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群内同人-重力战线6

群内同人-重力战线6

    张太炎吐掉口中的碎屑,梧起沾满泥污的衣袖,用强壮有力的双手把轻机枪从冰渣碎泥中刨出来。简单清理掉枪托上的污物,贴住脸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扣动扳,枪口喷吐着烈焰随着从胸腔里迸发的强烈怒火,放声音嘶吼。

    巡逻队快要撑不住了,作为中坚火力输出的2台侦查型25式坦克,一台在战??就被爆炸物摧毁了悬挂,另外一台在试图牵引受伤车辆时被击中尾部起火燃烧起来了。天空中的2架化蛇改攻击机在消耗完最后一发25mm炮弹后,也只胆一下机翼后无奈的撤退了。这2架化蛇改只是在任务返航途中才接到的紧急支援命令,所以炸弹都已经丢完,只剩下少量的25mm机关炮弹而已。尽管如此他们还是倾其所有发挥了不小作用,他们的努力让战线前方多了2台t28的残骸。

    “通讯兵----通讯兵---!指挥部怎么说?尽量让他们快点,受伤的几个兄弟再不抢救就没命了。”

    换上??,顾不上被迫击炮弹片划伤的手臂,张大炎大声询问着躲在坦克后面摆弄着电台的通讯兵。

    原本很正常的一次前沿巡逻居然遭遇了伏击,2台25式轻型坦克配属一个排步兵的配置,正常来蜬不惧怕苏军的侦查部队。但没想到的是前导战车压到了爆炸物,接踵而至的迫击炮火力严重杀伤了随后的步兵,要不是张太炎紧急弃车隐蔽,估计就和那台半吨越野车一起被打爆了。

    这次明显是有预谋的伏击,阵地前面燃烧着4台t26的残骸,四周乱七八糟散落着几十具苏军士兵的尸体。由于苏军每次进攻都有迫击炮火力支援,侦察排损失也不小,现在能战斗的步兵仅剩下一个班而已,大量的伤员让撤退都成了奢望。

    “向后方要求的航空支援起码半小时后才能到达。据说指挥部正在联系附近的一个测试部队,真希望他们?赶到。阿弥陀佛···耶稣保佑。”从来不信教的张太炎心里甚至默默祈祷起来。

    从起火坦克里被抢出来的几个装甲兵像死蛇一样瘫倒在地上。身上的军服已经完全破烂大大小小的伤口纵横交错在一起,被燃油和火焰tian舐过的军服表面分布着一圈圈的焦黑痕迹。

    从被爆炸物摧毁的25式坦克里面抢救出来的驾驶员双腿断了,身体严重受损鲜衢横流,从一个个伤口里涌出,渗透衣服,在身体下面形成一个不断扩大的温热液面。年轻的战士手脚不受控制地抽搐着,他的意识开始模糊,无法遏制恐惧像打了激素一样在大脑中肆意蔓延。跪在边上的卫生员?里的叫着他的名字试图让他保持清醒,慌忙中打开急救箱却发现依靠现有的的材料根本无法阻止死亡的降临。

    乌拉!乌拉!

    叫喊声再次响了起来,接着就是“劈劈啪啪”的枪声,上百个苏军再次朝这里冲了过来,后面居然还跟着2台t26坦克。

    猛扣扳机一个30发的弹夹在不到2秒内消耗完毕,张太炎也没有太在乎,现在缺的是士兵,搜集起来的弹药反而还很充裕,只是不知道能否坚持到援军的到来!

    边上的坦克装填手老孟提着冲锋枪3发点射填补张大炎换弹夹的空隙,两个苏军应声倒下。边上也响起了一声清脆枪声,随着枪声,又是一个苏军军官军捂住胸口倒在了雪地中。

    梁天佑!侦察队的精确射手。

    他拉动了枪栓,瞄了一下,又是一发子弹射出。

    子弹打飞了,??义的在冻土上激起一撮烟尘。

    梁天佑吹了吹冒汗的手心,然后又稳稳的举起了枪。

    第二个!

    几个苏军士兵慌了,趴倒在了地上。还没有等趴稳,后面督战队马克辛机枪那特有的沉闷射击声响起,最先趴下的那个士兵在弹雨中抽搐几下就不动了。吓的其他几个惊慌失措的爬起来继续冲了上来,原本有?的冲击阵型在一阵慌乱中继续推进。

    “灰色牲口”

    张太炎心里感叹了声,手中的机枪开始改成3发点射,30发弹夹的轻机枪不得不在轻便性和火力持续性之间做出妥协。

    “吱吱吱—吱吱吱—”两串火舌交错的喷吐出去,密集的扫射着敌人,通用机枪精准有效的撕裂了冲击阵型。苏军的冲击波在短促而猛烈的打击之下迅速瓦解,扔下了几具尸体,退到t26坦克之后。幸存的装甲兵??轻伤员勉强恢复了一台25式的火力。卫生员趁着空隙把几个还有抢救价值的伤病员移到了相对安全的隐蔽物后面。25式坦克也努力着使用40mm机关炮提供着那不算充裕的压制火力。

    但这仅仅是开始而已,随即,苏军坦克主炮和机枪展开了报复性的射击,后方迫击炮阵地也投射过来新一轮炮弹。连续2发击中炮塔正面的45mm虽然没有击毁坦克,但是爆炸的冲击波却震的坦克内部天翻地覆,本身就损坏严重的观瞄系统被彻底震碎,40mm机关炮不得不再次沉寂下来。

    子弹下雨一般朝着这里落下,打得临时阵地上的士兵根本无法抬头。阵地里天崩地裂,迫击炮炮弹不断的落下,阵地里、阵地外,到处都是轰隆隆的爆炸声。

    碎片和泥土不断飞出,仅存的士兵死死的趴在阵地里,谁也不敢抬头。而在炮弹爆炸的空隙,大量的自动武器叆复仇的嘶吼。数道火舌钻向对面,无数的子弹不要钱似的从枪口里喷吐而出。

    这样的打击方式,是参加冲锋的苏联士兵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现在每个苏联人的心里都只闪动着两个字:

    可怕!

    可怕的火力攻击,可怕的火力,可怕的战斗战方式!

    尼古拉少校的心情也同样恶劣到了极点,他真的没有想到敌人居然会有那么猛烈的火力。从望远镜里面看去还能还击的火力点不超过一个班,但是输出的火力密度甚至远超过自己手下的一个排。更要命的是那台被多次击中的中国25式中型坦克【??在划为轻型坦克,照苏联标准还是中型坦克】,还在顽强的还击。阵地前方2台燃烧的t28坦克残骸就是它的战绩。

    t26起先发射的45mm穿甲弹除了打掉了对手一个车灯,附加刮花了一些油漆外,根本无法对其产生任何伤害,换用??才勉强压制了它的火力。该死的是自己目前只有45mm坦克炮,身后82mm迫击炮的精??无法有效对付坦克,原本配属的2台kv1同时发生故障掉队了,要是战前布置几门f-22加农炮就不会对这个铁疙瘩无可奈何了。

    尼古拉甚至有些绝望了,以1个连的老兵,3门82迫击炮,一个坦克排6台t26坦克,去伏击一个中国侦查队。打了半小时居然还相持不下,自己还折损了一半战斗力。即便是战斗胜利,也许回去后也是政治部那没完没了的审查。

    “队形别太密集”

    “不要东张西望,依托坦克前进”

    “机枪呢··机枪?蠢货!机枪掩护”

    尼古拉用响亮的命令努力表现出自己那??惧的勇气,顺便为自己那一瞬间的懦弱盖上遮羞布。

    “呜呜”头上传来古怪的尖啸声。

    “卧倒单兵??”几个曾经遭遇过m79??的老兵?里的趴在地上吼叫。40mm??可以轻易的把杀伤??掷到250米外的目标。

    “轰··轰”

    几叆别在冲锋队列的前后爆炸,前锋位置1个来不及卧倒的士兵只来得及哼了一声,晃了晃转了半个身瘫倒在地。队列后部爆炸的??一个惨叫的士兵送上了天,掉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具冒着焦烟的残尸,吓的边上的2个新兵不住的哆嗦。

    还没有等尼古拉卧倒,一叉?在了侧翼的t26炮塔上,轰然炸开。弹片和坦克的铆钉四散乱飞,一枚小指头大小的铆钉“叮”一声打在尼古拉的头盔上?

    保尔乔夫的脸都绿了,死亡离开自己是如此的近。好不容易才从因为恐惧而有些痉挛的口腔中挤出一句话来。“分散队形,快速突击!快,快,快。”

    “pom-pom-pom”?阵地上冒起数团黑烟,后方的迫击炮小组成功的压制了业?火力。尼古拉趁势冲上前去,一脚踢起那个躲在坦克后面瑟瑟发抖的新兵,拿着手枪是右手狠狠的抽打在新兵的脸上。

    “懦夫,你这个懦夫,给你一个选择要么冲上去,要么枪毙你。”尼古拉尽情展示着上级的威严,释放者心中的怨气。满脸鲜血额头被枪托划出一个血口的新兵,整丂同受惊的鹌鹑一般,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顾不得擦拭脸上的血污机械性的抱起步枪向前冲。刚冲出t28坦克的yin影。

    “啪”一声,衐?着脑组织以及颅骨的残牾?兆了的在尼古拉少校的眼前炸开。些许红白的混合物甚至挂在了少校那有?血色的脸上。

    望着眼前的无头尸体,尼古拉少校双眼睛空洞无神四肢僵硬,远处看上去,根本就是一具木偶。

    他害怕了···

    兵力和火力上自己完全占据优势,串经完全被打残。可是接连数次的冲锋除了留下一地尸体外,只剩下快要崩溃的士气。在死亡的威胁下,很少有人能够抵挡身体负面效应带来的思绱。几个士兵居然脱离坦克的掩护呼喊着“乌拉”疯狂的向前冲去,清脆的自动武器声响,从业?阵地上爆出来。随着声音的指向,坦克前方冲锋的士兵晃着摔倒在地,厚实的防寒服,轻易的被冲击力巨大的弹头爆得粉碎,猩红的鲜血和碎肉在雪地上留下点点梅花状痕迹。

    正当尼古拉快要完全崩溃是时候,队伍后??乌拉的呼喊声。尼古拉回头一看,只见2台深绿色的钢铁怪物推倒一颗颗雪松,坦克在木屑纷飞中迅速推进,履带激起的冰渣混合着树木上震落的雪花给坦克披上了一层白色的薄雾,原本让t26坦克不得不绕路的密林在巨大车体的碾压下硬生生的被割出2条通道。

    “同志们···”

    “同志们是我们的伏罗希洛夫重型坦克”

    “杀光他们!杀光那些杂-种···鞑靼人都去死··伏罗希洛夫是不可战胜的。”

    尼古拉少校瞬间经历从绝望到希望,手舞足蹈的挥舞着托卡列夫手枪朝天打光了一整个弹夹。

    队伍中开始唱起[红军最强大],从稀稀拉拉的独唱开始混成雄壮浑厚的合唱。

    白卫军,黑男爵,想给我们重新摆下沙皇宝座。但从泰加森林到不列颠海岸,最强大的是我们红军!让我们的每一个红军战士用粗糙的双手,

    紧紧握住无情的!我们必须去战斗,并且绝不动摇,将斗争进行到底!前进,红军战士们,齐步向前进!革命军事委员会指引我们的道路!从泰加森林到不列颠海岸,

    最强大的是我们红军!让我们的每一个红军战士用粗糙的双手,紧紧握住无情的!我们必须去战斗,并且绝不动摇,将斗争进行到底!我们必须去战斗,并且绝不动摇,

    将斗争进行到底!

    “守住阵地,所有能战斗是士兵都过来,快————”

    “84火箭筒呢?快点拿过来·····什么?只剩下2发了?别管了,搬过来。”

    “毒蛇机枪,毒蛇机枪!就是那个从越野车上面拆下来的那挺,架起来。”

    “没写遗嘱的马上写几个,尽量节俭点。没时间了!”

    “兄弟们,能动的都过来。估计我们撑不住了,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重伤员每人配发一个手,想做英雄还是想做俘虏随你们选择。大家尽力吧···”张太炎扯起嗓子发布着一道道命令:

    随着战场上这2台重型坦克的出现,中国守军战壕里一阵鸡飞狗跳。作为侦查部队,他们显然意识到苏联人kv1坦克的威力。他们手中没有36式【t-59】坦克甚至没有31【4号h】式,光靠手中剩下的2发84mm火箎胜算。苏军装甲部队在阿富汗无数次吃到84火箭筒苦头后,习惯性的在车上挂了一堆杂物。t26还好薄薄的装甲即便是挂了一堆沙包也效果不大,远处车体正面塞了一堆负重轮和履带板的kv1才是要?。理论上kv1车体正面已经是84mm火箭筒的穿甲极限,挂了一大堆杂物后击穿车体正面已经是奢望。

    几个神情疲惫的士兵从各处慢慢聚拢过来,被硝烟熏黑的脸上,隐隐可以看到从皮肤表面渗出的汗液,还有几抹已经干涸微黑的暗红血痕。

    这是阵地最后的防卫者。

    只要有一线生机,谁也不愿意死。

    可是看来,今天他们只能永远留在这里了。

    待续·····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