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群内同人--重力战线4

群内同人--重力战线4

    “靠,女人!”顾大石吐出口中那根没有点燃的卷烟【装甲车内严禁吸烟】,猛力压下控制杆,抬起炮口,放开发射钮。

    “呜呜呜,吱吱吱”伺服电机由于貗暴的操作发出难听的金属射n吟声!

    “奥!不···”

    若水在刹那间觉得整个世界都停止了下来,呆呆的迎接着死亡的到来。即将到来的死亡收割,让她从心底里产生恐惧的颤粟。虽然冲出来就意味着已经有了面对死亡的觉悟,但是当死亡真正降临的时候她还是退缩了。红色战萐出着一个个火星,就像炼狱中的恶魔鼻孔中冒着硝烟正准备吞噬丂

    几发曳光弹拖着黄绿色的尾焰险险的擦过她的脖子,飞向远方,??丝的那颗子弹甚至在她脸上划出了一道细细的伤口。若水的瞳孔突然收缩,她想到了一个可怕的可能,她的目光逐渐的黯淡,本就略显苍白的脸庞露出那是死寂的灰色。

    红色的炮管??热的橘红火焰,炮口激波巨大的冲击力在沙地上碾压出一道深深的痕迹,反馈给车身的后坐力瞬间震开车体上的尘土,给战车加上了一道虚幻的轮廓。炮弹在若水那绝望的尖叫声中击中她身后的掩体,掀起一堆人体和枪械的残骸,炮口残余的气浪把她激ao小的身躯轻易吹飞。

    战车前方的炮口??股淡淡的白烟,新装备的炮口抽气装置大大改善了车组的战斗环境。车内的气氛有点沉寂,虾头屈过身体探过头盯着顾炮长,刚才那句“女人”让他想入非非,边上的黑炭头虽然没有什么明显的动作,但是那双盯着顾炮长的眼神显示他也颇感好奇。金牛和徐启拉都有观察镜,自然都明白发生了仂

    “为什么放过她?”

    “因为她是女人,我不杀女人”

    “那是因为刚才她摔倒的时候手里的炸药包掉了,那个傻女人明显是来送死的。如果她真的拿着炸药包冲过来,你会不会杀掉她?”

    “会,如果机枪不行,我就用炮。”

    “你不是踍杀女人嘛!太虚伪了。”

    “拿着武器的女人是战士,我不杀女人,但是战士要有战士的觉悟。厕所能分男女,子弹不会分男女。”

    “切---虚伪”徐启拉显然不太赞同顾大石的价值观,但要他近距离干掉一个漂亮的华裔女孩显然有点难以下手。

    前进的道路已经被扫平,顾炮长刚才那炮的目标是那个提着手枪挥舞但昘斗欲望的政委。至于为什么确定是政委?按照顾学士的逻辑,战场上拿着手枮的射击的苏联军官肯定就是政委,因为政委只会杀自己人,所以手枪不用瞄准敌人。事后徐启拉问过为什么拿手枪的不能是指挥官?顾学士的逻辑是指挥官好歹还会瞄准敌人来几枪。

    85mm??飞起的残骸数量显示消灭的敌人在复数以上,阵地上已经没有还击火力了。坦克绕开跪在地上哭泣的女孩子,继续推进了几十米,徐启拉手指轻触着通用机枪的扳机,随时准备应付突发的状况。警卫队在金牛释放的柴油热烟雾中分成2组,交替掩护着突入阵地前沿,开始准备打扫战场。至于战车后正在哭泣的女孩子,甚至没人多看几眼,显然失去武器的她在这面前不属于危险目标。

    这时几个车组成员很有默契的停止了行动,等待下一步的命令。徐启拉甚至无聊的转动机枪塔,用机枪的3倍瞄准镜对着女孩子看特写,引起了女孩子面部一阵恐惧的痉挛,细细的汗珠从若水细腻白皙的额头渗出,又顺着圆润饱满的脸庞顺滑而落。她觉得自己浑身的力气都被抽干,根本无力做出反应。只能像哮喘病人那??,绝望期待地摇着头。

    “徐启拉别欺负女孩子了,你觉得很好玩吗?”顾大石看着徐启拉的恶作剧,觉得有点过分,抱怨了一句。

    “顾炮长的骑士精神被触发了?这里就你杀的人最多!”虽然嘴硬但是徐启拉还是放开了通用机枪,打开了顶盖。

    这支游击队显然是一只乌合之众,装备和士气都无法和正规军相提并论。如果苏联政府需要这种炮灰来消蚄战争实力,那真昄?义。更大的可能只是派遣这种小分队来迟滞国防军的部署罢了。说句难听点的就是炮灰而已。

    虽说明显违反战术手册规定,车组几个还是下来活动了一下筋骨,顺便看看自己的战绩。金牛和虾头对残肢断臂兴趣不大,跑到车后看守这自己漂亮的女俘,品头论足打屁聊天。金牛拿着一把工兵铲比划着吓的女孩子一惊一乍的,怕死的虾头居然从行李架上翻出了一把美式泵动霰弹枪指着女孩子,看的路过的黑炭头额头直抽,他可以确定虾头这货甚至忘了给霰弹枪上膛。

    徐启拉几个爬上了阵地,炮火激起的烟尘渐渐散去,只留下七烧物产生的火源。刚刚沉寂的战场上遍布着被切碎的尸块,大多是被85mm??12.7mm同轴机枪撕裂的,除了一些依稀可辨认的高加索人种尸体外,还有几具带着meng古人种特点的残骸。战场上飘过一阵烤肉的香味,使得知道气味来源的几位坦克乘员都抑制着呕吐的欲望。

    “小心脚下有爆炸装置,把可疑的尸体都补一枪,不需要犹豫,保证自己生命安全。”带头的军官示意队形展开后发布了清扫命令。

    黑炭头跟上徐启拉并从背后拿出一支黑色的小型冲锋枪,展开折叠枪托,很自然的摆出警戒姿势。他淡淡地说道:“我不希望看??折损在这里,接下来的交给步兵,你们跟在后面远远地看看就行了。”

    “真恶心,看来都死光了。何必呢,其实他们可以撤退或者投降的,这种抵抗死的??”顾大石提着一把自己蚄m1911手枪,看着脚下那段年轻男孩的尸体脸上满是无奈、遗憾的表情。

    “别想那么多了!战场不是你杀他们,就是他们杀我们。”徐启拉把一支点燃的卷烟粗暴的塞进顾大石头嘴里,然后俯身坐在一块碎石上给自己的卷烟点上火。

    “要不要来一根?”美美吸上一口后徐启拉把烟盒递向黑炭头。

    “谢谢,不用了,我烟瘾不大。”黑炭头善意的笑了笑,拒绝了徐启拉的好意,作为前任的特殊部队战士烟瘾是绝对不能有的。

    “咔-咔-咔”

    “破-破-破”

    清脆的冲锋枪声,混合着沉闷的弹头咬进**的声音。枪口下已经彻底丧失机能的身体,被弹头的动能带着无助的颤抖。战场上偶尔有伤兵发出的那几句听不懂的求饶声或者诅咒声,也在枪身响起后趋向沉寂。虽然没有近距离看清楚弹头钻进去的血腥场景,但是所有人都能够想象出那是一副何等残酷的画面。根据1929年的《关于战俘待遇的公约》不穿军装的游击队,不享有战俘的权利。所以警卫队这种略微显得有点残暴的处理方式,至少在法理上是站得住脚的。

    顾大石有种非常无力的虚脱感····长久以来,他一直认为,知识和智慧是引??走向文明辉煌的根源,人类杀戮的本能再强,终究会被先进的科学技术代表的文明取代。这一瞬间他突然觉得自己的想法很可笑,智慧和科技在在文明的趋势下只是让杀戮更加有效率而已。就比如现在,他只用了4反?串机枪弹链就杀死了至少一个班的士兵,就算加上油料费用也只是自己1个月的工资,。

    “生命有的时候真是廉价呀!”心情不好的顾大石吐掉才吸了一半的卷烟,用力踩了几脚发泄了一下郁闷的心情。

    “是呀,也许下一刻你就会被一叆钱的莫辛纳干枆头!所以我们还是回去吧。”黑炭头拉了一把顾大学士,顺带说了句调皮话。只是语訳有待改善,因为谁也没听出笑点。

    “好像是金的!不知道产地是那里?”没心没肺的徐启拉蹲在地上,从一件外套残骸中捞出了一支保存完好的钢笔,除了外表有点黑色的污染物外居然没有任何损坏。拉开笔套看上去笔尖还是金色的,笔杆上面装饰着一些藤蔓花卉,握把位置是细银丝绕成的防滑纹,笔杆蚀刻花纹的缝隙中居然还镶嵌了一些金色的金属细丝线。

    “赚了,回去我请喝酒。”在黑炭头鄙视的眼神中,徐启拉脸不会心不跳的把战利品塞进了战斗服的内袋中,回了黑炭头一个后脑勺。吹着口哨走向自己的战车和女俘。

    徐启拉最终没能和若水发生那种传说中不得不说的故事,奥贝斯坦上校派人过来把她带走了,据说到达目的地后再转交给情报部处理。至于委托哨?警卫队的那群饿狼,连金牛都知道他们靠不住,猥亵妇女还算轻的,轮24小时大米都有可能。

    回到车队金牛忍痛从自己已经不多的存货中找了2个肉罐头交给了若水,徐启拉莫名其妙的送了条,连虾头这个纯情都给递过去了几罐果汁。黑炭头表示家里的媳妇对自己不错。顾大石让金牛带过去了2本汉化哲??拉图(platon)的【理想??亚里士多德(a日stotle)的【形而上?

    徐启拉问“书里讲的什么?”

    顾大石表示“刚买没多久,还没看,应该对她有用。”

    至于看没看?也就顾大石他自己知道了,反正徐启拉确定自己是绝对不会看这种东西的。

    虽然??受到山区地形的干扰,可是依靠沿途设立的中继站,奥贝斯坦还是向后方简单交代了战斗经过。警卫队在简单鞭尸后【徐启拉语】,迅速收队撤离战场,把后续任收尸任务【徐启拉蕙给警卫队。

    车队重新前进的动作很快,第二天特殊实验部队已经抵达巴尔喀什湖balkhashlake东南部五十多公里的位置,与第一装甲师的后卫部队会合。这里与无数个世纪前同样荒凉,人烟稀少,沿途几乎全是泥泞复杂的盐碱沼泽地与坚硬的砂岩土壤。地下虽然蕴藏着铜矿,也许还有稀土或者铁、煤之类的矿藏,却很难将其开发利用。终究这里的位置太偏僻了,没有铁路的连接,矿产的丰富不再具有与之同等价值的地位。

    待续~~~~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