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群内同人--重力战线3

群内同人--重力战线3

    塞外的寒风席卷着砂石掠过大地,就好像一片片锋利的刀锋,擦过若水细腻的脸颊留下几道红印。现在她瞄准器里的火色猛兽,突出车体的巨大炮管,就好像魔鬼的獠牙,车体上的那一片片不协调的甲片仿佛是魔鬼的鳞片,没错那是一只真正的嗜人魔鬼。

    杨秋那个屠夫饲养的这群魔鬼正妄图吞噬红色苏维埃。作为一个布尔什维克战士的觉悟,若水压下心中的恐惧,瞄准器中粗糙的十??住了车顶那有些反光的玻璃孔,缓慢的吐出一口气同时扣动扳机。【标准狙击动作,吐气时候射击比较准确】

    “啪---叮”一声!

    不同于打在装甲上的那种清脆声,子弹打在足有70mm厚度的多层防弹玻璃上无奈的滑开,擦过炮塔顶部拉出一串火花。

    突然的声响和视觉冲击把徐启拉吓的缩头倒栽葱进车体,然后单手扶着头盔,甩了甩晕乎乎的脑袋,很没面子的表示自己手滑了。

    车内成员除了憨厚的金牛以外,无不露出那种幸灾乐祸的表情,连一向沉默寡言的黑碳头都有些鄙夷的扯了扯嘴角。满脸羞愧的徐启拉爬上指挥塔,愤怒的抄起机枪对着敌人来袭位置撸了一个长点射,只是除了车内多了一些空蛋壳外貌似没取得任何成绩。

    “头,敌人好像躲在那块巨石下面,我们打不到。”用着更加高级观瞄设备的顾炮长给出了他的判断。

    轰···

    迫击炮弹落在附近激起的尘土再次打断了徐启拉的观察。被挑衅的怒火中烧的徐启拉叆明显违反战术条例的命令!

    “金牛!挖个野战工事留给后面的步兵,我们冲上去。”

    “头,按照条例!我们应该遥兵反坦克火力射程”顾炮长显然还在试图劝说徐启拉恢复理智。

    “去他妈的条例!就几个游击队员·····”徐启拉涨红着脸针锋相对。

    “红色老虎!我是奥贝斯坦上校,现在允许你们与游击队进行近距离接触。祝你们好运···完毕”不出意外白人上校正监听着车内的‘讨论’。

    面面相觑,徐启拉和顾大石有些傻乎乎的对视着。看来上级领导已经解决了他们的?

    “头,去不去呀?”金牛难得的表礆自己的疑问。

    “注意安全,完成工事后低速推进”既然接到任务,那么就没必要疑惑了。

    红色36式放下有些遮挡视线的推土铲,灵活的前后移动数次在烟尘中迅速的挖了一个临时掩体丢给车后的步兵班。然后开始继续推进,锰钢履带起压碎的石屑叮叮当当的打在裙板上,配合近处柴油机的轰鸣声以及身后大炮的怒吼声奏出了一首原始粗犷的进行曲。

    身后【ms-31f-85??提供5秒一发的火力支援,诡异的射速让徐启拉觉得自己的红色老虎和它比起来就像栓动步枪和半自动的差距。

    “没什么奇怪的,【ms-31f-85】装备了弹仓式85mm速射加农炮备弹3发,理论上只要弹仓里面有炮弹,极限射速是1秒一发,当然考虑到瞄准和装弹,现在这种射速才是合理的。”难得碰到自己擅长的方面,虾头得意的发挥了一番,虽然这些信息显得有些泄密。当然作为技朘,急于装b的虾头在泄密前还是理智的切掉了短波电台的发射功能。

    “我们用不了,那东西很复杂体积也不小,固定炮位的车体或者大口径高射炮才装的上。如果我们硬是塞了这东西,车内都没位置塞人了。”虾头显然猜出了车长的疑问,继续用得意的语气为徐启拉解惑。

    “要是没有你,我们还能多装30发炮弹!”为了塞下虾头,红色老虎的载弹量不得不从54发锐减到24发,这让顾炮长怨气颇深。

    听到这种抱怨的虾头像霜打的茄子兴致立刻淹了下来,苦着脸用略带夸张的表情说道“我就不如那30发炮弹吗?”

    “你踪男人能干啥?如果是个漂亮妹子还能调节一下情绪!你又打不出去,又不能【用】,关键是还占圝车内目前那不到20发的炮弹存量,明显影响到了顾炮长的心情,恶狠狠的劆用这个字的音调来发泄对虾头的不满。

    在几枚??大量机枪子弹的集火攻击下,游击队阵地上暴露在外的一些手??反坦克地雷被密集火力生生打爆了。

    轰隆隆一连串密集的巨响,还未来得及发挥作用的反坦克雷被炸飞出去凌空变成了一团团火球,把同时飞上天的岩石搅得粉身碎骨,碎石和雷体的残骸很快掺杂着坠落向地面。大量的袎片从天而降,带着死亡的咆哮席卷整个阵地,本就在阵地后苦苦支撑的幸存者被这从天而降的袭击覆盖。

    尖锐的金属片挂过动脉,喷射出的鲜红血柱高达3米,主人正试图用手捂住伤口来延缓死神的降临。接踵而至的落石却再次残忍的将这具奄奄一息的身体掩埋在曾经藏身散兵坑中。然而这具坟墓的主人还是幸运的,不远处一位还在挣扎的高加索青年下身已经稀烂。炸飞的机枪残骸打断了他的脊椎,划开了他的腹部顺带勾出了一段小肠。青??极而严重变形的五官惨白惨白,极度的?经让他失去语言能力,布满伤口的身体却还卷曲扭动布满鲜血的双手徒劳的往腹部塞着肠子。

    终于一块脸盆大小的落石碾碎了他的头部,帮他解决了痛苦。

    从来没有享受到这种程?火力支援的徐启拉觉得很幸福,这种不用自己动手就能享受胜利的感觉就像毒品一样吸引人。只是这种快感如此短暂,在金牛嘀咕到32的时候,电台里传来楮文安上尉那略帬的声音“那个····火力支援结束,我们没?,祝你们好运!”

    “?全车5名成员不约而同的竖起中指操起了国骂,整齐的手势和语句甚至让人误以为排练过上百遍!

    3分钟呀,3分钟,黑色长枪兵居然只用了3分钟就打光了全车的配给!这不得不引起了以节俭持家作为光荣传统的徐启拉车组一顿鄙视。其实他们也不想想,刚才是谁在弹幕中美滋滋的推进,享受着那短暂的无敌快感。

    工业化时代任何火力投射技术的提升都是需要绝对的后勤来支撑的。【ms-31f-85】打完全部??需要3分钟,算上同等数量的穿甲弹也只需要6分钟就能打完。如果大面积装备加上无节制的使用者对任何一支军队的后勤来说都是一个灾难。

    他们要摧毁苏维埃世界。

    他们炸死了队长,杀了我所有的士兵。

    毁掉了全部、所有、一切最美好的东西。

    “要杀,要杀光你们”

    一道道暴起的青筋,从葛利高里政委脖颈两侧向上飞快扩张着。就好像拼命吮吸土壤养分的,由下自上密集地扎入面部和头顶。透过被撑徎破裂的管壁,可以感句流转的血液。它们在狂暴的情绪支配下疯狂涌动着,滚烫得仿佛能够达到沸腾的顶点。

    葛利高里政委从背囊里拿出那瓶珍藏的伏特加,咬开塞子猛灌了几口。呛入肺部的酒精刺激着气管引发痉挛,他神经质的弯着腰一边狂笑一边咳嗽,那张狰狞的脸上露出野兽般的嗜血表情。

    政委抓着托卡列夫手枪来回甩动,露出两排杂乱糟黄的牙齿:“所有人,还没事的人都过来。就像你们以前发誓时所说的,现在该实现你们诺言了…现在。立刻。马上一——。”

    若水和仅存的3位游击队员麻木呆滞的聚了过来,他们已经不对生命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同志们都牺牲了,他们自己也快要到最后的时刻了。这时候政委的手枪已经没有了太大的意义···

    秦兵抱着一个一战时期德制反坦克地雷,扯掉了保险栓。队长曾经说过这款地雷需要180kg以上的压力才会爆炸,所以至少在手里它还是安全的。若水被政委塞了一个5kg炸药包,拉发引信的起爆方式让她觉得很不靠谱,不过比起另外2个白人青年各自分到的一捆手??个燃烧瓶,这个东西还是要专业的多。

    若水望着秦兵顿时泪流满眶,敢死队的第与必死,何况秦兵拿到的反坦克雷还是触发引信。她知道唯一使用这件武器的方法是抱着它对着坦克撞上去。作为队里仅有的2个?,他们为了理想一起从燕京大学来到了红色苏联。他们2人一?,一起战斗,一起忍受艰苦的物质生活,一起分享丰富的精神财富,他们甚至决定以后一定要生活在一起!现在该结束了···

    在政委不耐烦的催促下秦兵带头冲了出去,若水脱掉大衣用雪白的米开思衣袖子擦了擦眼泪跟了上去。“既然不能生活在一起,那么为了曾经的承诺,我们就死在一起把。”若水的心中默默的下了一个决定。

    胜负已分,战??念的结束了!至少推?游击队尸堆不到150米的徐启拉是这样认为的。

    顾大石贴着瞄准器护圈的额头突然抽了一下,疑惑的用手背揉了揉眼睛惊讶的说:“他们郆?没有重火力掩护下几个散兵正面冲击坦克前半球,这是送死”

    一个高大的华人男子抱着一丏?坦克雷的装置冲破硝烟疯狂叫喊着跑了过来,后面有个略显瘦小的白衣人影跟着,手中抱着一捆灰色物体。

    顾大石紧了紧捏着控制杆的手心,粘粘的全是求轻拧转盘,瞄准器频繁的在3倍和6倍之鍢,源自德国蔡司工艺的炮瞄镜头把男人那潮红狰狞的面部表情体现的纤毫毕露···

    作为一个专业炮长顾大石敏锐地抓住了秦兵从地面起跳,双脚足尖刚刚跃离地面的一刹那,位置、运动方向、弹跳高度、肌肉的,乃至风向、重力效果等等所有,全部都逐一进行分析和计算。最终,把射击的最佳时间和角度等一系列数据,完整地输送到他身体各处的反射神经,准确地压低准星扣动了扳机。

    战场上没有仁慈···作为一个老兵,顾大石选择!

    第一发远远的擦过,带动的气流只是吹动了了秦兵风衣的衣带。

    第二发更是飞的无影无踪。

    突然一团红色扩散开来·,第三发准确击中额头的子弹,释放的动能瞬间挤爆了秦兵的脑袋,白花花的脑组织混合着片片颅骨残骸带着一颗颗血珠扩散开。就在脑袋炸开的瞬间,第四颗子弹击中腹部,击穿地雷的壳体后继续前进,在撕扯开一个碗口大的窟窿的同时,把尸体拉扯成向后的弓型姿态。

    第五颗子弹同时击中腹部,击碎雷体扩大创口的同时,把无头的尸体击飞地面···

    尸体的这一位置变化,使得本来无法击中身体的第六第七颗子弹凶狠的咬到了了左边的大腿根部,旋转着钻进大腿轰然爆开,永远?这一部分与身体的联系。**组织在巨大的动能带动下呈螺旋形的轨迹抛向远方,在空气中留下一道血色的轨迹。被击飞的残尸重重的摔在了5米开外的远处,风化的沙土上留下了一片抽象的红色涂鸦,饥渴的沙土瞬间把血肉中仅存的的水分吸收殆尽,只留下那堆碎肉还代表着某人曾经存在过。

    若水崩溃了,哭着丧失了平衡,栽倒在砂石上,然后蹒跚的爬起身体,单手紧紧捂住嘴巴越过秦兵的尸体撞向坦克的车头。沉闷的同轴机枪再次响起,弹头压迫空气产生的激波擦过若水的眉梢,带飞了帽子割断了一撮秀发。光滑柔顺的头发失去约束后在强风的吹拂下瞬间飞散开来,在她玲珑较小的曲线后呈现出那种类似地狱天使的美丽羽翼···

    待?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