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群内同人-重力战线5

群内同人-重力战线5

    主体剧本:金牛玩家xx

    补充修正:卡碧尼

    ----

    中亚是典型的温带大陆性气候,夏季炎热,冬季寒冷,降水稶且主要集中在夏季。虽然这样子的气候很适应棉花的生长,但对于整天坐在几十毫米铁盒子里面的徐奇拉车组而言,却是一个讨厌的存在。

    香烟里面永远混着柴油和机油味,就算把它放在空气最好的排风罩下面也丂发下来的口粮永远是午餐肉和硬得可以砸死人的诡异口味硬面包,据说加了维生素和矿物质。要不就是整箱吃到想吐的压缩饼干,配给的水果罐头永远数量不足,估计都被后勤那帮子人偷去卖黑市了。蔬菜根本就见不到,连那种干??罐头青豆一人一周也就一罐。膳食平衡全靠药片,吃得人脸都黄了,拉出的屎都是硬硬的小疙瘩。

    地里的野兽和野菜早就被收缩布防的苏军吃光、拔光了,连都没剩下。配给的淡水永远有一股子皂粉味,洗澡的烘?奢望,幸好冬天气温低,要不红色老虎里面就成了跳蚤的天堂了。

    “大家再,看看还能换点?鲜东西来吃。从昨天早上到今天中午,都是这该死的午餐肉,昨天早餐是煎午餐肉配黑面包,顾大石在车上放了一天的屁了。”徐启拉又开始黑顾炮长。

    “谁放了一天屁了?就2次好不好,昨天下午你才连着放屁呢。”顾大石立刻站起来表示抗议。

    “别打岔谈正事呢!”虾头连忙站在2人之间隔开间隙,防止冲突升级。

    “昨天的午餐是烤罐头肉配饼干,虾头你这家伙把我们两天的桶装淡水补给都给喝光了!害的我们只能喝那种难喝的处理水。”虾头站着中枪了。

    受到不公正待遇的虾头连忙转过身指着徐启拉吼道:“徐启拉你这没良心的,那是我用自己配给的红塔山换的。烟刚被你抽光了,你就翻脸不认人了?”

    顾大石头插起双手摇了摇头,和这2个活宝谈论正事基本上就是浪费表情。

    “别打岔,听我说完?”自知理亏的徐启拉迅速转移话题。“昨天的晚餐说有热米饭,领回来才知道是他妈的碎午餐肉混合野菜煮的米粒都没看见几颗,就这还被派去打饭的金牛偷吃了一半。”

    “头,是你说没食yu。我才用一个香瓜换了你那份晚餐”金牛喏诺的表示徐启拉的记忆有缺陷。

    “奥?是吗···难道我忘记了?好吧错?!”徐启拉开始使用遗忘战术。

    “今天早上又是午餐肉配馒夤?知道后勤军需官从哪里弄来这么多午餐肉,一定是成桶成桶订购的。炖午餐肉、炸午餐肉,还有他妈的午餐肉汉堡!老子发誓等回了国,一定给卖午餐肉的一梭子枪子”叨着“拳击”牌香烟的徐奇拉一边发着牢sao,一边从口袋里掏出那把上次缴获的托卡列夫手枪,扔到铺在地上的防水布袋里。

    “我这还有两包香烟,反正我也不抽,拿去换吧。”两包【拳击牌】香烟从虾头手里扔了出来:“全是85炮的火药味道我都受够了。”

    “我的巧克力,啃下去要崩牙了,给!”3条硬得像砖头一样的的巧克力从顾大石手里扔了出来,铝箔包装纸划过一条漂亮的抛物线,飞进了布袋里。

    “喏!【方言,意思是给】这个桃子罐头我都放了一周舍不得吃,算了吧换点好吃的。”一个500克桃子罐头恋恋不舍的特派员黑炭头先生手中放进了口袋。

    “金牛,你的呢?”徐奇拉问着自己的驾驶员“不出份子的?候没得吃,这可是规矩。”

    带着人畜无害表情的驾驶员一脸憨厚的说道:“上次凑份子俺可出得最多,一支ppd【捳廖夫手提机枪,其实就是波波沙冲锋枪的前?。这次难道又要?”

    “操蛋,你以为我不知道上次打完游击队你干什么去了,拉个屎用了1个小时。回来的时候进舱门那叫一个小心,生怕挂着你衣服了、撞着你头盔了。”顾大石不屑地说道:

    自知无路可逃的金牛在其他四个人杀人的目光中,撇了撇嘴跳进车里去了,不一会拎着个写着“防冻液”的5升油桶出来,晃了晃,柠开桶盖,伏特加那刺鼻的劣质酒精气味就冒了出来。

    “喏,就这些点了,明明是5瓶的,前天就发玆一瓶,也不知道谁偷喝了。”

    “好了,走吧,找回回们换些羊肉和甜瓜,金牸?副吃了大亏的样子,晚上聚餐让你喝上大石藏在弹药柜里的那瓶,你不是?一瓶吗?你问大石就知道去那了。”无视顾大石那又气又怒的目光,徐奇拉和虾头男跳上一辆2轮侦查摩托走了,剩下三个人叹了一口气,也跳上另一辆偏三轮跟了上去。

    10点过,太阳早已升起,但气温仍然在零度以下,骑在摩托上的5个人徆市场,吐出口中的风沙,清理清理围巾、帽子和衣服上的冰碴子,跳下觋寻找自己的目标。

    黑市的存在再一次证明了【存在即是合理】这一理论的正确性,长官们也乐得手下的那帮兵**们有个消费放松的地方,要不诅咒后勤的怨气足以遮天闭日。

    因为有金牛的劣质伏特加开路,他们很容易的就用手枪和酒桶换到了2只超过80斤重的羯羊,接下来用巧克力和水果罐头换到了20个硬面饼。只花了5发步枪子弹【苏联莫辛纳干??了市集上最好的屠户帮他们把羊宰了,剥下来的皮和两包香烟换了一挎子的土豆胡萝卜和2斤奶酪,最后又用一箱子压缩饼干换来了张硝好的小羊皮外加一小筐甜瓜。据顾大石的说法,他的炮长座位上的人造革全破损了,为了屁股考虑,不得不铺上皮子,要不那天屁股就直接冻在坐椅上了。金牛表示见者有份,自己要分一块垫在驾驶座上。

    走出市场、捆扎好这次购物的收获,大家商量了一下向镇上唯一一家小酒店走去。虽然明知里面只有兑了水的伏特加、机油味的人造咖啡外加硬得像砖头的黑面包。但是有句话怎么说的,有总比没有好,这里仍然成为国防军们休息时的首选。

    推开门口挂着的棉被,一股混合着烟草、酒精和男性肾上腳道的热气窜了出来,这点气味对天天呆在“红色8号”的五个人没有任何不良影响。透过烟雾腾腾空气,徐奇拉寻找着合适的座位,可惜今天很不巧,不足40平米的小酒店里,所有的位置上都坐着黑色制服的装甲兵们,他们军服那醒目的“y

    118”袖带的引起了徐奇拉车组们的注意。

    “重力战线计划”虽然是军方的绝密,但是他们那鲜艳的涂装、怪异的连体战斗服外形还是引起了其他单位的注意,毕竟这种贴着不少金属甲片的连体军服在这个时代显得非常另类【实验连体战斗服,关键部位有打孔的铝合金和塑料衬板用来防止磕伤】。最近前线装甲兵力损失不小,很多战车需要维修保养,战士的承受力也到了极限。之前驻扎在这里的的主力装甲51营已经调到前线,由后??建的补充118装甲营代替。

    “听说老毛子的坦克没什么可怕的,上次我去维修站找老乡玩的时候,看获的t34,那做工叫一个差,炮塔外面一片片沙眼,油漆都没涂好,这样子的坦克咱们的70炮一炮就是个对穿。”一个坐在椅子上的少尉一边喝着当地特产马奶酒,一边对着坐在这个位置其他椅子上的车组成员说道:

    “呵呵,俄国士兵都被称为灰色牲口,你指望牲口能用好东西用?”一个戴着金边眼镜、全身上下包括指甲都收拾得整整齐齐、干干??中尉说完呷了一口杯子咖啡,一脸厌恶的表情,不过还好,没吐出来。

    “伙计,明天可看你了,别被河南来的那帮子人把各位的目标抢了”一个绝对不超过19岁小个子中士拍了拍坐在他旁边那个同样不超过20岁的青年上士,青年上士酷酷的露出一口白牙,右手握拳,伸出大拇指在众在面前比划一下“没问题,看我的,1000米保证打烂伏罗希洛夫的肚皮【kv重型坦克】。”

    “对,就像这样子,咔嚓一下,把老毛子炮塔打穿,让它给咱们来个脱帽致敬。”一个皮肤黑黑的小个子下士右手呈手刀状,在自己的脖子那比划着。

    仔细寻找后发现确实没空位了,徐奇拉转过身双手摊开,向兄弟们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动作,准备带领兄弟们离开。那个收拾得过份整齐的中尉蚄话让他们齐齐转过了身。“开红色试验车的那帮子老家伙们,也够可怜了,每次都像做贼一样躲在咱们后面,明天咱们干得漂亮点,早打完早休整。”

    黑炭头对这种有点小孩子气的话不屑一顾,虾头这种乖宝宝明显怕事,心情不爽的顾大石和金牛把袖子一捋就想过去理论一番。徐奇拉拦住他和金牛,做了一个跟我来的手势,走向正说得唾沅那桌子人,车组其他成员默不作声的跟上。

    “嘿,伙计们,昨天运来的那辆??831号31式是你们的么?”一脸坏笑着的徐奇拉毫不客气的从放在桌上的烟盒中抽出丢塔山点着。平白无故被占了便宜的中尉虽然有点不高兴,但是看看??尉的军衔也只好忍气说道:“不是,我们是829号,‘祍亲’号。”

    “噢!噢!一帮子还没断奶的娃娃,真是取了个好名字。”起哄的虾头带着一副“原来还是一帮子菜鸟”的神色说道,顾大石那一脸愤怒也被轻蔑所代替,毫不客气的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两枝烟,点燃一枝后把另一枝夹在右边耳朵上。

    坐着的几个小伙子的脸色一变,正想起身迎战,但是看??军衔都比自己高那么奧,不得不继续坐着,但是眼色已经相当不善了。带头的中尉一脸沉静的和徐奇拉对视着“前辈们有今么?今天确实没办法,这位子我们也刚坐下,确实没办法让给你们。”

    “有!拿枝枪,对着自己脚上开一枪,记得是手枪奥,步枪会打碎腿骨的。然后,回家抱??!哈哈哈!”虾头肆无忌惮的笑着说道。

    这时后面黑炭头挤过来俯下身,露出森森白牙对着那位声称1000米外打穿kv的小伙子笑着说道:“小子,你见过坦克里面的死?被老毛子的炮打中的话,76.2的还好,最多震得你吐血,中了122也还行,最多被震下来的零件打断胳膊什么的,中了152那可麻烦了,得一块块从车里捡出来了。上次我见踪,最后收尸的时候只能用袋子装,全都成碎块了。”不屑的看着那脸色发白的小伙子一松手把咖啡杯砸了,黑炭头也从桌子也顺手抽了一根塞进自己嘴里,正要找火。突然黑炭头再次俯身凑近耳朵说道“伙计,你穿的是40码的鞋吧,立个遗嘱怎?就说如果你下次出任务如果死无全尸,这靴子归我如何?据说他们的哥萨克对细皮nen肉的俘虏“牘待”——用锋利的马刀先是挖掉你的眼睛割掉你的鼻子、耳朵和舌头;然后政委又会用最锋利的小刀一点点地剥掉了你的皮肤交给专门的工匠鞣制成皮革以便做成枪套。如果缺乏食物那么接下来则是砍掉俘虏的四肢,清洗干净之后丢进大锅里煮成香??人肉汤。最后他们也许会在你没有断气的时候,硬生生地劆你颅骨并且将你的脑浆一勺一勺挖出来分着吃掉。”

    徐奇拉和金牛没心没肺的哈哈大笑起来,全然不顾这群捂着嘴巴恶心得想要吐出来的小伙伴们,做坏人打扮的黑炭头真的非常专业。

    色内厉茬的中尉结结??说道:“谢~谢~,不过~没~什么,马革~裹尸是我辈的~职责!”他费了很多力气才说完这句话,然后一把抓住装满了马奶酒的杯子,看也没看就一口干了,立刻被烈酒呛得咳嗽起来。

    徐拉奇微微一笑,又从烟盒里抽出一枝香烟,放在嘴上点燃,然后把它放进嘴唇哆嗦的中尉嘴角上。拍拍他的脸颊,然后一转身,带着“红色老虎”车组的全体成员赆小酒馆,全然不顾那帮菜鸟脸色有多难看。

    门外隐??“改进型伏罗希洛夫e型车体是75毫米大倾斜角钢板,车首标配有20毫米锰钢履带附加装甲,炮塔正面最厚超过110毫米。最近有情报说主炮换了格拉宾加长型f-22usv76毫米加农炮,另外他有个叫厕所头的兄弟装备的是152mm??。所以如果昱不会用31式去找它麻烦!”

    待续···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