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34章 挺进乌拉尔(上)

第1034章 挺进乌拉尔(上)

    ps:上章序号错了,应该是1033章。

    迫于乌拉尔的重要性,斯大林做出首次主动撤退的决定后仅半小时,这封电报就被深入乌拉尔执行电话监听任务的猎人大队截获,并快速摆到杨秋面前。

    经过一个多月的交战,基尔波诺斯的乌拉尔第二方面军还有30万人马,卢金的西伯利亚方面军有近55万,再加上主力的罗科索夫斯基和华西列夫斯基,苏军依然在乌拉尔外围保留着两百万部队。一旦被他们退回易守难攻的乌拉尔高原,会给后面的行动带来很大麻烦,所以无论如何,杨秋都不可能放这么多敌人缩回去。

    “一定要打掉基尔波诺斯和卢金!”

    总参谋部的命令很快下达到前线,为赶在苏军退回乌拉尔前尽可能多的歼灭有生力量,龙云和梅生把几乎能投入的力量全部投入反攻。仅在主要的伊希姆河防线上,就投入1300辆坦克、1500架轰炸机和55个师。

    得知伊希姆河陷入被动,获准撤退的铁木辛哥再也不敢怠慢,立刻开始突围工作。虽然指挥能力不如卢金等人,但骑兵出身的他在撤退上却秉承了声东击西的传统。既没有采纳弗拉索夫全军向西的方案,也没用卢金全军向北的计划,而是决定同时从西北两面突围。卢金虽然竭力反对这个方案,认为会分化本就不足的突击力量。但不信任他的弗拉索夫却主动要求承担西面的任务,率24集团军向西面的马格尼托哥尔斯克突围。

    铁木辛哥真的不是一名好指挥官。完全听不进卢金的反对意见,执意要实施两面突围。从战术上说,他这个计划也有道理,因为分散突围可以确保至少有一支部队离开。但他却忽视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就是西伯利亚方面军的机动能力。在连续的空袭和炮击后,部队已经损失过半马匹和卡车,使得本来就弱的机动力愈发低下,而且通往车里雅宾斯克的铁路也在持续轰炸和敌人小股部队的破坏下彻底无法通行。但铁木辛哥却听不进这些。最后眼看阻止不了,卢金只好劝说他把主力放在北面,然后把突围时间放在上半夜。这样可以尽可能多的利用夜幕作掩护,还说服他下令基尔波诺斯和罗科索夫斯基同时撤退,分化敌人的追击力量。

    7月21日上午,一直在北面纠缠的华西列夫斯基,利用原始森林作掩护。率先携主力向秋明和汉特曼西斯克撤退。同时,罗科索夫斯基也放弃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北面的纠缠,将2个集团军回缩到库尔干,还派莫斯科中央集团军向西南运动,接应卢金撤退。

    就在北线展开追击和反追击战时,科斯塔奈西面的图兰平原上。有一支部队已经在这里等了七天。

    古老的地质沉降效应,铸就了图兰平原的奇观,上百座冰川湖点缀其中,犹如神话中的世界。湖旁的树林里,编号3535的‘狸猫’轻型坦克覆盖在伪装网下。炮手何海静静地坐在炮塔上,身下并列的70毫米步兵炮和25毫米机关炮指着东北方。他是河南信阳人。参军那天恰好是东哈萨克合围战曝光的日子,117万的大歼灭,让他激动万分的同时,也对中亚充满了向往。最终,信阳大学机械工程系毕业的他成了一名坦克兵,经过长达13个月的艰苦训练,终于实现梦想。常年积雪的天山、肥沃的大草原,富饶的资源,让从未离开过河南的他大开眼界。在克孜勒奥尔达渡过第一个中亚严冬后,他又和部队来到了这里。

    “何海,看什么呢?”装弹手从炮塔里钻出,推推有些发呆的何海。

    “那里,乌拉尔。”何海让出半个屁股,手指西面的丛山峻岭:“欧洲和亚洲的分界线。我已经想好了,等打到界碑时,非得一脚踩亚洲,一脚踩欧洲,好好拍几张照留念。”

    “瞧你,就这点出息。我才不想踩界碑呢,要拍,也必须是莫斯科,是红场。”装弹手塞了块巧克力给他,往自己嘴里也丢了块:“话说回来,前面这都打了五六天了,怎么还不让我们出动呢?虽说我不稀罕洲际界碑,可也不能最后一个上去吧?”

    “急什么,几十万毛子,总得慢慢拔光他们的刺,最后再来一下狠的。”

    “这倒是。”装弹手伸了个拦腰,远处巍峨的乌拉尔高原,也让他充满了遐想。“何海,上大学有趣吗?你说要是不打仗了,我能不能上大学?”

    “当然能,每个人都应该上大学。”

    两名年轻的坦克兵嚼着巧克力,从战争聊到大学,浑然没注意一小队哈萨克侦查骑兵出现在远处,押送着几个牧民打扮的人穿过阵地,向后面66师师部跑去。原来,这是几名从城里逃出来的哈萨克牧民,本想绕路去东面通风报信,没想到钻进低地后,就被哈萨克侦察骑兵发现。

    “你们能确定是在集结?”

    “是、是的,都在装车。”王文善是一周前被刘明诏派到这里设伏的,听着隆隆炮声,早就有些不耐烦了。所以听牧民说苏军有逃跑迹象,连忙大声询问。面红脖子粗的模样,倒将这几名好心报信的牧民吓了一跳。好在旁边的参谋懂哈萨克语,又让哈萨克骑兵连长翻译,才安抚住。“好,太好了。快!去报告参谋长。对了,拿些军票给他们,派人护送他们去安全的地方。”进入哈萨克作战后,部队都分发了一些军票。因为准许军票自由兑换民元,所以这些军票在中亚很吃香。

    等牧民千恩万谢捧着军票离开后,弗拉索夫的24集团军已经冲出科斯塔奈城。由于卢金坚持主力上半夜突围。所以他不得不提前到傍晚出发,使得部队不得不面对一小时的天空封锁。“这个混蛋!”坐在颠簸的kv100里。弗拉索夫还是耿耿于怀。

    弗拉索夫担心天空,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王文善却被规模吓了一跳!光是第9坦克军,就有整整3百多辆和ba-10装甲车,何况后面还有5个步兵师!要知道,他现在手里除了自己的第66机步师外,只有151摩步师和2个轮式装甲团。“出击,出击!”不过他没有犹豫,因为刘明诏派他来的任务就是伏击突围的苏军。师长的命令下。第66机步师装甲团的113辆36型‘东北虎’和31型‘金钱豹’坦克一马当先,何海所在的第535轮式装甲团的24‘狸猫’和78辆‘猎犬’轮式装甲车被分配到保护66师的227辆‘铁牛’半履带步兵战车/卡车和自行榴弹炮等部队,536轮式装甲团和24辆‘猎虎’猎歼坦克则保护151摩步师跟在后面。

    为了不打草惊蛇,王文善的设伏地点距离被炸断铁路线有20公里远,所以第一波抵达拦截的,是侦察机招来的24架‘鬼车’俯冲轰炸机。“卧倒!卧倒!高射炮,把他们打下来。”弗拉索夫早就在预防空袭。所以发现飞机后,安装在卡车上的高射炮和重机枪就全速开火。密集的火力下,很快就有2架架‘鬼车’俯冲轰炸机拉着黑烟栽下来。但剩余的轰炸机还是将一枚枚炸弹投在坦克集群里。不过俯冲轰炸机对装甲部队的破坏有限,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把炸弹投到运动中的坦克上。但紧接着赶来的第二波42架轰10就绝对是坦克克星了。每架8枚火箭弹、3枚100公斤反装甲子母弹,还有机头的40毫米速射炮,火力之强几乎相当于一个炮兵连。密集的火箭炮和子母弹。很快就摧毁了70多辆苏军坦克/装甲车。

    最后赶来的轰炸机也趁着最后的日光,对步兵集群进行了地毯式轰炸,将整个编队搅得七零八落。好不容易送走三波轰炸机,参谋却又大叫起来。“司令员同志,有埋伏!”落日迂回下。滚滚沙尘从南面扬起。

    “冲进去!”从侦察机得知苏军编队被炸乱后,王文善立刻摘下耳机。下令加速冲刺,不给对手任何调整的余地。得到命令,坦克兵们纷纷将油门踩到底,一辆辆钢铁巨兽状若疯狂,咆哮着冲向敌人。

    弗拉索夫没想到真的有埋伏,连忙让第9坦克军迎击,为后面的步兵争取时间。“轰轰轰。”苏军炮兵的反应很快,装甲团才冲到一半,数十门122毫米榴弹炮就开始倾泻炮弹。不过榴弹对坦克的威胁不大,平坦的草地让装甲团很快就冲过炮火区。“照明弹!”等到主力装甲团靠近目标,何海大声让装填手塞入一枚70毫米照明弹。“砰砰。”十几枚照明弹同时升空,为炮手指引着方向。“轰隆隆、轰隆隆。”仗着皮糙肉厚,‘东北虎’主战坦克营一直迫近到800米,营长才下令开火。虽然不像‘夜老虎’那样可以透视夜幕,但在照明弹的白光下,还是有十几辆冲在前面的t34被他们摧毁。

    坦克团在前面开路,何海所在的团也保护‘铁牛’半履带步兵战车冲入战圈。第66师是机步师,很多人往往搞不清装甲师、机步师和摩步师的作用。说简单些,装甲师是攻坚先锋,靠强大的摧毁能力碾碎敌人。摩步师只是摩托化开进的步兵,士兵需要在战场外下车然后步行进入战场。而机步师位于两者之间,既有攻坚装甲团,又有大量拥有较强防护能力的步兵战车,可以直接开进战场释放步兵进行作战。像66机步师,不仅有一个装甲团,配备的‘铁牛’半履带步兵战车全都是全封闭型,车顶有一挺12.7毫米重机枪,车厢里还可以搭载8名步兵。

    鉴于突出部战役中太依赖反坦克炮,刘明诏此次特意让空军运来大批84毫米无后坐力炮。这种以古斯塔夫为原型的单兵装备,采用空心装药战斗部,可确保击穿kv100的正面装甲,就连何海都悄悄往车里塞了一具。“右边!”一名炮手刚跳下车,就被班长连拉带拽爬到一辆履带被炸断,却还在开火的t34/57的前面。“开火!轰!”只见火星一闪,炮弹就在t34侧面炸出一个大洞。

    沉沉的夜幕中,到处都是闪烁的炮花,连绵不绝的机枪弹雨,还有一条条火红流星般的弹道,让何海看得目眩神迷。可惜他脚下的是‘狸猫’坦克,这种由26型坦克改进而来,全重才18吨的轻型坦克是挡不住t34/76的,更别提t34/57和kv100,所以团长立刻率领大家向对后面的苏联步兵实施穿插。

    弗拉索夫向西突围的消息,很快被摆到刘明诏面前。但他并没有立刻将最后两个装甲师投入。这让龚楚等人很费解,按照他们的想法,既然敌人已经向西突围,就应该让最强的第2和第101装甲师上去,实施快速歼灭。

    “我知道,但你们谁能保证这不是诱饵呢?”看着不解的将领们,刘明诏道出原因。由于铁木辛哥的电报中只询问是否可以撤退,没有撤退方向的文字,所以没人知道苏军会玩哪里跑。

    “但要是真的呢?要是被冲过去,再出发就晚了!”杨遇春比较着急,不放心王文善。

    指挥部的空气接近凝固,刘明诏此时承担着巨大压力。由于空军不能运送坦克,手里能实施机动作战的就剩2个主力装甲师,不判明敌人具体突围方向就投入西面,一旦出错很难弥补。所以想了很久,才坚定地摇摇手:“不会,肯定不会!不管是卢金还是铁木辛哥,都知道围三阙一的道理。何况现在已经入夜,出来的部队也遭到伏击,会让他们无法判断数量产生猜忌。这个时候,向南和向东都不可能,他们唯一的办法就是向北,汇合北线主力然后回缩车里雅宾斯克。”

    龚楚点点头:“有道理,那我们该怎么办呢?”

    “让孙立人率2师、101师提前向北运动,再让徐象谦率部向西,摆出驰援西面的态势。记住,还要提醒他,敌人随时会从北面出来,所以动静要大,速度要慢些。这样万一西面是真的,他的8个师明早也能赶到,要是铁木辛哥和卢金真往北面出来,也可以配合孙立人夹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