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asia金宝博 > 穿越小说 > 辛亥大英雄 > 第1028章 大战役(十二)

第1028章 大战役(十二)

    苏联乌克兰第二方面军的指挥部内,一片紧张的气氛。和第45旅坦克旅遭遇的情况一样,半小时前,这里的电台也全部失去作用。参谋们急得满头大汗,但无论怎么努力,电台里还是嘈杂的沙沙。

    “一定是中国人搞的鬼!”身材高大的吉尔伯诺斯上将脸色铁青,作为前西南方面军司令,从战争开始他就一直在前线。可惜的是,东哈萨克战役中表现最好的西南方面军却因为对对手估计不足损失惨重,然后又在去年的春夏攻势中再遭重创。虽然新组建的乌克兰第二方面军有40个师,但失去大批经验丰富的老兵后,部队战斗力远不如老部队。所以他很清楚,越是这种青黄不接的时候,就越需要各级指挥员冷静协调。可偏偏在敌人大举反攻之际,电台失去了作用,让他非常揪心。

    沉重的压力,压得他和方面军喘不过起来。虽然萨雷科帕不是主战区,但却是衔接南北的中枢。如果这里失守,将会对科克舍套和伊尔吉兹产生消极影响。“骑兵回来了吗?”所以得知电台失效后,他就派出大量骑兵,去联络部队了解情况。

    “还有些没回来。”第5集团军司令波塔波夫少将痛苦地拧着眉。他是西南方面军第5集团军司令,因为没参加之前的战斗,所以他的部队是西南方面军仅存的一个完整集团军,也是基尔波诺斯手里最重要的预备队。“这是现在我们知道的情况。敌人同时从萨雷科帕湖南北两段发起进攻。扬科维奇同志说,南方塔乌什正面至少五到六个师。北方萨加的情况也很严重。鲍尔斯政委回复,敌人投入了非常多的重炮,整个筑垒地域都遭到严重破坏。还有这里、这里,全都遭到进攻,但敌人投入的具体数量,还要等骑兵回来才能知道。”

    “情况很严重,司令员同志!这么大的规模,肯定是全面反击。所以请让我带部队上去吧。”波塔波夫请战道。

    基尔波诺斯面沉如水,双手撑在桌沿,盯着地图上湖泊南北同时出现的攻击箭头,心头犹豫不决。预备队上去简单,但该派往哪个方向呢?萨雷科帕防线有五十公里宽,其间湖泊就有10公里长。如果通讯畅通,依靠第5集团军和几个骑兵师的预备队。还是可以和对手周旋的。但偏偏现在是通讯瘫痪,无法判定敌人的主攻方向前,贸然投入预备队只会损失更大!

    敌人到底是向南,突破塔乌什后越过大峡谷,包抄伊尔吉兹后方?还是强攻萨加,通过高原威胁科斯塔奈呢?情报。情报!他现在急切需要一个准确地情报反馈!

    “加快速度!”图尔盖高原东南的森林边缘,斯科罗霍德上校率领他的第9骑兵师在夜色中快速前进。这是一支1940年冬在克拉斯诺亚尔斯克和托木斯克地区组建的骑兵师,部队里大半都是彪悍的哥萨克骑兵。原本他的任务是防御中西伯利亚,但在去年冬天的失败中,为保存实力。朱可夫和罗科索夫斯基将他们撤到乌拉尔。正是这个命令,才让第9骑兵师幸免于难。并于三个月前被编入乌克兰第二方面军。基尔波诺斯很清楚,中国陆军的机械化程度要比苏军高,把骑兵放在正面等于送死。所以他将第9骑兵师部署在高原东南,出任预备队。

    战斗打响后,斯科罗霍德上校就收到了司令部的命令,立刻集结部队准备去支援森林和高原结合部。但让他不安地是,部队上路后,无论他怎么努力,发出去的电报都像石沉大海般没有回音。出什么事了?“联系上了吗?”斯科罗霍德上校放慢速度,策马跑道通讯马车旁询问情况。“还是没有回音,而且。”

    “而且什么?”

    “不知道,电台里都是噪音,越靠近,噪音就越厉害。”通讯兵不敢隐瞒。

    “那些工厂的婊子,就知道欺上瞒下以次充好!应该全部杀掉!”脾气火爆的斯科罗霍德上校还以为是电台坏了,将工厂和工人臭骂一顿。“再快一点!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让大家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师长,师长!”斯科罗霍德上校吩咐继续加快速度后,一名侦查骑兵从队伍最前面急急赶来:“师长,前面好像有动静。”

    “什么动静?”

    “听起来像卡车的声音,数量很多!连长同志已经上去了,他让我来向您汇报。”

    “准备战斗!让坦克和装甲车快上来!去,布置好大炮,等我的命令。”侦察骑兵一说完,斯科罗霍德上校就立刻下令备战。曾经让整个欧亚大陆寝食难安的哥萨克骑兵不愧是这个世界最好的骑兵,命令一下达,数千名骑兵就在黑暗中完成了进攻转换。

    为增强骑兵的作战能力,苏联骑兵师均装备有快速坦克和装甲车。像第9骑兵师,就有22辆t-26、44辆bt7坦克和16辆ba-10装甲车,还有8门122毫米榴弹炮、24门76毫米加农榴弹炮,16门82毫米迫击炮,还有16门45毫米反坦克炮。去年初还配备了12门37毫米高炮和18挺高射机枪。

    侦察骑兵没有谎报军情,他们遭遇的正是跟在孙立人后面,从森林区进入高原的第66机步师和塔吉克第1装甲团。当第9骑兵师侦察连越过山丘后,顿时被月光下的景象吓了一跳。只见数以百计的坦克卡车,正沿着前方丘陵快速向北。“坦克!我们被发现了!准备好手榴弹!”侦察连长自知这么点兵力,冲上去还不够人家一顿机枪扫射。但他刚准备撤退。一支由上百辆坦克和装甲车组成的队伍却突然从对面的大部队中脱离,向第9骑兵师方向高速冲来。

    这个突然的分兵。让苏军侦察连长误以为已经被对方发现,只好硬着头皮发起进攻。

    其实他判断错了,向他运动的66师装甲侦察连和塔吉克第1装甲团根本没发现他,之所以分兵,是因为这里的特殊地形。

    图尔盖高原平均海拔其实只有几百米,但却是一个由残丘、盐湖、峡谷和盆地组成的桌状高原。中部是洼地,北部是草原带和农垦区,南部是半荒漠地带。矿藏众多,是库斯塔奈乃至乌拉尔工业区最重要的铁矿石基地。它之所以让装甲部队望而生畏,不是因为海拔,而是连绵起伏的丘陵和众多峡谷,很难让大部队快速通过。如果不是卓凡发明了分散突破,然后集中,最后再用运输机向集结地投送兵力的‘陆上蛙跳’战术。刘明诏也不敢贸然让重装大部队在这个极易遭伏击的地方运动。

    所以66师一上高原,王文善就按照计划将手里的三个装甲团分散突击。但没想到的是,这次误打误撞,却正巧让苏军侦察连误以为主力被发现,所以不得不用进攻警告后面的同伴。“是苏联骑兵!快,通知师长。附近有苏联骑兵活动。全体注意,四四二二进攻阵型!”塔吉克第1装甲团团长,保定装甲兵学院毕业的刘建国少校立即拉响战斗警报。

    “一营一连,开火!二连三连向两翼包围,其余车辆继续前进。一定要赶在敌人前面翻过山丘!”刘建国快速下达着命令。

    首次参战的塔吉克坦克兵没有辜负中国教官的努力,一营一连的14辆31型‘金钱豹’坦克率先减速开火。另外两个连也快速向两翼展开。“轰轰。”一连串橘红色火球,在夜色中格外醒目。12门70毫米坦克炮,向着苏军侦察骑兵连不断开火。不过用火炮压制高速冲锋的骑兵,效果不是很好,所以很快一连就换用机枪同步射击。

    猛烈地炮火和机枪让骑兵侦察连损失惨重,还没冲到坦克前,就全被打死。但他们的牺牲也为斯科罗霍德上校争取到了时间,炮声响起后,他立刻意识到自己遭遇的很可能是一支装甲部队。当然,他还不至于蠢到用骑兵去冲击一支不知数量的坦克部队,所以立刻让自己的坦克加速,骑兵向两翼迂回,试图在坦克缠住对方后,让骑兵快速冲刺,用最新的rpg-40反坦克手榴弹实施近身攻击。

    当骑兵拔出手榴弹向两翼迂回时,66辆t26和bt7总算发挥出快速坦克的作用,抢先一步冲上山丘。“不好!二营,集火摧毁它们!注意四周的骑兵!不要让他们靠近!”一看到月光下的苏军坦克,刘建国就暗道不好。因为他很清楚,第一次战场的塔吉克第1装甲团很难应付坦骑的联合进攻,所以立刻呼叫66师,希望能得到支援。

    反应最快的,还是和他们一起行动的第66机步师装甲侦察连。刚看到苏军坦克,14辆侦察型‘金钱豹’坦克就冲了上去。在‘东北虎’逐渐成为主力后,开战初期‘金钱豹’开始承担侦查和伴随步兵的任务,或者就是支援给一些重要盟友。但不可否认,即使在苏军最新的t34/85面前,‘金钱豹’依然是一款非常出色的中型坦克。倾斜装甲配合70毫米/l50加农炮,具有极大地杀伤力。

    bt7和t26虽然速度快,但实在是挡不住‘金钱豹’的猛攻,45毫米主炮甚至零距离都打不穿对方的装甲。等到塔吉克第1坦克团冲上山丘,66辆苏军坦克已经被摧毁25辆,剩余的也全部处于被动挨打中。但顽强的苏联坦克兵还是为骑兵们争取到机会,利用夜晚目视不佳,丘陵遮蔽等条件,五千余名哥萨克骑兵快速从两翼冲入装甲团中。

    “小心手榴弹!左转!轰!”两名躲过机枪的哥萨克骑兵从侧后方靠近一辆‘金钱豹’后,向发动机舱盖的位置扔出了rpg-40反坦克手榴弹。这是一种靠大装药强爆炸力实施破坏的巨型手榴弹,样子像装了握柄的铁皮罐头。直径95毫米、内装200克tnt炸药。工艺也非常简单,对坦克顶部和发动机舱盖有较强破坏能力。只有30毫米厚的舱盖。无法抵御那么大威力的爆炸,所以被炸中的坦克立刻燃起大火。

    “机枪、机枪!”

    上百挺机枪在军官的呼喊中怒吼嘶鸣,不断向四面八方扫射。可怕的弹幕中,精锐的哥萨克骑兵成片成片的倒下,看得斯科罗霍德上校心都在滴血。但哥萨克也无愧他们世界最精锐骑兵的风采,舍生忘死顶着弹雨发起一**冲锋。不断有坦克被手榴弹击中起火,那些爬出来的坦克兵更是无一例外遭到骑兵的无情屠杀。

    塔吉克第1装甲团虽然不是国防军,但刘建国对这支自己一手训练带出来的部队还是很有感情的。但较差的经验和首战紧张。使得部队连一半实力都没发挥出来,要不是66师装甲侦察连左冲右突的保护,恐怕伤亡更大。就在他在着急时,rpg-40反坦克手榴弹虽然不是空心装药,但威力也不小,不断有坦克被炸中。

    就在塔吉克第1装甲团出现混乱的关键时候,一连串更加密集的弹雨。突然从后面泼洒过来。

    第66机步师步兵轻装甲营的数十辆‘猎犬’轮式装甲车,从山丘北面爬了上来。轮式战车生存差,大部分都是40毫米速射炮和重机枪,但它们比履带车辆灵活多了,速射火力也更适合对付骑兵。使用破片杀伤榴弹的速射炮也可以完全忽略对友军坦克的破坏,所以步兵轻装甲营的‘猎犬’们根本不用瞄准。只要对准搅在一起的战圈扫射就行。面对总计一百多辆坦克装甲车的绞杀,苏军第9骑兵师的勇气在钢铁面前彻底崩溃,源源不断出现的装甲车,也让斯科罗霍德上校意识,他面前恐怕是一个完整地装甲师。所以只好丢下几千具尸体向西撤退。不过他比波诺夫好多了,没忘记派骑兵去通知指挥部。

    “什么!大量坦克进入高原?该死的!快告诉我。在什么地点?!”

    基尔波诺斯接到消息时,已经是两小时后的事情了。当骑兵气喘吁吁指出遭遇地点,一股潮热顿时直冲他的鼻腔。“混账!这个混账的波诺夫!他为什么不报告,为什么!”

    基尔波诺斯暴跳如雷,因为他很清楚,如果第9骑兵师遭遇的是一个完整的中国装甲师,恐怕连一小时都撑不住。这也就意味着,敌人至少已经离开交战区一小时!即使地形复杂,机械化行军也能保证每小时30公里的速度。最近的第5集团军距离遭遇点有40公里,所以即使第5集团军现在就出发追击,也已经很难追上。但这些还不是最重要的,更重要的是!电台依然无法使用,按照来汇报的骑兵的说法,至少要跑出3小时的路程,才能脱离中国神秘武器的干扰。

    现在已经是凌晨4点,也就是说,至少要到早上7点,才能将消息发给战区指挥部和科克舍套的卢金。命运似乎在有意折磨基尔波诺斯和乌拉尔第二集团军,还没等他们想出办法,萨雷科帕湖北方的萨加防线就传来急报。李玉国集中了第7机步师、第19机步师、陆军第4水陆两栖装甲团、哈萨克第2、3装甲团、波兰第5装甲旅的总计600辆坦克,从萨加北面17公里处,突破了图尔盖河防线。

    这就是说,基尔波诺斯想派骑兵去追击都没了可能。“立刻组织骑兵带电台出发,无论如何,都必须尽快把消息告诉铁木辛哥大将!然后在命令航空师,不惜代价搜索敌人的去向!波塔波夫同志,请你立刻率第5集团军出发,无论如何都必须堵住缺口!”

    这边数十名苏联骑兵背着电台向外狂奔是,那边的李玉国也拿出了压箱底的棋子。

    在装甲集群打开的缺口后面,精神奕奕的李玉国上将和副司令戴锦堂并肩而立,望着渡河的部队,想起下午收到的战报,心中叹口气:“老杜这仗,打得惨呢。”

    “是啊。战报上说,两个军只撤下来6万多,再加受伤提早撤下的2万余,一战折损5万多将士!哎,也不知他能不能撑过这关。”戴锦堂也点点头。他们两人都是杜子山的好友。当年从瑞尼韦尔战役中,杜子山一战成名,他们也在岳鹏的率领下,在巴藏库尔高地上,硬生生挡住德军8个精锐师的冲击,最终完成了奠定中**人形象的瑞尼韦尔战役。如今三人都已经是上将,也都两鬓斑白,所以很为老友的损失揪心。

    “刘参谋长说的对,也是时候帮帮他了。”李玉国深呼口气,向等在旁边,满脸兴奋准备出击的军官们招招手。“记住!不要恋战!装甲集群会帮你们挡住追兵。都我记住一句话,通过战区后立刻绕远路南下,务必要赶在明天日出前,封锁伊尔吉兹通往阿克纠宾斯克(今阿克托别)的路!”

    “基尔波诺斯、马利诺夫斯基、朱可夫呵呵,我倒要看看,这回他们怎么跳出去!出发!”

    李玉国和戴锦堂的出发命令中,3个由26型快速坦克和轮式‘猎犬’装甲车组成的轻装甲营,和4个哈萨克、塔吉克骑兵师,整整七万将士,向西南方的伊尔吉兹后方猛扑而去……(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