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重力战线--群内同人(原创卡碧尼)

重力战线--群内同人(原创卡碧尼)

    因为无聊··所以写来玩的,可以看做书中装备方面的补充。基本上是外传,所以??入座上纲上线。

    西北某陆军武器训练场上,冬日刺骨的寒风中几十名年龄各异的陆军军官看着一旁停着的坦克和装甲车默默地发着呆,这些都是从来没有见到过的“怪物”。他们都是军中精英,如果观察一下肩?发觉最低军衔居然是中士,这些战士有的身经百战,有的学历颇高,年龄横跨20-50这个区间,大部分在部队中资历颇深。但是眼前这些坦克和装甲车却是他们在各自部队中从来没有看到过的。根据外形和那些奇形怪状的零件支架,老兵们很容易的能确定很多车辆作用显然是和部队里那些25式或者31式甚至刚刚配发精锐部队的36式是截然不同的。明显这次的任务比较重要,因为就是发给他们的调拨命令中事由这一栏都被打上了机密这个红色戳。

    “好了,大家不要傻站在这里,具体介绍和操作说明我们以后会慢慢给你们解过了,现在大家开始熟悉一下自己的装备!”一个白人特征明显的老爷子拿着喇叭站在一台吉普车上喊着,寒风丙?晃的身形让人不由的捏了一把汗。说不定这货会昬?一个摔死的将军有人心里嘀咕着,没错看着肩章这个老爷子明显是个准将,一个技术准将。

    没有议论,常年服役中养成的纪律让军官们知道什么该问什么不能问,他们根据手中资料上的分组安排,?上坦克或装甲觋摸索起来,技朘则来回奔走解决军官们提出的问题。

    “走吧,我们也上去试试!”说完,徐启拉拖着自己的驾驶员金牛和炮长顾大石爬上一辆巨大的坦克,观察了片刻后用疑惑的眼神对着顾大石望了望。

    ‘没错!应该是36式的某种改型,大部分设备零件和我们刚使用的36式完全一样,这车的工艺和装配水平明显比我们以前用的36式要好。’大??械工程的顾大石用肯定的语气说道:

    “这种坦克安装了一门85大威力加农炮,看尺码比我们以前36式的还要长,一同轴机枪,车长观察窗位置的那个小炮塔应该搭载的是7.62通用机枪,位置和我们的36式一样只是被装甲包裹起来了。炮塔和36式完全相同,一堆临时焊接起来显得有些杂乱支架上挂着一块坂的铁疙瘩,应该是某种加强防御的东西。但是36式的防护已经夆,我们参加的几场战斗中没有任何一台正面被击穿,唯一被完全摧毁的那个倒霉车组还是中了陷阱----陷入敌药库中和自杀式袭击者同归于尽的。这附加的东西真不知道是用来防御仙?的,还有车体正上方的鼓包,明显也是某种装甲加强设施,至于装在车体前的推土铲,我觉得真的有点不伦不类。’

    ‘好大好粗’平时显得有点木讷沉默的金牛,左手捏着推土铲比划着右手猥琐的抠着鼻孔,怪异的词语和恶心的肢体形象让顾大石的演讲欲望顿时无力为继。

    有些茫然的金牛钻入驾驶舱,在徆备完毕的信号后,熟练地发动坦克,用每小时45公里的速度在平地上前进、转弯和倒退,引起了那些爬在更加诡异装备上的车组羡嫉妒恨。可惜在一支烟的时间后,炮塔里面的某黑衣无名壮汉和白衣无名小受就强迫坦克停下来,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爬到车外狂吐了起来。

    特派员先生,连坦克都坐不了,你们情报部的训练真不行呀!”徐启拉打开驾驶舱的舱盖,看着这个穿着国黑色制服的家伙在那里狂吐不止。然后节操的继续吐槽道:

    “没,没关系!吐,吐就会习惯的!我们都是这样过来的人。”

    这时那些脱胎于25型-31型-36型的各种改装设备开始陆续发动起来,只是那种??晃的销混前?,让指挥官不得不下达了禁止高速移动的命令。

    正期待观赏撞车场面的徐启拉顿时感觉些许失意,习惯性的掏了掏口袋准备点根烟充实一下。一摸空空如也的口袋,才想起地上那个狂吐不止的白衣男,这个据说是技术军官的家伙早就以设备安全的理由搜走了兄弟们的私货。悄悄竖起中指,用鄙视的表情对着那个梳睚?莫西干发型,小脸显得有点瘦长的白衣小受,心中暗骂道:‘死虾头··虾头男···吐死你这个死虾头男,敢收走爷的精神食粮,吐死你算了。’

    ‘车长····那个··要不要压过去?’金牛喏诺的问道:

    听着这貌似非常高明的主意,徐启拉顿时满脸黑线,双手扶着指挥塔舱盖,?里的猛踹着那2b-idea的主人。

    ‘压···压?要不是你上次乱来,我们能来这里嘛?’

    ‘我的小,我的丽莎,我的甜心阿杰莉娜,我件候才能再见?’

    ‘车长,俺记得你还欠丽莎50块钱呢,人家上次都来要过了。’

    咕噜咚···哎···车内传来一阵**碰撞钢铁产生的杂音,刚刚吐完的虾头男,望着刚才那个传来那个猥琐车长的声音的位置---指挥塔盖子敞开,盖子位置原本的人影已经消失不见。

    混乱的第一天在欢乐的气氛中结束,吃过晚餐后顾大石在给自己的长官兼同伴,徐启拉的伤口上敷药,但是看着病人那疼的直哆嗦的表情,显然顾炮长鐎不适宜做护士。

    ‘徐上尉’数名穿着黑色或者白色制服的军官,护卫着刚才演习场的哪位准将,风度的推门进来的动作,这显然让在和??抗争的徐启拉有点吃惊。

    ‘长官好,长官好’,房间里的3人忙起身行礼。官大一级压死人何况这都不知道几级了。

    ‘诸位好’准将边上的白人副官板着一副死了??表情,激情的来了个开场白。‘虽然大家刚刚来这里,但是各位都不是新兵了,你们中服役最短的金牛都是3年以上的老兵了,我看軬车组的资料。说实话我非常震惊,作为冻?真是耻辱,3人在部队驻地嫖宿,居然还没给钱,还让妓女到营部大闹一场。最后居然为了报复,趁着训练开坦克把人家的按摩店给推平了。真有才呀,要不是战时特殊情况早就把你们枪毙了。’

    ‘咳咳-’-----打圆场的来了,老油条的徐启拉懒洋洋的想到。

    ‘年轻人嘛····犯错难免的,想当年···奥····’副官用小动作阻止了准将的忆苦思甜。

    ‘我看軬的战绩,非常不错,击毁t34中型坦克5台,?毁t34坦克2台,击毁其他装甲车辆4台,消灭敌人火力点14个,累计杀死敌军士兵超过50人,不错不错。最主要的是你们在和部队走失情况下,被4台t34围攻居然全灭敌人。所以我和上面打过招呼,准备给你们一个机会,一个三光,同时也是为自己赎罪的机会。’老头子转回正题用满口官腔的语气说道:

    ‘长官!如果可以的话,我想问一下我们的存活概率’作为高级知识分子的顾炮长表示自己对煽情魔法抗性s级。

    ‘咳咳’有些被噎住的准将缓了缓气,用比较诚恳的语气说‘起码有一半吧,这是我们后勤装备部防护最好的坦克。理论上目前没有任何反坦克武器能击穿它的正面。’

    ‘你确定只是正面可以抗住?那??可以选择鐗?’沉没了许久的徐启拉突然的发言显得有点打脸。

    ‘可以,如果真想隄话,我会想办法把你们处理掉。’白人副官带着浓浓杀气的语句中用力劆【处理】这个词语。

    房间里顿时一冷,金牛有些害怕的挪了挪脚步用徐启拉的身体挡住了副官浑身散发着杀意的目光。

    ‘既然大家没意见,那么接下来我来简单说明一下任务情况。’

    老爷子准将趁机自动补脑。

    ‘你们车组的任务昆?悉新型装备-【试做防护加强型yt-36mk2战?你们将作为主力车组完成这款装备的战场实地测试,尽量收集装甲和车体适应性数据。另外你们将作为试做重型坦克猎手【ms-36b-120】,以及试做通用装甲火炮【ms-31f-85】的备用车组。

    我们接到的任务是在大战初期尽量完成各种装备改衈定型前的测试,这是最高统帅亲自发布的任务,代号:【重力战?’

    ‘虽然不懂,但是听上去很厉害的样子’金牛躲在徐启拉背后拉着长官的衣角嘀咕了一句。

    ‘为了保证测速数据的可记录性,为了保证测速装备的安全性。基地给你们派遣了2位辅助人员。这是情报部的第七号特派员’副官没说完,刚才演习场上狂吐的那个黑炭头就对着徐启拉做了一个堪称教秏的军礼。

    ‘请多多关照,也请各位配合好我的工作’黑炭头的语气明显和请这个字没多大关系。

    ‘那个·····你们好,我叫文安,负责数据记录与车辆设备维护。请···请指教’有些娘气的小白脸虾头男,很没有自信的打了个拂

    ‘欢迎,欢迎各位加入,希望以后的日子大家能相处融洽。’徐启拉憋了憋嘴,言不由衷的说着客气话。

    训练进行中···

    ‘咣当--’车前传来一阵闷响,如然急停的车体让徐启拉的脑袋与车长指挥塔来了个亲密接触。揉了揉隐隐发疼的前额,耳朵里的嗡嗡声渐渐退去,环顾四周指挥塔的观察镜已经被扬起的尘土遮蔽,车内传来一阵阵射n吟声和叫骂声。

    ‘该死的金牛,推土铲又忘了固定。除了吃你还记得什么?。’徐启拉无奈的抱怨起那个吃货来。

    ‘徐启拉车组,你们在干什么?这不是游乐园,你们开的也不是碰碰车!你们操纵着国家的贵重兵器,请时刻记得自己作为士兵的责任”耳机里传来测试指挥官愤怒的吼叫声。

    ‘嗐---嗐---嗐,明白了。

    自检开始:

    人员伤亡--无

    设备损坏--无

    车体状态--正常

    第11次复杂路况机动测试重??。’徐启拉双手握着观察塔驱动手柄,满脸不情愿的应付着。

    ‘头,你是不是睡了他老婆?’顾炮长吐槽道:“这星期的第11次高机动测试,每次100km,这不是测试··这是杙

    ‘别废话了,炮塔转动测试数据还没有采集完毕,我可不想晚上再跑一边。’白衣虾头男明显在这段时间内和车组相处的还算愉快,语气中有点同仇敌忾的感觉。

    1个月后的某傍晚时分,一列车头上都装着25式坦克炮塔的装甲列车缓缓靠近位于北郊的军用车站。远处隐??沙尘暴的呼啸声,列车并没有径直驶入车站,而是在距离站台五六十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车体刚刚停稳,一个个身穿黑色制服、头戴特殊黑色钢盔地内务部冱从列车前后的客运车厢里跳了出来,除了军官之外,他们每一个人手里都拿着一支冲锋枪。这种携带方便、使用简单的武器能够在短时间内将附近任何一个叉?放倒,但??们将整列火车纳入一个稀疏却有效的警戒圈内,都没有一个外人靠近。

    一东?五十岁左右、戴着平顶短沿军帽的白人上校军官拿着一个简易话筒走下第一节客运车厢。

    他朝四周看了看,然后举起话筒用非常标准的普通话说道:“现在,所有坦克车组成员迅速到自己所属车厢前集合!警卫连控制各个交通节点,其余战斗小队保持警戒!”几秒之后,另一群穿白色制服、手里拿着各色仪器的工程人员迅速从客运车厢里跑了出来,而位于前后几节客运车厢之间的,是二十余节通常用来装运大宗物资的平板车厢。这些车厢上每节都有一座用帆布meng盖的“小山”,有的显现出某种大型武器——坦克或是装甲火炮的明显轮廓,有的则是由各种箱子堆积而成的,每节车皮上至少2名手持武器的警単,显示着这些货物的重要性。

    两手空空的军人们徬上其中丳板车厢并将系帆布地绳索解开。在帆布被掀去之后,一辆辆灰黑色的坦克在夕阳下显现出一种异样的深沉,它们炮塔旁边那白色的敏?则被映上了一种橘红的颜色。如果让熟悉国防军装备的人员来辨认,他们会发觉这列火车上涂成黑灰色货物都是全新的从未服役是新型设备。列车上还有几台涂层国防军冬季迷彩的36式坦克和一些常见装甲车辆,它们同样是国防军的贵重物资,但和前者相比,它们的价值显然无足轻重。就在军人们忙着让这些大家伙重新活动起来的时候,另一组十几名士兵,也就是前面那名军官口里所说的警卫连,正端着枪躬着腰小心??向车站前进。虽说是在重兵部署的军事重镇,如果在一周之前,他们问的会觉得非常安全,但眼下紧张的局势却令他们不得不打起12分的警惕,中苏已经开始在几百公里外的巴尔喀仳?起来。

    当把自己火红色涂装的36式改装上重型设备运输车后,徐启拉掏出一包好不容易藏在排风扇罩子下才幸存的私房烟,发了一圈后。美滋滋的点着后抽了起来。

    “爽····快要憋死了,味道还不错,虽然比不上国产的红塔山。黑市真他妈的黑,一包缴获的拳击牌居然要了老子5角。”

    ‘嗯!混合型的虽然没有国内的烤烟型好抽,但是这时候有烟抽就不错了,记得当??执行任务的时候大象粪便里的挤出来的水都喝过,困了就嚼大麻叶子’?在感的黑炭头抽着烟,回忆着当年的经历。

    ‘呕’正在喝果汁的白虾头干呕了一声,立马失去了喝水的欲望,脸上好奇表情倒是有点像幼儿园里等着老师讲故事的乖宝宝。

    “有故事的甝----正在飘飘然享受的徐启拉和顾炮长转过头,凝视着这个黑色连体战斗服外面还披着土气军大衣的中年大叔,心中疑惑着“什么部队执行任务要去喝大象粪便里的水?”

    “别这样看着我!我以前曾经在猎人部队服役,伤退后转到内务部情报系统。有些东西能讲的我以后会??交代,有些不能问的你们就别问了---??没好处。’黑炭头猛力抽完最后一口,潇洒的站起来顺手弹飞烟嘴,顾忌的打在【火气严禁】的警示牌上。

    除了吃货金牛有点茫然,其他3个人都默默的对着他敬了个礼,任何从猎人伤退的战士都受得起。

    坐在重型装备运输车那宽敞明亮的驾驶室内,金牛时不时的回头瞄着那被油布半掩着的红色猛兽。“头,俺觉得坦克刷成红色特拉风,特喜气,当??村里第一台拖拉机就昐这个颜色的,但是没那么鲜艳。我记得全村的老??就像迎新娘子一样看着这拖拉机进村子里面。要不你打个报告,以后我们归队了把连里面的车子郐红色?”金牛一本正经的?自己那比较可爱想法。

    “我倒是觉徐这颜色的坦克明摆着是个---先驱者”半躺在边上的顾学士【正统大学毕业确实算学士】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先驱者是啥?金牛一如既往的扮演了乖宝宝的角色,使得想举牌表示‘同问’的徐启拉再次获得了智商上的优越感。

    冷场片刻后,作为知识分子代表的虾头男友善的为2位好奇宝宝解惑道“古希腊时代,有些战??时候,英雄为了证明自己的决心,单?英雄,或者单人冲击敌阵,他们最后大多会被杀死,但是他们的的死将激励本分的战士一往无前,??惧。’

    叹了口气虾头继续说道“我觉得其实是送死,涂成红色其实是为了便于瞄准,提高命中率,-----当然是便于敌人!我们要尽量在短时内获得足够的弹道测试数据。所以軬和先驱者是同一类人”看着吃惊的瞪着双眼,下巴都要掉在地上的金牛和徐启拉---虾头摊了摊双手手显得有??谓。

    突然前??激烈的枪身,以及沉闷的爆炸声。车队停了下来,配属的警卫连没等停稳就??车上飞跃而下,寻找有利地形开始布防。徐启拉甚至看到车头飞奔而过一个巨汉,左肩扛着一挺通用机枪,右手还抱着一个弹药箱。

    怎么了?

    tobecontinue·······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