··!虾头--死了没?”徐启拉继续发挥毒舌技能。

    “靠···我和你有仇呀,不就昆几发炮弹嘛。脑袋和肩膀和弹药架磕了一下,有?计问题不大。”虾头难得装一次英雄,他咬着牙咧了咧嘴,强烈的??动面部肌肉一阵收缩。

    “看来都没事!吃货呢吃货?”

    “怎么不回答?人呢···?”徐奇拉放开通话器低下头朝着驾驶员方向大声询问着。

    “为啥老叫俺吃货?没死呢·····我丆,好像有东西飞进来打穿我大腿了,在我死之前谁给我一条止血带?”金牛忍痛回复着。

    徐启拉听着金牮的嗓音心中一定,继续吐槽道:“吃货,谁叫你掀着顶车的,严重违反战场规定。”

    金牛单手费力的关闭了舱盖,调整方向坦克开始进行大角度s型规避,猛拉操纵杆??侧动力坦克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横甩,在四散飞溅的冰渣中,挂满冰屑的履带在一个土堆后稳稳停住。金牛一边骂娘一边嘴里委屈的说道:“你让我以最快速度前进,不靠潜望镜的话早就进沟里去了。”虾头扯过一条止血带仗着瘦弱的身形钻到驾驶员位置递,配合着金牛胡乱包扎起来。

    在金牛包扎的同时,徐奇拉车击发了炮塔前部的烟雾弹,黄白色烟雾在红色老虎刺眼的车体涂装前筑起一道视觉屏障。敌人原本精确的追击炮火开始变的散乱起来。

    “好险哪!”虾头激动的叫出声来。

    费劲的从驾驶员右侧的弹药架中拖出一发又一发炮弹后,顾大石右手撑在炮长吊篮上从地上直起身子,左手握成拳胸口重重喘息着,绷紧的脸颊和不段抽搐的眼角彰显着愤怒和无奈。沉默了近十秒后他才慢慢??用干涩发粘的声音叹息道:“有个好消息和坏消息,你们想听那个?”

    “好消息,这时候我心情很差了!再听坏消息会崩溃的。”徐启拉装模作样的颤抖着牙齿,双手捏住自己的衣领猛力向上提起,做?里的滑稽表情。

    “你心态真好,祝你长寿!好消息是我们还剩下12发粘性,就是今天早上运过来装备打靶测试的那些。”顾大石瘫坐在炮长座椅上,吐了一口气。

    “奥!坏消息是所有的穿甲弹都变成了颜料彩蛋吧?”徐启拉咬了口巧克力自动补充道:“这下有点小麻烦了,hesh弹据说能打坦克实际上还只有靶场数据,兵工厂的那些货除了会要钱就只会吹牛了。努力吧!别叹气了,真是猪一样的队友呀。”

    “我气的不是这个!彩弹就彩弹吧···问题是这2个货居然搬来了3种颜色的彩弹,红的··黄的··还有绿的,真他妹的奇葩呀!天·还能再坑一些吗?”顾大石无法压制自己的愤怒,右手指着金牛和虾头毫不掩饰的爆起粗口。

    待续···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