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36章 挺近乌拉尔(下)

第1036章 挺近乌拉尔(下)

    “向西?”

    季米里亚捷夫卡的战报还没传回来,刘明诏就先得知了卢金率断后部队向西突围的情报。“这个卢金,真麻烦。”龚楚对这个意外也是连连摇头,心里更是把卢金列为了头号大敌。

    刘明诏对此深有同感,卢金真的很难缠。东哈萨克合围战中,看穿巴尔喀什湖登陆,差点让空降兵全军覆没,然后又率一帮残兵挡住第1装甲师两天两夜的狂攻,最后还逃之夭夭,让楚南吃了个不大不小的亏。热兹卡兹甘战役中,利用冰雪消融河水暴涨的机会,突然偷袭阿克德姆山高地,以弱势兵力硬生生挡住龙云主力40个师整整半个月。要不是朱可夫败得太快,被卓凡打穿他的侧翼,也不可能铸就热兹卡兹甘的传奇。在最后的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包围战中,他率残部坚守整整31天,在山穷水尽下还能带西伯利亚集团军突围而去,展示出超强的防守和战场预测能力。

    即使这次,也是因为基尔波诺斯没能守住高原通道,最后斯大林和被铁木辛哥相继指挥,才功亏一篑。可以很严肃的说,到目前为止,卢金的败仗全是因为友军的错误而导致的,他自己还没犯过任何过错。现在也是,因为按照常理,他既然主动断后,就应该跟在铁木辛哥后面,但他却突然向西去汇合弗拉索夫,一下子就抓住了刘明诏的最大破绽。

    这个破绽,就是乌拉尔的特殊地形。

    因为远古时期的冰川沉降,乌拉尔地区的地形很特殊,中央是险峻的乌拉尔山,宽阔的乌拉尔河又将高原劈成两半,其间湖泊众多、河川蜿蜒,加之植被覆盖率极高,所以乌拉尔很像一个低矮的巴蜀盆地。冰川沉降效应。孕育了富饶的伊希姆平原和图兰平原,但也带来一个现实问题,就是由东往西进入乌拉尔高原的路很少。从库尔干到阿克纠宾斯克,数百公里长的平原和高原接壤边界上,能供部队运动的路只有聊聊几条,能让重装部队通行的路更是少之又少。这还是夏季,要是进入冬季。就只剩铁路和航空,其余通道根本别想走。

    当年国防军能把沙俄乌拉尔洗劫一空,是因为当时部队就在里面,不需要翻山越岭。否则,尼古拉二世只要派几十万农民军,就能把由东往西进攻的任何部队绞死在通道口。即使二十年来苏联政府努力修建铁路。目前也只有5个可供重装部队进出的通道。由北至南分别是秋明、库尔干、特罗伊茨克、卡雷塔尔和奥尔斯克,其中秋明通道已经被证实不适合,因为秋明至叶卡捷琳娜堡的铁路很长一段都在山区,苏军可以轻易地实施破坏。而且进入乌拉尔地区后,也不容易打,因为这里和中亚有着本质区别。中亚地区的哈萨克等民族一直保持着自己的文化传统,又因沙俄的移民压制和苏联时期的大饥荒、消灭富农和传统牧民。兴办集体化农场等错误,所以对莫斯科怀有普遍的敌视心理,能轻易把他们煽动起来。但乌拉尔是俄斯拉夫双头鹰的象征,数百年的统治不仅让这里成为辐射东方的大本营,还是真正地斯拉夫文化圈。

    可别小看文化圈这个东西,它不仅意味着这里的人都是真正意义上的俄国人,还意味着部队一旦进入,就是与中亚截然不同的长期游击战和消耗战。杨秋和总参谋部对此都心知肚明。所以才要求不惜代价在乌拉尔外围消耗敌人,还要求必须控制两到三个进入乌拉尔的关键山口,确保不被堵在高原外面。

    距离科斯塔奈最近的出入通道,就是西北的特罗伊茨克和西面的卡雷塔尔。前者的后面就是乌拉尔重镇车里雅宾斯克,有8万苏军驻守,还要先吃掉罗科索夫斯基的莫斯科中央集团军,所以几乎没有速战速决的希望。后者本来是十拿九稳。但卢金突然的向西,一下子就带来了变数。

    加上昨晚去支援的部队,王文善的兵力满打满算也只有4个师,这点兵力对付弗拉索夫的24集团军足够。但加上卢金的十万人马,就挡不住了。如果被卢金先一步抢占卡雷塔尔,以他的防守能力,再要强攻损失肯定会很大很大。但如果放弃围剿,让王文善掉头先一步夺取卡尔塔雷,那么弗拉索夫和卢金的十几万人马就会利用低地冰湖和茂密森林逃出生天。让他们撤回乌拉尔,一样会给后面的作战带来不利影响。

    所以刘明诏面临一个选择,是先夺取卡尔塔雷,还是先吃掉卢金。

    “先夺卡尔塔雷!”远在北京的杨秋毫不犹豫选择先占卡尔塔雷。岳鹏和蒋百里也都赞同,前者手指更西面的马格尼托哥尔斯克:“马格尼托哥尔斯克,是乌拉尔最大的钢铁基地。40年初,这里的钢产量就有130万吨。虽说斯大林去年下令搬迁,还进行了破坏,但很多基础是带不走的。拿下这里,就可以运一些小型设备过去,解决前线需要的普通钢材。”

    “子安说得对,卢金能力再强,也改不了苏军衰败的态势。从阿富汗到如今,我们已经打掉差不多600万部队,战前的苏联老兵就剩下在欧洲防御德国的那批,满打满算也不到60万人马。何况拿下马格尼托哥尔斯克后,还能顺乌拉尔河南下,配合杜子山夹击奥尔斯克。还能在入冬前建立乌拉尔河防线,将这里作为战略轰炸的基地。要是孙传芳能吃下库尔干,就可以掌握三个出入口,基本能满足后面的补给需求。”蒋百里也赞同先打卡尔塔雷,还提出建立乌拉尔河防线和战略轰炸基地的必要性。

    有了总统和两位元帅的支持,已经决定先夺取卡尔塔雷的刘明诏再没有彷徨,立刻下令主力部队加快速度,同时让王文善掉头,全力以赴赶在卢金抵达前夺取卡尔塔雷,占领马格尼托哥尔斯克。

    “快!把油车开过来。”

    突然的命令,让图兰平原充满了紧张气氛。何海和营长掉头回到补给点时,这里已经乱作一团,到处都是加油补充弹药的嘶喊。每一辆油罐车旁都停着十几辆等待加油的车辆。“排长。我们这是要去哪?”何海和战友抢到一根加油管,塞入坦克大声询问排长。”

    “去乌拉尔!”排长兴奋地直搓手,脸上的麻点散发出红色油光。何海也懵了:“进军欧亚分界线?我们,乙类轮式战车团!”按往常习惯,这么重大的任务肯定要先出动甲级装甲师,一个轻装轮式装甲团居然拔得先筹,难怪四周都是热哄哄的叫喊。

    “废话。我告诉你,这回是总参谋长亲自点了我们团的!还傻站着干嘛?记住,多带弹药和柴油。”班长猛推一把发呆的何海,指向远处的弹药补给车。“给我70榴弹,还有25弹。”何海回过神来,也立刻加入补给弹药的队伍中。最后还和战友一起将200升柴油桶挂在车屁股上,毕竟从这里到卡尔塔雷有150公里。

    下午三点,3个轻装轮式战车团抢在66机步师主力前面,塞满士兵和武器,拖着各式各样的重型装备,与一个‘东北虎’主战坦克营率先向乌拉尔挺近。为保护行军安全,空军也出动大批战机掩护。

    轮式装甲团是轻装部队。有点类似后世的轻装快速反应部队。当然,此时它还仅仅是主力装甲部队的补充。之所以这两年大量装备,一来是主战坦克的产量已经提升不大,二来也因为中亚广袤的面积,需要能快速到达的轻型装甲力量。一个标准轮式装甲团,配备有1个轻型快速坦克营,2个轮式装甲营、1个步兵营,1个炮兵连、1个防空连和1个工兵连。装备有38辆26型坦克、76辆轮式猎犬装甲车、26辆卡车、12辆轮式防空卡车、16辆吉普车、33辆摩托车、12门85毫米牵引加农榴弹炮等,都属于速度快的车辆。在图兰平原这样的原野上,可以很轻松的以每小时40公里速度前进。

    苏联是典型地铁路完善,公路奇差的国家,科斯塔奈至卡尔塔雷有重轨铁路,却没有任何道路,所以进入山区后。部队的推进速度明显减缓,因为刚下过雨,所以何海和大家花了五小时才抵达山口。部队并没有趁夜进攻,指挥官蔡瑞上校一边让大家建立防线调整休息。同时派几个步兵侦察连提前侦查。

    蔡瑞上校是已故元帅蔡锷的长子,保定陆军学院毕业后,还在德国深造了两年,是一名优秀的陆军军官。但这一次他却不怎么顺利,虽然何海看不清前方的交战情况,但激烈的爆炸和不断撤下的伤兵,证明了这个铁路小城并不好打。迷迷糊糊终于等到太阳升起,何海看清前方的全貌。

    看得出,空军提前‘洗’过一遍了,所以整个小城已经看不到原来的风貌,炸弯的铁轨从城北横穿而过,一头扎入后面连绵不绝的外乌拉尔高原。进入高原的路只有一条,旁边都是难以通行的丘陵密林。顺着这条铁路,可以直通苏联乌拉尔地区最重要的钢铁基地,马格尼托哥尔斯克。据说那里有外乌拉尔最好的富铁矿,储量高达十几亿吨,还有4座高炉、16座平炉和11台重型轧机。当然,空军去年起就‘光顾’过几十遍,所以苏军早就把剩余能带走的全部搬到喀山以西。不仅这里,整个乌拉尔的工业设施都在去年的轰炸中被转移。不过工业设备能转移,资源和地基是带不走的,所以占领这里后,国防军同样能依靠漫长的冬季,建立起小型炼钢厂和战区维修基地,为夺取乌拉尔和进军欧洲提供保障。

    “空军来了。”战友的呼喊中,一大波‘鬼车’俯冲轰炸机和轰10攻击机从何海头顶掠过。轰隆隆激烈的爆炸声从小城方向传来,所有被怀疑藏的目标都遭到了猛烈轰炸。轰炸机完成清扫任务后,第66机步师的‘东北虎’主战坦克营利用烟雾掩护,在炮兵和步兵的掩护下率先发起进攻。

    “上车。”主力坦克团一动,何海所在的坦克营也得到命令,跟在主力营后面保护步兵。“注意搜索,都给我打起精神!”班长大声叫嚷,提醒大家小心四周。‘狸猫’虽然是26型的最新改型,但也没奢侈到像‘东北虎’那样安装双潜望镜。所以何海和装弹手必须一人负责一个狭窄的瞄准窗。小城已经被彻底摧毁,到处都是碎瓦残垣,还能看到很多苏军和当地人的尸体。但很奇怪,向来寸土必争的苏军不知道是兵力不足还是其它原因,竟然没有利用复杂的城市环境进行阻击。

    直到快靠近城市西面的丘陵高地,何海才终于明白为何苏军放弃了城市。“小心!”撕裂般的吼叫中,1000米外的山腰处。猛然爆出数团火球,没等看清是什么火炮,最前面的两辆‘东北虎’就像被强行按住,眨眼间就冒出火苗。“重炮!有重炮!”从‘东北虎’首次出现在中亚战场,这种坦克就很少被正面摧毁,所以这次毁伤。也让大家猛地揪起了心。

    “山腰森林、距离1000米,风速三格。”不等耳机里的呼喊结束,装弹手就已经将70毫米榴弹塞入炮膛,然后用力大喊:“70弹,填装完毕!”

    “轰。”何海刚才看的很清楚,所以很快就打出了炮弹。70毫米低压步兵炮是一种短距压制火炮,口径小。速度快,对付步兵和软目标非常有效。但这次何海却碰壁了,山腰上明显有非常厚实的工事,所以炮弹只发出一团火球,却看不到任何人影。部队的速度反应很快,十几门坦克炮和后面的炮兵立刻对苏军重炮进行压制。但出人意料的是,压制点附近的森林里却又喷出几股火球,何海甚至能听到炮弹撞击坦克主装甲的铛铛声。

    不到几分钟。一直在中亚横行无忌的‘东北虎’就被摧毁4辆。面对不明型号的重型反坦克炮,蔡瑞上校立刻下令回缩城市。‘东北虎’都挡不住,‘狸猫’更不可能,所以班长连忙下令倒车。但就在躲避战友转弯时,何海突然感觉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然后就晕了过去。等他重新醒来,就看到装弹手满脸鲜血。手指一个劲在他眼前晃动:“何海!何海!回答我!”

    “没死。”何海回答一声后,艰难地向车里瞅了眼,这才发现车体前方侧面被开了两个大洞,仿佛是被炮弹直接贯穿了车体。驾驶员和班长因为位置关系,已经死了。后来他才知道,在他昏迷的几分钟里,有9辆坦克被相继摧毁,而他遭到的是一门100毫米舰炮的袭击。击毁‘东北虎’的,更是3门130毫米舰炮。万幸的是,部署在山腰掩体内的100毫米加农炮是真正的舰炮,不是kv100坦克使用的,为减小后座安装了炮口退制器,导致穿甲能力减弱很多的陆军型。正因为威力太大,所以炮弹直接穿透了‘狸猫’的车体,没发生诱爆和起火。

    小口径舰炮上岸,在各国陆军中都有先例,连国防军的新主战坦克,都是用海军型105毫米舰炮为原型研制的。但直接用舰炮不改装就充当反坦克炮,却是头一次遇到。由于100毫米和130毫米舰炮重量太大,所以苏军也只是拿来防守固定通道,无法直接用于野战。“没事就好,快走。”装弹手见到他没事,连忙取出座位下的冲锋枪和战术背心,还背上84毫米无后坐力炮,一起钻出炮塔。出了坦克后,何海才发现,四周竟然有很多本方坦克的残骸,步兵们也早早撤到远处的小城里。

    不断落下的炮弹,让两人不停更换避弹掩体。好在山口的苏军兵力不足,所以不敢出击,只是用大炮和机枪封锁道路。两人回到城里找到部队后,得到消息的空军也赶来支援,但山腰斜坡和厚重掩体,让俯冲轰炸机和攻击机都碰壁而回。

    轻装师的弱点在重型火炮和掩体前暴露无遗,蔡瑞上校的连续数次进攻都被苏军击溃,死伤两百多人,还有二十多辆坦克被摧毁。这次攻坚战,让何海首次意识到乌拉尔的艰难。“妈的!要是能靠近,瞧我怎么收拾他们!”头上包着厚厚纱布的装弹手气愤不已,把84毫米无后坐力炮抱得紧紧的。可惜无后坐力炮射程短,他也只能望着山崖干瞪眼。

    何海也是满肚子火气,想到惨死的战友,抓起冲锋枪就往外走。“何海,你去哪?”

    “去找营长。”

    “等等我。”装弹手和四周的战士都很郁闷,见他去找营长,也都追了上来。来到营部后,何海刚想提出再让他们冲击一次,就见营长放下无线电大喊起来:“你们来的正好,谁玩过遥控汽车?”

    “遥控汽车?”

    众人听得莫名其妙,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玩玩具?不过见营长问的认真,何海立刻举起手:“营长,我在大学里自己组装过无线电遥控汽车。”

    “很好,跟我来。”

    营长二话不说,就把何海塞进三轮摩托来到指挥部。车到指挥部后,5架运七也同时出现在大家头顶。这种单发短程联络支援机有极强的低空短距起降能力,只需要一片足球场大小的平地就能起降。飞机降落后,几名空降兵从里面搬出5个一米多长、酷似微型坦克的履带小车。

    “你们就是操作员?会用无线电遥控车吗?”空降兵和蔡瑞嘀咕几句后,蔡瑞走到何海和其他两名懂无线电遥控的士兵身边。经过解释,何海才知道,原来这些‘小坦克’是一种叫‘地龙’的无线电遥控爆破车。本来猎鹰小队有专门的操作员,但因为中途一架飞机故障返航,所以需要就地解决。

    操作遥控爆破坦克不算复杂,只要会一些简单的电子技术,还要会躲避杂物和障碍就行。何海试了几下后,猎鹰小队开始往‘地龙’里塞炸药。“能装多少?”何海看着这些臂章从未见过的空降兵,询问起数据。

    “你说这个蟑螂?”空降兵是个大个子,指指面前的‘地龙’。

    “蟑螂。”真不知道这些家伙脑子里都是什么,只好点点头。

    “不多,就80公斤猛炸药的样子。”

    “80公斤还不多?”何海发现自己和这些老油子没法说话,只好悻悻退到旁边当助手。被猎鹰小队称为‘蟑螂’的遥控坦克使用的是小型汽油机,采用无线遥控,最远作战距离870米,所以要想靠近山坡上的苏军工事,需要一系列战术配合,不过这个和河海没关系,这是指挥部的事情。

    将5辆‘地龙’全部安装好后,猎鹰小队把它们挂在了‘狸猫’轻型坦克后面。因为‘狸猫’轻型坦克的速度较快,又有一定装甲,可以帮助他们快速靠近敌人。很快,何海也和猎鹰们一样,带上钢盔,穿上特质的尼龙加钢板的防弹服,直接坐在坦克屁股的挂车上等待出发。

    夜晚八点,蔡瑞下令第五次进攻。和前几次不同,这次炮兵们用的除了有普通榴弹外,还有大量烟雾弹,连部队的迫击炮都拼命制造烟雾,掩护突击的‘狸猫’。

    烟雾让苏军无法瞄准,只能盲目地开火,激烈的爆炸和弹片撞击坦克装甲的铛铛声中,被14辆‘东北虎’保护在身后的‘狸猫’开始加速,等到达预定位置后,何海和大家立刻解开‘蟑螂’,六个人拖一辆,在机枪和大炮的掩护下冲进了山脚下的小树林。

    “解开!电池,把电池给我。”

    “让他们用曳光弹提供坐标!”

    十几分钟后,5辆小巧的黑色‘蟑螂’发出轻响,匍匐在低矮的草丛里,一点点的向山坡苏军工事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