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29章 大战役(十三)

第1029章 大战役(十三)

    “骑兵到哪了?孙立人他们呢?”

    “三小时前,骑兵已全部越过图尔盖河,目前正沿图尔盖河谷西侧南下。孙立人他们也已经分兵,这是半小时前的电报,速度最快的是王文善的第66机步师,已经向西跑了100公里!”

    “100公里?他不是遭到苏联骑兵师拦截了吗?!”早上七点,一宿未眠的刘明诏和梅生正在研究战情,陆军司令龙云和来督战的宋子清、秦章书、空军参谋长赵美航等人联袂走进指挥部。当得知第66机步师三个多小时狂奔100公里,秦章书都吓了一跳。参谋长孙传芳和副司令范石生都在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和伊希姆河坐镇,所以介绍战情的是战区作战部主任孔庆桂。说起66机步师的速度,他也是咋舌不已:“是啊,开始我也不信,特意让侦察机去核实。听王文善自己说,昨夜遭遇时,他的主力没有纠缠,只出动塔吉克第1装甲团和一个步兵轮式装甲营,就把苏联骑兵师击溃了。

    “遭遇战,骑兵师遇上装甲团,撑死了一小时。”骑兵出身的战区司令梅生最有发言权,所以他反而担心李玉国的骑兵集群。“孙立人和杨遇春的方向是直接往北,不出意外的话,要到200公里外的谢米奥焦尔诺耶才会遇到阻击。王文善和龚楚走的是向西,然后在向北的远路线。现在看,通过中央洼地没问题。但到这个位置,科斯塔奈南面130公里的托博尔时。肯定会遭卢金的抵抗。所以总的来说,今天白天到明早。他们都不会出问题。我倒是担心4个哈萨克和塔吉克骑兵师,能不能抗住马利诺夫斯基和朱可夫的大举撤退。”

    “可惜,空降师都在东南有任务,不然倒是可以支援他们一下。”宋子清也有点担心。唯独刘明诏一连淡然:“不用担心骑兵集群,依我看,马利诺夫斯基恐怕没机会突破他们。”

    “哦?你就杜子山这么有信心?”

    面对众人的目光,刘明诏呵呵一乐:“我不是对杜子山有信心,我是对斯大林有信心。大家看。朱可夫和马利诺夫斯基的前锋距离热孜卡兹甘只有80公里了,距离阿尔卡雷克只有50公里。这两个地方,是我们中亚防线南段的重要支撑。死伤十几万好不容易越过突出部,又没有详细情报确定我们有多少部队进入高原,你们说,斯大林是个轻易放弃到手大肥肉的人吗?”

    “你啊,把人心都琢磨透了。”龙云赞同的点点头。看向赵美航:“赵参谋长,这次要辛苦你们了。夜猫子大队的干扰还要加强,铁木辛哥就算反应过来,也要尽量拖延发往伊尔吉兹的无线电通讯。图尔盖高原这里必须加强巡航,从空中遮断苏军的侦察机!至于杜子山那边,要把能抽调的轰炸机都调过去。帮帮他。”

    赵美航是前波斯湾战区空军司令,去年大调整后,接任空军参谋长。这次会战事关重大,所以他也特到前线亲自坐镇。“龙司令尽管放心,从今起的五天内。图尔盖高原上空随时会有8个战斗机大队听你们的调遣。至于杜司令那边,呵呵。我下面那些小子,比你还急呢?”等他说完空军的部署后,孔庆桂的手指才绕回伊尔吉兹:“现在就看杜将军能不能从失败里缓过气,让敌人首尾难顾了。”

    “他行的。”

    秦章书用力拍拍桌子时,基尔波诺斯的电报终于抵达奥伦堡。惊人地消息,顿时将苏军战区指挥部搅得天翻地覆。“应该把基尔波诺斯枪毙!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铁木辛哥愤怒地跺着脚,吐沫星子差点喷到军官们脸上。短短十几个小时,从天堂到地狱的转折,让他愤恨无比。但再发火也没用,要找替罪羊也不是时候,现在最重要的是摸清楚对方进入高原的部队到底有多少,为拦截和调整提供足够情报支持。

    “出动全部飞机!出动骑兵!无论牺牲多大,都必须挡住敌人,争取时间!”铁木辛哥一方面要求所有战机起飞,同时开始对部队进行大调整。卢金的西伯利亚方面军肯定是不能继续参与围攻彼得巴甫洛夫了,需要全部撤回来先死守科斯塔奈。没有他的支援,靠华西列夫斯基和罗科索夫斯基想拿下重兵把守的彼得巴甫洛夫斯克也不可能,也要就地转入防守。至于伊希姆河突破段,他不想放弃,要求罗科索夫斯基无论如何都必须保住,这样等稳住南线后,还能继续从这个缺口渡河进攻。

    萨雷科帕湖也要继续死守,因为前锋过去没事,大不了用人命填,但如果被打通后续补给通道,卢金就完蛋了。至于伊尔吉兹想到这里,所有苏联军官都一脸痛苦。耗时23天,死伤12万才打开突出部的局面,却因为基尔波诺斯的‘错误’,变成孤军深入。所以一部分军官认为,已经有数万敌人从大峡谷西面快速南下的情况下,应该立刻撤退,否则会被全部包围。

    但也有人不支持撤退,认为即使中国实施反包围,也需要时间抽调兵力。因为之前的战斗显示,伊尔吉兹部队已经被打残了,根本没有多少预备队,所以有机会赶在敌人预备队抵达前完成任务。“不能撤退!”斯大林就是最坚定的一位。眼看阿尔卡雷克和热孜卡兹甘已经近在咫尺,这两个地方随便拿下一个,别说萨雷科帕,甚至整个阿克莫拉地区都会陷入混乱,到时候中国的反击会因为没有补给陷入瘫痪。

    最高统帅的命令,让支持撤退的军官们不敢再废话。铁木辛哥也不敢违背斯大林的命令,立刻发电报给马利诺夫斯基。要求他继续进攻。但因为夜猫子大队的持续电磁压制,直到下午两点。马利诺夫斯基才利用电子干扰机交替的空隙收到这封电报。“撤退,应该立刻撤退!这是陷阱!马利诺夫卡同志,我已经派人审问过战俘。他们说,23天的战斗中,只有少量预备队投入,你不觉得这很奇怪的吗?中国人有充沛的人力资源,即使部队紧张,也不会三周凑不齐一个军的预备队。”朱可夫不同意斯大林的命令。站在马利诺夫斯基面前,大声劝说他下令撤退。“朱可夫同志!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梅赫利斯听完他的话,又跳了起来,拿起电报用力挥舞:“这是最高统帅部的命令!身为军官,你的责任是完成任务,而不是去相信俘虏的鬼话,去一次又一次的像胆小鬼那样逃跑!”

    被揭了伤疤朱可夫火冒三丈。二话不说,一拳就打得梅赫利斯鼻血直流。这下可把梅赫利斯惹恼了,立刻让随他来的政治部宪兵逮捕朱可夫,还要亲自打电话向斯大林告状。大敌当前,马利诺夫斯基不想内部分裂,只好将两人拉开。然后让朱可夫带他的克里米亚集团军,去保护左侧的阿科尔湖重镇兹班,自己带主力继续进攻。

    这个在朱可夫眼中,目标不明犹豫不决的命令,其实也是无奈之举。马利诺夫斯基很清楚。他现在的凶多吉少,但现在他的部队都处于进攻阵型。如果突然撤退,先不说会引发多大的混乱,光是对士兵的心理打击就足以致命,所以只好让朱可夫去防守左翼。只要能守住,不让对手有机会从里海和阿科尔湖夹击切断退路,还是有希望在最后时刻逃走的。

    但杜子山不准备给他机会了。

    朱可夫还没到兹班,杜子山就已经抵达北面的低地。这里是反击发起点之一,3万名从突出部高地撤下来的16军将士和两个预备师已经整装待发。“司令,您怎么来了?这里不安全。”头上裹着厚厚绷带的16军军长赵文武见到他,立刻带着一群军官起立。面前一张张历经战火洗礼的脸庞,让杜子山非常自豪,大声地一挥手:“我怎么就不能来?我说赵文武,你好歹也是当初跟在我屁股后面,从瑞尼韦尔的德国战壕死人堆里爬出来的,什么时候将安全两字挂在嘴边了?这打仗能有安全的地方吗?”“呵呵。”军官们呵呵大笑。等他们笑完,杜子山才板起脸:“武器弹药都补充好了吗?要不要我再给你们点时间?”

    “司令放心,都已经补充好了。撤下来的士兵昨晚一直在睡觉,这会精神头足着呢。就算再打23天,也照样奉陪到底!”

    杜子山淡淡的一点头:“很好,废话我就不多说了。我知道你们现在很疲劳,也知道你们有怨气,怪我不投入预备队,导致部队伤亡很大!这个,是我的责任。但要是再来一遍,我还是不会改注意!为什么呢?我现在来告诉你们。就因为你们的顽强,才给了司令部调集兵力的时间!有了昨天半夜,十个师成功突破萨雷科帕战区,钻进图尔盖高原的壮举!最迟明天,他们就可以突破科克舍套的外围防线,然后修建机场,将后续部队投送过去!司令部也没忘记我们,已经组织4个骑兵师和3个装甲团,从大峡谷西面迂回南下,最快十二小时后,就可以切断阿克纠宾斯克和伊尔吉兹的联系!所以,你们完成了一次漂亮的阻击战!总统,总理和总参谋部都亲自发来感谢信!现在,反攻已经开始,李玉国将军在萨雷科帕湖,打得苏军节节败退,彼得巴甫洛夫斯克和伊希姆河也成功拖住敌人主力。”他越说越严肃,脸上像挂了一层严霜似的:“我们马上又要打一场硬碰硬的攻坚战,而且对面的敌人已经得到消息有准备了。不过我不怕,因为我相信,胜利肯定属于我们!拿上来。”

    他一挥手,立刻有卫兵拿来一件插满弹匣的尼龙防弹背心和一把崭新的冲锋枪。他当着上百名军官的面,穿好背心,熟练地拉开枪机插入弹匣,然后扬起冲锋枪。像一名再次踏上战场的不死老兵,挺直腰杆:“就在来之前。我已经给司令部发了封遗嘱电报。我告诉他们,我要亲自带你们去报仇!就算大总统来劝我都没用。他们怎么杀我的人,我就怎么给他杀回去!他杀我一个!我就杀他三个!”

    “出发!”

    “杀!”

    下午三点,在齐声暴喝的喊杀中,二十五万杀气灌顶的将士在杜子山上将的亲自率领下,从北面的兹班、南面里海北端的阿拉尔斯克、和阿克沙拉-拜科努尔防线同时向马利诺夫斯基的西哈萨克方面军发起反攻。六千余门火炮,同时吼叫起来,苏军进攻的整个扇面都被炮弹覆盖。空军更是动用七百余架各类轰炸机。从热孜卡兹甘和阿尔卡雷克两地对苏军进行持续的猛烈轰炸。尤其是轰七远程轰炸机,这种平时主要负担中远距离的四发轰炸机,显示出超强的载弹能力。执行这种短距前线遮断任务时,每一架都能满载整整十吨子母杀伤弹。只要它们飞临苏军上空,地面上就会出现一片数十平方公里的爆炸火海,将里面的苏联士兵全部淹没。

    虽然马利诺夫斯基预感到反击,还下令转入防御挖掘掩体堑壕。但迟到的消息,却耽搁了太多时间。面对突然而猛烈地火力覆盖,两小时内,苏军就付出数万人死亡的惨重代价。虽然他也纠集起包括首次投入使用的喀秋莎火箭炮在内的大量火炮反击,但几乎一直在上空盘旋的俯冲轰炸机却让苏联炮兵根本开不了几炮。最信赖的炮兵失去作用,无疑加重了苏军的混乱。等对手的火力准备结束。数百辆坦克/装甲车又出现在地平线上。原本应该由朱可夫防守的兹班,还没等他到前线,就被杜子山的两个装甲团攻破。从阿拉尔斯克出发的两个装甲团更是大开杀戒,利用四周得天独厚的盐碱平原优势,很快就刺穿苏军28集团军的阵线。数万名跟在后面的将士更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到晚上八点,马利诺夫斯基的西哈萨克方面军已经彻底乱套。夜猫子大队持续的电子压制,大量的夜战飞机,凶狠的地面炮火覆盖,还有几乎无法阻挡的装甲集群,导致各军完全无法联系,连师旅级之间的通讯联络都无法保障。面对乱局,马利诺夫斯基不得不下令部队向西撤退。刘明诏预见的大混乱如瘟疫般开始传染,缺乏指挥胆气尽丧的苏联士兵再也不是那支自认能拯救全世界的无产阶级红军,事后统计,超过3万门火炮和数千挺轻重机枪被主动放弃,还有400多辆坦克、500辆装甲车,上千辆卡车因为用尽油料扔掉,很多甚至连破坏都没顾得上!耗时半年才凑足的弹药物资更是丢满整个战场,到处都是无头苍蝇般向西乱窜的士兵。

    梅赫利斯此时也没了生气,浑身发抖的带着政治局宪兵队,在几十辆t34和ba-10装甲车的保护下往西逃跑,就差没尿裤子了。倒是朱可夫稳扎稳打,纠结起4个步兵师和97辆坦克,保护马利诺夫斯基和司令部边打边撤。但他刚撤到卡拉科尔,就撞上了老对手,在热孜卡兹甘反击战中,和卓凡一起追得他如丧家犬般狂逃的前第二装甲师团长周亚伟。

    现在的周亚伟已经是第112机步师师长,虽然是一支反击战后才组建的新机步师,但都是清一色的36型‘东北虎’主战坦克、‘铁牛’半履带运兵车和首次亮相的40型‘牦牛’全履带步兵战车。前两种不用多说,后者也是杨秋用后世苏联bmp-1履带步兵战车图纸,结合国内十几年装甲使用经验,耗时六年,与去年才定型的新装备。它的外形和数据与bmp-1差不多,只有炮塔,换成在印度大放异彩的‘狸猫’轻型坦克上的70毫米低压炮并列25毫米机关炮的组合式炮塔。

    周亚伟当时并不知道对面是朱可夫和马利诺夫斯基,由于‘夜猫子’的持续压制,本方电台的联络也时断时续,所以他当时已经和其他几个团失散,手里只有两个东北虎坦克营和一个‘牦牛’战车营。“呼叫照明机!进攻!”但他毫不犹豫,立刻呼叫头顶的夜间照明机,下令向数倍的苏军进攻。很快,三架用运十(酷似c46)改装的夜间照明机飞抵上空,安装在机尾左侧的大型探照灯直射而下,让朱可夫无所遁形。“为了胜利!为了祖国!为了战死的兄弟!进攻!”赵思源和伊尔吉兹高地的事迹,已经传遍全军,112机步师的年轻战士也和19军的袍泽一样,憋着一股劲要为战友报仇。国防军标准装甲营是44辆坦克,两个营88辆坦克发起的冲锋,却丝毫不比一个装甲师差多少。虽然苏军坦克旅拼死保护,但还是接二连三的被摧毁。

    步兵靠近进攻也没效果,因为40型‘牦牛’步兵战车是一种可以伴随坦克冲锋的履带式步兵战车,炮塔上并列的70毫米低压炮和25毫米机关炮,是对付步兵的利器。即使好不容易靠近,也会被两侧射击孔探出的h37全自动步枪打死。

    眼看部队被三个营打得落花流水,马利诺夫斯基长叹口气,知道自己不可能逃走了。为挽救剩下的将士,只好让朱可夫率少量部队先走,自己留下继续搜罗附近的残兵,然后依靠伊尔吉兹高地坚守,等到莫斯科的支援。

    梅赫利斯也没走成,保护他的装甲营被4架轰10攻击机顶上。前文说过,轰10是国内民间小飞机公司设计的,原本空军对这种飞机兴趣不大。但没想到,偶然的机会改装成类似美国a20的攻击机后,其强大的武器外挂能力使得它已经成为陆军最喜欢的短距支援攻击机,士兵们亲切地称它炸弹卡车。

    攻击机小队先用4枚250公斤子母航空破甲弹,将梅赫利斯的装甲营‘清洗’一遍,瞬间就就有十几辆被贯穿顶部瘫痪。然后又用24枚对地火箭弹猛烈攻击剩余的坦克,最后再用机头配发钨合金穿甲弹的40毫米速射炮,再次蹂躏一遍。就这样,短短十分钟内,一个装甲营就被4架轰10攻击机彻底摧毁,受伤的梅赫利斯被赶到的步兵俘虏。

    7月3日的夜晚,激烈而血腥,到日出时分,马利诺夫斯基的部队已经丢失全部重型装备,约有19万人被包围在伊尔吉兹高地。除朱可夫率领4万轻步兵果断钻进崎岖不平的图尔盖河谷天堑,向萨雷科帕湖前进试图汇合基尔波诺斯外,其余不是被打死就是被俘。

    望着让自己花了23天,付出十余万伤亡代价才夺下的伊尔吉兹高地,马利诺夫斯基忽然觉得,上帝似乎和他开了个玩笑。

    但他不知道,一个更大更惨的‘玩笑’,正在将他,和与他一样的苏联犹太人拖进可怕漩涡……(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