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30章 赫尔的忧虑

第1030章 赫尔的忧虑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188asia金宝博 看最快更新

    7月4日这一天,对苏军来说是场灾难。

    当马利诺夫斯基率残存部队被包围在伊尔吉兹高地后不久,孙立人和杨遇春就出现在科斯塔奈东北100公里的谢米奥焦尔诺耶。分散突击的部队在空军指挥机的串联下重新集结,很快形成一个由五个师组成的攻击箭头。虽然卢金急调2个步兵师拦截,但还是没能挡住两人的携手冲击。不等东南火灭,王文善和龚楚也一路狂奔至南面的斯迈洛夫卡,与孙立人部形成钳形夹击的态势。为阻止更多中亚盟军越过高原,打通后续补给线,铁木辛哥不仅亲自赶到科斯塔奈坐镇,还将整个乌拉尔地区的作战飞机全部调往高原进行阻拦。

    如果说地面战因为主力还未遭遇只是序幕,那么图尔盖高原空战,就是中苏开战以来最大的一次空中正面交锋。从7月3日中午到7月5日晚的这段时间内,双方总投入2100余架飞机,总出动5177个架次。虽然苏军在质量、人员和战术上均落于下风,但数量众多的伊尔2攻击机却给空军造成很大麻烦。即使站在敌人的角度,也不得不赞叹这种用胶合板和装甲拼凑的攻击机是一个杰作,连空军歼七‘雷电’的25毫米机关炮都时常无功而返,机体之强悍令人咋舌。好在赵美航早有准备,吸收波斯湾经验,果断将大批歼五改‘化蛇’乙型对低攻击机投入空战。这种模仿英国飓风,曾是战前中国空军主力的战斗机已经转入二线,其中大半都被改成四门25毫米机关炮的对地攻击型。但良好的低空盘旋能力,确保了它依然具备相当强的空战能力。而且和‘雷电’不同,‘化蛇’乙对地攻击机因需要对付地面装甲目标,所以都配有价格昂贵的钨合金穿甲弹。赵美航将120架‘化蛇乙’投入空战,起到了奇效。伊尔2的装甲再厚。也防不住‘败家子’的钨合金穿甲弹,所以光是它们就击落两百多架伊尔2攻击机。这场数十小时的空中拉锯战中,也刷新了不少数字。其中第九战斗联队的联队长熊博飞上校,凭借击落11架的战绩,成为中国空军首位击落总数超过200架的超级王牌,第九联队更创下开战至今,总击落3500架的记录!

    杜黑提出的制空权论,在这一刻再次展现出无与伦比的威力,连续轰炸和空中阻断,极大延误了铁木辛哥和卢金的调兵速度。当他们忙于应付从高原扑来的十个师时,一直在东北方叶尔盖耶夫卡地区活动的徐象谦又在他背上狠狠插了一刀。徐象谦和邱清泉会师后,集结3个装甲师和3个步兵师,然后将剩余3个师交给蒋先云后,不顾罗科索夫斯基的中央集团军的威胁,突然向南直逼科斯塔奈的北面。铁木辛哥没想到徐象谦在两个方面军的夹击下,还敢暴露背部空隙,以至于打乱了他的指挥节奏。为解除科斯塔奈的威胁,他竟然绕开抗议的罗科索夫斯基。把命令发给直接距离最近的苏军中央集团军,让他们去追击徐象谦部。但苏军刚追到叶尔盖耶夫卡外围,就遭到蒋先云的埋伏。防守伊希姆河的范石生上将还特意调用两门305毫米远程铁路炮,支援蒋先云阻击敌人。一直打到第二天下午。伤亡一万多人,苏联中央集团军都没能突破防守。

    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铁木辛哥完全没了章法,于是又从库尔干调兵要加强科斯塔奈的防守,但范石生和孙传芳却让他陷入更大被动。7月5日晚间。两人趁苏联中央集团军被调走的空隙,集结6个步兵师,一举夺回之前被突破的伊希姆河防段。使得罗科索夫斯基和卢金花了23天,才利用徐象谦失误打通的南线包围通道被切断,15万苏军被包围在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南面的亚夫连卡。

    “快,快点!罗营长,带你的人去卸钢板。混蛋,谁让你们开车灯的?不要命啦!”

    沉沉的夜幕中,大批拉着沉重钢板的卡车驶入库什木伦湖南面的开阔草场。这里就是空军选定的前线野战机场,也是陆上蛙跳战术能否实施的重要一环。虽然经过猎鹰特种大队和空军的反复测绘,证实这片草场地表结实平坦,但想要起降重型运输机可没那么简单。经过多次调整,目前空军已经停止了运二/三(ju52),运六(c47)在内的多款运输机的生产。不是它们不好,而是中亚和欧洲不同,需要运载量更大的前线运输机。所以空军目前的主力前线运输机是运十,一种类似c-46突击者,最大可以载5吨散货,并进行自封闭油箱等改装,还简化维护的中程运输机。运十载重大,一次可搭载44名全副武装的士兵,但也带来起降重量大的劣势,所以需要对机场进行特殊加固。

    远处响了一天一夜的炮声,让崔玉山上校越来越焦急。他在阿尔卡雷克战斗中,当国卓凡的‘拆迁大队长’,因身体原因从一线退下来,现在是329机械化工程团团长。一百余辆工程车辆跟着突击部队来到这里后,他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即开始机场的修建工作。中亚之所以能连战连捷,正是因为有数十万像329团这样的工程兵,他们默默无闻日以继夜的奉献劳动,才确保了前线将士的供应保障。他们还积极地与国内公司合作,开发出大量新式工程机械。挖土机用于野战壕沟和排水渠,轻型装甲车装上细耙,可以平整地表。看似普通的吉普车,安装了专门用于搅拌水泥的车斗,工程坦克挂上特殊的灌沙铁碾后,就成了简易压路机。但要想在24小时内,完成一个15平方公里的野战机场,即使有这么多机械帮助,时间也非常紧张,由不得出半点差错。

    “团长,司令部询问还要多久,他们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催催催。就知道催!老子回去改姓得了。”急上火崔玉山拿自己的姓来出气,真觉得自己姓错了,谁都能催一下。见通讯班长一连古怪,干脆把衣服一脱,骂道:“还愣着干嘛?没事的都给我上!天亮前修不好,我先把你们给毙了。”团长的‘威胁’下,连四周的高炮连都过来帮忙。每当一块地表被平整,他们就从卡车上搬下一根根3米长、10厘米宽的蜂窝钢板,然后像拼七巧板一样,用插销和螺帽拼装成可供运输机起降的跑道。

    早上六点。当最后一块钢板拼完后,首批24架运十就在大批战斗机的保护下出现在远处天空。为了在敌人眼皮底下实施快速空中运输,中亚空军几乎是拿出了全部中短程运输力量,光7月6日一天,就投入390架运十和112架可以在草地降落的运六,运来1万5千名士兵和336吨物资弹药。随后的一周内,随着工程团修建好跟多跑道,空军的日投送规模不断扩大。在7月12日的一天内,就向科克舍套前线投送2万6千名士兵和1500吨物资。

    一架架横穿高原直抵前线的运输机。成为压垮铁木辛哥的最后稻草。7月7日,突伊尔吉兹出部战役率先结束。弹尽粮绝的马利诺夫斯基坚持四天后,率19万残兵败将向国防军投降。在总计27天的战役中,西哈萨克方面军4个集团军共55万苏军中。有17万人被打死,只有4万人逃脱,其余全部被俘。970辆坦克/装甲车被摧毁,还有3万余门火炮、2万挺轻重机枪、数千辆卡车、五万多匹战马和大量物资弹药被缴获。

    马利诺夫斯基的投降。等于彻底向中亚盟军敞开了西哈萨克的大门。于是杜子山立刻抓住机会,和李玉国的骑兵集团汇合后,率25万大军兵分两路。仅用四天就攻占了只剩下两个守备师的阿克纠宾斯克。留下五个师驻守后,他又迅速挥军西南,在中途汇合骑兵集群后,直逼乌拉尔河里海入海口的阿特劳。

    就在西哈萨克苏军全线崩溃,科斯塔奈和乌拉尔也岌岌可危时,4架空军歼八‘天权’战斗机,保护着一架美国c47运输机出现在北京城上空。机舱内,穿着手工缝制的合身西装,打着整齐领带的美国国务卿科德尔-赫尔,正一脸忧愁的看着舷窗外古老巍峨的城市风貌。

    作为美国历史上在任时间最长的国务卿,他是一名优秀的外交家和政治家,却不幸的被笼罩在罗斯福的巨大阴影下。罗斯福借助他实施自己的外交内政,靠他来平衡白宫与华尔街的紧张关系,平息一部分垄断资本家对“新政”改革的批评和不满。在中国崛起的问题上,赫尔是最早提出‘冷静合作适当遏制’策略的白宫官员,但随着日本横行太平洋和世界大战爆发,他又修改策略,转变为‘积极合作冷静遏制’。但这一外交策略,却在美日威克岛海战后,受到严重挑战。毁于一旦的美国太平洋舰队至今都没恢复的现实,让美国政府不得不求助中国打击日本,防止日本海军继续南下澳大利亚甚至夏威夷。为这个目标,罗斯福利用《租借法案》开始向中国提供支援,并提供了总额五亿美元的战争贷款。但谁也没料到,中国海军随后竟然连战连捷,在不到一年时间内,就将不可一世的日本海军主力摧毁,还迅速扩张到马绍尔群岛和吉尔伯特群岛。威克岛和关岛!更成了美国永远的伤心地!时至今日,从吉尔伯特出发,一直到火山列岛,除澳大利亚和还被日本控制的拉包尔、新几内亚和印尼外,剩下的西南太平洋战略要点均被中国海军控制,连菲律宾都因为航道的问题,中断了与美国的联系。

    丢失最大海外利益来源地之一的西南太平洋,已经让白宫灰头土脸受尽指责,而现在欧洲又面临着更加严峻的挑战!在关键的西班牙战场,由于麦克阿瑟拒绝听从经验丰富的英军指挥,坚持美军必须独立作战,导致两军缺乏协调,以至于连战连败。就在他登机前,利比里亚半岛传来噩耗,37万美国士兵在阿尔瓦塞得被德军包围,虽然麦克阿瑟和英军竭力营救。但还是在两天前向德军投降。左翼的失守,引发了一场滑铁卢式的崩溃,海军虽然投入三艘航母和数艘战列舰支援,但瓦伦西亚还是被德军占领。中央战区也是连战连败,马德里保卫战也彻底失败!根据出来前的统计报告,在一个月的交战中,英美不仅丢掉了马德里,还有1900架战机和5艘军舰被击毁,两国陆军更是付出15万死亡,被俘40万的代价。以至于目前只能以塔霍河据守。消息传回美国,立刻引发了强烈轰动,乐观的美国民众显然没意识到战争会那么残酷,虽然停止战争的呼声还没有出现,但局势却越来越不妙。迄今为止,包括大西洋、北非、西班牙英吉利空战在内,美国已经损失19艘舰船,1万多架飞机,有超过28万名美**人确认死亡!这还不是最糟的!因为光是上周。就有多达27艘商船在大西洋被德国潜艇击沉,物资损失超过50万吨。这么惨重的损失,已经影响到英美之间的联系,如果海军再不能确保航道安全。那么谁也不知道,第二批部队能不能踏上北非和西班牙。

    希腊也已经无法坚持,不出意外的话,最迟一周内他们就会向德国投降。一旦希腊投降。谁也无法保证贪婪地希特勒会不会将战争魔爪伸向中立国土耳其,以实现吞并伊拉克乃至埃及,控制整个地中海的野心。所以。他这时来中国访问,已经不仅仅是遏制杨秋扩张那么简单了。随着欧洲和地中海的持续恶化,盟军内部巨大地分歧,已经成为阻碍各方继续战争的威胁,所以罗斯福迫切希望同杨秋和丘吉尔会晤,就一系列问题展开磋商。

    问题是杨秋愿意举行会晤吗?要知道,到目前为止,中国是仅次于德国的真正地既得利益者!一想到这位统治着整个东方,已经让国家触角伸到南太平洋和北冰洋的政治强人,他脸上的愁容就愈发深沉。“先生,快看!”秘书打断了他的思绪,手指窗外。赫尔扭头看去,发现地面上不知为何突然喧嚣起来,每一条街道,都能见到挥舞中国国旗的年轻人,鞭炮的烟雾,更是差点要遮挡住视线。尤其是当他拿起望远镜,看到位于皇宫和国会大厦间的国家广场上,那片黑压压躁动的人群后,更想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

    难道日本投降了?怎么可能。

    机舱里的美国工作人员同样面面向觎,大家本来想打开无线电收听广播,但由于已经在降落,只好先作罢。“国务卿先生,很高兴您能再次来我国访问。”前来机场迎接的,是中国外长施肇基和美国驻华大使纳尔逊詹森。

    施肇基出任过驻美大使,两人有过多次接触,所以彼此间都很熟悉。亲切的握手后,想起刚才见到的一幕,赫尔问道:“外长先生,刚才我在飞机上见到有很多人集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吗?”施肇基微微一笑,目光转向身边的詹森。显然,他想让美国驻华大使亲口告诉赫尔。詹森明白他的意思,清清嗓子才说道:“国务卿先生,十分钟前,杨秋总统在国会发表演讲,宣布正式通过了《西伯利亚合并法案》和《反国家分裂法案》,批准了叶尼塞河以东的西伯利亚、北地群岛、西伯利亚群岛和勘察加半岛等地区的合并!”

    赫尔的嘴角狠狠抽了两下,杨秋的动作实在太快了!公投才结束多久?国会就批准合并了。他就不怕失败?要知道,北冰洋几乎等于苏联内海,虽然北方航道夏季可以通航,但通航量却根本撑不起海防需求。就算能开发勒拿河和叶尼塞河航道,也需要先彻底摧毁苏联,他到底哪来这么大的信心呢?

    国务卿先生忽然间千思万绪,对中国来说,这是汉民族在数百年沉寂后的又一次开疆拓土。杨秋的个人威望到此刻,也已经上升到无以加复的高度!如果他想独裁,恐怕只需要一句话就行了。但这件事对美国却极为不妙,因为谁也无法保证,杨秋会不会以这种全新的公投自决的方式,推动其它占领区并入中国。

    毫无疑问,这是值得中国人永远纪念的时刻,却也是一个影响恶劣的开头!

    所以,现在他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脸上阴晴半天,才勉强吐出一组单词:“恭喜您,外长先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