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35 挺进乌拉尔(中)

第1035 挺进乌拉尔(中)

    7月21日上半夜的科斯塔奈,紧张却又忙乱。弗拉索夫遭伏击的消息,让铁木辛哥和其他军官开始相信卢金的方案。但卢金本人却还是不敢大意,因为24集团军到现在都说不清伏击的敌人有多少坦克,多少士兵。所以他能做的,就是亲自检查主力突围部队的准备情况,搜集每头可以使用的牲畜,嘱咐士兵多带弹药清水和食物。

    在士兵眼中,他是一名好军官,体恤部下尊重士兵,还能结合每支部队的情况组织战术,而不像某些军官只会强调精神、意志这些东西,却对士兵的实际能力毫不了解。甚至到目前,还有很多军官要求士兵去完成一些根本没希望的任务,将他们当成消耗品。但在好的军官,也有和部队分手的时候。晚上九点,一名大胡子骑兵少校带着满身鲜血,跃马冲进指挥部:“调动了!调动了!北面的敌人向西调动了!”

    “没有看错?”铁木辛哥一下子从椅子上跳起来,飞步奔到少校面前。

    “是我轻眼看到的,有数百辆坦克和卡车从亚历山大德罗卡夫的浮桥上通过。您看,撤回来时还被敌人的装甲车发现,死了很多士兵。”

    “太好了!同志们,开始行动吧!把所有大炮都拉出来,重炮团做好准备,十分钟后开炮,炸掉浮桥!”铁木辛哥兴奋地高叫起来,走到卢金面前:“卢金同志,你对部队最熟悉,就由你亲自率领突击部队吧。”

    “不!司令员同志。你找不到比我更熟悉防御的军官,所以我必须留下断后!”卢金斩钉截铁的拒绝了命令。在这个时候,他没有藏拙的念头,事实上目前的苏军高级指挥员中。也的确找不到几位比他更善于防守的军官。而且他也有私心,因为他清楚,说是全军突围,但起码有十万将士要留下来断后,还要丢掉大炮在内的全部重型装备。如果他一走,断后部队肯定挡不住对手的装甲洪流,只有自己留下。才能为这些将士争取一线生机。

    见他坚持留下。铁木辛哥也没有过多犹豫,握握手后就在警卫保护下离开指挥所。他离开后,刚才还拥挤的指挥所霎时清冷下来,看着身边最后几名被指派留下的军官。卢金心底苦笑,却用力地喝道:“打起精神,做好准备!我们一定可以回到乌拉尔!”

    卢金给大家鼓劲时,城中的教堂屋顶被士兵们粗暴地掀开,露出两根粗大的狰狞炮管。这就是铁木辛哥用于摧毁浮桥的杀手锏,br-18式305毫米重型榴弹炮。这种榴弹炮射程超过16公里,炮弹重330公斤,速射每小时12发。战斗重量35吨,行军重量更是达到54吨。是苏军中口径最大的野战炮。但由于重量太大。所以往往被用于固定防守。

    这2门br-18和4门br-5型280毫米榴弹炮,是卢金预备的杀手锏,本来想在关键时候给对方步兵造成杀伤,所以特意藏在中国空军一般不会随意轰炸的教堂和临近建筑里。“开炮!”炮兵的嘶喊中,6门重炮同时喷出巨大地火球。几乎是同一时刻。西伯利亚方面军剩余的3千多门身管火炮也同时开火,向四周的国防军阵地猛烈开火。

    为摧毁15公里外的浮桥,铁木辛哥不仅集结了6门重炮,还集合20门ml-20型152毫米榴弹炮一起轰击。已经决心突围,再也不用吝啬弹药的苏联炮兵们也全都动员起来,疯狂地向目标投掷弹药。面对苏军突然暴增的炮火覆盖,国防军也很快展开反击,85毫米野战榴弹炮、105毫米自行榴弹炮、105毫米/155毫米牵引加农榴弹炮、130毫米自行火箭炮、155毫米自行榴弹炮、210毫米自行榴弹炮整个夜空全都是炮弹划出的曳红色弹道。十五分钟后,等待突围的苏军突然爆发出响亮的欢呼,科斯塔奈上游的浮桥终于被一枚305毫米炮弹炸断。

    “苏维埃万岁!斯大林万岁!同志们,冲啊!”

    “乌拉!”

    就像打开的拦江大坝,30余万苏军冲出掩体,在数百辆坦克/装甲车和武装卡车的掩护下,向北面突围而去。声势浩大的突围行动,席卷了整个战场,求生欲的刺激下,苏联士兵打得极为疯狂。面对机枪和大炮的拦截,完全是踩着伙伴的尸体往上冲。获知苏军主力向北突围后,刘明诏心里落下一块大石,为减少损失,并继续麻痹铁木辛哥,他果断下令留在北面的4个步兵师边打边撤。这样一来,铁木辛哥的突围更加顺利,短短一小时,前锋就通过了亚历山大德罗卡夫。

    如此的轻易,让铁木辛哥愈加相信徐象谦的主力已经被弗拉索夫吸引调往西面。但他错了!事实上,徐象谦得到刘明诏的示警和命令后,就立刻让舟桥团去上游三十公里处架设浮桥,然后故意让苏军发现,大摇大摆的率领主力过桥向西。此时此刻,他已经率领着1个装甲师、1个机步师和2个摩步师掉头,隔着大河与铁木辛哥平行,向备用浮桥点赶去。孙立人也率领第2装甲师和101装甲师,还有2个摩步师和1个哈萨克骑兵师在东北面绕远路,箭头直指北方铁木辛哥的必经之路,季米里亚捷夫卡。

    追击部队出发后,为继续迷惑断后的卢金,刘明诏故意摆出一副刚知晓敌军突围的态势,下令4个机步师和10步兵师强攻科斯塔奈,然后又将手里最后1个机步师和2个轮式战车团派去西面,支援王文善。14个师的猛攻,让卢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但也让他心底的最后一丝担忧慢慢散去。“一定要守住!”为帮助铁木辛哥争取时间,把刘明诏的主力吸引住,他干脆走上一线,为将士们鼓劲打气。在他的率领下。断后苏军打得非常顽强,多次顶住国防军的冲锋。但少了一大半主力的他,终究挡不住数百辆坦克的横冲直撞,一直坚持到凌晨四点,得知已经有35万士兵随铁木辛哥冲出包围圈后,才决定全军向西,会师弗拉索夫一起突围。试图逼迫刘明诏分兵追击。化解主力部队的压力。

    卢金想用牺牲自我换取主力活命的机会,却不知道,刘明诏早就在铁木辛哥的前面,挖好了陷阱。

    缺乏侦查手段。失去制空权后,铁木辛哥也不知道自己成了别人的猎物,他此刻的心思全都在前面的季米里亚捷夫卡。越过这里,前面就是一片巨大的森林,只要钻入森林,中国国防军就不可能迅速的追赶上来,中国空军也不能发挥优势。越过森林后,就是谢尔盖耶卡夫,罗科索夫斯基派来的莫斯科中央集团军虽然被蒋先云的5个步兵师挡在这里。但他完全有把握前后夹击迅速吃掉对手。然后率大军一起沿铁路回库尔干。

    但就在苏军突击箭头看到森林边缘的时候,徐象谦的第19装甲师突然从森林里钻了出来。“满洲虎!”让苏军闻风丧胆的三个字再次从旷野中响了起来,两百余辆36型‘东北虎’主战坦克和半履带步兵战车,让铁木辛哥浑身发寒,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能短短六小时就狂奔70公里,还没遇上任何像样的阻拦。

    没有回头路的他只能咬牙下令进攻,试图突破对手的拦截进入森林。但第19装甲师很快就告诉苏军一个道理,任何时候都不要在原野上,和一个整编装甲师打对攻战。只用一小时,第19装甲师就摧毁了72辆t34/76和一百余辆卡车,将阿莫列夫少将率领的三个前锋师击溃。面对几乎无法战胜的‘东北虎’主战坦克,阿莫列夫少将只好向后面的主力求援。被逼上绝境的铁木辛哥也急红了眼睛,忘记这里是野外平原,下令部队发动连续的猛攻,还派出骑兵充当敢死队。

    面对冲过去就是活路的局面,苏联士兵也彻底打红了眼睛,他们人挨人、肩并肩,一路高唱国际歌,发起了酷似日军的猪突式冲锋。第一排士兵倒下,第二排接着上,然后是第三排,第四排无数的士兵呼喊着战斗口号,如同乱拱的野猪,成群结队到处狂突。为了逃出生天,连精锐的哥萨克骑兵,都多次将反坦克手榴弹和炸药包绑在马背上,向坦克发起自杀式冲锋。战斗进行的极为血腥,虽然有厚厚的装甲保护,但第19装甲师依然付出58辆坦克,43辆半履带步兵战车被摧毁的代价,师属装甲步兵团几乎全部拼光!

    就在这个危机关头,杨天磊率领的第592装甲团及时赶到。“冲散他们!爬上去,用机枪!多用机枪!”从第1装甲师上尉营长,到101装甲师592团少校团长,难得跑在部队最前面的杨天磊大概是受够了长久地‘刻意’保护,不仅下令放弃远距离炮击,还直接让自己的装甲团顺着苏军的冲锋队列碾压进去。虽然中央警卫师的名字逐渐淡化,但101装甲师却是国内仅次于第一装甲师,完全按照后世标准编制的精锐力量,仅一个团就有118辆36型‘东北虎’主战坦克,实际作战能力更要超过苏军2个坦克军。

    暴雨般的子弹,冰冷的履带,压碎的尸体,血肉飞溅洒满坦克外壳的血腥场面,让苏军的进攻为之一挫。面对杨天磊的增援,已经完全打昏头的铁木辛哥居然还要求部队进攻,还将数名劝说的军官枪毙以示突围决心。但随着战场上的尸体越来越多,苏联士兵的狂热渐渐消退。连续一夜的狂奔突围,数小时的鏖战,终于耗尽了他们最后的体力,面对杨天磊开足马力直接碾压的打法,甚至很多士兵都被血淋淋的坦克吓疯了。

    上午十点,徐象谦和孙立人率领的主力同时从东西两面钻出来后,几小时前还高唱战歌的数十万苏军彻底垮塌,35万苏军中有17万被当场打死,4万余人失踪或逃走,其余全部被俘。铁木辛哥本人也被赶来的俯冲轰炸机炸断一条腿后,因失血过多死亡。

    他的死,也帮助杨秋打开了通往乌拉尔的血腥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