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群内同人- 重力战线2

群内同人- 重力战线2

    坐在拖车驾驶室后排的徐启拉并不知道前方发生了什么,他只是静静的将自己的右手按住腰间的左轮手枪,感受着枪体传来的冰冷聆听着窗外传来的枪声。前座的驾驶员已经展开冲锋枪的折叠握把,架在方向盘上打开保险挂上了枪机,同时副驾驶的上半身探出顶盖,操作起那大口径机枪左右巡视起来。

    怀着忐忑而紧张的心情等待了几分钟之后,徐启拉和他的车组从传令兵那里接到了命令----配合前方检查站的守军清缴突入安全区的赤党游击队。在来塔尔迪库尔干地区以前,徐启拉尽可能从上级那里多了解了一些关于巴尔喀付区的信息,现在情况远比他想象的糟糕,居然已经有游击队侵入防区袭击后方运输车队了。

    “全体人员做好战斗准备。收??战莥开下运输车!”

    在迅速对现状作出判断之后,奥贝斯坦上校再次通过他那简易地铁皮话筒向官兵们下达命令。

    一阵鸡飞狗跳后,4辆战车陆续开下运输车。燃烧未净的柴油尾气混合着远处飘来的硝烟味道,让男人的肾上腐倍分泌。

    “现在进行第一次实战测试,徐启拉车组开始推进,战斗组注意掩护。我是战场指挥官奥贝斯坦上校,现在我负责指挥。”准备妥当的红色东北虎内传来白人上校那纯正普通话的指令。

    “红色东北虎,收到。”

    “我们装备完毕”

    “重复一遍,我们准备完毕——over”

    “黑色长枪兵已经准备完毕,我是楮文安上尉,我们随时可以进行战斗”这是那台【ms-31f-85】车长的回复,在共用频道里听起来明显比徐启拉要简洁明了。

    “长牙象,已经准备好了。”重型坦克猎手【ms-36b-120】车长帕依枚的回复语气真如同他的战车,沉重有?花俏。

    作为参加多次战斗,yin差阳错下还混了个王牌称号的车组,徐启拉,金牛,顾炮长迅速进入状态,套上防冲击头盔,紧了紧战斗服的固定带,听从指挥开始推进,作为支援火力的另外2台战车不紧不慢的跟在后头,奥贝斯坦上校坐在那台涂着迷彩色的装甲加强型东北虎跟在最后。

    紧张缓慢的往前移动了200多米后双发交火的现场展现在眼前。一些穿着黑色制服的警卫连战士,正在配合?警卫队大约一个排的守军与游击队驳火。哨所水泥掩体上那几个带着黑色扩散环的浅坑表明,至少拥有迫击炮级别的支援火力。

    “情况怎?!”徐启拉示意战车躲在哨塔后面,打开观察窗有??的问道,毕竟在火车上趴了几天,又在运输车上面坐了十几个小时,体能和精神都已经非常的疲劳了。

    “报销了一个仓库,部分弹药和医疗用品完蛋了,士兵们有些紧张。”守军指挥官,一名已经胡子拉碴的大叔,看着涂成鲜红色钢铁巨兽上的徐启拉有些紧张的回答道,“长官,还好你们支援的及时,游击队的偷袭实在是太凶狠了,他们难道不管自己的死伤么?!”

    正在谈话的时候,后面几台战车跟上来了。奥贝斯坦上校的装甲加强型36式和自己配置完全相同,只昆个推土铲,车子漆成山地迷彩。看上去明显是36底上压着一门巨大加农炮的所谓的ms-36b-120。以及那台加高31式车体,去掉炮塔,车身正前方装了一门带猪头炮盾的85mm加农炮的ms-31f-85,对了这货右上角的指挥塔和自己的红色东北虎一样换成了一个机枪塔。

    “前进,依靠地形推进,不要离开步兵火力掩护范围!”奥贝斯坦上校从灰色东北虎中露出头拿着通讯器吼道。

    有些莫名困意的徐启拉在白人大叔怒吼中回过神来,刚盖上舱盖,车子就挂上档位猛的冲了出去,撞飞前面的土墙,在砖石飞散的背景丒而去。只是留下窟窿和烟气混合着漫天尘土飞溅,让奥贝斯坦上校的嘴角不由的抽搐了几下。严格训练车组早已经通过战火熏陶成为了老鸟,遇到这种合适的环境车组迅速体玆自己的仂

    仗着自己战车那有些厚重过分的装甲,金牛一脚地板油,改进型机械增版10v150ls柴油发动机瞬叕里的吼叫,澎湃而出的1800nm惊人扭矩瞬间把红色的猛兄出去,几个呼吸的间隙已经提卆40km的高速运动状态。

    “装弹手,装填杀伤,全?列配置”

    “主炮同轴机枪,任意射击!左半球交给你,右边我负责搞定。”

    “驾驶员控制速度,目前没有情报显示敌人有直瞄反坦克火力,我们需要一个稳定的射击平台”

    进入战斗状态的徐启拉,恢复了一个精英车长应有的气质,准确迅速的发布了一连串的命令。

    一收油门坦克开始以20km略多的速度匀速前进,顾炮长扶住控制杆,把瞄准镜切换到3倍广角状态开始索敌,徐启拉则握住车长指挥塔内的机枪,眼镜贴在4倍镜头上来回转动指挥塔进行战场环境判断。

    咔嚓-叮

    “杀伤装填完毕,下一发序列杀伤?

    黑炭头的素质显然非常高,客串一下装填手也做的中规中矩。

    叮··叮···叮——弹头从装甲表面??声音,明显是半自动步枪的射击频率,只是7.62mm莳干枪弹在设计初始显然不是以坦克作为目标的。在承受了几发子弹的sao扰后,徐启拉迅速概略锁定了发射阵位。

    “停车,车体右转15°”

    “主炮水平位置0,距离350m,软质目标,威胁低,自由射击”

    虽然只是几个游击队员,徐启拉还是按照战芗的标准,把车体最强的部位对准了敌人火力投射方向。

    哒哒哒···哒哒哒···轰····

    顾炮长用12.7同轴机枪做了2个测距点射后,主炮随即轻微修正弹着点,撸了一炮。车体猛烈的一震,随即一股硝烟混合着沙土腥味的气浪传进车内,炮口的的巨大闪光让徐启拉下意识的闭了一下眼皮。

    加农炮极高的初速和几乎笔直的弹道瞬间在300多米外制造了第一场杀戮,枪支碎片和人体的残肢混合着弹片砂石被抛散到空中,现场只留下一片猩红色的血雾。

    “微速前进,不要后退。警卫连步兵跟上来了,别压到他们”

    手上有几十条??徐启拉明显对杀戮已经习以为常,发布命令时??绪波动。“水平1点15分方向,仰角15°,距离400,??对目标,?击。”

    “装填完毕,下一序?备”

    “咯噔···滴滴滴”

    电驱动炮塔传来齿轮啮合运转的声音,仍然是2次短暂的测距点射,随即一声巨震,85mm加农炮再次喷吐出炙热的火光。

    “吱--吱--吱”通用机枪特有的撕裂声,徐启拉立即开始补枪,显然这次目标没有完全摧毁。

    “装填完毕,下一序?

    “轰---”

    车体一震。

    “目标特征消失,判定消灭”

    顾炮长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说道:“85mm还是有点威力不够”

    “别发感叹了!下一目标,距离400m,11点位置,黄色岩··石——轰”剧烈的爆炸冲击打断了徐启拉的指令,车长观察塔的视线被炮弹炸起的烟雾完全遮蔽。

    “金牛低速规避机动———动作不要太大,是轻型迫击炮威胁不高”

    炮塔在顾大石的控制下缓慢转向,并且开始校准完成下一次的猎杀。

    穿在若水纤细小脚上的牛皮战靴还是原装苏联货,是各位苏维埃工友省吃俭用交给她的装备,虽然男款,却是十分合脚,配合着一件苏军尉官才有的土黄色呢大衣,更衬托出她的英姿飒爽的身形。

    但此时的她正灰头土脸的端着带pe狙击镜的莫辛纳干步枪,小心谨慎的躲在巨石后面趴在几个弹药箱上。这里已经无路可退了,附近甚至不时听到看到流弹在空气中划过声音,通用机枪的弹头打入碎石后的碎片像飞蝗一样在石头间乱蹦。大口径机枪的弹药甚至击飞一块块岩石后,继续在石堆中炸出一个个小坑。

    任何临时掩体在这种大口径机枪的射击下都比鸡蛋壳硬不了多少。她的同伴刚才就在不远处被击穿石块的子弹撕碎了,一米八多的青年上半身瞬间被变形的弹头被撕的粉碎,飞溅的血肉与各色的器官的碎片飞溅的满地都是。记得那个满脸稚气性格有些腼腆的大男孩昨天还对自己说过,如果能回到后方还能不能联系自己呢。

    惨叫声,接连不断的惨叫声,复杂的地形挡住了视线,作为一个经过1年多专业训练的国际纵队战士,若水能清晰的判自己的游击队完蛋了。反击的火力已经变的非常稀薄,零星的步枪枪声也显得要?的,偶尔的机枪声音,还是连续不断的那种疯狂射击。

    她小心地从乱石后面探出头,朝外面快速看了一眼。

    可就是这么一眼,不看不要紧,这一看却再也没办法把视线给收回来。

    确实,跟她预料的一样,完全是单方面的屠杀,真正的屠杀,一面倒的屠杀,可是这种屠杀的血腥却是她从未见过,就算做梦也没有想到过。

    尸体,满地的尸体,满地残缺不全的尸体,一片嶙峋的乱石场内,尸横遍野,活着的游击队员死命抠动着扳机,倾空弹匣,?弹打空后,要么机械式的继续扣动扳机,要么趴在散兵坑中瑟瑟发抖。那个有着一头栗色漂亮头叔干青年,居然在哪里大声喊着“上帝,耶稣,救救我,我不想死,我想活下去,我想见?”

    “懦夫··赤裸裸的背叛,布尔什维克战士怎么能够呼喊上帝。这时候他应该呼喊着布尔什维克万岁,然后一往无前的冲向敌人”若水心中不由的鄙夷起这个懦夫。

    “呯——呯”····托卡列夫手枪清脆的射击声依然如旧。

    双目赤红的葛利高里政委替这个迷茫的年轻人做了选择,活着的懦夫还是死了的烈士!只是最后把半跪的尸体踹倒的一脚显得有些狂暴,白花花的脑浆混合着艳红的献血涂在了前方作为隐蔽物的大青石头上,然后成扩散状溅射在四周。若??捂住嘴巴想忍住——嘴巴里酸酸的,胃部的压力急剧上卉咙里,口水和眼泪流出来。突然,胃压猛然增大,胃、喉咙和口腔构成了一个刻着来复线的枪膛,胃的内容物被像子弹一样从口腔和鼻腔里猝?,若水的大脑里一片空?

    “同志们,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他们已经杀了我们几十个同志,不会放軬的。”

    “不要发楞,开火,开火”

    “82迫击炮,炮组呢?快装弹射击.”

    政委的鼓舞加上托卡列夫手枪的威胁,让游击队员们或多??恢复了一些士气。临时阵地的反击火力开始变的有节奏起来,迫击炮小组也在尽可能的提供火力支持。

    “该死!埋设反坦克地雷,袭击敌人物资通道的行动居然变成偷袭哨所。早就告诉队长和政委不要袭击哨所了,但是虽然?警卫队,但是战斗力不会和国防军差距太大的。”若水草草清理完嘴角的呕吐物,一边抱怨,一边为自己的步枪寻找了一个合适的射击位置———大岩石下面的一道缝隙。

    透过pe瞄准镜那有些粗制滥造的镜头,若水把十字架扣在了红色怪物的炮塔上。若水想不通,哪丐会无聊到把一辆坦克涂层鲜红色。

    作为一个在燕京大学读过2年哲学系的女孩子,她读过红男爵里其特洛芬的战记,欧洲当年的那些顶级空骑士是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涂装飞机的。当年她也曾幻想着自己是骑士小说中的公主,或许会有一个骑着鲜红战马的王子来解救自己。只是···这昆?队,这种涂装在??得是那样另类,那??!

    他们到底是谁?

    tobecontinue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